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六章 护花使者

作者:赤川次郎

“真不好意思。”

清美一边端茶出来一边说。

“哪里,请不要招呼我了。”

裕子说。

“亚由美也真是的,她可以打通电话回来的──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晃荡……”

虽然清美不太有资格批评女儿,不过,要是她本人不在眼前的话,不管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不,是我任意跑来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真是伤脑筋。一个妙龄女孩,成天追着杀人犯之类的事件。”

清美发牢騒地说:“会跟着她跑的男性,也只有像唐璜那样的家伙了。”

呜──

唐璜发出声音,好象想说它很抱歉。

“可是,亚由美是个很靠得住的人。”

裕子加以偏袒。

“要是她能变成稍微靠别人的话就好了。说了她这么多坏话的话──”

“咦?”

“她现在一定在打喷嚏。”

其实母亲也和亚由美半斤八两。

裕子看了时钟。等了三十分钟,亚山美还是没回来。

“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是吗?这孩子真糟糕……”

当清美离开座位后,电话就响了。

“啊,一定是那孩子。你等一下。”

清美急忙拿起电话筒,

“我说你啊!你在哪里闲晃啊!咦──哎呀,是太太,真是对不起,我真是的──不,因为我以为是我们家的敝女儿,嘻嘻嘻……”

有敝女儿这样的说法吗?

总之,她们似乎要聊很久。裕子决定在这时候失陪了。

走到玄关穿上鞋子之后,满不在乎地跟来的是唐璜。

然后她开门。“那么,代我向亚由美问好。”

之后唐璜就碰一下地跳下去,快速地跑到外面去了。

“唐璜,等等──不可以到外面去!”

可是,唐璜走一段路之后停住脚步,然后回头。

“呜──汪!”

发出了很像狗(?)的声音。

“哎呀,你要送我吗?”

裕子笑着,说:“我不要紧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汪!”

唐璜也和饲主满相似的(?),好象相当顽固。不管裕子怎么大叫──

“快点,进里面去!”

它还是动也不动。

裕子叹气,说:

“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心存感谢的让你送一程啰。”

然后安静地踏出步伐。

“汪!”

这样才对嘛──唐璜看起来像是护送公主的骑士,忙碌地摆动短腿小跑步。

不过,它的名字叫唐璜。说不定它不是护送的狗,而是假装好心护送的大野狼……

晚上,快十点半了。

晚上的马路很安静。

“我真搞不懂。”

裕子接着说:“我爱不爱和男呢?当然,我是有这个意思……”

她不禁把唐璜当成说话的对象。

“在饭店过夜,依偎在他的怀里,就会感觉非常幸福。所以,我一定很爱他。不过──”

裕子稍微皱起眉头,表情黯淡。“只不过,我也觉得说不定我是在意气用事。”

远方传来电车的声音。

“照片像那样注销来,被父母反对,被社会群众待以异样的眼光。说不定我是为了反抗这些,所以觉得自己好象爱着和男而已──我突然这么想。”

从某个屋子里,稍微开着的窗户,传来亲子的愉快笑声。

父亲和母亲──以及,大概十来岁的孩子的声音……那就是“家庭”。

“在和男心中,茂原圣美小姐还在──还留有她的身影。有时候我会有这种感觉。”

说出来之后,裕子有点吓一跳。现在,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即使在床上亲热,有时候会感觉,一瞬间,他好象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是谁在放热闹的摇滚音乐──想必是高中生左右的孩子吧。

对现在的裕子来说,这已经成为有点吵闹的声音了。

“和男为了忘记自己的过去而爱我──应该是努力想爱我吧。可是,这样的话,我未免太悲惨了。难道不是吗?”

看了唐璜之后,发觉它以安慰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看。

裕子稍微笑着,说:

“对不起──尽管我聊这种事,你也不会给我任何意见的,对不对?不过,我很高兴你听我说。”

裕子停住脚步,往唐璜那边蹲下了。

唐璜突然抬起头。

脚步声──跑步声,越来越接近裕子的背后了。

裕子回头。在昏暗中看到黑色的人影,而人影直接往裕子这边冲过来。

裕子看到闪闪发亮的东西,在那个人影的手上,有个东西在闪闪发亮。

刀子!裕子吓一大跳。

不过,她和亚由美不同,裕子不习惯被人偷袭。

她吓呆了,无法动弹。

虽然她想:不行!得快逃才行!

“汪!”

这时候唐璜跳出去了。但是,因为它的腿实在太短了,所以突然跳到空中之后,无法马上扑向对方。

它一口咬住跑过来的男人的脚。

“啊!”

裕子听到男人的叫声。

刀子掉到地上,发出“锵”一声。

唐璜狠狠咬住对方不放。男人一焦急,就挥动脚。

唐璜飞到空中──虽然是被丢出去的──它一边发出“天啊”的叫声,一边掉下来了。

“唐璜!”

裕子跑过去。“振作一点!”

男人拖着一只脚逃走了。可能是会痛,还发出呻吟的声音。

“唐璜!不要紧吗?”

裕子把躺在那里的唐璜抱起来。

“呜……”

它发出虚弱的声音。

“振作一点!天啊,怎么办好呢!”

对了,到亚由美家去!她用双手紧紧抱住唐璜,说:

“振作一点哦!我帮你叫救护车!”

裕子把鞋子脱掉,拚命往亚由美家奔驰。

“没关系吗?”神田聪子说。

“嗯?什么?”

大内好象醒过来的样子,看着聪子。

“你和我在这种地方没关系吗?你不是和须田裕子订婚了吗?”

聪子的酒意还没退,变得相当大胆。

两人在饭店的咖啡厅里。

这样的地方,反而是越晚越热闹。现在也可以看到许多情侣。

“裕子啊。”

大内孤伶伶地接着说:“我并没有和她订婚。”

“怎么会!”

聪子睁大眼睛,“是吗?可是你们上饭店的照片,不是刊登出来了吗?”

“啊,那是──”

然后,大内稍微斜着嘴角笑了。

称不上是个可爱的笑容。

“我叫人拍的,叫人拍的!”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说你明明知道,然后才让人家拍照的吗?”

“嗯。”

大内干脆地点头。“是我通知那个摄影师的。”

“什么!”

这件事连聪子都大吃一惊。“可是,裕子她知道吗?”

“怎么会知道?不过,女孩子就是喜欢有名的男人。从那之后,裕子就大方地跟到饭店来,以前她还满排斥的。”

聪子很生气,很想拿冷水从他头上浇下去,但是她忍了下来,露出笑容,

“是啊,女孩子就是会这样。”

顺着对方的意思说。

“对吧?不过,自己主动说:“其实我很有名”,这很奇怪吧?所以,我才做得那么罗曼蒂克的。”

“这样啊,你脑筋很棒嘛。”

聪子快吐了。

“你也想要这样吗?”

大内看着聪子。

“想要怎么?”

“这里的房间我刚才就订好了,你看。”

然后从口袋把房间的钥匙拿出来给她看。

“天啊,动作好快哦!”

“怎么样?如果必要的话,我叫其它的摄影师,拍下我们要离开房间的照片也不错啊。你可以出现在杂志上耶。”

抱歉!我才不要……

可是聪子因为喝酒的缘故,胆子变得很大;也因为她太生气了,所以她想,这时候就装作对他言听讦从,然后再教训他一顿吧!她想出这种荒唐的事。

说不定受亚由美的影响也很大。

“好呀!”

聪子点头。“但是──我,可能你看不出来,我在床上可是很缠人的哦!”

没有喝酒说不出口的大胆言辞,她甚至都说了。

“太好了!那就赶紧到房间去吧。太浪费时间了。”

“说得也是。好吧!”

聪子站起来。

这个坏蛋!要怎么教训他好呢?

尽管聪子内心怒气冲冲,不过在电梯里面,她还是表现出如胶似漆的恋人,挽住大内的手臂,靠在他身上。

“你要对我温柔一点才行哦。”

持续着诸如此类的对话。

她连自己都认为自己很行。

进房间之后,聪子环视宽敞的双人房。

“相当不错嘛。”

“你喜欢吗?”

“嗯,这种一流饭店果然很棒。要是宾馆,反而静不下来。”

说得好象很内行似的。

“人不可貌相,想不到你这么先进。”

大内笑了。

“是啊。这种时代还坚守贞操,就太落伍了。亚由美因为没有男人缘,所以就死不认输地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那么──”

当她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被大内紧紧抱着接吻了──要是聪子太反抗的话,反而会被怀疑,所以就随他去了。

“等一下──淋浴完再来嘛。你先去淋浴。”

然后把大内推回去。

“你先洗啊。”

“女人有许多需要准备的。”

她笑着搪塞。

“这样啊,那我先洗。”

“嗯,你慢慢洗。”

聪子嫣然一笑。

大内进浴室之后,聪子吐吐舌头。

“简直坏透了!”

她喃喃自语。

有没有什么方法教训他……

“对了!”

传来唏哩哗啦的冲澡声;当然,想必大内是一丝不挂,他一定把衣服放在洗脸台,避免被水淋湿。

“拿了他的衣服就逃跑吧。”

她啪一声地弹了指头。这个好!

她在浴室的门前面,聚精会神地听,听到大内在哼歌。看样子,进去也没关系吧。

聪子轻轻地旋转门把,把门打开一点点──浴帘全都拉上了。

很好,这样的话……

聪子轻轻开门,看到大内放在洗脸台上的衣服之后,头低低地进入里面,把手伸到衣服那边去──

浴帘忽然间开了。

“天啊!”

聪子跳起来。大内从浴缸出来,紧紧抱住聪子的身体。

“不要这样!衣服──会湿掉的!”

因为大内湿答答的身体贴着她,透过衣服,感觉越来越冰凉。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

大内紧紧地抱住聪子,“我不会让你逃走的!既然来这里了,我就要占有你!”

“干嘛啦!放开我!像你这种人──我才不屑呢!住手!”

即使挣扎,也敌不过大内的力气。聪子就这样被抬进莲蓬头的水倾盆而下的浴缸中。

莲蓬头的水淋在头上,聪子大声叫喊。

“你已经出不去了!”

大内笑了。

“天啊!”

聪子脚一滑,仰着跌倒在狭窄的浴缸中。大内紧跟着趴在聪子上面。

“不要这样──不要!”

事到如今,聪子也后悔自己做出这种荒唐事。可是,尽管如此,又不是录像带,所以无法倒带重来。

“安静点!死心吧!”

大内撕开聪子胸口的衣服。

“救命啊!我真的不要!”

再挣扎也是在狭窄的浴缸里,手脚无法照自己的意思活动。

“死了这条心吧!听话!”

大内使劲压住聪子的头。全身湿透的聪子,莲蓬头的水淋在眼睛上,看不太见,所以被大内高明地按倒了。

“不要──救命──亚由美!”

大内笑着,说:

“她又不是超人,不会那么刚好来救你的!”

接着说:“你是要乖乖地脱,还是想全部被撕破?”

“你比较喜欢哪一种?”

传来这样的声音。

“亚由美!”

聪子大喊。大内一丝不挂地愣住了。

“谁叫你要自作主张!”

亚由美瞪聪子一眼,说:“我才不同情你呢!”

亚由美把手叉在腰上,站着俯视他们两个人。

“说是这么说──”

聪子一副想哭的脸孔。

“我是跟踪你们两个来的。结果,这个人已经订好房间了。我和饭店经理商量过,问他发生妇女强暴事件也无妨是不是?所以我和饭店的警卫一起,在走廊上一直听里面的情形,然后才用万能锁开门进来的。”

“我得救了!”

聪子从浴缸里爬出来。亚由美把浴中交给她。

“不要做不适合你做的事!”

亚由美轻轻拍了聪子的肩膀。

“对不起……”

聪子垂头丧气的。

“可是──大内先生。你真过分!要是裕子知道这事的话──”

“随便你!”

大内还是一丝不挂的,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外面也有警卫。我们也可以告你的!”

大内坐在浴缸里面不动。突然间,失望地垂下肩膀。

“总之,穿上衣服吧。”

亚由美说了之后,催促聪子。

“要怎么回去呢?”

从浴缸里出来的聪子像落汤鸡一样,而且胸口的衣服也裂开了。

“搭电车回去啊!”

亚由美非常冷漠地说。

“怎么会这样!我们是朋友吧!”

聪子把嘴巴噘得高高的,“摄影师的事,也是他出的主意,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亚由美大吃一惊。

“看吧,不知道吧。”

聪子洋洋得意地说:“我可是有好好把话套出来了。”

其实是对方自己说出来而已。

“那么,是他自己叫摄影师去的吗?”

“没错。”

“那么……”

“好过分的家伙。我好生气──”

“现在不是这个时候!”亚由美说。

“耶?”

“把摄影师推下去,害死他的,说不定也是那个人。”

“害死他?”

聪子目瞪口呆。

“说不定你也差点被他害死……”

聪子吞了吞口水:

“可是──即使被害死,我也会彻底保住我的贞操的──”

“你装什么装啊!真是的!”

亚由美把在走廊上的警卫叫来:

“抱歉,我还是想联络警察。请处理一下在这里面的男人──”

“我知道了。”

警卫想打开浴室的门。“上锁了。”

“可恶!大内!给我出来!”

大内没有回答。

“无妨,这里的门锁,用铜板就可以开了。”

誓卫拿出十圆硬币,从外面把锁打开了。“喂,动作快点!”

警卫呆立不动。

大内把皮带吊在浴帘的杆子上,上吊自杀了。

“动作快点!”

亚由美大声喊叫:“聪子!救护车!”

“好……好。”

聪子往电话那边飞奔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