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五章 贫穷的恋人

作者:赤川次郎

“汪!”

唐璜叫了一声。

“哎呀──”

正想打开家门的八田美雪,看到唐璜后,说:“在这附近很罕见耶。”

然后对唐璜微笑。

“呜──”

唐璜用它拿手的鼻音,一边展现它迷人的(?)魅力,一边挨在八田美雪的脚边。

“真是的。我总觉得你黏人的方式很色,很像酒醉后色瞇瞇的欧吉桑。你也是中年人吗?”

八田美雪蹲下去,抚摸唐璜的头。“好可爱哦……”

当美雪把脸挨近之后,唐璜不屑地往旁边看。美雪看起来很伤心。

“有酒臭味吗?这也没办法。我就是做这种工作的。我也不是自己喜欢做──”

传来脚步声,在街灯的照明下,出现了人的影子。美雪把脸抬起来。

“你是八田美雪小姐吧。”

亚由美接着说:“我有点事想和你谈。”

“可以让我进去吗?”

殿永说。

美雪交互地看着他们两人。

“这条狗,是你的?”

“是我养的狗。倒不如说是我的恋人。它叫唐璜。”

听了亚由美的话之后,美雪微笑了。

“唐璜啊!真是个好名字。”

然后,打开大门的钥匙。“请,请进。”

“我杀伤秀美?”

八田美雪一边端茶给亚由美他们喝,一边说。

这是一间有六张榻榻米大的朴素公寓,看得出生活也很简朴。

“说的也对。”

美雪坐在变了颜色的榻榻米上,接着说:“说不定我真的会做,因为喜欢的人被抢走了。我真的很恨她。”

“现实中,中原秀美确实被刺而身负重伤。”殿永说。

“我知道。但不是我干的。”

美雪摇头说。

“你还喜欢木村吗?”

对于亚由美的询问,美雪的眼睛往下瞧。

“是啊!我算是那种喜欢上对方,就会变得很固执的类型。可能是因为我是乡下人的关系吧。”

“那木村呢?”

“他对我已经腻了,觉得我很烦。这一点我也很清楚……可是,我就是无法死心。”

“也就是说,你没有刺伤中原秀美是不是?”

“是的,那个时间我在工作。请去查查看。”

“你在从事什么工作?”

“很多。我想那一天,应该是做清洁公司的工作没错。”

“去大楼或哪里打扫吗?”

“是的。一个礼拜三次。除此之外,还有当女服务生等等。”

“你平常都这个时间回来吗?”

亚由美问道。

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是的。晚上总是工作到十二点……”

“什么工作?”

“这个嘛──酒家。像“地下酒家”之类的。让喝醉的男人,摸脚或摸屁股。像是这么粗的腿,也有些想摸的逐臭之夫。”

美雪笑着说。

总觉得她笑得很悲哀。

“你做那么多工作……你不回家吗?”

“我没有寄钱回去的话,家里就无法生活了。我家,家境很贫困……”

虽然她说得很平淡,但是同时也流露出深度的疲劳。

“那么──即使你没有和木村交往,也打算一直待在这里吗?”

“是的,因为东京的工作机会还是比较多。”

不分昼夜,只顾一心一意地工作,在这时候,只要听到些温柔的话语,就对那个男人热衷也无可厚非吧?!

亚由美心想,木村也真会造孽。

殿永抄下那家清洁公司的联络处之后,站起来,说:“打搅了。”

“请问──秀美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嗯,虽然是重伤,不过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她脱险啦!谢天谢地。”

美雪微笑,说:“木村先生啊,身边没有人的话是不行的。他黏他父亲黏得紧紧的。”

亚由美和殿永走到玄关之后,跟随在后的唐璜,不知道想到什么,刷地一下转过身去,迅速地回到刚才的地方。

“忘了什么了吗?”

美雪说完,蹲下去之后,唐璜伸出舌头舔了美雪的脸颊。

“哇,谢谢!”

美雪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汪!”

唐璜叫这一声,似乎意味着不客气!

“有各式各样的人耶。”

亚由美一边和殿永一起走在夜晚的路上,一边说:“像我根本就是为所慾为。”

“你说的真对。”

殿永点头,说:“如果,是那个八田美雪刺伤中原秀美的话,就非逮捕她不可了。要是她被逮捕的话,靠她寄钱回去的双亲该怎么办呢……一考虑到这么多,就会觉得,这份工作也不轻松。”

“说的也是。”

亚由美罕见的沉默下来,慢慢地走去了。

“哎呀,亚由美。”

听到这样的声音回头之后,看到裕子就站在那里,亚由美吓一大跳。

“裕子!你来做什么呀?”

这里是医院。

被刺伤的中原秀美在这里住院。去拜访八田美雪的公寓之后,隔天,亚由美前来探望病况。

“我──是来探望中原秀美的。”

裕子把拿在手上的花束稍微拿高给她看。

“我也是。”

亚由美也给她看了花束,说:“那,我们一起去吧。”

两个人一起走进医院的玄关。

那里正好是门诊患者的候诊室,挤满了男女老幼的病患,几乎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了。穿过那里之后,两个人终于到达安静的走廊。

“到这种地方来的话,就不禁会庆幸自己是健康的。”

亚由美接着说:“虽然平常都觉得健康是很正常的。”

“说的也是。”

裕子也点头,说:“我也是很幸福的。不管人家怎么恨我,我都还有和男在。”

“不要在这种地方谈你的风流韵事。”

亚由美笑着说。

然后,忽然发现:

“这么说来,裕子,你知道啰?中原秀美是──”

“听说她是圣美小姐的妹妹是不是?是的,我是听和男说的。”

听大内说的?亚由美总觉得有点奇怪。

秀美被剌伤的时候,大内什么也没说。所以,亚由美一直以为大内不知道秀美的事……

“这样子啊。”

“亚由美为什么会知道呢?”

被问之后,这回换亚由美突然无法回答。也不方便说是请殿永调查的。

“我说你啊,你不知道我亚由美是顺风耳吗?哈哈哈……”

总觉得她引用的是电视里古装剧的台词。

“这样啊!那么,原来只有我不知道啊。”

“大内先生说他从以前就知道了吗?”

“他说他总觉得那个女孩长得很像圣美小姐。不过,这回她被杀伤不是吗?他说是事后有人在谈论,他才好不容易想起来的。”

“唔──”

总让人觉得好象说得很勉强……

“啊,应该是那附近的病房吧。”

“说不定是拒绝面会。听说她还没有恢复意识。”

在插有“中原秀美”名牌的病房门上,挂着“拒绝面会”的牌子。

“抱歉,请问一下。”

亚由美叫住正好经过的护士。“我们是中原小姐的朋友,可以帮我们把这些花放到里面去吗?”

“哎呀,你们两个都是啊?那么,你们进去没关系,里面也有花瓶。”

护士爽快地说了之后,帮她们开了门。

“不好意思。”

亚由美她们道谢后,就进里面去了。

“哎呀,有人送花来耶!”

护士看到放在秀美睡的床旁边的花这么说之后:“天啊!这是谁干的好事?!”

她不禁大叫。

亚由美和裕子就近看了之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放在那个篮子里的花,绑着黑色和白色的缎带!

“真是过分!”

正当护士很生气地想把花收拾掉。

“请等一下!”

亚由美阻止她。“好象有卡片夹在缎带里面。”

拿到手上看之后,上面写着:你安眠吧,八田美雪。

“好狠的人!”

从亚由美那里,听说了八田美雪的事之后,裕子脸色一变,发起怒来,说:“即使是情敌也不能这样子呀!”

“等等,你冷静下来!”

亚由美把裕子带到走廊,说:“这一定不是八田美雪做的。”

“可是──”

“你想想,一般人会那么故意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吗?太奇怪了!”

“说的也对。”

“再说,我想她不会为了那种事而浪费钱的。那束花也不便宜哦。”

“那么,是谁……”

“不知道──说不定是刺伤秀美小姐的犯人。”

亚由美这么说:“想想看嘛,这好象是故意给我们线索似的。”

说了之后点点头。

亚由美打电话给殿永,告诉他花的事之后──

“我马上派人过去拿。”

殿永立刻说:“从花店开始查吧。卡片上的字留有笔迹。哇,这真是太感谢了!”

“那么,我就在这里等。”

亚由美挂断电话,回到中原秀美的病房那边之后,发现裕子很难为情地拿着那束花站在那里。

“好讨厌。拿着这种绑着黑白缎带的花。经过的人,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了我才走。”

“对不起,对不起。”

亚由美笑着说:“你干嘛站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呢!”

不过,裕子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个性。只会照人家吩咐的去做。应该说是老实呢,还是不会变通呢……

两人走到放有沙发,有点凹进去的休息区坐下。

“不过,秀美小姐能脱险真令人庆幸。”裕子说。

“是啊。”

“喂,我有个想法。”

“什么事?”

“和男为什么没有来探望呢?”

“天晓得……即使他知道,也不是直接知道的……”

“听说拍我们照片的摄影师,从大楼掉下来摔死了,是不是?很抱歉,我不太会同情他。”

“又有何妨呢?你不必在意。”

“我啊,也差点被杀死!”

“哦。”

亚由美隔了一会儿,说:“刚才,你说什么?”

“昨晚,我在公园等和男来,结果,从长椅后面的草丛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听了裕子的话之后,亚由美大吃一惊。

“你为什么没说呢!”

“因为,又不是被杀死了……”

裕子从容不迫地说。

“那么,你要等被杀之后,才打算拜托对方说:“抱歉,我很痛,可不可以不要杀我呢?”是不是?”

“你太夸张了!”

“简直不象话!那么,我又得去通知殿永先生了。”

亚由美又急忙跑去打电话了。

“你看,那个人!”

神田聪子听坐在旁边的女孩说了之后,把头抬起来,说:

“咦?”

聪子难得进入小酒店,也有点喝醉了,头脑迷迷糊糊的。

同一个研习会的五、六个同学正在热闹地吃吃喝喝。

“有哪位明星在这里吗?”

聪子回头说。

“不是啦。是那个,他不就是那个《爱与泪的日子》吗?”

“他在我们大学的研究所对不对?我原本不知道。”

“可是,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男人。”

“是吗?我倒是满欣赏那型的。”

她们正擅自议论着这样的话题。

聪子回头,发觉原来如此,大内和男一个人孤伶伶的在喝酒。看来似乎很苦闷的样子。

聪子心想:他今晚没有和须田裕子在一起呀?

“他好象一个人。会不会是被甩了?”

“因为被拍照会造成困扰,所以才不接近的吧。”

“可是,那股热潮的时候,他应该赚了不少才对。”

“就是啊。书的版税,听说他拿了一半,真是不得了。”

“不过,他看起来好象不是很有钱嘛。”

因为说的净是些不负责任的话,所以聪子笑了。

“那么,你去跟他打声招呼好不好?”

其中一个人建议。

“不要啦。你不是喜欢他吗?那你去试试看嘛。”

“可是──他和可爱的女孩在一起的话,会被拍照的!”

“亏你说得出口!”

说完后,笑得嘻嘻哈哈的。

“要不要我去跟他打声招呼?”

因为是聪子说的,所以其它的每个人都吓得目瞪口呆。

“聪子──你正不正常?”

“好失礼哦。”

聪子板起脸孔,说:“我又不是讨厌男人!”

平常很文静的聪子会说出这种话,果然是因为酒精的关系吧。

“那,你就试试看嘛。让我们瞧瞧你的本事吧。”

“没问题。”

虽然聪子心想:玩笑会不会开得有点过分?但事到如今,找不到台阶下,只好站起来,以轻微摇晃的脚步,往大内那边走去了。

拉出椅子,坐在他的隔壁。大内直眨眼看着聪子。

“哎呀,你是──”

“你记得吗?去年的圣诞晚会……”

“记得,当时我好象被你甩得很干脆。”

“因为当时我不太有兴致。”

聪子接着说:“今天就你一个人吗?”

“嗯。啊,对了,你是那个,腊肠狗的饲主的朋友对不对?”

聪子听到这句话之后,心想,想必亚由美一定会伤心死的。不过唐璜或许会很高兴。

“你也满命苦的嘛。”

聪子故意说得嘻皮笑脸。不管怎么说,其它女孩都在注视他们。

“嗯,已经没有人会过来找我说话了。”

大内苦笑地说。

“你曾经说过,你太受欢迎而让你伤脑筋之类的话。”

“当时我喝醉了。你就饶了我吧。”

大内满脸通红──他的这种表情,相当可爱。

聪子说:“怎么样?愿不愿意陪我喝一杯?”

“好啊──那,我们换个地方吧。”

“在这里不行吗?”

“这里有许多人认识我。如果事后被谣传些什么,我也会伤脑筋的。”

聪子心想,这也许满有趣的。光是聪子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说话,想必大家都已经很惊讶了。这下子,要是两个人很快地离开店,走掉的话……

“好啊。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聪子说。

聪子的朋友们目瞪口呆地目送聪子和大内一起快速地离开店。

“好厉害!我要对她另眼相看了。”

“聪子竟然……”

大家面面相觑。

这时候──亚由美正好进来。

“哎呀,亚由美。在这里!”

其中有一个人挥手。

“嗨。”

亚由美走过来,看过大家的脸孔之后,说:“奇怪,聪子不在吗?”

“刚刚她才离开。”

“什么,我是听说她在这里才来的。”

亚由美耸耸肩膀。

“令人意外的是──你猜她和谁一起走了?”

“我哪知道啊!”

“是《爱与泪的日子》。”

“耶?”

亚由美直眨眼,说:“和大内先生在一起?怎么可能!”

“正如你说的“怎么可能”,我们也吓一大跳。对不对啊,各位?”

大家嗯、嗯地频频点头。亚由美听了之后说:

“那么,是聪子过去跟他说话,两个人一起出去的吗?他们说要去哪里呢?”

“我们哪知道那么多。总之,只有他们两个人。”

“对不起。我临时有急事──”

亚由美冲出小酒店。

聪子这家伙!她偶尔才喝酒,所以一定干不出什么正经事的。

可是──尽管他们刚刚才离开,连去处都不知道的话,就……

亚由美凭着直觉,快步地走在夜晚的马路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