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三章 黑色的影子

作者:赤川次郎

这就是……

终于找到了,裕子一边喘气,一边把手上的花放在墓碑前面。

因为风有点强,所以很不容易把香点燃,不过总算还是点燃了。

墓地打扫得很干净。

天气晴朗,是个感觉舒畅的好日子。

“今天我有点事……”

裕子昨晚和大内分手的时候,是这么跟他说的。

昨晚又在饭店过夜了──一旦变成那种关系的话,就很难再拒绝了。

因为裕子本身也想被大内抱在怀里,享受那份温存,所以不知不觉中就会向他撒娇。

考虑到“时机”的话──虽然大内不知道,不过选在圣美的妹妹秀美,身负重伤住院的时候去饭店,多少还是会有点内疚的。

但是,裕子不敢告诉大内。

所以,至少……虽然大内曾说过没那个必要,不过裕子还是来茂原圣美的墓前献上鲜花。

裕子是个现代的孩子,并不相信死后会有灵魂,而且如果来扫墓就可以平息自己的心情的话,来扫扫墓又有何妨呢!

裕子跪在墓前,合上双手,闭上眼睛。

裕子当然不认识圣美。但是,圣美持续了漫长而痛苦的斗病生活,那份勇气,裕子可以理解,并进而尊敬她。

裕子一直闭着眼睛,尽量不让大内的脸孔出现在脑海里。现在裕子和圣美──只有两个人,单独面对面……

有阵风吹过去。

突然──裕子感觉附近有人,而张开眼睛。回头看之后,并没有发现人。

不过,裕子心中确信,有人在某处看着她。

“有人在这里吗?”

她心想,会不会是那个摄影师。会不会是他紧迫盯人地追到这个地方来了……

“是谁?出来!”

虽然她拚命以强硬的口气说,但是大致上,她的胆子并不大。听起来顶多像是老师在骂幼儿园的小朋友。

裕子慢慢地环视四周──还是没有人出来。

是我太多心了吗?

大体上,墓地原本就是好象会有人从某个角落突然出现的地方。

裕子重新打起精神,再次朝向墓碑那边──她感到不知所措。

花,刚刚才重新献上的鲜花,严重地枯萎、凋谢了。简直像好几个月前就放在那里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裕子脸色苍白,往后退了几步。怎么可能!不可能有这种事的!

裕子跑了起来,她感觉好象会有人追过来,甚至感觉好象听到脚步声了。

她感到呼吸困难,心脏怦怦地跳,她以为自己会死掉。不过,裕子没有停止奔跑。

叽!

汽车的煞车声,响得足以划破天空。

“喂!你在搞什么啊!”

有个男人从大卡车的驾驶座探出头来。“你干嘛突然冲出来!”

“对不起!这个──我──”

裕子看到卡车停在仅离自己一公尺的地方,不禁毛骨悚然。

“你找死啊!想自杀的话,去找别台车!”

“不是这样的……对不起,我……”

不知道为什么,紧张的情绪缓和了。

裕子走上人行道之后,哭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哭,总之,眼泪就是掉个不停。

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她抬起头,用手背擦眼族之后看到卡车司机的脸──一副伤脑筋的表情。

“对不起,我大声嚷嚷。”

一个看起来顶多二十二、三岁的男人说:

“可是,因为我真的吓一大跳。”

“哪里,没关系。”

裕子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了,“不是那样的关系。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她低头说。

“不,没那回事……你没事吗?”

“没事。”

“看你呼吸很困难的样子。”

这也难怪,因为她是突然尽全力跑来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因为──我跑了一下。”

“不要紧吗?你要去车站吗?”

“是的。”

“那么,刚好顺路。我载你到车站。”

男人说。

“不──不用了。我走路去就好。”

“没关系的,一个人和两个人都一样。”

于是裕子就迷迷糊糊地坐上卡车的前座了。

能搭便车其实真的是太好了。因为要到车站的路是上坡。

“卡车的座位很高耶。”裕子说。

“是吧?第一次坐上来,好象会觉得变伟大了。”

“是啊。”

裕子也是时常在搭车。不过,只是座位的位置仅仅高了一点,路上的行人和成排的房子,看起来就会如此不同。

这是个新发现。

“你是来扫墓的吗?”

年轻的司机说。

“是的。”

“我也好久没去扫墓了。”

男人笑了,接着说:“虽然我一年到头都会从前面经过。”

“你祖先的墓地在那里吗?”

“是啊。只要有心的话,随时都可以去的。仅仅十分钟就很足够了。不过,要是有十分钟的话,倒不如小睡一下。这是我的想法。”

“这样啊……”

“毕竟是活生生的人比较重要。你不这么认为吗?”

“是啊……”

裕子暧昧的回答,看着前方。

卡车停在车站前面。

“真是对不起。”

裕子自己开门,下车之后,向对方道谢。

“没关系,那你小心点。”

“好的。”

裕子看着卡车离去,直到看不见为止。

活生生的人比较重要。

裕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得非常开朗地往售票机走去了……

“简直乱七八糟!”

亚由美勃然大怒。虽然不是那么稀奇的事,但是,她有她生气的理由。

“真过分!”

聪子看着那本照片周刊,说:“竟然这样胡扯一通……”

地方是亚由美的房间。唐璜好象对那张照片没什么兴趣,睡眼惺忪的,不知道它是清醒还是不清醒……

“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他的!”

也难怪亚由美要生气了。那个摄影师,拍下亚由美正要离开大学的照片──那张照片,刊登在这个礼拜的周刊上。

不只如此,大内还被拍在亚由美的后面。当然,裕子应该就站在他们附近,不过只有裕子很技巧地被切掉了,切成亚由美和大内两个人的照片。

出现的标题是:“《爱与泪的日子》的主角,另一个“女人””。

女人是女人没错,上面也没写着“恋人”的字眼,所以也不能说是错误。但是,看到这个之后,任谁都会觉得亚由美和大内很可疑。

“真是的,什么摄影师嘛!”

亚由美怒气冲冲的,说:“这张丑陋的脸!我有长这么丑吗?”

“亚由美啊,你在为什么事生气呢?”

聪子苦笑,接着说:“那么,你打算要抗议吗?”

“抗议也没用。对方一定是个油腔滑调,说也说不清的人。”

“那,你要怎么办?”

“去找这个摄影师。”

亚由美说了之后,朝着在照片下面刊得小小的──“摄影.田代清”的名字上,用指头敲了敲。

“不可以使用暴力。”

聪子看起来很担心,说:“又会被关到拘留所去。”

“你不要管我!”

“也许你不在乎,不过,我得被迫帮你写在这段期间的报告,我可是受不了!”

听了聪子充满友情的言语之后,亚由美生气似地把嘴巴噘起来……

“喂。”

电话里传来低沉的声音。

田代清睡得好好的被吵醒,显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听到那个声音之后,他的眼睛突然雪亮。

“嗨,是你啊。”

田代接着说:“真的很谢谢你。托你的福,我的身价大大的提高。”

“我有消息要告诉你。”

那个声音说。

“又有啦?那真是太好了!”

田代急忙把便条纸拿到手边来。

“是大内和男的事情。”

“是那个啊!”

田代显得有点不悦地说:“其它的人也快有所行动了,已经不新鲜了。没有其它的题材吗?”

“不要的话就算了。我提供给别人就是了。再见。”

“等一下!”

田代急忙说:“我知道了。告诉我吧,我会去拍的。”

“我只说一次──今晚十一点,从新桥k大楼的顶楼,往正面的马路上看的话,可以看到有趣的东西。”

“十一点在k大楼的顶楼是不是?大内又要带其它女人来吗?”

喀嚓一声,电话就挂断了。“哎呀呀,真是个冷淡的家伙!”

田代打个哈欠,看看时钟。现在是晚上八点。到十一点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在中途吃点东西再去好了。”

田代自言自语地说。

他一个人住在公寓。

是无数个摄影师预备军的其中一人。

既没有向往布雷森或卡巴的崇高志向,和高度的技术也没有关系。只不过想轻松地赚钱,是个就因为这样的理由才想当摄影师的家伙。

其实是一点也不轻松的。不过一旦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不容易当上班族了。

正当田代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成为摄影师了?

此时,来了那通电话──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物?

总之,有一天晚上,这里突然来了一通电话。

对方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要求谢礼,只是说,以前的《爱与泪的日子》中的高中生,我告诉你他现在的情况……

有恋人的事也是田代从那通电话得知的。所以,他才得以顺利拍到两个人从饭店出来的画面。

即使是他怎么推销也不加采用的编辑人员,也非常中意这张照片。接下来,这回这一张也是──虽然这张是动过手脚的,不过连这点事都不敢做的话,是生存不下去的。

带几张卖得出去的照片去之后,或许其它的工作也会接踵而来。

“走了吧。”

洗完脸之后,田代背上照相机和背包,离开了住处。

他开着二手车往新桥去──都内的道路已经没有很多车了。

中途找间便宜的食堂吃个猪排饭之后,时间刚刚好。

到达对方说的k大楼的时间,是十点半。

当然,那是一栋办公大楼,入口是关着的。田代爬紧急楼梯上去。

那是相当破旧的八层楼建筑的大楼,要用两腿爬完八层楼并不轻松。

好不容易爬上顶楼之后,有一会儿都喘不过气来,无法动弹。

尽管如此,田代还是打起精神,走到可以俯视到正面的马路那边。

到目前为止,看不到什么特别的景象。

他拿出相机,装上镜头,试着往下面瞧。

即使说是晚上,也有街灯的照明,所以显得相当明亮。这样子,应该很容易拍照才对。

“我看看……”

还有五分钟。

田代优闲地抽了一根烟。

不过──那家伙也真苦命。

他指的那家伙是大内和男。

因为,我是在做买卖,所以才要那样到处追着他拍照。要是自己因为好几年前的往昔恋情,而被事事吹毛求疵的话,应该会受不了的。田代非常自私地想着。

但是,打那些电话来的家伙,为什么会知道大内的行动呢?

这对田代来说是个谜。当然,或许他不必在意这么多的……

还有五分钟啊!

田代把烟丢掉,再次俯视正面的马路。

眺望了一会儿之后,渐渐觉得有点眼花缭乱。说老实话,他觉得高的地方满棘手的。

有车子来了。

灯光渐渐从远方逼近。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经过而已。

他备好相机,从相机的镜头里看。

车子接近这栋大楼之后,就放慢速度,靠到道路旁边了──或许就是这个。

他把手指放在快门的按钮上面。车子几乎停在正下面。

但是,没有看到有人下车。

田代一直等着。摆好随时都可以按下快门的姿势。

此时──听到了脚步声。不是在下面的道路,而是在自己的后面。

回头看之后,黑色的影子已经逼近。当时田代的手指按着快门的按钮。按快门的声音僻僻啪啪地持续。

连发出声音的机会也没。

被用力一推之后,田代的身体,就从大楼的顶楼往马路上垂直掉落下去。

在发出重物坠地的声音同时,相机的镜片碎散在马路上。

田代趴着一动也不动。当然,他不可能还活着。

黑色的人影,瞄一下远在下面马路上的田代,然后就这样飞快地,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