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阴影》

第三章

作者:赤川次郎

1

哗——的一声,樱井真理子利索地把落地窗的窗帘打开,透亮的晨光顿时充满了整个起居室。

挂钟时针正指向十时。

“早上好。”水原推门进来。

“早上好。”真理子冲水原点点头。

“多好的晴天呀!”

“是呀,风也停了。”

“太好了,如果在下雨天举行告别仪式,可真有点悲惨。”

“今天会来很多人吗?”真理子边归置椅子边说。

“各分公司的头儿今天都要来,虽然总公司还要另外举行葬礼。”

“真要命。”

“这个,大多数人不过意思一下就回去,留下来的也只有几位主要的经理。”

“大家都会去火葬场吗?”

“也因人而异,也许许多人就等在这里。总之,加奈子回来后,加上律师,他们还有些话要说。”

真理子停下手中的活问,“这房子会怎么处理。”

“这啊,能不能一百块钱卖给我?”水原笑道,真理子也一起笑了。

“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要不,大清早能这样玩命干活吗?”

“您真能睡,有人被杀了您也不在乎?”

水原毫不在意地说,“被杀的又不是我,不过,要是我的话,就永远也睡不醒了。”

“那么,枪击的事您知道?”

“枪击?这又是怎么回事?”水原愣了。

“得了,没法跟您说。”真理子准备离去。

“哎,请等等,等一下。”水原连忙追上真理子。

“干吗?”

“这个——也许现在说了也没用,你,还要在这干吗?”

“什么呀,怎么想起问这个?”真理子惊奇地问。

“就是说,太太去世了,剩下小姐一人。这样,也许你——还有我暂时还可能待在这里。可是,如果小姐要和圆谷那个混蛋小子结婚的话,我决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我也是。不过,我想小姐是决不会和圆谷结婚的。”

“我也这样想,但愿如此。不过——你迟早不会在这里干下去的吧?”

“哎,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是想,千万别错过机会。”

“机会?”

“也就是……就是你肯嫁给我吗?”

真理子不禁哑然,她望着水原,两颊泛起了红潮。

“不许您乱开玩笑。”她瞪了水原一眼。

“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水原生气地说。

“这更坏。”

“那么,你有人了?有你喜欢的男朋友?”

“没有。”

“那岂不是正好。”

“反正我不愿意。”

“好。总之,这话你听到了吧?”

“我听着呢。还有什么?”

二人稍稍沉默了一会儿。

水原嗯哼地咳了一声,“哎……这是我的真心话。我——今后也许暂时会失业,但你一个人,我随便干什么生活都没问题。”

“谢谢。”真理子轻轻地笑了笑,“您的心情——”

“不要再说什么了,我只想,请你记住我的话。”

“好……我记着。”真理子匆匆地点个头走出起居室。

水原显得很轻松,口哨吹着《这世界只为我和你》的旋律。突然,他慌忙停住了,“不行,今天可是举行葬礼的日子。”

门开了,加奈子进来。加奈子总喜欢把门开得大大的,相反水原总是把门开条缝,人好象是钻进来似的。

——就这些小事,也表现出人教养的差别。

“早上好。”

“早。——都准备好了。”

“是的。告别仪式从一点开始——预计到四点结束。”

“远道来的客人,也许午饭前就能赶到。——说实的,这时候我才体会到,亲戚还是少一点省心呀!”

“说得对。”

“你亲戚也不多?”

“回到乡下,光各家走走就得花两天。”

“哈,真够呛!”加奈子笑道。

“很高兴小姐能依然精力充沛,我也有信心了。”

“也许这是我的迟钝。”加奈子说。

门开了,一位来帮忙的女孩子进来。

“殡仪馆的人……”

“好,我就去。那失陪了。”

“拜托了。”

水原快步离去。

只剩下加奈子一人了。她看了看通向密室的书架,心想这时候说不定就会有人进来,便在沙发上坐下,透过窗子眺望着庭院……

不出母亲所料,那个人正是使仓田成为替罪羊的真正凶手,所以,他才对带来调查结果的山下侦探下毒手。

可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昨天,山下在这里的时间,充其量不过三十分钟,假如凶手是外面进来的,凶手潜入屋里,杀死山下后,再逃出去,那么短的时间是不可能的。

而且,水原肯定大门是锁上的,起居室的落地窗也锁着。还有,正如多田所说的:这样的大雨天,从外面进来,不可能不留点痕迹。

其实,整个房子的门、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从外面进来或出去都是难以想象。当然,如果有同谋犯自然另当别论。

那么,凶手就在我们中间了?可是,昨夜在场的都是北里家的至交,很难相信,在他们中间,有人曾经杀死一个妇女,而且现在还在杀人。

可是,妈妈信里明明写着,凶手就在我们身边。那到底是谁呢?

圆谷等各企业的头儿,还有他们的夫人。还得加上菊井医生、水原,就是真理子和临时来帮忙的那些姑娘,都有作案的可能。

可是妈妈说的是“身边的”人。

加奈子几乎想把一切都告诉多田。

多田这个人看来脑子非常敏锐,可是,告诉别人,刚刚死去的母亲曾经作过伪证,使一个无辜的人死于非命。

这,加奈子作不到。那么,只有等掌握了能够揭露出真正的凶手的证据后再说了。

而且,如果把母亲的信交给多田的话,就必须说明,信中的“那个房间”是怎么回事。

这不可能,决不能把上村交给警察。

多田拿走的项链,——那肯定是妈妈的东西。

可是,奇怪的是,加奈子明明记得昨天早上,确切地说,是妈妈临去世时,那串项链还在她床头的桌子上。人就是这样,碰到某种意外的事时,偏偏能记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项链以后就不翼而飞了。可是怎么会跑到川口这个人的手里,会不会是另外一件跟它一模一样的东西。

对加奈子来说,这些尽是些不解之谜。可是,发愁也没用,眼下最重要的是妈妈的告别仪式。这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一切,只好待来日了。

加奈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这时门开了,圆谷正彦走进来,他好象有些难为情。

“早上好。”

加奈子特意很客气一鞠躬,“你真早呀。”

“哦……”正彦摘下眼镜,边用手帕擦着,边说,“我有话想跟你说……”

“今天该不再动武的吧?”

“对不起,请愿谅我。昨天我真是发了疯了。”

“我已经忘记了。”

“真的?”正彦眼睛顿时亮了,“那么,还象从前那样——”

“我什么也忘记了。您是谁?”加奈子说毕,转身就离开起居室。

“妈的!”正彦气得一脚朝身旁的椅子踢去,“滚!”

可是这些椅子好象比别处的要沉,这一脚踢去,竟纹丝不动。

“啊,他妈的!”正彦恨恨地骂了一声,只好无可奈何地坐在沙发上揉脚丫子。

“对不起……”随着声音,进来一位来帮忙的女孩子。

“什么事,你找什么?”一看到漂亮的姑娘,正彦顿时变得和蔼可亲了。

“是叫我来搬椅子。”

“啊,是吗。那么,就搬这个吧。”

“是。”姑娘稍稍有点胖,但非常讨人喜欢。

“你是本地人?”

“是的。是叫我来帮忙的。”她毫不费力地搬起那张笨重的椅子。

“不得了。我来帮你。”正彦站起来。

“不要紧。我有力气。”正彦紧跟在搬着椅子的姑娘的后面。

“哎……”说着,偷偷地用手摸姑娘的屁股。

“干吗?”姑娘伸手抓住正彦的手腕,随着“嗨”地一声,正彦来了个漂亮的一百八十度旋转,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我是练‘合气道’[日本武术的一种。是柔道的一个流派]的,你不要跟我放肆。”

姑娘打开门,搬着椅子离开了。正彦边揉腰,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妈的,你等着……”说罢便离开了起居室。

“啊,哎呀……”

“真累得够呛!”

东尾和中町一走进起居室,好象终于松了口气似的。

挂钟的时针正指向三点。

“喝一杯吧。”

“好的。”东尾坐在沙发上,中町倒了两杯威士忌拿过来。

“请。”

“请。”

二人一口气干了。停了一会儿,中町说:“你看到了吗?”

“什么?”

“圆谷的脸色。愁眉苦险,一副倒霉相。”

“是吗?会不会是因为参加葬礼而装模作样?”

“不,不。我无意中听到了这么一件事……”

“哦?”

“他的公子,给加奈子甩了。”

“这,这……”东尾嘻嘻一笑,“就是说,小姐又是‘待字闺中’了。”

“不管怎么说,她已是一个大股东了。”

“才十九岁,真了不起!”东尾不禁感叹道。

“没办法。因为这是事实。”中町倒很冷静,“我们必须采取一个可行的对策。”

“对策?”

“就是说,十九岁的姑娘,一到二十岁,就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了。虽然她现在失去父母,但对结婚影响不大。”

“但是,圆谷的儿子已被她甩了……”

“这是关键。如果这姑娘能按着我们的意图行事。就是我们的胜利。”

“的确如此。”

“女人都是唯男人是从,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说什么,都乐得接受。我们小姐,不管她怎样有主见,女人总归还是女人呀。”中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两人回头一看,门开了条缝。

“果然在这里。”凑进来了。

“圆谷呢?”

“还在席上打瞌睡呢。”

“圆谷也太得意了。”东尾沉着脸说,“竟然把儿子是北里加奈子的男朋友也当作资本,太过分了。”

“说得是。”中町说,“可是,现在这张王牌丢了,他只有干着急了。”

“就是。”凑不太插嘴,在没弄清楚情况之前,他是不开口的,“中町先生,你好象己胸有成竹了。”

“一个人常常是在子女问题上最容易丧失理智,对圆谷来说,他的宝贝儿子正彦,简直就是他的命根子,我们就从这打开突破口。”

“不过,他儿子虽然不中用,但也没干什么坏事。”

“这是因为没有胆量才和大的犯罪无缘。不过,恰恰这种人会为了隐瞒一点点小罪而不惜一切。”

“所谓小罪,——这败家子么,肯定是为了女人罗。”

东尾摸着下巴说。

“说得完全正确。”

“不过,他和女人闹的那些事,都让他父亲用钱给遮掩过去了。”凑说。

“掩盖不了的也是会有的。”中町嘻嘻一笑,“也许应该说是非常凑巧,现在这里警察先生正出出进进。”

“哦,有意思。”东尾向前探探身子。

“现在这里正好有几个来帮忙的姑娘,你们猜她们大概多大?”中町盯着她们的脸问。

“这……大概都十七、八岁左右吧?”凑说。

“我想也是,大概二十多岁也有个把儿个。”东尾颔首附和道。

“我也是这样猜的。不过,实际一打听,年纪最大的十六。最小的是十四岁。”

“十四?——怎么有这样丰满的胸脯?”东尾吃惊地问。

“现在的女孩子,发育得早。”中町说道,“但不管外表如何,如果对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有非礼行为,是不能简单饶过。”

“说得是。”凑说。突然他慌慌张张地向四周张望,“但是,不见得他会按着我们的计划行事。”

“当然,我们会牵着他的鼻子走的。”中町得意地说,“事实上我们已经说妥了。”

“怎么讲?”

“现在十四岁的女孩子,基本上已经懂得玩了,所以,很需要钱。我答应给她一笔可观的小费,让她去诱惑圆谷正彦。”

“诱惑?让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

“当然,可以不真地睡觉也行。安排好就在关键时刻,正好让人发现,也就是当他硬逼着时,女孩子一叫——这时正巧警察赶到。”

“很有意思!”东尾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务必得安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阳光下的阴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