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二章 过去的血

作者:赤川次郎

秀美独自敲着钢琴。

虽然很想说她是在弹奏,不过她并没有那样的本事。

可是──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钢琴呢?

每次来这里的时候,秀美总是会纳闷。

午休时间。大学里的一间会议室。这里放着一台钢琴。

礼堂里有大钢琴,这个可以理解。因为在入学典礼和毕业典礼会用得到。

可是,像在这样的会议室……

大概,礼堂里的钢琴汰旧挨新的时候,把旧的丢掉也可惜,所以就暂且把琴搬到这个空房间,然后就没下文了吧。

有时候秀美会到这个房间来弹钢琴。不,是敲钢琴。

突然觉得很寂寞的时候,心情不愉快的时候,还有,回想起往事的时候……

“老姊……”

秀美嘟囔着。

不,其实应该是喊“姊姊”才对。因为,姊姊圣美死的时候,秀美当时才十二岁。

秀美不记得姊姊死的时候,自己有哭过。当然她的父母亲有哭,那个大内也哭了。

可是,秀美没有哭。姊姊已经来日不多的事,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况且在那前后的慌忙匆促,只会让人觉得很累。

传来喀咚一声,秀美回头看。

是不是有谁在呢?不过也看不出有人在的样子。

秀美耸了耸肩,又开始敲钢琴的键盘。

姊姊以前钢琴弹得很好。

因为从三岁开始就一直学,而老师也是一位大名师。当然,虽然是从小就开始学,而且是跟着有名的老师学,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弹得很好的。

和姊姊比起来的话──秀美简直就是笨手笨脚。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好。

因为她说姊姊在学,所以家人也让她学了,可是一点也没有进步,秀美自己厌烦了,而她父母亲也死心了。

大体上,不管是什么事情,父母亲对姊姊圣美总是抱着很大的期待,而圣美也都满足了大家的期待。

没错。十二岁的秀美,以前有点嫉妒姊姊,不管是什么事,都是姊姊比较突出,让她觉得很不是滋味。

当姊姊去世的时候,秀美偷偷在心里说:姊姊,你好狡猾哦,

要是彼此都长得更大的话,圣美会平凡地结婚,当个普通的太太,而秀美会突然变成很显眼的女孩,或许还会变有名呢。

可是,圣美却死了。在她最美丽的时期,把她那份光芒遗留下来,然后消失了。

害得我永远也比不上姊姊。

当然,秀美现在已经了解:姊姊忍受着痛苦,到最后仍然维持着那个迷人的笑容──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光是想到这样,就会令人感动落泪了。

可是,十二岁时的秀美不了解这么多。然而,在那个时候,对姊姊的那份仇恨心,变成了一种罪恶感,至今都还深深地留在秀美的心中。

喀咚,喀咚。

传来了脚步声。秀美立即微笑了。

是木村。一定没错。他以为那样也算没有脚步声啊。

他可能打算悄悄接近之后,“哇”一声地吓我吧。好吧。我就装作没发觉好了。

喀咚,喀咚,喀咚……

脚步声绕到秀美的背后──他这样也算放轻脚步吗?

秀美觉得很好笑,一边笑一边问道:

“有什么事呢?”

说着说着正要回头看。

此时──突然,侧腹充斥着刺痛的感觉。忽然间鲜血就飞迸而出,洒满了钢琴的白色键盘。

连看到对方的脸都没机会,急促的脚步声就往出口方向去了。

秀美想站起来,却摇摇晃晃的。她突然感觉强烈的头晕。

发生什么事了?到底怎么啦?

她用手往疼痛的地方一压,却滑溜溜地滑掉了。是血,血,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来人啊……”

她想跨出脚步,就这样绕了一圈之后,身体就摔倒在钢琴的键盘上了。

当,钢琴响了起来。就是这个声音救了秀美的命的。

此时正好有个男学生,经过这个会议室前面。

“在搞什么啊?”

他说了之后,打开门偷窥了一下。

因为被桌子挡住,刚开始并没有看到倒在地上的秀美。他耸一耸肩,正要把门带上的时候,白色的脚在眼前闪过。

这个男学生当时心想,说不定是有人在大白天演爱情戏。

来偷窥一下──此时,他放轻脚步声,悄俏地走往钢琴那边……

听说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他满脸苍白,膝盖一直抖个不停,听起来有点丢脸……

“我真搞不懂。”

殿永刑警摇着头说。

亚由美勃然大怒:

“那么,你是在怪我啰?没错,反正我是倒霉鬼嘛!”

说着说着就噘起嘴来。

殿永苦笑地说:

“没人在怪你呀!”

“你的脸就是这个意思。”

“我生来就是这张脸。要是偶尔可以换个脸的话就好了。”

殿永正经八百地说。

这里是中原秀美被刺伤的现场。当然,学生乱哄哄地蜂拥而至,不过进得了会议室的,只有亚由美和聪子。

“不过,秀美小姐,她要不要紧呢?”

聪子担心地说。

“根据刚才医院方面的联络,听说好歹保住了性命。”

“太好了!”

亚由美放心地松了口气之后,说:

“可是我不了解,为什么──”

“你身边时常会发生案件耶。”

殿永这么一说,亚由美又愤然大怒:

“反正都是我害的!”

“不,不是这样的。”

殿永打断她的话。“因为事情是在你想插手管的情况下发生的。我是觉得你会有危险才这么说的。”

“我的事根本不用管!”

亚由美虽然想:自己还是不要被刺伤来得好,却还是那么说了。

“只不过,她被刺伤的原因,是否是因为我问过她大内先生的事,这件事我很在意。”

“这个我就不敢说了。”

“没这回事的。诸如此类的话,你可以说来安慰安慰我的嘛。”

亚由美说完之后,以抱怨的眼神看殿永。

“因为我太诚实了。”

殿永接着说:“公务员不可以说谎。”

“好畸型哦!”

聪子吃惊地说。

“只不过,你和中原秀美谈过话的事,是否有谁知道,这倒是个问题。”

亚由美突然想起来,

“对了!搞不好是──”

“怎么啦?”

亚由美想起来的是,以忧郁的眼神,一直盯着秀美和木村两个人看的那个女孩。

“不──没事。”

亚由美摇着头说。

“你想起什么了吧。”

“不,是我弄错了。”

殿永叹气说:

“你就是那么顽固。”

“彼此彼此。”

亚由美向他还了嘴。

当然,告诉殿永那个女孩的事也是无妨,不过总觉得,好象在逃避责任似的,她不喜欢这样。

“总之,我来打听看看有没有目击者。虽然没有太大的希望。”

连殿永也显得有点死心。

没错。在午休时间,很少有学生会特地到这种地方来。光是这样,秀美能够及早被发现,并且保住性命,就可以算是幸运了。

“中原秀美是不是有男朋友呢?”

殿永一说之后,聪子立刻就说:

“那就是木村了。”还接着说:“他叫做木村重治,是这里的副教授的儿子。”

“叫木村,是不是?好吧,我来查看看吧。”

当殿永说完在做纪录的时候,

“没有这个必要。”

传来这样的声音。“我就是木村。”

他是在窥视会议室的其中一个学生。殿永点头之后,正在戒备的警官,让木村进到里面来。

“我听说这次事件了。”

“你很担心她的安危吧!”

“这还用说。她是个非常体贴的女孩。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我简直无法相信。”

“但是,事实上她就是被杀伤了。”

“我知道。”

“不管是什么样的好人,也都会被人怨恨的。身为好人这个事实,有时候也会成为被怨恨的原因。”

殿永若无其事地,说些带点教训味道的话之后,问道:“怎么样,她没有敌人吗?”

“怎么可能──”

木村说到一半,就闭口不言了。

“怎么可能──怎么样呢?”

“没有……”

当木村正在犹豫的时候,

“嘿,重治!”

传来这样的声音,一表堂堂的木村副教授,完全无视警官的存在,就进来了。

“爸爸。”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中原她──”

“所以我不是阻止过你吗?和莫名其妙的女人一扯上关系,就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不是莫名其妙的女人,爸爸。”

“会被人怨恨而遭到杀害,就是因为她本人也不正经。”

他以肯定的口吻说了之后,朝着殿永那边说:“你就是负责的刑警吗?”

“是的。现在,我正要请教令郎──”

“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当父亲的我是最清楚不过了。”

“可是──”

“总之,不要再伤害我儿子细腻的情感了。”

“我儿子在念国中的时候,曾经有神经衰弱的倾向。要是你想再继续审问他的话,我们会请律师的。”

殿永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你可以带他回去了。”

“这还用说!”

虽然父亲是理直气壮的,不过儿子却只是低着头,好象很害羞的样子。

“如果你有想起什么的话,请跟我联络。”

殿永对显然想说些什么的木村重治这么说。但是,在父亲的催促之下,儿子只好默默地离开会议室了。

“总之,他就是一个爱撤娇的孩子。”

聪子说。

“只有这样子吗?”

亚由美听了殿永的话之后,皱起眉头,

“你的意思是──怎么了吗?”

“那个父亲。”

“木村老师?”

“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好象在害怕什么。你不觉得吗?”

没错。害怕啊。听了这个话之后,亚由美也觉得对。

刚才木村那种强势的态度,似乎有点像是“弱犬狂吠”。

他是否有什么不想被人察觉的事呢?亚由美心里这么想。

“事情变得真糟糕。”

裕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要那么气馁嘛。”

亚由美拍拍裕子的肩膀:

“秀美小姐被杀伤的事,和你的事,又不是确定说有关系了。”

“我很高兴你安慰我……”

裕子十分消沈。

大学的校园里,几乎已经没有人了。校舍和一切的事物,即将在夜里化为一片寂静。

“该回去了吧。”

亚由美催促裕子。

“没关系,你先回去。”

“可是──”

“我在等和男。”

没什么事。即使心情沮丧,我也想好好约个会。

“要是这样的话就早说嘛。枉费我替你担心了。”

听了亚由美的话之后,裕子总算笑了。

“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要隐瞒你。”

“那当然,事到如今你隐瞒也没用。”

“嗯,就是啊。”

裕子点了头。“既然被察觉了,索性就大大方方地见面。我觉得这样比较好。”

“就是要有这股气势。”

亚由美说了之后微笑了。“这件事交给我就好了。不过,你也要自己小心哦!”

“没问题的,有和男陪着我。”

“好甜蜜哦!”

亚由美故意装出很不悦的样子。

这时候,

“喂!对不起,我来晚了!”

传来这样的声音,看到大内和男半走半跑地过来了。

“和男。”

裕子自己跑过去,挽住大内的手臂──换成是以前的裕子的话,我想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吧。

那张照片的风波,反而让裕子成为大胆的女人也说不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未免太讽刺了吧。

“嗨,冢川。今天真是不得了!”

当然,他指的是秀美被杀伤的事。

“就是说啊,真讨厌,居然会发生那种事!”

亚由美接着说:“大内先生,那个被杀伤的女孩,你认识吗?”

“中原──好象是这个名字是不是?名字是有听过,不过我不认识。”

这度说来,亚由美想了一下──大内大概不知道,秀美就是以前的女友的妹妹吧?

当然,女孩子的十二岁和十九岁,会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即使在大学里头碰面,秀美也许认得出大内,不过大内应该认不出秀美的。

因为同样年龄层的女孩子有好几千个。

“以后要怎么办?”裕子问道。

“我想想看:干脆就到六本木去,让更多人看看我们。”

“这样子好奇怪哦!”

裕子摇摇头,又说:“还是自然一点吧,照我们平常的样子就好了。”

“说得也是。”

大内点点头。“冢川,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不,不必了。”亚由美说。

和一对情侣在一起,要我做什么呢?开什么玩笑嘛!

“我家里也有情人等我的。”亚由美说。

“哎呀,是这样子啊?”

“是个身体长长的情人。”

裕子笑着:“啊,是那条狗啊。它很可爱嘛。”

反正我的情人是条狗,亚由美稍微闹弩扭地说:

“那我走了。”

正当亚由美要跨出脚步的时候。

突如其来的闪光灯向亚由美照去。愣在那里的同时,只听到仓促奔驰离去的脚步声。

因为眼前一片昏花,所以没看见对方。

“一定是那个摄影师!”

大内又接着说:“没完没了的家伙,可恶!”

“可是──”

裕子显得很不可思议,“刚才那个人,拍的好象是亚由美。难道亚由美也有什么过去吗?”

“我的过去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亚由美又接着说:“顶多和杀人案件有点关连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