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必自私》

7、去者可追

作者:赤川次郎

1

“又要去工作啦?”真弓在床上撒娇地说。

“怎么醒了?”

淳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你睡吧,我自己出门。”

“那倒无妨……”

真弓在毛毯下躶身伸了个懒腰。“会马上回来吗?”

“我不能回答你,工作就是工作嘛。”

“好不方便呀,其希望小偷也能订好工作时间,这样子我们办事也会比较轻松。”

真弓是隶属于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

“别开玩笑了。”

丈夫淳一笑着说,他是不希望和刑警有瓜葛的小偷业者。但是这两人却是鹣鲽情深的夫妻。

“危险的工作不要做喔。”

“又不是做道路施工,没有‘安全第一’这回事,不过,别担心啦。”

淳一轻轻亲了真弓一下说:“我走了。”

说着挥了挥手,走出卧室。他在门厅穿鞋子时,真弓却披着长睡衣追来了。

“干嘛?”

“刚才的吻太草率了,再认真地吻一次!”

“之前不是才大吻过一场吗?”

“那个和这个意思不一样。”

淳一不觉得亲吻有什么不同的深意,却也无可奈何,再次抱紧真弓亲吻。

“我说亲爱的……”

真弓深为陶醉,“可不可以晚三十分钟才去上班?”

“不行不行,腰痛起来,会妨碍做生意的。”

“哦。”

真弓叹息。“那你早点回来喔。”

“走了。”

“可别被抓到。”

身为警察说这种话可真奇怪。

      ☆          ☆          ☆

标示着“影s旅馆”的粉红霓红灯在夜空中舞动着。这是一间以西洋城堡为形,一看就知道是宾馆的旅馆。

淳一戴上黑色的眼镜,进入旅馆对面的电话亭里,拨了个电话。

“我是丰田。”

彷佛等待已久似的,马上有人接了电话。

“先生,我是小林。”

“怎么这么晚?”对方好像非常心烦气躁地说。

“是,可是要依对方而定呀。”

“你现在在哪里?”

“你太太进到旅馆里去了。”

“哪、哪里的旅馆?”

声音激动起来。淳一说明了地点。

“好,我马上去,你帮我看好。”

“不用那么急,才刚进去而已。这种事不是五分钟或十分钟就会结束的。通常在准备阶段要二十分钟,在正式‘入口’十五分钟。”

电话挂断了。淳一咧嘴笑着,把电话尚放回挂架上,从电话亭走到马路边。他悠闲地抽着香烟,不到十五分钟,就看到一辆有印象的汽车以高速驶过夜道而来。

“那家伙想死吗?”

淳一惊异地嘀咕着。车子哀鸣似的发出紧急煞车的声音,停了下来。

“我太太呢?她在哪里?”

一下车,中年发泄且秃头的丰田就好像泡过澡似的满脸通红,乱喊一通。

“小声一点,先生。”

淳一告诫他。“不可以这么吵闹,这里是安静的地方。”

“管他的,我太太呢?敏江呢?”

“在那里面。”

他好像过于亢奋,连这么俗艳的宾馆都视而不见。

“在,在这种地方?怎么这么不检点!走!”说着就要迈开大步走去。

“哎,你冷静一点。”淳一慌忙制止他。

“这时候冷静得下来吗?”

“我了解你的心情,可是进去之后要做什么呢?”

“这还用说嘛!冲到我太太和那野男人的房间里,把敏江给拖出来。”

“要这么做有几个问题喔。”

“什么问题?”

“我们不知道你太太在哪一个房间呀!”

“这个问柜台就知道了。”

“别说傻话了。”

淳一笑着说,“被一个怒气冲天的丈夫问着,‘我太太是住哪一间房’时,服务人员会愿意回答才怪。”

“我叫他们说给你看!”

“何况你太太也不可能会用本名登记。柜台的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女人。”

“这、这倒是没错……”

“纵使知道是哪一间房,你太太也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对那个男的要怎么处理?”

“我叫他不要罗嗦!”

“听好,对方是相当恶质的,一看就觉得流氓气很重,是习惯跟人拚斗的人。你想要和这种人对抗吗?”

丰田好像稍微恢复了平静,然后说:“他那么……可怕吗?”

“不能不猜想到他可能带有一、二把刀。”

丰田硬生生地咽下一口唾沫。

“怎么样?我想在这里等他们出来是比较聪明的做法。”

“不,不要……那就太晚了!敏江这时候可是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叫我怎么等得下去!”

“是吗?”

淳一叹息,“也好,我去向柜台的人行点小贿,调查看看是哪间房,你在这里等。”

“拜托你了。”

淳一进到旅馆里面。

“欢迎光临。”柜台的男子亲切地说。“您一位吗?”

“我的朋友应该已经来了……”

“名字是?”

“她是田中,我是齐藤。”

“明白了……是田中敏江小姐吧?”

“是的。”

“她在七零六号房等着。”

“让我先拨个电话。”

“请用那支电话。”

“还有……”

淳一从口袋掏出三张一万圆的钞票,“可不可以请你在里面休息十五分钟?”

“这……好吧。”柜台的男子把钞票塞进口袋里。

“请不要动粗。”

“这我知道。”

柜台男子离开后,淳一便打电话到七零六号房。

“喂。”是胆怯的女人声音。

“太太吗?他来了。”

“没问题吧?”

“别担心,就照我们商量过的去做,知道吗?”

“我知道。”

淳一放下电话筒,走到旅馆外面。焦急踱步的丰田便跑了过来问道:“知道了吗?”

“知道了,是七零六号房。”

“七零六?好,走!”

“我已经叫柜台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谢了。那家伙,我要给他好看。”

“那么,先生,我就在这里告辞了,手续费方面……”

“哦,我知道……这样够吗?”

“够了。接下来你好好处理吧。”

“谢谢。”

丰田气势汹汹地便要进到旅馆。

“啊,先生。”淳一叫住了他。“你有带什么护身的东西吗?”

“护身的东西?”

“对呀,对方一定带着刀子之类的凶器呀。”

丰田一副慌张失措的样子说:“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这可就麻烦了……”淳一摇头说。“那种人是会马上动手的,手动得比嘴巴还快呢。”

“你、你真的这么觉得?”

“嗯,你小心一点。”

淳一正要走开。

“等一下!”

丰田拉着淳一的手臂挽留他。“拜托你,既然来到这里。陪我到房间去吧!”

“不行,我的命也要顾啊。”

“别、别这么说,拜托,我付钱给你!”

“先生,钱拿得再多,也要有命在才有用呀。”

淳一冷酷地拒绝。“对了,这个倒是可以借给你。”

“什么东西?”

“家伙。”

淳一从口袋取出乌亮的手枪。

“这是……枪?”

“是的,如你所看到的。这是我朋友寄放的,你拿去用吧。”

“可是我不会开枪呀。”

“没关系,你可以不使用,当对方拿出刀子的时候,把这个亮给他看,对方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会有问题吗?”

丰田彷佛要碰烫手山芋似的,畏惧地伸手接下手枪。

“别担心,子弹不会那么容易跑出来。收在口袋里。我会在这里等,你去吧。”

“嗯……那我去了!”

好像在对自己发号施令似的,丰田进到旅馆里。

目送着丰田离开之后,淳一突然以跑百米的冲劲奔跑起来。

他弯到旅馆后面,一口气跑上楼梯。由于平日锻练有素,脚步都没有停缓,很快就抵达了七楼。

他喘着气跨过楼梯的栏杆,俐落地跳到两公尺远的客房阳台。七零六号房是在第六个。每个阳台都相连着,所以能够轻松地穿越,一下子就到了七零六号房的阳台。

淳一轻轻敲了玻璃门,丰田敏江从里面以不安的神情窥探。

“快点打开!”

玻璃门开了,淳一进入屋内。

“你先生马上就会来了。”

“没问题吧?”

“不用担心,一切都很顺利。现在请你躲在浴室里面!”

“是,是。”

“打开淋浴的水龙头。”

敏江一走开,淳一即拿掉太阳眼镜,脱掉外衣,把里面翻过来。这是件特殊的外衣,里面的花纹完全不一样。

在镜子前面,淳一迅速地改变发型。关掉房间的电灯,只留床边的小灯。这样子就足够骗过那个冲动的丈大了。

“好了,尽管来吧。”

他一在床边坐下,就有人敲门了。

“是谁?”淳一故意装出粗厚的声音问着。

“旅、旅馆的人,可以打扰一下吗?”

是丰田高亢的声音。淳一忍住笑,回答:“啊,请等一下。”

他从床上站起来,一打开门时,丰田立刻跳了进来。

“我太太呢?敏江在哪里?”丰田一边说,一边在室内张望着。

“你干嘛?”

“敏江在哪里?我知道她在这里!”

“原来你是那女人的丈夫?”

淳一背对着光源,使脸上呈现出阴影。“她现在在冲澡。”

“我要带她回家,你别阻挡!”丰田奋力显出气势地说。

“她正光着身体冲澡,就这么带她回去吗?”

“那、那我等她冼好。”

“也要问问我的意思吧?”

“你……一边站着吧!”

“你说什么?”淳一双手撑腰,“你再说一次看看。”

他威胁道。丰田稍微退缩了,说:“她,她是……我太太呢。”

“那又怎样?我爱上那个女人了,没有你这家伙罗嗦的份。”

“我只是……”

“看不惯呢,竟然敢叫我‘站一边去’,我不习惯听到这样的话。”

淳一跨进一步,丰田即慌忙退后。淳一从外衣的口袋拿出刀子。那是弹簧刀,按钮咻地一声,银色的刀刃随即闪出。

“喂……慢点……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

“来不及了,凡是对我用很大的口气说话的人,都要留下伤疤当做纪念,这是我的原则。”

“别、别这样……”

“要留在哪里?手臂?脚?还是那凸出来的肚子?就用刀子在你希望的地方签名吧。”

淳一慢慢地靠近,丰田慌乱地说:“喂,别这样。危险!别这样。”

他弯身突臀,在房里逃窜。

“你死了心吧,我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

“别这样!要不然我就……”

“怎样啊?”

丰田颤抖地拿出手枪说:“这、这可是真的!”

淳一哈哈笑着。

“怕这个东西我就不用活了!何况凭你怎么打得中我?”

“不要靠近,站住!”

“你、你再靠近,我就开枪了!”

“有意思。会用的话就开枪吧。”

淳一挺身向前。丰田双手握住手枪,直接对准。然后,枪声震动了整个房间。

丰田张口结舌地站着,火葯的气味冲鼻。

他的眼前有个男人呈大字倒下来。衬衫的胸部一带有红色的污迹逐渐扩散。

“糟、糟了!”

丰田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已经将妻子的事放在一边,当场把枪一扔,就连滚带爬地冲出房间。

敏江从浴室出来,显出恐慌的表情。

“啊!”她短促地尖叫一声。瘫倒在地的淳一突然动作灵巧地站起身。

“啊……你……”

“不要担心,一切都照计画进行了。没事,枪里面是空包弹,这个红色也只是染料。”

“太好了!”

敏江拍了拍胸脯。她还年轻,才差不多三十岁,而且长得很标致。淳一咧嘴笑着说:“太太,过了三十分钟就请回家吧。我会跟你联络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哪里,不需要的。那我走了。”

淳一出了阳台,逆着来时的路线,回到楼梯口,下到地面。把外衣反翻过来,以预先在口袋里准备好的新衬衫替换沾有红色污迹的上衣,再匆忙地赶到旅馆前面。

如果丰田开着车子跑掉,就费事了。幸好丰田才刚从旅馆以蹒跚的脚步走出。

“先生,你怎样了?”

淳一恢复平常的语气,轻松地搭话。丰田则是处于茫然若失的状态。

“事情不得了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7、去者可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必自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