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必自私》

4、人生没有矛盾

作者:赤川次郎

1

“人生充满着矛盾呢。”

真弓一回来就这么说着,然后坐进沙发里,深深地叹息。

淳一从杂志中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真弓。

“干嘛,我的脸上沾到什么了?”

“没有啦,我是在想,这个女人是不是真是我的老婆……”

“好没礼貌!是年纪大了,变得健忘吧!”

“不,是因为这是我头一次听你谈到人生。发生什么事了?”

“逮捕到杀人犯了。”

“那不是很好吗?对你来说。”

“还好啦。”

真弓含糊地说着。“我好想喝一杯,你去做个什么来吧。”

“好啊,鸡尾酒吗?”

“我要海苔茶泡饭。”

      ☆          ☆          ☆

淳一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是怎么了呀?”淳一看着扒着茶泡饭的真弓问道。

“歹徒是倒闭的中山企业社长。”

真弓一边咀嚼一边说明。今野真弓是警视厅搜一课的刑警,丈夫淳一的职业则是和警察关系深厚的“小偷”。

“被害人是k物产的社长,中栗公介。”

“竟然是社长杀社长?这也真是罕见。”

“实际上被杀的是中栗杜长的秘书八田。歹徒三崎的目标是中栗社长,可是当他拿着刀子扑过去时,八田却在中途挡住,就替中栗社长挨了刀子。”

“这件事在近来倒是难得的美谈。要是我就把社长放着不管,赶紧逃走。”

“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也会逃走吗?”真弓瞪着丈夫问。

“是你的话另当别论,你又不是社长。”

“你这人通常是很冷酷的。”

“喂,继续说啊。”

“对了,嗯……然后杀人的三崎就被逮捕了。经过审问发现,他会想要杀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个名叫中栗的,有那么坏吗?”

“很坏。三崎的公司是做电器产品的承包,好像从去年就开始经营困难,因为经济不景气而没有订单。于是他就向交往很久的大学同学中栗借钱。虽然中栗做生意一向手段狠毒,可是他以为老朋友应该不至于那样子对他。起初中栗非常和善,不仅很快地借钱给他,还用自己的关系为三崎的公司拿到大笔订单。”

“那是钓饵吧?”

“大概是。三崎很高兴,就接下订单,全厂开工,让公司起死回生。可是接着有更多订单来了,却拿不到材料。眼看着期限逐渐迫近,却没办法生产。所以三崎很头痛,便又去找中栗,拜托他帮忙调到材料。中栗回答他,有个地方可以帮他调货,但是成本很高,三崎明知会亏本,为了继续拿到订单,也只好答应。”

“他的想法太天真了。”

“就是呀,结果出货的零件都被当做不良品给退回来了。于是订单也被取消,受到很大的损害。”

“然后就破产了?”

“还没呢!三崎一急,又再度去找中栗调钱。可是这回中栗就态度大变,说如果要借钱的话……”

“怎么样?”

“叫三崎把女儿迭给他当小老婆。”

“女儿?”

“他有一个今年刚从短期大学毕业的女儿,名叫麻子,长得相当漂亮,中栗一定一开始就看中她了。三崎很生气,说与其那样不如让公司倒闭,就回去了,不料他的女儿一知道这件事,就自己去找中栗了。”

“真是赚人眼泪呀。”

“不要拿女人的不幸开玩笑!”真弓严厉地说。

“好、好,不要那样瞪我嘛!”

“男人都一样,只会把女人当成上床的对象。”

“真是坏毛病,说着说着就一概而论了。好好把事情讲完嘛。”

“好吧。总之三崎麻子就这样成了中栗的情妇。当父亲的三崎看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忍着痛苦向中栗借钱……结果还是力有未逮,使得公司倒闭了。”

“女儿是白白牺牲了。”

“可是三崎后来才知道事情的内幕。原来是中栗事先囤积材料,有意把三崎逼到绝路。三崎知道后,一气之下就想杀掉中栗……”

“真是好可怜啊。”

“你好像不是很同情。”

“同情也没有用,那个父亲已经杀了人了。”

“可是不是让人很生气吗?罪魁祸首中栗一点伤也没有,而且很乾脆地承认了三崎说的事情,还一点都不在乎地说‘那是在商言商啊’。”

“那他女儿呢?”

“还在中栗那里。父亲被逮捕了,母亲又不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唔,所以你才会为人生的矛盾烦恼?”

“对,再给我一杯。”

“你吃两碗茶泡饭吗?”

“我只要茶就好了。”

淳一叹着气,提起茶壶,然后一边在空碗里倒茶,一边问道:“有一点我不明白。”

“什么?”

“三崎刺中的秘书……叫什么来着?”

“八田。”

“既然知道是那个人杀的,为什么需要你出面呢?由当地的警察去处理就可以了。”

“起初一片混乱啊,何况现场是在百货公司。”

“百货公司?”

“是啊,中栗带着八田和三崎麻子在首饰卖场时,三崎飞奔过去。现场大为混乱,后来从中栗口中知道嫌犯是三崎,才在三崎回到家里时逮捕他。”

“回到家?难道他没有逃亡的意思?”

“没有,他很老实。”

“唔……”淳一若有所思,双手交叉在胸前点着头。

“你在想什么难题?”

“我也在思考矛盾。”

“哟,也是关于人生吗?”

“不是,是关于你在晚餐之前吃茶泡饭的矛盾。”

      ☆          ☆          ☆

由于是平日的白天,百货公司并不拥挤。

淳一毫无困难地跟踪三崎麻子来到这里。她的确是相当吸引男人的美女。带着点知性味,而且最迷人的是她的“知性味”,而不是“知性”。不会有好事者喜欢把真正的知性女子当小老婆的。

姑且不论真弓对她有一份同是女性的义愤,在淳一的观察中,实在看不出三崎麻子会是“为了挽救父亲的公司”而忍痛去当中栗社长情妇的女性。因为,她走出可能是中栗买给她的豪华公寓时的脚步如此轻盈快活,表情也充满愉悦,彷佛要哼起歌来似的。她身上穿戴的想必也是用中栗的钱真的温伽罗套装,古奇的皮包,以及闪亮的手枪。

泰然自若地穿戴着令父亲破产的可憎男人买的东西,父亲身陷狱中却不去找律师,反而坐计程车直接来到日本桥的百货公司。淳一心想,这女子似乎与真弓单纯地感慨的新派人情剧大异其趣。

这也不是料想不到的事情。现在的年轻女孩不太可能会有那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她们即使当上有钱人的小老婆,也能画分清楚是为了钱而不以为意。看来真弓虽然年轻,在这方面却是传统的。

不过如果她也随着现在流行的女人要飞天什么的,跟着去到处体验男性,那就糟了。

麻子下了计程车,进入百货公司,在三楼高级女装专柜选了二、三件衣服之后,就走向电梯。淳一便大胆地快速跨进刚好升上来的电梯。

“八楼。”麻子说。

“好的,电梯上楼。”

电梯女郎正要按下关门钮时,一个年轻女孩跑了进来。淳一愣了一下。这是第三次看到这个女孩了。他记得在麻子选购丝巾的一楼卖场和刚才的三楼高级专柜都看过她。

门关了。电梯里只有麻子和淳一,以及那个女孩。

“八楼之前需要停吗?”

没有人回答,电梯于是直接升到八楼。淳一站在两人之间,若无其事地偷窥两方面的样子。麻子根本无视于其他两人的存在。她散发出香奈儿的香水味,眼神朝向楼层的标示盘。另一个女孩大概才十七、八岁,长像还算可爱,就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服装也不起眼。平凡的蓝色毛衣和裙子,几乎没有化妆,头发则只是随便在后面扎起。

淳一发觉这个女孩子也是在跟随麻子。不知是基于什么理由,总之她一直不断地把视线瞥向麻子。麻子则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女孩究竟是谁?淳一在内心暗笑,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八楼到了。”

电梯门打开,麻子当然首先出了电梯,淳一和年轻女孩跟随在后,有点像是麻子的跟班。

麻子以相当自然的步伐走向首饰卖场。淳一一边在钟表卖场闲逛,一边望着麻子。只见她正和一个好像跟她很熟的店员热络地交谈着,店员并从盒子里取出闪闪发亮的项链。

“哎哟……”

虽然是记中栗的帐真的,不过出手也未免太大方了。

突然,淳一发觉刚才的女孩不见踪影了。去哪里了呢?她是跟着三崎麻子来的,这一点应该没有错……

就在这个时候,麻子似乎决定要买下项链了。她在传票之类的单子上签上名,然后随便地把包装精美的项链抛进皮包里,就背对着店员殷勤到几乎触及地毯的行礼,正要走向电梯。突然又好像改变了心意,一转身,往卖场后面的画廊走去。

“这次她打算买画吗?”

保持距离朝同一方向走去的淳一,突然发现那个年轻女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便停下脚步。当然,她对淳一是视而不见的。她直盯着麻子的背影,然后像是要赶上她似的加快脚步。

原来她是在电梯附近等麻子走回去,却扑了个空,所以追上来了。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淳一也加快脚步。麻子似乎是要穿过画廊中央,走去里面的茶馆。

年轻女孩从肩上背着的布包里取出了什么东西。淳一张大眼看着,是刀子。

这一层楼是以首饰为主的高级品卖场,所以地板上都铺着地毯。麻子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背后的女孩在靠近她。

女孩下定决心似的握紧刀子,对着麻子的背部猛力地……这时,她正要伸出的手臂却被淳一紧紧抓住。女孩惊异地回头。

“嘘!”

淳一用指头指着chún,要她噤声。待麻子毫不知情地走去之后,淳一才松开女孩的手臂。

“你不会做出危险的举动吧?”

淳一沈稳地说,女孩则狠狠瞪着他问道:“你是那个女人的保镳吗?”

“不,不是的。”

“那么为什么……”

“要救快溺水的人,需要理由吗?”

“那个女人,溺死了最好。”

“我说的不是她,而是你。杀了人就要进监牢,那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不要你多管闲事。”

女孩顶嘴。“你是警察?”

“这个嘛,虽不中方不远矣。”

也许小偷和警察“不远”是值得商确的。淳一若无其事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没好气地耸耸肩,说道:“八田奈美子。”

2

“你是说,你哥哥不是被误杀的?”

淳一问道。八田奈美子点点头。

“对呀,那是计画性的杀人。”

在满是女孩子的水果饮料店里,面对着冰淇淋苏打说这样的话,似乎不太搭调,可是八田美奈子的表情很认真。

“可是据我所听到的,你哥哥是为了袒护中栗杜长而冲到三崎的刀子前面……”

“胡扯!”

奈美子恨恨地说。“我哥哥人再好,也不会为那种人卖命。”

“不过,如果是尽忠职守的人……”

“对兄弟姊妹或家人的任务比雇主重要。”

“的确……”

淳一叹了一口气。“忠臣藏”已经是古老的传说了。

“而且哥哥应该再过一个月就要辞掉不干那个人的秘书了。他对他颐指气使倒还无所谓,哥哥说他最生气的是对方老是叫他去做和工作没有关系的私事。”

“私事?”

“对,接送情妇、订饭店……真是荒唐到了极点。”

“原来如此。”

淳一缓缓搅和着咖啡说:“可是光是这样,还构不成你哥哥被杀的理由呀。”

“是啊。原因是那个女人。”

“三崎麻子?”

“对,她表面上看起来很纯情,其实很狠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引诱我哥哥。”

“引诱你哥哥?”

淳一觉得可以理解。身为像中栗那种接近老年人的情妇,会想要沾沾身边的年轻男人也是难免的。

“不只是这样。”

奈美子继续说。“她先是引诱他,然后要他和她一起杀掉中栗。”

淳一睁大眼睛。

“那女人不简单啊。这是你听哥哥说的?”

“对呀,哥哥……虽然无法抗拒那个女人的魅力,可是再怎么也不能杀人呀,所以就拒绝她了。这时她害怕哥哥会泄露想杀掉中栗杜长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4、人生没有矛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必自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