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必自私》

6、遭人绑架和遗弃

作者:赤川次郎

1

“亲爱的……”

真弓在床上蠕动。毛毯绊住手脚,她一用力甩开,毛毯便顺势滑到床下去。全躶的真弓慌忙拾起掉在地上的长睡衣,从头套上。

看了时钟,是凌晨三点。

“亲爱的。”

叫了也没回音,淳一的睡衣挂在床边的椅子上。睡觉时真弓不经意地引诱,淳一也不经意地反应,两人不经意地缠绵,然后真弓便不经意地睡着了……

睡衣仍是淳一当时披挂的样子,难道他都没有睡?

真弓打了个大的呵欠,走出卧室,走到客厅,仍不见淳一的踪影。

“去工作了吗?他明明说今天不上班的呀。”

真弓不满地嘀咕着。

今野淳一的职业是小偷,通常是在这时候上班,可是他从来不会不跟真弓报备就出去。

真弓耸耸肩。既然丈夫是自由业,生活不规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何况也不能光责备淳一,真弓自己从事的也是时间不定的工作——刑警。

真弓走到厨房。由于喉咙乾渴,便想要喝一杯水。打开电灯,从橱架上取出杯子,正要走到洗涤槽时,发现桌子上搁着喝剩的咖啡杯。

“他还是出去了。”

她拿起咖啡杯,想要带到洗涤槽,“哎呀。”

杯底有一封折成两半的信。打开一看,是淳一工整的字,上面写着:“给真弓:我出去了。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别担心。我没事的。淳一。”

真弓看了两次,皱起眉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他不像是遇上麻烦的样子。原本小偷就不太可能会和警察讨论工作上的问题。

可是真弓还是有点挂心。信上说“不管出了什么事”让她耿耿于怀。究竟会有什么事呢……

      ☆          ☆          ☆

“早安。”

道田警察照例精神饱满地对真弓打招呼。可是真弓却脸朝桌面,心不在焉地。不仅没有回答,也好像充耳不闻。道田直盯视着真弓的脸。

“对不起……”

他战战兢兢地搭声,真弓才察觉到他。

“啊,道田,有什么事?”

“没有,早安。”

“干嘛,没事别来吵我,我忙死了!”

真弓烦躁地吼道。如果是一般的男人,应该会觉得不爽而在心中暗骂:女人真是的。可是道田有身为真弓部属的绝对自觉,而且对真弓也怀有个人的崇拜心理。

“对不起。”

因此他坦诚地道了歉便就座了。不过他并没有着手工作,只是一直窥探旁边的真弓……

真弓担心极了。淳一已经三天没有回家。对他的工作性质来说,出差(?)并不稀奇,有时也会因突发事情而好几天不见踪影,但是在那种时候,他一定都会每天打一通电话来。这一次却一通电话也没有。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

信中的字句让真弓的心情沈重万分。比起一般的职业,小偷是伴随着较大的风险。淳一在这一行是顶尖的好手,应该是不会出错才对,但是万一失风被捕,或是和同行争夺赃物而被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么一想,真弓更是坐立难安——尽管她还是坐着。

“真弓小姐。”

道田惶恐地出声叫她。“你在担心什么?”

真弓根本忘了刚才的怒吼,而以温和、感谢的眼神望向道田说:“我,有点事……”

“我、我……能帮得上忙的话,请告诉我。”

道田的话让真弓感到窝心。她个性特别单纯,容易心怀感谢。

“谢谢你。可是找你也是没有用的。”

说着就深深叹了一口气,摆出电视上悲情连续剧女主角常演出的沈重、晦暗的表情。道田看呆了,直被真弓的侧脸所迷,电话响了也一时没有听到。

“道田,电话。”

被真弓提醒后他才回复过来。

“是。哎?请稍等。”道田显出诧异的表情。“是真弓小姐的。”

“我?是谁?”

“没有说名字。”

“喂,我是今野。”真弓接下电话筒说。

话筒传来弛缓、低沈的男性声音说:“你听着……”

“咦?”

“你先生在我这里。”

“什么?”

“要救你先生的话,就照我的话做。”

“你是谁?”

“听好,这事谁都不能说。今晚十二点我会打电话去你家,那时会对你提出要求。听得懂吗?”

“我先生……没事吧?”

电话挂断了。“喂!喂!”

真弓颤抖着手放回话筒。那个人竟然会被绑架,真希望是自己在作梦。真弓祈愿似地双手覆脸。

警视厅搜查一课一直都如战场一般忙得人仰马翻。所以除了道田,没有人察觉到真弓的电话。

“真弓小姐!怎么了?你先生发生什么事?”道田猛问。

“没有,没事!”

说着,真弓便从座位站起。她心情紊乱得不知如何是好。总之,只想独处。

真弓上了楼顶,靠在栏杆上闭着眼睛。

“镇定下来……非镇定不可……”她对自己说。

淳一被绑架了。究竟是基于什么目的?是谁主使的?真弓无从知道,能确定的只是对方居心不良。

今晚十二点,电话里的声音说。那个声音一定是先录在录音带上的,真弓心想,所以才会问了也不回答。

真弓沈思。到底要如何是好?

自己就是警察。在这样的立场上,应该是把这件事立刻呈报上去,在电话装上录音机或追查装置,然后去找歹徒。可是这样会使淳一的生命陷于危险。

而且还有其他问题。如果让人知道淳一是小偷,事情更是不妙……

身为警察的立场和身为妻子的立场,令真弓如哈姆雷特一般左右为难。不过不到十秒,她就得出了应该优先考虑为妻者立场的结论。不,应该说她一开始就这么决定了。

无论如何,都要先听了对方的要求之后,才能有所行动。

“真弓小姐。”

有人唤她,真弓一回头,原来是道田来了。

“怎么了?工作的事情?”

“不,不是的……只是有点担心。”

真是爱多管闲事。真弓叹息,但又突然想到,也许道田可以帮上忙。毕竟他是个心地善良的青年。

“道田,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其实我正在为一件事情苦恼。”

“怎么回事?”

“你能为我保守秘密吗?”

“当然罗!”道田用力地点头说。

“事情是……我先生被绑架了。”

道田睁大眼睛说:“你先生!这……太糟了!我们马上进行紧急搜索!”

道田说着就要往楼梯跑去,真弓急忙拦住他。

“慢点!这么一来,他会被杀掉的!”

“可是绑架的话……”

“你不是答应我谁都不说的吗?”

“没、没错,可是……”

“拜托!我只能靠你了。”

真弓特意用力抓起道田的手臂说。被真弓这么一说,热心的道田态度也就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

“我明白了。除非真弓小姐说可以,否则我一定守口如瓶。”

“谢谢!我太高兴了!”

真弓稍微夸张地显出感激之情。“你要帮忙我,拜托!”

道田一听更是喜不自胜,他当然不会拒绝了的。

“我应该怎么做?请尽管告诉我。”他意志相当坚定地说。

“先等一阵子。今晚十二点歹徒会来电话提出要求。在这之前,我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为何?”

“说的有道理。”

“今晚十二点以前,你可以来我家吗?”

“我一定会到!”

“太好了。我终于觉得有点希望了。”

被真弓一捧,道田也不禁飘飘然。

“为了真弓小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跃跃慾试。如果真的面临与歹徒对决的关头,他也许可以用来挡子弹,真弓这么想着。

回到座位上时,课长唤两人过去。

“喂,到哪里去了!”

课长指责道。“怎么可以随意离开位子!”

“对不起。”道田道歉。“我们在谈绑架的事……”

真弓用力往道田的腿踢去。

“啊!”

道田皱眉。课长觉得奇怪地说:“什么绑架的事?”

“没、没事,不是那样的。”

真弓连忙回答。“道田是说‘放假的事’。”

“哦,我有事情要你们去做。这是保护某个人避免遭到绑架的任务。”

“保护谁?”

“一个叫做水谷浩二的男人。他说有人要杀害他。”

“杀害他?”

“这位老先生好像财产非常多,儿子和女儿都游手好闲,计画让老先生早点上西天。所以他才报案说会被绑架、谋杀。”

“需要对他的儿子和女儿采取什么行动吗?”

“他们没动手的话,我们也就不能怎样,不是吗?”

“我知道了。那要怎么做。”

“暂时就在水谷浩二的身边保护他吧。”

“你的意思是……”

“两个人二十四小时轮流保护他。”

“我们两人吗?”

“对,我知道这样很累,可是实在是人手不足。”

“唔……什么时候开始呢?”

“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可是……”

“怎样?”

“那个……”真弓慾言又止。“今晚……有点重要的事情……”

“你说什么?这是命令!”

“知道了。”真弓不情愿地说着。

“伤脑筋呢。”

回到座位上,道田说道。“那么我今天晚上就去那个水谷的家里当班。”

“好啊……”

真弓沈思了一会儿,接着就喜形于色地说:“对了!”

“有什么好办法吗?”

“对。总之只要保护好就行了嘛。”

我还真聪明,真弓在那边自呜得意。

2

“这里是大富翁的家?”

真弓惊异地抬高音调说着。“有没有搞错?”

“没错,就是这里。”道田对了一下手册,点头说。

也难怪真弓会惊讶。眼前的房子虽说是古老的日本房屋,却不是庄严的历史遗迹,而是近于土寮的破旧房子,没有庭院,也没有围墙。简直可以说是简陋的矮房。

“的确是挂着‘水谷’的门牌。”

真弓耸耸肩,按了门铃。按了三次都没有人应门。

“不在家吗?”

道田伸手碰格子门。“是开着的。”

说着,吱吱嘎嘎地打开,一踏进里面,头上就掉下来一个水桶,里面还装满了水,不仅击中道田的头,还把他淋成落汤鸡。

“可恶的家伙。”

“道田,你不要紧吧?”

真弓说着。这时有声音叫道:“喂,站住!”

一抬头,两人都愣住了。眼前是散弹枪的枪口。

      ☆          ☆          ☆

“看来应该是没有错。”

水谷浩二仔细端详了真弓和道田的证件之后,才显出了然于胸的样子,放下枪口。他的年纪六、七十岁,白发,留着胡须,样子毫无修饰,乍看之下几乎像个新宿地下街一带的游民。

“进来吧。”

水谷老人催促道。道田叹着气说:“这个水桶是干嘛?”

话一说完,水谷老人即咧嘴笑道:“以防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人来。先生,你没有注意到那个,可见你还有待磨练。”

道田低声抱怨道:“又不是在演古装片。”

两人被带到里面的房间,却是榻榻米破烂得很厉害的地方。之后,真弓便对他说明警方的任务。

“是谁要谋害您?”

“我儿子雄吉和女儿好子。这两个人都不成器到无可救葯。雄吉因为赌博而负债,被流氓追着跑。他很清楚拜托我借他钱是没有用的,所以希望我死。”

“您女儿,好子呢?”

“女儿喜好奢华,瞒着丈夫乱买珠宝、皮货。她先生虽然很有钱,也没有那么多供她挥霍。好子那家伙擅自提了钱去买股票,结果是亏了大空。如果不想办法把钱补回来,她先生恐怕会受不了她,要跟她提起离婚诉讼。”

“因此要拿到钱……”

“对,这两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搞不好会把我给杀了。”

好可怕的亲子关系,真弓不禁叹息。

“可不可以让我们了解一下?”

“什么事?”

“您大概有多少财产啊?”

“喂,这个嘛……”

水谷老人手上仍握着散弹枪,双手盘胸陷入沈思。“银行存款、不动产加一加……没有多少,差不多五亿吧。”

“五——亿!”

道田发狂似的叫道。“我的存款簿余额才只有五万。”

“谁管你有多少钱呀。”

真弓瞪了道田一眼,又面向着老人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6、遭人绑架和遗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必自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