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四章 照相机

作者:赤川次郎

冢川亚山美一大早就被吵醒。

“亚中美,电话。”

她的母亲清美也发出很困的声音。

“什么?谁打来的?”

“那个刑警──先生。”

“刑警”和“先生”之间会有空档,是因为打哈欠的关系。

“这样啊,那我去接。”

亚由美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爬出来。

“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亚由美被窝里的唐璜被踢了一脚,发出了哀号。

“现在几点?”

亚由美看看时钟,接着说:“才九点嘛……”

时间一点也不早了,不过对亚由美来说还是很早。

她终于走到电话旁边了。

“喂……”

“你醒了吗?”是殿永的声音。

“现在刚醒。”

“听起来好象是这样。”

“殿永先生起得真早。”

“老人家睡眠时间少一点也没关系。”

殿永接着说:“老实说,我现在在新桥的k大楼前面。”

“你在发宣传单吗?”

即使她很困,还是可以说笑。

“我总觉得是桩杀人案件。”

“谁被杀了?”

“田代清──你认识吗?”

“不认识。可是──等一下。”

亚由美摇摇头。这名字好象在哪里听过。

“我想起来了!是偷拍我和大内的摄影师吧。”

“没错,他从大楼掉下去摔死了。”

“是掉下去的吗?”

“或者是被推下去的?!”

亚由美也醒得差不多了。

“我原本想和他见面的。我想问他,为什么要到处跟踪大内先生……”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

“可是──已经没办法问他了。”

亚由美揉揉眼睛。她当然是因为很困,而并不是在哭。

“我可以过去吗?”

“不,现场已经清理好了。你愿意到警局来吗?”

“我知道了。”

亚由美有点闷闷不乐地说:“你又要教训我吗?”

“应该说你是重要参考人。”

亚由美直眨眼睛,

“我?”

“你因为被拍了那样的照片而生气。虽然这个动机有点薄弱。”

“你少开玩笑了!”

亚由美咆哮地说。

爱困的话脾气也会变坏。

“我们或许有一条线索。”

“是什么?”

“照相机。”

“照相机?谁的?”

“田代的。当然,虽然掉下去摔坏了,不过里面装有底片,而且还拍了几张。说不定,犯人就在这里面──”

“我马上去!”

挂断电话之后,亚由美冲进浴室冲澡。她利用冲澡勉强让自己清醒,出来之后,把母亲清美泡好的咖啡咕噜地喝完。

“你要出去啊?”

清美问道。

“是啊,发生杀人案件了。”

“你──”

清美看起来很担心地说:“偶尔拿出这般的热忱去和男孩子约会嘛!”

“咦?”

亚由美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和尸体结婚呢!”

亚由美心想,这真是一句名言。

“你老实说吧!”

殿永意外的严厉。

“怎么会这样……你居然欺负柔弱的女子。”

亚由美呜鸣地啜泣,当然是假哭。

“你听好!”

殿永叹一口气,说:“我很替你担心,犯人终于杀人了。”

“我知道。”

“既然如此,请跟我们配合。你还隐瞒些什么呢?”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亚由美也不能再瞒下去了。

“其实是──木村重治,好象有别的恋人。”

“中原秀美以外的吗?”

“是的,我看到了。”

亚由美说出她和秀美见面时,所看到的女孩的事之后,殿永点头,说:

“搞不好,剌杀中原秀美的,就是那个女孩也说不定。”

“没错吧?可是,连名字或什么都不知道……”

“去问木村本人看看。”

说了之后,殿永站起来。

“不过,他父亲很啰嗦。”

“不,他父亲今天出差去开会。”

“你好清楚哦!”

“他儿子主动说想要见我。”

“什么嘛!那么,在哪里呢?”

“在你的大学。”

“糟糕,我没有带上课的讲义来。”

亚由美接着说:“真可惜!”

这是一句虚伪的话。

坐在开往大学的车子里面,亚由美问了照相机的事。

“有拍到些什么吗?”

“现在,正在小心翼翼地冲洗中。”

握着方向盘的殿永接着说:“究竟会出现些什么呢……”

“真令人期待。”

亚由美说了之后,看着前方。“不过,田代为什么会被杀呢?”

“真令人不解,他不过只是一个摄影师呀!”

“就是说,他会被杀就表示:把大内先生和须田裕子小姐的关系刊载在照片周刊,是因为有某种目的。”

“我问过编辑部了,听说照片全部都是外面的人拿进来的。”

“总之,就是田代本身的主意啰?”

“听编辑部的人说,他从以前好象就曾拿好多照片去推销过,但是没有一张有被刊载过。所以,他们说这次的照片,一定是其它人出的主意。”

“有人把大内先生的过去,告诉了田代是不是?”

“没错。不过,这么做的话,到底对谁会有好处呢?我就是搞不懂这一点。”

原来如此。亚由美也没有想过那么多。的确,对大内和裕子虽然会很困扰,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些什么呢?

“有件事让我满在意的。”

亚由美说。

“什么?”

亚山美说出神田聪子曾被大内邀过的事。还有大内自己说出自己就是《爱与泪的日子》里的学生的事……

“原来如此。和他给人的印象相差甚远耶。”

“就是说啊!如果大内先生是那种无聊男子的话,裕子就太可怜了。”

亚由美隔了一会儿,说:“抱歉,这和殿永先生的工作是没有关系的。”

“不,没这回事。不是只有缉捕犯人才是工作。我们的工作是;让每位市民都能得到幸福。”

亚由美微笑了。真希望这样的人当首相。

“没错!我的确有过恋人。”

木村重洽点头说。

“有过的意思是──现在呢?”

殿永问道。

这里是大学里的空会议室。

“已经分手了。至少我是这么打算的。”

木村接着说:“因为我和秀美交往,而喜欢上她。可是,以前的女朋友……”

“她没有对你死心对不对?”

亚由美接着说:“那个女孩,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

“我在以前打工的店里认识的。她从乡下到都市来,一个人住,好象很寂寞的样子。”

“叫什么名字?”

“美雪,八田美雪。”

“八田美雪……她住在哪里?”

木村一边稍显不安地看殿永做小抄,一边说:

“可是──是她杀伤秀美的吗?”

“天晓得。不过,还是得听听她怎么说才行。你觉得呢?你觉得她做得出来吗?”

木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说:

“我想也对,因为她满恨我的。”

“木村!”

亚由美接着说:“总而言之,你和那个八田美雪只是玩一玩是不是?”

“嗯……就是这么回事吧。”

木村低下头。

“假如,她是因为这样而杀伤秀美的话,等于就是你杀伤秀美的。”

木村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

“我想再问你一件事。”

殿永接着说:“是有关你父亲的事情。”

“我父亲的事?”

木村好象很困惑地,把脸抬起来。

“不是的,因为你父亲把你从秀美被杀伤的现场带走的作法,实在是太强硬了。”

殿永以极其轻松的感觉说。

“对不起,”

木村抓抓头,说:“我爸,一遇到我的事就会变得很认真……”

“太过度保护了吧!”亚由美说。

“因为我母亲去世得很早,我爸可以说是为了我而努力到今天的,这是我的感觉──抱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不,我只是问问而已。”

殿永摇头,说:“好了,辛苦你了。如果还有什么事,我会和你联络的。”

“好的。”

木村走到一半,“对了,秀美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到目前为止好象没有变化。”

“那么,生命──”

“大概不必担心吧。”

“太好了。我安心了。那么,我先失陪了。”

木村出去了。

亚由美和殿永不由地互相看着对方。

“你觉得如何?”殿永说。

“唔……你要去见那个叫八田美雪的女孩吧?”

“不,我是说刚才木村所说的话。”

亚由美稍微思考之后,说:

“我总觉得他太冷漠了。他的恋人身负重伤在住院耶!”

“就是啊。说实在的,我觉得他可以到医院去探望一下的,可是木村却一次也没去过。”

“真是个无情男子。”

亚由美有点生气地说。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就是那样子。”

“请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我也是很年轻的。”亚由美回嘴说。

“好慢哦……”

须田裕子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面,一边踢着脚边的小石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

她和大内和男约好要见面,不过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

但是,裕子并没有那么不高兴。不管怎么说,大内的功课还是很忙,所以不能动不动就随便外出。

公园已经渐渐变暗了。

到处可见两个人的身影融合为一的情侣……

公园的占地满宽广的,因为有多处茂密的树木和草丛,因此可以算是情侣约会的名胜地之一。

我竟然来这样的地方。

没错!真的感觉很奇怪。

裕子从以前,每当看到像那样挽着手靠在一起,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贴得紧紧地走路的情侣总觉得……该怎么说好呢?应该说,给她的印象是有点不正经。

可是,现在自己却是那种情侣的其中一人……

裕子感觉很幸福,同时也感到些许不安──这样下去好吗?

自从发生那张照片的騒动之后,反倒好象要向那个挑战似的,她和大内之间的感情变得越来越深厚,不过这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恋爱的危险就是:只顾眼前的满足,变得无法去考虑将来的事。

管他明天会怎么样。恋爱就是会让人这么想。

突然间,四周变得更暗了,街灯自动亮了。

可是,裕子坐的长椅,位于有点凹进去,几乎照不到灯光的地方。不过,在这里的话,大内来的时候,一定能看到他。

突然──她感觉好象有人。

从长椅后面的草丛里,传来喀嚓一声。当裕子要回头看时──

“不准动!”

有个低沉的声音悄俏地说:“我从长椅的靠背之间的空隙,用刀子抵着你。要是你乱动就会没命!”

她根本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裕子不知如何是好。

“请问──你是谁?”

“不许出声!你再出声的话就没命了!”

裕子感觉背后有个尖尖的东西抵住她──她觉得越来越虚弱了。

“你听好!像你这样的货色,和那个茂原圣美比起来,根本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女人。而你竟想取代茂原圣美,简直不要脸!”

“我是──”

“啰嗦!”

这样的声音出现在裕子耳边。

裕子把双手握得紧紧的。

“你给我听好!如果你继续和大内交往的话,我就要你的命!听到了吗!现在我放你条生路。不过,下一次就──”

然后草丛摇动,对方好象远离了。可是,裕子有一会儿都无法动弹。

“嗨!”

突然间,有个人站在眼前。

“天啊!”

裕子像要飞起来似地站了起来。

“喂,你怎么啦?”

大内笑着,说:“你在这么暗的地方,害我找了老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和男!”

裕子不顾一切地搂住他。

大内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把哭个不停的裕子抱在身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