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一章 实相与假象

作者:赤川次郎

“再见。”

“拜拜。”

两个女学生出了大学校门之后,分别往左右走。

一个人戴着眼镜,拖着微胖的身体在走路。这位目前和故事无关,所以就和她“拜拜”,再来看看另一位女学生。

小个子,守上海军服的话,说她念高一还暂且说得过去。但是,在穿着方面非常朴素,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主妇。这种不平衡的感觉,反而让这个女孩显得很突出。

也不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却走得很快。这应该是这位女孩自然的走路速度吧。这位女孩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种敏捷的印象。

此时:女孩突然发觉,好象有人和自己并排走在一起。因为对方腿很短,所以拚命小跑步,晃晃荡荡地跟着。

“喂,你在做什么呢?”

女孩微笑,放慢了脚步。“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她当然不是当真地问。要是这只腊肠狗会回答的话,那才是不得了呢。

“呜──”

那只狗发出有点撒娇的声音。

“你好可爱哦!”

女孩停住脚步,一把抱起它。它好象等候多时似的,伸出舌头舔她的手。

“不要!好痒哦l”女孩嘻嘻地发出笑声。

“抱歉。”

说的当然不是腊肠狗。

“耶?”女孩回头看。看起来好象是同一所大学的学姊……

“你是中原秀美小姐吗?”那位女性问道。

“是的。”女孩似乎有点不安地站了起来。“请问你是?”

“我是冢川亚由美。”

“大学的……”

“是的,我比你大两年。”

亚由美点头说:“那只狗是我的狗。”

“原来如此!”中原秀美露出笑容,“叫什么名字呢?”

“唐璜。”

“唐璜?”

中原秀美睁大眼睛,“这样啊。这个狗的名字好奇特哦!不过,听你这么一说的话,它倒是满英俊的嘛!”

“汪!”

唐璜很难得地叫出一声像狗(?)的声音。“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秀美问道。

“我想和你聊一下,你赶时间吗?”

“没有。那就……”

“在那家“拉拉拜”聊,好不好?”

因为那里的蛋糕很好吃,所以那家店在这里的女大学生之间很受欢迎。

“好,很好呀。我最喜欢吃那里的柠檬派了。”

“这样啊。我喜欢樱桃酒蛋糕。”

两个人看了彼此的笑容之后,踏出脚步。

店里挤满了同一所大学的女学生们。不过唐璜不能进去,只好在店外面看门(?),它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唐璜的心中,或许有一种觉得自己和人是平等的自负心,所以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差别待遇。

“对你来说,这件事或许会令你不太愉快。”

亚由美一边喝冰红茶一边说。

“怎么说呢?”

“我是须田裕子的朋友。”

“须田?”

秀美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不认识吗?”

“不认识──是大学的人吗?”

“是的。她和我是同年,二十一岁。她的男朋友大内和男,在念研究所。”

秀美的表情,突然僵住了──她紧闭着嘴巴,以充满不相信的眼神,盯着亚由美看。

“你不是中原秀美,其实你叫茂原秀美吧?”

秀美不敢正视亚由美地说:

“既然你知道了,干嘛还问我呢?”

“你为什么说你叫中原呢?”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秀美把话挡了回去。

“我没有那么说。”

“你也想把消息卖给周刊吗?还是,你自称是大学生原本就是胡说八道的?”

“要是我有心要骗你的话,就不会老实告诉你这种事了。不是吗?”

亚由美平静地说。

原本极力反驳的秀美,好象期待落空的样子。

“可是──我真正的名字,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有人帮我调查。不过,你完全不必担心会走漏给媒体知道。”

“你要我相信你?开什么玩笑!我被媒体骗过好多次了。”

秀美发觉自己的声音无意中变大了,她吃惊似地环视四周。

“没事的。大家都热衷于各自的话题。”

亚由美优闲地说,“你不吃蛋糕吗?”

她追加了一句。

本来她们都只有点饮料。

秀美瞪着亚由美看了一会儿,不久,她就突然放轻松了。

“我知道了。你好象是在说真话。”

“真高兴你能认同我。那么,我们点蛋糕吧。柠檬派好象没了。”

开始吃蛋糕之后,两个人的对话好象流畅了一点。

“没错,那张照片我看过了。”

秀美点头说:“可是,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姊姊已经在七年前就死了。当时我才十二岁,还是小学生。”

“你记得大内先生吗?”

“记得。看起来有点土气,不过,他是个好人。”

“大内先生现在也在这个大学,你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他本人可能以为隐瞒得很好,不过还是会有人知道。”

“哎呀,我不知道耶。”

亚由美有点受伤害。

“因为我有个消息很灵通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会自称是中原……”

“因为我父母很担心。发生那场风波的时候,我刚好要进国中。他们说:要是人家以莫名其妙的好奇眼光看我的话,未免太可怜了。所以,就把我过给亲戚做养女,改变了姓氏。”

“原来如此。”

“到了现在的年龄,就不觉得怎么样了。不过在就读国中的年纪,是很容易受伤的。”

“我了解。”

亚由美点头说:“老实说──”

她把在大内先生研究室的桌子里,发现有张写着“恋人会遭报应”的威胁信的事说了出来。

“有这样的事情啊?”

秀美目瞪口呆。

“所以,我很担心裕子的安危,才会拜托某个人,请他帮我调查和去世的茂原圣美小姐有关系的人。”

所谓的某个人,指的当然就是殿永刑警。

“所以找到我……那,你以为那张威胁信是我写的吗?”

“不──是,可是,应该也可以这么说吧。”亚由美老实说。

秀美好象没有生气,说:

“我现在为了自己的事,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才顾不了七年前就死了的人的事呢!”

她的口气极为平淡,不像是在说谎。可是,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很巧妙的演技。

“这样子啊!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或许你会觉得不高兴。”

“不会,没那回事。”

秀美摇头说:“不过,竟然有做那种令人不悦的事。”

“总之,一定是有人做的。而且是个对大学里的事有某种程度了解的人──你有没有想到是谁?”

“你问我吗?”

“认识去世的圣美小姐,而且在这个大学就读的人。没有这样的人吗?”

“不晓得……”

秀美稍微想了一下,回答说:“我想不出来。”

“这样啊……那么,我只好到别处去查了。”

亚由美说:“对不起,为了莫名其妙的事浪费你的时间。”

“哪里。”

秀美微笑地说:“要是我想起了什么的话,我会跟你联络的。”

“你愿意这么做吗?”

亚由美写下电话号码,交给了秀美。

“我走了──”

秀美正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往店门口一看。“哎呀,木村。”

亚由美回头看时,一个身材纤细,个子高眺的年轻人正好进来店里。

“啊,秀美。”

那位年轻人,一副吃惊的样子,“今天不是有社团活动吗?怎么会在这里?”

“临时叫停了。你呢?又怎么会在这里?真难得。”

“嗯……我喜欢吃这里的蛋糕。”

那位叫木村的年轻人,有点难为情地说──看起来有点像大少爷,说话有点撒娇的味道。

“我在吃蛋糕的时候,你都说我“这么会吃!””

秀美说:“现在,你吃啊!我会一直盯着你看的。”

“嘿,你饶了我吧。”

年轻人苦笑地说。

“那么,我先走了。”

亚由美拿起帐单,站了起来。“这个让我来就好。是我有事找你,所以我来付。”

亚由美一边在柜台付钱,一边偷瞄秀美那边。她和叫木村的年轻人聊得很愉快的样子。

木村……是木村啊!

对了,难怪我觉得那么面熟……

他就是教法文的木村副教授的儿子。我曾经有一次,看过他们在一起。

原来他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啊!

“谢谢。”

亚由美把找的钱收下,放进钱包里面。

亚由美从店里之后,对躺在那里觉得很呕(表情真的变成那个样子)的唐璜说:

“对不起。等一下我拿奶油泡芙给你吃,你不要那么生气嘛。”

唐璜看起来很不悦地转向一旁。

“小子,不要闹别扭了!要走啰。”

亚由美一边开始走,一边隔着玻璃往店里头看。

秀美和木村彼此都挺出身子在说话。然后亚由美看到:在店的更里头的位子上,有一个女孩子坐在那里。

不知道她是否也一样是大学生?从外表给人的印象上看不出来。

年龄应该是十七、十八,但从服装和带的东西看起来很老成。

那个女孩子一直盯着秀美和木村看。那个眼神让人感觉充满着忧郁,隐约看得出怨恨的火苗。

原来如此──秀美没有发觉那个名叫木村的年轻人,原本是和那位坐在里头的女孩相约在此的。

不过,出乎意外的是,秀美在那里……

木村无视那个女孩的存在。

亚由美很愤怒。原本想回到店里训他一顿,不过,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多管闲事”。

亚由美改变主意之后,

“要走啰。”

她催促唐璜,然后踏出脚步了……

“哎呀,亚由美,你不知道呀?”

被神田聪子这么一说,亚由美受到很大的打击。

“这么说来,聪子,你认识大内先生?”

亚由美不自觉地反问。

“当然,谁都认识他的。到现在还在说这种话的,应该只有亚由美你吧。”

亚由美无言以对。

聪子是她自高中以来的好友,个性比亚由美来得文静。她也不是不爱跟着起哄,不过远远比不上亚由美。

然而──聪子理所当然似地知道亚由美所不知道的事,这让亚由美太没有面子了。

中餐在学生餐厅吃拉面的亚由美,已经没办法再吃了。怎么说呢,因为她已经吃得清洁溜溜了。

聪子隔了一会儿之后,

“嘻嘻,你还当真!”

说着说着笑了出来。

“聪子!你取笑我!”

恼羞成怒的亚由美满脸通红。

“我只是学着说你平常说的话而已呀。”

聪子满不在乎地说。

亚由美哑口无言:

“你这么说──或许也对。”

“姑且不论其它的人。我确实知道他的事。”

“聪子,你是听谁说的?”

“他本人。”

“你说是谁?”

“他本人,大内先生。”

“聪子为什么──会认识大内先生呢?”

“因为我曾经被他邀过。”

亚由美再次受到打击。

“被大内先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去年吧,在那诞节的晚会上。”

“当时我不是也在一起吗?”

“不是那一个啦。每天都有不同的团体在办晚会呀!那一次,大内先生来了。”

在此唐突地提一下,聪子当时在吃咖哩饭。“然后,他邀我在晚会结束后,再去喝一杯。”

“这样啊。结果怎么样呢?”

聪子耸了耸肩。

“我才不要那种男人呢!”

“为什么?”

“又没人问他,他就自己说了,说那本《爱与泪的日子》里的高中生就是他自己。”

“大内先生自己说的吗?”

“没错。我好生气哦。竟然用博取同情的招数来钓女人,简直不入流!”

这样子和他给人的印象大有不同。

亚由美有点着急。因为裕子打心坎里相信大内是侗诚实的男人。

“结果,是你甩了他是不是?”

“算是吧,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呀。”

聪子呈现出平常没有的威风。“不过,我也有健全的判断能力。我当然没有告诉别人,包括亚由美在内。”

“你至少可以告诉我的。”

亚由美看起来很气愤地说。

“总而言之,那个人很想夸耀自己是悲剧的主角吧。那张照片刊登出来以后,再度受到瞩目,他一定很满足吧。”

这么一来,必须把思考的角度做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才行。

亚由美叹了一口气。

“尽管如此,事到如今,居然还有好事的人把那种古老的事挖出来!”

聪子接着说:“亚由美,想不想喝咖啡?要不要我去拿?”

“麻烦你了──真是伤脑筋。”

后面那一句是自言自语。

如此说起来的话,那个拍照的摄影师,到底为什么要跟踪大内呢?

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编辑部委托他的呢?

亚由美心想,这一点或许需要调查看看。

“亚由美。”

聪子拿着咖啡的纸杯走过来说:“那边好象发生了什么事!”

“是狮子跑出来了吗?”

“狮子怎么会在大学里出现呢?”

“随便说说啦,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有人被刺伤了。”

“被刺伤?被蚊子还是蜜蜂吗?”

“这种事哪有人会大肆嚷嚷呢?听说有女孩被利刃刺伤了。”

此时传来救护车的警笛声──亚由美说:“去看看吧。”

她邀了聪子之后,很快就踏出脚步了。

“等一下!亚由美!这些咖啡怎么办呢?”

聪子两手拿着纸杯,急忙地跑出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