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阴影》

第二章

作者:赤川次郎

1

只见门的把手一转,“呜”的一声,门缓缓地开了。

“哎,对不起啦。”走进来的是一位老式“经理”型人物——也就是说,是一位大腹便便,一身肥肉,总带着傲慢神情的男人。

“怎么回事?东尾兄。”跟着走进来的人问道。

这一位和“老式经理”东尾相比正好相反,是一位现代型的优秀经理,修长的身材,架着一副银边眼镜。

他们二人,都是北里家下属企业的经理。

“咳,我这坏习惯,老用脚顶门,”东尾说,“真丢人,我老婆老这样笑话我。”

二人在起居室壁炉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东尾那往下坐的势头,令人担心沙发是否经受得住;而中町,轻轻地坐下,很舒服地架起二郎腿。

当然,两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挂钟正指向七时半。

“晚饭还没好吗?”东尾问。

“好象正在准备,”中町摘下眼镜,用擦眼镜布擦起来,“东尾兄,这用脚开门的习惯是……”

“这是从前当工人时,每天抱着大推货各处奔走,双手腾不出空来,开门时,只好用抱着货物的手拧开把手,然后“砰”的用脚把门顶开。久而久之,成了毛病了。”

东尾笑了——他是从一位普通的职工一步一步熬成公司经理的。

而中町他是作为董事从其它企业调进的。完美得就象画家笔下的实业家。

二人气质虽然不同,但作为买卖人,哪一位都是没有说的。这一点,北里的眼力没错。

“喝一杯怎么样?”中町站起来,向酒柜走去。

“行。”东尾是决不会拒绝这类邀请的。

“请。”

“谢谢。”东尾一口气喝干,接着说,“葬礼,真把人累死了。而且无分文利益,真乏味。”

中町噗嗤一笑,“得抓紧时间,——东尾兄。这以后的事,你如何考虑?”

“以后的事?”

“是的。北里浪子一死,留下的是十九岁的加奈子小姐。当然,企业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什么机会?”

“改组的机会。”

“圆谷先生,还有——”

这时,门被推开,伸进一个脑袋,中町忙打住话头。

“哎,凑先生,正好,进来一起聊聊。”

“我?”

凑边擦着秃顶上的汗边进来,“事情真让人担心。有什么事吗?”

“哎,请坐。凑先生也来一杯吧?——不,怕酒精?”

“对,我只喝茶。请不必客气。”

凑略挨沙发的一边坐下,仿佛一旦有什么事,他会站起来撒腿就跑。

“圆谷先生呢?”东尾问。

“在灵前打瞌睡呢。”

“这真是。”中町端着肩膀,“明天公司的葬礼上再来那么一下才好呢!”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现在事情很不好呀。”凑哼哧地咳嗽一声说。其实他本人并未真的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只是觉得此刻必须说点什么。

“现在我们正在商谈呢。”中町开口说,“——对企业来说,面临着最艰难的时候。最主要的是要提高效率。我们失去浪子夫人这一栋梁,如果不团结一心,就无法在目前激烈的竞争中立足。”

“说得有道理。”

现在北里系统的四个企业,如果不采取相应的措施,公司的实力就会分散削弱。必须没法挽救这局面。

“对,就是说,要重新改组。”

“凑先生真是一针见血。”中田微微笑道。

“那么就去找圆谷先生。”

“正是时候,现在他好象有空。”

“待会儿可要平心静气地说。”

“我不说话就是。”中町毫不在意地说。

“中心意思,是希望圆谷引退。”东尾说。

“坦率地说,就是这么回事。”中町的脸上露出一丝令人讨厌的神情。以英俊、潇洒自诩的中町,平时很少有这种表情。

“他好象还没有不想干的意思。”凑说,“刚才还对我说,头儿死了,这一下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不得了。”中町摇摇头,“他要是放开干可不是好事。”

“高见。”东尾点点头,“那家伙虽然缺少经营才能,但却鬼得很。”

东尾毫无顾忌地说。不过,北里系企业的四位经理,圆谷的成绩略为逊色,倒是事实。

“他的公司没倒闭,全靠下属的三个经营部。”东尾接着说,“这三个部长相当能干,圆谷先生只当他的经理。——得,在他本人面前可不便说这些。”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中町说。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他自然有他的小算盘。所以,才拼命让儿子接近加奈子小姐,想挤进北里家族。”

“也许还真有这种可能性。”凑点点头。

“要命,这条线容易成功。真遗憾,我没有一个和加奈子小姐年龄相当的儿子。”

“我倒有个好办法,把老婆赶走,就可以把她娶过来。”东尾笑嘻嘻地说。

“总之,首先要让圆谷离开决策机构。”中町用公事公办的口气继续说,“坐等不行,我们应该积极地采取措施。”

“什么措施。”凑不安地挪挪屁股,“太不象样的事……”

“你放心,三个诸葛亮,肯定会有好主意。”

“假如圆谷引退,以后怎么办?”什么都担心的凑,好象总想着以后怎么办,“四个企业三个人……”

“这可以再商量。”中町赶紧接过来说,“刚才东尾先生说过,圆谷先生那里,有三个经营部,独立性相当强。所以,我们三人各管其中一个,你们看怎么样?”

凑不禁赞叹道,“不愧是中町先生,好主意!”

“我举双手赞成。”东尾好象无所谓。也许自己就这么想的。不过,就是他自己没有这么想,也不会露出声色来。

“那么,大家一致同意了。”中町望着凑和东尾,满意地点点头。“——我不是无视凑先生的意见,让一个不愿引退的人辞职,也许多少需要那么一点粗暴的,这一点话务必理解。”

“当然,我理解。可是,万一到了惊动警察局……”

凑又担心地说。

“无论做什么,都需要注意两点。”东尾轻松地说:“首先要成功,还要干得神不知鬼不觉。对吧。”

“同感!”中町微笑地点点头。

“千真万确。”凑也慌忙附和。

“那么,我们该回去守灵了。圆谷醒来看我们不在,会怀疑的。”中町站起来,“无论如何,我们四人是兄弟一般的朋友。”

三人全笑了,东尾放肆的笑,中町演戏般的笑,还有凑神经质的笑。三种笑,演出了一种微妙的不和谐的合奏。

三位经理出去了,起居室又恢复了平静。

时间大概是八点多钟,门轻轻地开了。加奈子走进来,手拿着用纸盖好的饭菜盒子。

“怎么样?”密室的门一打开,加奈子忙问道。

“啊。”上村护着裹着绷带的脚,想从沙发上坐起来。

“你躺着好了。吃的,给你带来了。”

“太棒了。”上村瞪圆双眼,直盯着盒里的饭菜。

“是守灵席上的饭菜,不太吉利。”加奈子笑着说。

“现在几点了?”

“八点多了,晚上。”

上村边吃饭荣,边问。“——别人不会怀疑,你拿这么多吃的来。”

“没事儿,守灵席上的东西没人吃,拿点来,谁也不会注意的。”

“不会有人来吗?”

“我把起居室的门锁上了。”

“吓,起居室的门也能上锁。”

“其实这里也是妈妈的工作室,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自然有各种秘密。所以,需要有外人不能突然撞进来的地方。”

“的确。——你母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是的。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

上村一会儿就把饭菜吃个干净,喘了口气,“哎呀,真好吃!对了,该听你的吩咐了。”

“我的?”

“不是说要我干点什么?”

“噢,原来如此。”加奈子来到起居室,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拿来一个小盒子。

“你听听这个。”

“这是什么?有这么小的收音机?”

“是接收机。麦克风藏在书架上,戴上它可以听到起居室里的谈话。”

“窃听器?”

“这是妈妈准备的,有了这个,在密室里也能听到别人敲门或电话铃声。拜托你了。电源是用电池,挺耐用的。”

上村接过窃听器看了看,“有什么目的?”

“当然,有重要的目的。”

“我可以问吗?”

“详细的说明,还得稍候。”

上村耸耸肩膀。“ok,我会照你的吩咐办的。”

“那么,我待会儿再来。”加奈子拿起盒子,转身准备出去,“你的伤怎么样?”

“有点痛,不过没什么。”上村说。

“好象警察正在这一带搜捕,但我这里他们还没有再来过。”

“谢谢。”

加奈子望着上村的笑容。

外面传来敲门声,加奈子急忙离开密室,关上书架,快步向门走去。

又是几声敲门声,加奈子打开门。

“还是在这里。”话音刚落,走进一位身材消瘦,显得不太稳重的男子。

“圆谷先生。——有事吗?”

他是正彦的父亲,给人的感觉是,好象就比正彦少点稚气。作为一个经理,确实有点不够分量。

“正彦没有来吗?”

圆谷煞有介事地环视着起屏室。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明明知道不在这里,问问不过是作个借口而已。

“他没来这里。”加奈子说。

“是吗……哎,加奈子君,我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事?”

“这个,你请坐。”

“我老坐着,还是站站好,你尽管说吧。”

“哦……是这么回事。”圆谷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你母亲的去世,真令人悲痛。这些年来,多蒙她关照。”

加奈子默默地靠在书架上。

“你的一切,我会照顾的。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让你照顾,反而让人担心。加奈子想。“谢谢您的好意,我一个人不要紧的。而且,企业的事妈妈也没有直接经管。”

“这个,虽然如此……不过,这里的地产、房屋也够呛。特别是你还是学生,尽是些麻烦事呀。”

“这不是律师、税务员、会计都在吗?有事可以和他们商量,而且菊井医生也会指点我的。”

“菊井——嗯,是那个医生吧。是你母亲的老朋友?”

“是这样的。”

“得了,加奈子君。”圆谷压低声音,“不是我说某某人的坏话,象你这样年轻的姑娘,独自一人时,肯定会有许多人,借口关心你,给你来这样那样的一大套忠告。这世上,嘴巧的人多得是。”

加奈子好容易才忍住笑,——这眼前就是一个活样板——

“总之,对这些人,可要千万小心。还是听听交往多年,可以完全信赖的人的意见。”

“可是。菊井医生他——”

“当然,我不是说他,不过是一般地说说而已。”

“一般地说说?”加奈子说,“我该回灵堂去了。”

“请等一下。”圆谷慌忙拦住加奈子,“请坐下,——好吗,加奈子君,你还年轻。虽然你很稳重、坚定,但总还是个大学生呀。”

“您要说什么?”

“是这么回事……就是,你尽快地和正彦结婚怎么样?我想,这也一定是你母亲所希望的。”

“妈妈希望的是,我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加奈子说,“况且,人还在守灵,就大谈婚事,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那,那当然是。不过,我是为你着想。如果你和正彦结婚,照样可以上大学,一切依旧,而且乱七八糟的麻烦事你都不必操心了。”

“仅仅为这些便急着结婚,实在是毫无必要。等大学毕业后再考虑还不晚。”

“那,那就……我只想,反正早晚要结婚……”

“圆谷先生,”加奈子打断圆谷的话,“请原谅,我对正彦并没有明确说过结婚之类的话。”

圆谷刹那间语塞了。加奈子接着说,“就是婚约,也不是正式的。仅仅是口头约定罢了。而且还有条件,双方互不约束,妈妈问起时,我也是这样回答的。如果把这作为正式婚约,那我就很为难了。”

“加奈子君,这——”

加奈子斜眼看到圆谷还要啰嗦,连忙打开起居室的门,拔脚就走。

“今后,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事情,请您转告正彦,他可以自由地找另外的女人。”说完,用力关上门出去了。

圆谷满脸通红,双眼直盯着紧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阳光下的阴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