《血衬衣》

第09章:不死灵魂

作者:赤川次郎

大木幸子停下车来。

这里就是吧!眼前是一幢别墅式的优雅建筑物。

到处找不到门牌之类的东西,但看来错不了。

幸子有些踌躇。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她拿着三谷交给她的便条来到这里,很狼狈地找了许久。

这一带几乎没有人烟,无从问路。同样的地点绕了好几趟,有时完全走在树林中,进退不得……

入夜后,四周一片漆黑,也曾想过今天回去算了,然而连回去的路也不晓得。正当兜兜转转的时候,突然来到这个地方。

房子没有亮灯。是否不在家?

三谷真的替她联络了吗?幸子非常清楚,从事他那种工作的人很忙碌。

路途中使幸子胆战心惊的是──经过秋崎洋子被杀的现场。

现场距离这里并不太远。

这是偶然巧合么?还是……

“反正来了。”幸子对自己喃喃地说。

倘若不在家,改天再来好了。只是没有自信可以再找得到。

幸子走在伸延至玄关门廊前的石板路上。

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被人注视。

她抬头望向二楼的窗口。白色窗帘开了一条缝,幸子望过去时,窗帘关上了。

有人在。

多半是仓冈恭子听见车声,起来看看吧!

幸子松一口气,站在门前揿铃。隔着厚重的门,澎湃的波涛声仿佛远飘而至。

“啪”一声,灯亮了。有人走出来。似乎听见吧嗒吧嗒的脚步声。

门发出咯当一声响。嗖一声打开几公分,就停止了。

幸子有点吃惊。住在这种大豪邸,居然也不用看清对象是谁就开门了。

不过,也许富有人家就是这样。

“对不起──我叫大木。”幸子说。

幸子把门轻轻拉开,见到宽敞的玄关,是令人目瞪口呆的豪华设计。

奇妙的是,没有一个人在那里。

“仓冈女士,你在吗?”

应该有人在的。当然的事。因为门是这样为她打开的。

幸子走进玄关,犹豫不已。

“打搅啦。有人在吗?”

突然,背后发出沉重的声音,门关了。幸子吓得差点扬声叫起来。

对。这扇门一定是电动操作。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为何没有人,门也会自动打开了。

“我叫大木。请问有没有人──”右边的深处传来脚步声。“对不起,有人在吗?”

没有回音。幸子耸耸肩。

她决定进去看看。自己拿拖鞋穿上,往脚步声的方向走过去。

门开着。她悄悄窥望一下,乃是宽敞的客厅。灯火通明,可是到处不见人影。

到底这是怎样的住家?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孩子的笑声──男孩子的高尖笑声。

吓得她转过身来。只听见短促的脚步声,显然是跑上楼去了。

幸子出到走廊,四处张望。

看见一道楼梯。小孩子好像是从那里上楼去了。

原来这样。终于明白过来。一定是大人让孩子在家看门,因此一直不肯出来。他在跟大人开玩笑而沾沾自喜。

“听见吗?”幸子站在楼梯下面往上喊。“有人在吧!”

没有回音。

可是,任意进入别人的家已不够礼貌了。她迟疑着是否可以上楼去。

幸子困扰地呆立在楼梯下面。然而等来等去,总是没有人出来。

咭咭咭咭……憋不住气的笑声,从上面传下来。像是有人从某处俯视幸子困扰的样子,正在享受作弄她的乐趣。

“请你下来好吗?”幸子说。“不然──我可不可以上去?”

有没有成人在家?幸子左顾右盼。

“有人在吗?”

幸子出到走廊大声呼喊,可是只有自己的空洞回声而已。

没法子。幸子下定决心,沿着宽楼梯上去。楼梯铺了厚地毯,吸收了脚步声。

一阵冷风吹下来,幸子悚然一惊。是窗口开着的缘故吧!但冷得怪异,不像外面的风,而像冷气的风。

这个时节开冷气?不过,并非不可能。

幸子察觉自己在害怕。究竟为何会这样?这只是一所平常的房子,现在的我只不过走上平常的二楼而已。

纵然如此,为何自己双手在冒汗?

幸子的记忆深处,有些东西开始活动。

有一种所谓的“即视感”。即是在第一次接触,却像以前在那儿见过的感觉。

那是什么?有些东西触碰着幸子的记忆。

上到二楼,幸子一眼望向无人的走廊。刚才明明有人在的。幸子开始思绪凌乱。

“你在那儿?”幸子说。她发觉自己的声音出奇的细微和颤抖。

振作些!你以前是教师哦!她骂自己。

“对了!”幸子喃语着停下步伐。

教师。我当教师的时候。“它”碰着了那个记忆。

那个又尖又高的小男孩笑声。

一模一样。仓冈克哉的笑声……

少年变声前特有的金属般的尖声。纵然在班上哄堂大笑时,她也能够分辨克哉的笑声。

因为,克哉很少大笑。

可是,为何在这个地方有小男孩的笑声?听错了?不,不会的。

幸子用力甩甩头。振作些!克哉已经在八年前死了。

况且,纵使这里有小男孩也不足为奇。仓冈恭子其后可能结婚,也会生儿育女。

她那时也有四十前后了吧!不过,现在高龄生产已不稀奇了。

对。假如我现在生孩子,也算高龄生产啦。

幸子勉强自己笑了。如果不笑的话,她怕自己不敢往前走。

对。没什么好怕的。到处灯火通明,这种新颖的豪邸,不可能有幽灵出没吧!

幸子平复心绪,继续迈步。

好几个房门并排着,每一间都紧紧关闭着。要不要打开其中一道门看看?可是,不应该任意而行……

咔嚓一声,其中一道门突然间开了一条缝。吓得幸子差点喊出来。

可是,门不再打开,停在那儿。一线灯光漏出外面。

“有人──在吗?”

幸子明知故问,慢慢走过去。她的手搭在门柄上。冷冰冰的金属触觉。

“我进来啦!”

幸子倏地推开房门。意想不到那样宽大的房间出现在眼前。

然而──里面空空如也。不,房间中央摆了一张椅子,背门而立。

刹那间,幸子感觉似乎有人坐在那里。那是错觉,只是椅子上竖着照片而已。

幸子悄悄绕到椅子另一边去看。

仓冈克哉就在那里。从黑白照片中直盯着幸子。

充满怨恨的眼神,仿佛在问她,为何害死我。

“克哉同学……”幸子当场跪下来。

当她发现照片前面摊开的发黑脏衬衣时,她的两手紧紧合十。那不是污垢。也不是普通的污迹。

那是血迹。那件衬衣就如八年前那样,摊放在照片前面。

“克哉同学──”幸子垂下头去。

八年前,幸子终究没有出席克哉的丧礼。她本想出席的。不是借词,乃是事实。然而校长阻止她。他认为不是校方的过失。那个母亲神经又不正常。如果出席了,等于校方承认有责任。

被克哉的死震撼打垮的幸子,最终听从了校长的话。

“对不起,克哉……”

幸子双手就地,深深垂下头去。

然后,突然觉得有人站在跟前,于是抬起脸来。

不,没有人。同样的椅子、照片和衬衣而已。

然而,有人站在旁边的感觉并没有消失。难道他母亲恭子回来了?

“有人在吗?”

幸子站起来。不料身体失去平衡,脚下踉跄,下意识伸手扶住那张椅子。

眼睛转向椅子,她的手正搁在那件衬衣上面。

可是──怎么会有湿的感觉?八年前的黑色污迹,一下子黏住幸子的手。

幸子睁大眼睛,看见难以置信的光景。

鲜红的血,从那件衬衣渗出。然后慢慢从她的指间爬上手背扩散开来。黑色的液体变成鲜血,开始从椅子滴落地面上。

幸子发不出声音来。抽回自己的手,踉跄后退。黏在手掌的血,沿着手腕扩散出去。

“啊……克哉同学!原谅我!”

幸子喊着冲出房间。那个尖笑声仿佛追赶着她似的在耳边回响。

幸子跌跌撞撞的冲下楼梯,从玄关逃出外面。

不可能──不可能有那种事!这是梦!

可是,左手的血是真实的。幸子一边往车子跑,一边把左手的血擦在衣服上。

她上了车,发动引擎。车子飞也似地往前驰骋。

她忘了开车头灯。只顾拼命摆方向盘,车子一时向左一时向右,轮胎发出吱吱声摩擦着地面一路往前驶。

冷静!必须冷静!

幸子告诉自己,然后停下车子。

夜的寂静突然包围着她。她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心脏鼓动声。

幸子把脸伏在驾驶盘上,哭了起来。

连自己也分不清是恐惧的眼泪,还是悔恨的眼泪,总之哭了。

不知哭了多久,幸子终于收拾心情,抬起脸来,不住地叹息。

“回去吧!”她告诉自己。

仓冈恭子的家有些什么,现在不去想的好。总之现在必须回自己的公寓去。

幸子拿毛巾抹掉黏在左手的血,又把驾驶盘仔细抹干净。

这次开了车灯,慢慢驾驶。

她以为自己又要迷路,不料很快就出到宽阔的汽车道路。

怎会这么近?

走了一会,进入高速公路。在空旷的马路上,可舒服地兜风。

幸子一直注视前方,其他的事一概不想。她成功到了某个程度,然后加速,兴致盎然地驱车往前。

肚子饿啦。待在寓所的伊东京一也饿了吧!

突然,幸子想被京一拥在怀里。孤男寡女住在同一公寓,发生进一步关系也不稀奇。

京一今年十八岁。大概还没碰过女人吧!

听他的说法,他和秋崎洋子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

对。我的年纪比他大,让我教他好了。

幸子有过情人。以前也跟三个男性有过关系,但不持久。

也许自己太认真了。虽然她从来没有强逼对方说:“跟我结婚”,可是大家却怕了她,对她的认真敬而远之。

如果交往时态度轻松一点就好了。对。就如消遣……

现在知道了。幸子终于知道成人之间应该怎样交往。可是,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不错。跟京一玩玩成人游戏吧!让我告诉他“女人”是什么。

幸子微笑。

突然,左手一滑,驾驶盘摇摆不定。

怎么回事?幸子的脸色猝变,重新握好驾驶盘。

在紧握驾驶盘的两手手指间,有血渗出来。

“不可能的!不会的──”

车子在蛇行。后面的车辆响起喇叭声。

“啊──不要!克哉君!不要!”

她混乱了。拿起左手一看,血湿兮兮地扩散开来。

幸子喊叫起来。那是悲鸣?抑或求救的叫声?

幸子的车子超出行车线,撞上路中央石壆。当车子反弹回来之际,一部大型货车直冲过来。

随着轰隆声,幸子的车碰碎了。车顶瘪了,车身断为两截。幸子的身体在一瞬间被压碎。

在她吐血断气之前,突然听见小男孩的尖锐笑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衬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