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新娘的摇篮曲》

第七章 宽恕的季节

作者:赤川次郎

“等很久了吗?”亚由美说。

“没有──我才刚到。”

坐在长椅上把书阖起来的是木村重治。

“对不起。那──散步一下好不好?”

“嗯。”

公园很安静。

虽然看得到些许情侣,不过天空似乎快下雨了,所以情侣也没有那么多。

亚由美挽住木村的手腕。

“装得亲密一点,知道吗?”她以低沉的声音悄悄说。

“嗯……”木村一副沉重的表情。

“你争气点嘛!”

亚由美微笑地说:“你喜欢秀美对不对?”

“还好……”

“什么还好。你居然不去探望恋人──其实这么做是最好的。你知道吗?”

“嗯。”木村点头。

“秀美她恢复意识了。”

木村脸上突然露出喜色。

“真的吗?”

“没错。不过,她说没有看到犯人,只听到脚步声。”

“脚步声啊。”

“是啊。那个脚步声很清楚,她说不是悄悄接近她的感觉。这样你明白了吧。”

“明白什么?”

“加害的人不是八田美雪。如果是她,接近的话会担心被人家看到,所以应该会悄悄地,放轻脚步走向前去吧。”

“原来如此。”

“发出脚步声也没关系,就表示:对方是个即使被秀美看到也无妨的人。”

“嗯,我了解。”

“对方是个在大学里面走动,也不会被人怀疑,即使亲密地向前和秀美说话,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人……”

有个影子在后面跟着亚由美他们。

可是,那个男人,稍微拖着一只脚。

“木村!”

亚由美停住脚步。

“咦?”

两人面对面地站着。亚由美抱住木村,然后接吻。

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木村突然回头。

“爸爸!”

木村教授突然停下脚步。

“重治!你又迷上这样的女人啦!”

愤怒的声音颤抖。

“爸,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你一直都是用功念书的好孩子。你得这样继续下去才行!”

“木村老师!”

亚由美接着说:“所以您才刺伤秀美的吗?”

“你说什么?”

“爸,你不要这样了!”

木村往前站。“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你知道什么!”

木村教授大声喊叫地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老师。”

亚由美接着说:“您的脚,是被我的狗咬伤的吧?”

“这是──跌伤的──”

“这种事,调查就知道了。”

亚由美说了之后,从树木背后,出现了一个人。

“打搅了。”

殿永接着说:“木村老师,可以请您一起走一趟吗?”

“你是……”

“夹在送给中原秀美花里的卡片上的字,也查出是您的字迹了。您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木村教授看起来茫然失落地喃喃自语。

“对我来说……她是永恒的。对我而言茂原圣美才是……”

“爸──我们一起去吧。”木村挽着父亲的手臂,转头问永殿:“可不可以?”

殿永点头:“当然可以。有车子在等。来,走吧。”

亚由美目送在殿永的催促下,步行离去的木村父子。

“是木村老师把我……”

中原秀美目瞪口呆地说:“是真的吗?”

然后抬头看殿永。

“嗯。”

殿永点头。“他一直把梦想托付在儿子身上。儿子的每一个恋人,他应该都很憎恨吧。”

“是啊……”

秀美在床上,慢慢地摇头。

“不只这样而已。”亚由美说。

亚由美也一起到病房来。这是个阳光普照的午后。

“这么说来……”

“木村老师──是个像孩子般的浪漫主义者。他被《爱与泪的日子》所感动,而把你姊姊当成绝对的理想女性了。”

“所以才会把我──”

“恐吓裕子也是因为这样,他可能觉得:裕子将会破坏他对圣美小姐的美丽幻想。”

“那,把恐吓信放进大内先生的桌子里也是吗?”

“当然,这很简单。在老师看来,大内先生和裕子,我想他两个都原谅不得。”

“然后,他碰巧知道你就是圣美小姐的妹妹。”

殿永接着说:“圣美小姐的妹妹在诱惑自己的儿子──木村一定是再也无法压抑愤怒了。”

“原来是这样啊。”

秀美虚弱地笑了。“我──终究,永远都是我姊姊的妹妹。”

“秀美。”

“因此,我也失去了木村……”

“他在那里。”

“在哪里?”

秀美看了亚由美。

“在病房外面。他说想向你道歉。”

亚由美问道:“你要见他吗?”

秀美点头。

“木村,进来。”

叫了之后,木村重治悄悄地进来了。

木村和秀美对看着。过了一会儿,秀美微笑地说:

“你怎么样?”

“嗯……对不起。我父亲对你做那种事……”

“算了。”

秀美举起手。“请你──抓住我的手。”

木村接近之后,握着秀美的手。

“我──必须代替我父亲弥补过错。”

“是啊。”

“我希望你得到幸福。”

“我比较喜欢和你一起吃苦。”秀美说。

“秀美──”

“你愿意吻我吗?”

两人接吻的时候,亚由美和殿永,已经到走廊去了。

“年轻人真好。”殿永说。

“我也很年轻呀。”

“我当然知道。”

“你刚才的口气听起来不是这样子。”

亚由美笑着说。

“哎呀,欢迎!”

裕子出现在亚由美的房间。

“你来的正好。”

聪子也笨重地坐在那里,“我们正要开始吃派。”

“那,我和你们一起吃好不好?”

“请吃,请吃。”

亚由美告诉带裕子进来的母亲清美,说:“妈!也给裕子红茶!”

“好的,我知道。”

清美正要离开,“请问裕子小姐。”

“是的。”

“红茶要加威士忌吗?”

“不用了。为什么呢?”

“这样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想喝闷酒……”

亚由美叹气,说:

“是妈想太多了吧。”

然后摇头。“裕子还年轻,随时都可以谈恋爱的。”

“嗯。”

裕子抓了一点派吃。“是和男把摄影师推下去的对不对?会被判几年的刑呢?”

“那种人,关他一辈子最好!”

聪子很无情。

“可是,他是个可怜的人。”

亚由美接着说:“年轻的时候──而且,还是在念高中的时候,就变得那么有名。如果不是信心坚定的人,会被搞得昏头转向的。”

“是啊。”

裕子点头说:“他一定是随时都得背负着以前的自己。”

“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对女人非礼呀!”

聪子又大发雷霆了。

“那件事你也有不对!”

亚由美斥责她。“都已经进饭店的房间了,即使被怎么样,也不能抱怨什么呀!”

“哪有这回事──也可以只在床上睡得呼呼叫呀!”

聪子说些毫无道理的话。

“可是……”

然后裕子稍微感伤地说:“他曾想用自己的命来赎罪。”

“是啊,他可能也有后悔吧。”

“所以,刑期或许也会短一点。”

亚由美凝视裕子:

“裕子,你该不会──还爱着大内吧?”

裕子稍微把视线往下移,说:

“不可以吗?”

“可是──那个男人,故意让摄影师拍照,还把那个摄影师推下去害死了──”

“还想对聪子非礼呢。你知道吗?!”

“那么……”

“我在医院和他见过面──他在哭。”

“那一定也是他的手段。”

聪子露骨地说出她的不信任感。

“嗯,这也说不定──我想观察一阵子看看。看他是否能重新站起来。看是有我在比较好,还是我不在反而比较好……”

“裕子,你真是个怪人!”

亚中美吃惊地说。

“从以前就这样了。”

裕子笑着说。

那个开朗的笑容,使得亚由美放心了。

“亚由美,唐璜的情况怎么样?”

裕子接着说:“它是我的恩人。要是因为那样,害它──”

“不要紧的。”

亚由美喊了,“嘿,唐璜,过来!”

喊了之后,

“呜──”

唐璜慢吞吞地出来了。

“可是,那时候它筋疲力尽的……”

“像这样子吗?”

亚由美砰一声地拍手后,唐璜顿时倒下,上气不接下气地喘得好象很痛苦。

“是这样啊。”

“它看到对方是美人的话,就会这样博取同情。对不对,唐璜?”

“汪!”

精神饱满地吠了一声之后,唐璜就钻进裕子的裙子里去了。

“天啊!不要这样,不要嘛!”

裕子一边说一边笑出来了。

亚由美和聪子也忍不住地笑出来了。

此时──从裕子的裙子下面,突然露出脸来的唐璜,

“呜──”

以撒娇的声音叫了一声。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献给新娘的摇篮曲》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