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必自私》

3、c音的咏唱

作者:赤川次郎

1

“我回来了。”

淳一说着,一进门厅就听到:“啊……”女人拔尖的哀鸣传进耳膜。

“怎么了!”

淳一一边叫道,一边飞奔进客厅。

“哎呀,你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真弓抬起头来。从音响流涌出歌剧《蝴蝶夫人》的咏叹调”某个晴天”。

“你在干什么?”淳一眨着眼睛问道。

“在听唱片啊。”

淳一彬彬有礼地低头说:“真是感谢您亲切的说明。我有眼睛,这点小事不劳您说我也知道。”

“是吗?”

“但为什么你要听歌剧呀?你喜欢的不是抒情音乐吗?”

淳一恢复平日的口吻说着,和真弓并肩坐在沙发上。

今野淳一是个贯彻专业意识的小偷。真弓则是天真纯洁的妻子,也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彷佛磁石的正负极般相吸,虽然整年都在吵架,却也相安无事。

“这也是工作之一呀。”

真弓一边看着歌剧的剧本,一边说道:“不过歌剧其实挺不错的嘛。”

“是吗?”

“既然叫蝴蝶夫人,一定是近来所谓的飞天的女性。她是不是在丈夫不在的时候有外遇呢?所以才会在‘某个晴天’丈夫回来了,而高声哀叫,好可怜啊。”

淳一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为什么听歌剧也是工作之一呢?”

“是一项特别的任务。”

“哦?”淳一显出略有兴趣的样子。“是怎样的特别任务?”

“最高机密。”

“那我更想知道了。”

淳一的手开始解开真弓上衣的钮扣。

“你这么做也没有用。”她瞪着丈夫,却没有把丈夫的手甩掉。

“告诉我啦。”淳一的手爬向真弓的胸脯说。

“不行。告诉了小偷,难保不会出事。”

“我不会做出让你困扰的事啦。”

说着淳一让真弓轻轻倒在沙发上,正要压下去……

“我对任务是很忠实的。”

“我也是。”

淳一的手让真弓的肌肤逐渐躶露。

“对小偷的任务?”

“说什么傻话,是对丈夫的任务。”

两人的chún随即相叠……

      ☆          ☆          ☆

“雷那多。米凯罗提要来吗?”

淳一边吃晚餐边问道。“那家伙值得期待。”

“哎呀,你知道啊?”

真弓以猛烈的速度啃着牛排。她在做完之后总是会极度饥饿。

“当然知道啊,他是现代最棒的男高音之一。”

“哦,你是歌剧通吗?”

“不到‘通’的地步啦,不多少懂一点,就无法从事小偷行业。”

“是这样的吗?”

“是呀,当小偷也是有美学的。”

“我第一次听到。”

“这个米凯罗提为什么和你有关系呢?”

“我被委托去护卫他。”

“护卫?为什么?”

“听说黑手党要杀他。”

“黑手党?原来是这样。说来他也是西西里出身的。”

“对。他成功之后,黑手党的组织要求他捐钱,他一口拒绝,从此到哪里都成为标靶。”

“为什么要你护卫呢?强壮有力的男人多的是。”

“那我就不知道了。”

真弓耸耸肩,“不管怎样说都是命令,没有办法。”

“哼,义大利人对女人出手很快的,要小心唷。”

“我会比他快。”

“喂!”

“不要误会。是拔枪射击的速度,快得连眼睛也赶不上的零点六秒。”

“西部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敢对我动手的话,马上就会变成蜂窝。”

淳一苦笑。有这种警察,小偷也就不好干了。

“他虽然是有名的歌手,却也拍广告耶。”

“米凯罗提拍广告?”

“嗯,好像是c制葯厂的,广告词是‘什么.爱喜’的。”

淳一想了一下说:“king of high c吗?”

“对对。确实是那样。”

“听好,那不是爱喜,是高音c。”

“多雷米发索拉西的西吗?”

“abc的c!听我说,能发出高音c才是男高音的本领所在。男高音能唱出那个音的并不多。米凯罗提的人气就在于他能够把这个c音长长地拉出。”

“哦!是这样啊。”

“听说义大利那边有中年的贵妇听他的c音听得入神而昏倒呢!”

“一定是很性感的人。”

“应该是吧。”

“因为你想想看,学生经常在说,a是指接吻,b是爱抚,c则是……那个c该是指别的东西罗。”

淳一叹了一口气,继续吃饭。

      ☆          ☆          ☆

“原来高音c就是这个意思。”真弓的部属道田警察感佩地说。

“真弓小姐知道的事情可真多!”

“没什么啦。”

真弓对来自淳一的现买现卖只字不提。“应该快到了。”

两人在n饭店的正门厅等待米凯罗提的车队抵达。

“真弓小姐,黑手党真的会追到这里来吗?”

“我也不知道,我们只要听命行事就可以了。啊,来了。”

两人左右分开,站在门厅的两侧。门房跑过去打开停在正前方的宾士车门,一个身躯庞大的男人下了车。真弓一时目瞪口呆,因为宾士看起来像是部小型车。

他的身高将近两公尺。胸板浑厚,身围的庞大委实叫人睁圆了眼。身体上倒是孤零零地顶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头,是副令人有点失望的娃娃脸。也许是为了添加风格,金色的胡须遮掩了下半部的脸。

他沐浴在媒体的闪光阵中,一边笑嘻嘻地挥手,一边步入门厅。真弓和道田慌忙跑到那魁梧躯体的旁边,像是从两侧夹着他似地走去。

其实因为体型不同,与其说是两人夹着米凯罗堤,不如说是米凯罗提夹着两人在走路来得正确。

总之记者会顺利结束之后,自助式的欢迎餐会便在饭店的大厅举行。

“你是警视厅的人吧?”过来打招呼的是好像有点坐立不安的中年男子。

“是的,我是警视厅派来的。”真弓说。

“我是这回邀请米凯罗提前来的水上。麻烦你们了,请多多请教。”

“哪里,我是今野。啊,还有道田!不要喝个不停……这是道田刑警。”

水上的脸浮现出不满的神色。

“我应该是指定了只要女性的……”

“可是我想只有女性可能不够。”

真弓说着。“到底为什么要女性呢?”

“那是因为……”

水上正要压低声音说话,突然眼前昏暗了起来。一抬头,才看到米凯罗提正俯视着真弓。

“啊,我先介绍你们给米凯罗提认识。”

水上吞下未说完的话,用义大利话和米凯罗提交谈。金发的巨人点点头,抬起真弓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真弓觉得他那手套似的大手柔软得出乎意料之外,而且因他那优雅的动作而红了脸。巨人随后也与道田握了手。握得让人觉得有点久。

餐会热闹地持续着,真弓也有点酣醉了。至于道田,也许是薪资微薄的关系,既然有免费的酒可喝,轨拚命灌个不停,也就酩酊大醉了,两眼虚茫地坐在椅子上。

竟有这么差劲的护卫。

真弓不愧还有职业意识,一直在睁大眼张望是否有可疑的人。不过餐会的参加者只限于相关的人士,好像彼此都认识,所以看来不太有危险。

客厅响起一阵欢呼声,真弓猛然一惊。再听到立即涌起的鼓掌,才安下心来,并喝乾手上的鸡尾酒。刚才自称是水上的男子拿起了麦克风说:“各位!各位,请安静一下!拜托安静一下!”

“吵的人是你唷。”真弓嘟哝道。

“各位!有一个很棒的礼物!”

水上的声音很亢奋。“承蒙雷那多。米凯罗提先生和经纪人达米亚尼先生的好意,米凯罗提要在这里献唱一首歌!”

掌声再度哗然响起。真弓也觉得受之有愧而鼓掌,而道田则恍恍惚惚的。

“曲名是葛斯塔尔顿的‘禁忌的音乐’。”

葛斯塔尔顿真是有趣的名字。如果是葛斯燃起顿,不就是瓦斯爆炸吗?(译注:两者日文发音接近)

会场寂静无声,米凯罗提站在正前面。虽然没有舞台,他却好像站在台上似地鹤立鸡群。

歌手没有任何伴奏,就唱起了小夜曲式的曲调。真弓屏息凝听。好美的声音!彷佛可见到艳丽如丝绒般发光的声音逐渐充满了整个大厅。

自然发出的声音席卷了所有聆听的人,丰满四溢地回汤……长达三、四分钟的曲子,却好像只有十秒钟,也好像令人入神了一个小时。

歌曲唱完,声音的余韵似乎还在空中闪烁飞舞,一时没有人出声,不久才响起轰然的掌声震动了整个大厅。

真弓当然也拚命地拍手。米凯罗提手上拿着鸡尾酒杯,以笑脸回应喝酒之后,便一口气乾了杯子。

接着米凯罗提按着喉咙喘气,在下一瞬间就瘫倒在地板上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沈默。然后就是一场混乱……

“叫医生!”

“叫救护车!”

在纷乱的声音中,真弓不想过去倒下来的米凯罗提身边,却突然发现有一名侍者悄悄从大厅走开。他的背影似乎有点眼熟。她立即改变方向,拨开人群,冲到走廊去追那名侍者。

“跑哪儿去了……”她在走廊上快步走着,突然手臂被一把抓住。

“啊!”猛一叫,与她照面的脸却是……

“亲爱的!”

“你,竟然跟踪我。”侍者模样的淳一咧嘴一笑。

“你在干什么?”

“有点事。”

淳一从侍者的罩衫底下取出小巧的录音机。“我用这个录了刚才的歌声。”

“为什么要这么做?”

“狂热的歌迷会想要没有人有的东西。这个录音绝对是举世仅有的,可以卖个相当好的价钱。”

“哦……可是,你不会在那个人的杯子里放东西吧?”

“别开玩笑了!我也是歌剧迷呢。”

“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譬如有人在杯子里下葯?”

“我只注意录音的事情。”淳一摇头,“没有空去帮你工作。”

“怎么这样,小气鬼!”

“你也是专家呀,别偷懒,自已去调查吧。”

“知道了。我有点担心,先回会场了。”

“加油罗。”

真弓正要举步,忽而又驻足道:“喂,那个录音带可别卖掉。”

“为什么?”

“我要买。不能卖唷!你贾了,我的掏枪手法可是快得看不见的零点六秒喔!”

淳一张大了嘴,目送妻子的背影。

2

“让歌迷们那么的担心,真是非常抱歉。”

水上在记者群前面拭着额上的汗水,高声念着纸条。“鸡尾酒里掺有刺激物,那实在不可能会是偶然掉进去的,所以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入的。”

“是黑手党吗?”记者们七嘴八舌地发问。

“关于这个,我什么都不知道……”水上慎重地回答。

“米凯罗提的情况如何?”

“演唱会还能开吗?”

“我现在就会回答。”

水上阻断记者断然地说:“幸好米凯罗提有很强的抵抗力。他的喉咙虽然一时处在等于是麻痹的状态,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为了休养,他不会外出,不过演唱会依照计画于后天举行!”

“太好了,没有大碍……”

记者结束后,真弓和水上一起回米凯罗提的旅馆房间时说:“我们跟在旁边,却还发生这种事,真是对不起。”

“不、不,这是难以避免的。请不要太放在心上……”

“听到你说演唱会照预定时间举行,我真是松了一口气。”

“说是这么说啦。”水上一副忧郁的样子,摇了摇头说。

“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

“可是既然没有要取消……”

“是不取消,只是……必须要变更曲目。”

真弓放了心道:“只是这样子,那就没……”

话未说完,水上便摇头说:“不,你不知道,听众对米凯罗提要求的是什么?是深层的心理描述吗?不是。是戏剧张力吗?更不是。听众期盼的是他的高音。说得清楚一点,听众要听的是符合‘king of high c’之名的c音。”

“问题是?”

“问题是……”

水上叹着气说:“现在的米凯罗提发不出c音了。”

走进米凯罗提的房间时,米凯罗提正穿着睡袍,在沙发上无聊地翻着杂志。陪着他的是经纪人达米亚尼。他身高将近有一百八十公分,但是和米凯罗提站在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c音的咏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必自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