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必自私》

1、维纳斯的腰巾

作者:赤川次郎

1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昏暗的会场里响起负责导览的圆泽馆长得意洋洋的声音。“这就是维纳斯!”

在黑暗中,她随着白色的光线浮现。

“哇……”

“哎……”

会场内惊异的声音此起彼落。可是每个声音都仅止于纯粹的感叹,接着就是拉长的叹息声……。

那是座高有一公尺多的大理石,大小虽然远远不及米罗的维纳斯,但是其魅力绝无稍逊。何况它和米罗的维纳斯有所不同,是以完整的形体被发现的。其面貌酷似米罗的美丽姊妹,可见是同时代的产物。

她彷若才刚出浴,用布巾遮掩着前身,下面缠绕在脚上。丰润的rǔ房鼓起,妖娆得今人几乎觉得好像真的一碰就会活了起来。匀称的腰线、从布巾稍可窥见的圆润大腿……

观众们好不容易才从陶醉中苏醒。

“哎,其是棒透了!”

“典型希腊风格的……”

“她的视线好像是在预见遥远的未来。”

“真的很漂亮喔。”

大家各自述说感想。这时有人问道:“展示间要保持黑暗吗?”

圆泽馆长说:“那是为了让照明集中在维纳斯身上,令大家在神秘的气氛中,怀想几千年前的历史。”

“展示台的位子不会太高吗?我觉得稍低一点会比较好。”

这次是另一个声音。

“如果一直都像目前人数的话倒还好,不过从明天开始对外公开,可以想见会相当拥挤,所以……”

“既然是最近才发现的,如果能够把其中的经过说明一下,不是比较亲切吗?”

“是的,说明的牌子目前正在制作,今天晚上就可以摆放在这个展示间的入口边了。还有发现时的照片、新闻报导等等,也都会做成挂牌摆上。”

又有其他的声音继续问道:“要花多少钱,你才肯移开那块布巾?”

——场内一时为沈默所笼罩。

“……什、什、什么话!”

圆泽馆长颤抖着声音。“谁,是谁!那么……没有水准!”

众声喧哗。

“好低级的玩笑!”

“那是对美的亵渎!”

“好恶心喔!”

可是说那句话的人早就离开了展示间,往美术馆中的门厅走去。

“哼!那种女人,一点意思也没有,还舍不得公开似的!”他喃喃地说。

他年龄约为三十四、五岁,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没有特别突出之处,不过里着茶色斜纹呢外套的身体动作却俐落机敏,看起来似乎较实际年龄年轻。斜纹呢外里面是运动衫,看起来一副自由工作者的装扮,但头发却规矩地剪短,梳得很整齐。chún边稍泛着讽刺的笑,是个相当出色的美男子。

这个男人对途中的展示品看也不看,就走出了美术馆。然后在从门厅下来的阶梯上突然停住脚。

楼梯下面,美术馆的二名守卫正在和一个男子争执。

“总之让我见见馆长!”

男子一副怀才不遇的艺术家风味——亦即比流浪汉稍微好一点的装束长发、盖满下半部脸的胡须,可能已经四十多岁了,体格看起来倒还很结实。

“你们不懂的啦!”

“艺术家”叫道:“叫馆长来!”

“馆长很忙,你回去吧!”

守卫想把这个男子推向大马路。

“别碰我,混蛋!那个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不快点回去,我们要叫警察罗!”

守卫威胁道。

“你们叫啊!该遭殃的是那个家伙!听好,我告诉你们,那个维纳斯是我亲手雕刻的!”

“你讲这什么鸟话?”

“真的!不相信我啊!”

“啊,知道了、知道了,快点回去醒醒脑吧。”

“你们不相信我啊!那么——”

“喂!不要太过分!”

守卫凶狠地叫:“你真想被关到牢里去吗?”

这么一来艺术家也只好对权力屈服,而闭上了嘴。说好听是这样,其实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逃开了。

茶色斜纹呢外套的男人悠然步下阶梯,目送着满腔怒火、一边踢起路上小石子、一边走开的“艺术家”背影。

      ☆          ☆          ☆

这是离多摩川河堤不远的住宅区,或许是因为开发得较晚,还有很多崭新的房子。尽管不是超高级的住宅区,至少举目不见火柴盒一般的公寓。院子里有草坪铺盖的双层楼房各以不同的摩登外观林立着。

茶色斜纹呢外套的男人走在暮色渐浓的路上。一弯进狭窄的巷道,他便迅速朝背后张望了一下。然后抬头一瞥高达三公尺的水泥墙……只不过一刹那,他的人就巳跃过墙上,悄然下到里面的院子。他着地的样子轻巧如猫,甚至没有在柔软的草坪上留下痕迹。

院子幽暗,草坪对面是摆着白色桌椅的阳台。室内的光线透过淡蓝色的窗帘,在玻璃窗上明亮地映照着。

男人小跑步地穿过草坪,无声无息地打开玻璃窗,从窗帘一端轻轻滑进室内。

宽广的客厅沙发上,正在翻着杂志的女子抬起头来。

“你回来了。”

“嗯。”

男人反手关上玻璃窗,用钥匙锁上。

“真不小心,起码要锁起来呀。”

“我想反正你会从那里回来。可是,亲爱的,最起码自己的家也要从门口进来嘛。”

“从门口进去就不觉得有进到家里来了。”

他咧嘴一笑,在女子身边坐下。这个女子约当二十七、八岁吧。长发披肩,虽然装扮朴素,却残留着有点淘气的少女味,是个可爱的女子。她穿着白色套头毛衣,搭配格子呢长裙,和房里明亮的色调很相称。

“你饿了吗?”

“饿死了。”

“哦,我现在就去弄饭。”

“先别忙……”

“什么事……”

女子丢下杂志转头问。

“把衣服脱掉!”

“不要!在这个时候!”

“不是为那件事情。”

“那是要干嘛?”

“想要看一下下。”

“是吗?”

女子一从沙发站起来,就快速地把衣服脱掉,“这样子可以吗?”

“嗯。那件裙子拿一下,遮住那边……嗯,缠在脚上看看。”

“你到底是在叫我干什么?”

他凝神注视。

“……还是你性感多了。”

“什么嘛!”

女子发起火来,“你去看脱衣舞啦,把我当傻瓜一样!”

“不是啦,我是去美术馆看维纳斯,还是把布巾拿开比较有看头。”

“受不了你,就为了这样叫我赤身躶体?”

“够了,你去做饭吧。”

“少开玩笑了,既然都这样子了,就要好好把事情办完!”

女子朝男人身上扑过去……

      ☆          ☆          ☆

“你疯了吗?”

真弓一边把沙拉酱倒在沙拉上,一边惊讶地看着淳一。

“才没有。喂,现在流行把沙拉酱倒在桌子上吗?”

“啊!”

经过一阵騒动……

“都是你乱讲话。”

“什么?”

“偷那种东西等于是疯子!”

“谁说要偷啊?”

“你刚才不是……”

“是要放炸弹。”

“那更糟啊!”

“我会放在不仔细找就找不到的地方,然后跟他们说,只要给我钱就透露地点。”

“如果对方只把你当成在恶作剧呢?”

“另外再放一个会提早二、三个小时爆炸的。这个一爆开,他们就会认真起来了。”

“如果有人受了伤……”

“不会的,你相信我。”

“那倒还好……”

“好饿!再一碗!”

“真能吃,你这是第五碗了。”

“之前吃的是刚才消耗的分。”

“现在的呢?”

“今晚的分。”

“色狼!”

“别误会啦,是工作。”

“今晚就动手啊?”

“对,打铁趁热。”

这时客厅传来电话铃声。真弓站起来走去接。

“喂,我是今野。噢,是道田,怎么了?咦……知道了。我会先准备好。”

“……怎么了?你还有工作要做吗?”

“对呀。”

“那么我来帮你收拾善后,反正离我上班时间还早。”

“不好意思罗。”

真弓继续大口吃着烤小鸡。

“到底是什么事?”

淳一兴趣不大似的问道。

“……嗯,是道田,说有凶杀案……”

“警察这一行还真不好混。”

真弓从餐厅进到卧室,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花稍的狩猎夹克搭配长裤。她从夹克里面的肩背枪套中拿出枪来,确定里面有子弹之后,又放回枪套里。巡逻车的警笛逐渐接近,最后在门口停了下来。

“好像来接你了。”

“我走了。”

“我送你到门口。”

出了门,就看到巡逻车前面站着一个穿着雨衣的青年。

“正在吃晚饭吧!”

“为了工作,有什么办法。”

道田刑警很年轻,只有二十四岁,给人一种心地善良、卖力工作的印象。淳一穿着拖鞋来到真弓的后面,向道田打声招呼:“嘿,辛苦你了。”

“晚安!老是把真弓小姐拉出来,真是抱歉。”

“就是嘛,我们如果走到离婚的地步,可要请警视厅付赡养费。”

“你在讲什么啊。”

真弓笑着说,“那我走了。”

说着就和淳一双chún相印……道田立即转身搔了搔头。

巡逻车响着警笛驶离,真弓立即以公事公办的语气问道:“遇害者是谁?”

“据说是光学机器厂的技术人员。‘光学’是不是指制造发光的东西,也就是说……电灯泡之类的东西?”

“道田……所谓光学机器是指照相机、望远镜啦。”

“噢,是这样子啊。照相机会发光吗?对,有闪光灯。那就是‘光学’啊……”

真弓不说话,耸耸肩。

“换个话题。”

道田笑咪咪地问道:“真弓小姐的先生长得好帅喔。每次看到他,我都这么觉得。”

“谢了。”

“他是从事什么工作?好像一直都在家里。”

“对呀,他只在晚上做生意。”

“那是……”

“小偷。”

道田哈哈笑出。

“原来如此!难怪帅劲十足。”

真弓苦笑,望向窗外。春天。平静的夜晚属于情人,正在吹送着甜美的微风。

2

真弓搭乘的巡逻车停在小平市郊幅员广大的“m光学kk。技术研究所”的正门口。此时已经稍微过了八点。穿着制服的警官从门口边小小的警卫室跑过来。

“直接往前走,对面那栋白色的建筑物就是。”

巡逻车进了大门,穿过有草坪和喷泉的广阔前庭。虽然在晚上看不太清楚,但似乎还造有百花争妍的花坛。

“好宽敞,好气派呀!”

道田佩服得摇摇头。

“就是要在这种环境下,才会有好的发明。”

真弓一副很懂的样子说。

“如果警视厅也能够在这么广大的土地上盖得如此宽敞舒适,也许就会想出逮捕嫌犯的点子来。”

巡逻车在一栋绵延广长的二层楼建筑物正前方停下。此时另外也有数辆警车、救护车开来。一进入门厅,就看到像是当地警局的刑警走来走去的。

“是小平警局的人吗?”

道田向前搭声。“我们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

“啊,我们正在等你们!你是今野刑警吧!”

“不是,我是部属道田……”

“我是今野。”

看到真弓,小平警局的年轻刑警直眨眼。真弓则早已习惯了这种反应。

“请带我们到案发现场。”

“是,是!这边请。”

走廊上悄然无声。明亮的灯光、嫩绿色的地板,一看就是适于生产精密机械的地方,给人清洁、整齐的印象。在走廊上走了将近一百公尺,真弓一行人才来到敞开着的门前,那里已聚集着数位刑警。房间的门上贴有“三零四研究室”的字样。

里面堆满了外行人无从知晓的机器,简直就像个仓库。

“尸体在那一边。”

真弓朝着带他们来的刑警所指的方向,沿着机器问的缝隙走去,与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打了个照面。

“噢,少奶奶驾临了。”

“晚安,矢岛先生。”

验尸官矢岛是位年约五十岁、个子矮小、面容温和的男子,看起来很像是小学老师,实在看不出是整年都在和尸体周旋的人。

“尸体呢?”

“在这里。死因很清楚,后脑部被钝器敲了一记,头盖骨凹陷了下去。”

一个男人倒在工作台似的小桌子前。他穿着医生穿的白色短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维纳斯的腰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必自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