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阴影》

第四章

作者:赤川次郎

1

夜。起居室里挂钟的时针,正指向十时。真理子独自一人,匍匐在地,正聚精会神地擦着地毯。

“擦不掉呀……”真理子抬起身子,擦去额头的汗水。

地毯上,正彦踩过的地方还沾着血迹。

“看来非得请专门冼地毯的人来了。”真理子自言自语道。

“哎!”

门开了,水原探进一个脑袋,“你干什么呢?”

“我在擦地毯呢。可是,怎么也擦不干净。”

“我来帮你。”水原走进来说,“什么?这红的是血吧?刚才的?真有点恶心。”

“水原先生,这种事——”

“没事儿。把抹布给我。”水原一挽袖子,趴在地上,玩命擦起地毯来了,嘴里还“呀——哈——”地叫着,就象练习剑道似的。

“这小子,怎么搞的?这畜生!”

逗得真理子噗嗤一声笑起来了。

“啊,擦掉了!”水原得意洋洋地站起来。

“啊,真的!谢谢您了。”

“没什么,这点事。”水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喘着气说,“累死了。”

“够呛吧。要喝点什么?”真理子笑着问。

“不,不必了。你不在这里坐会儿?”

真理子顺从地在水原身边坐下,水原边喘气边瞧着真理子。

“——你真能干!”水原说,“会成为一个好太太的,一定。”

真理子连忙把话岔开,“这两天,这里真闹得一塌糊涂呀!”

“一天一件凶杀案,对吧?可是,你发现那女孩子的尸体时,当时没有昏倒?”

“我倒真想昏倒,可是那里的地毯比这要薄多了。”

水原被真理子的话逗得哈哈大笑,真理子也跟着笑起来。

“——啊,真棒!”水原好象很快活,“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笑得这样开心哪!”

“是吗?”

“你总是一副忧郁的样子。”

“性格如此嘛。”

“真理子……”水原搂住真理子的肩膀,“我还想再问你一遍,你能和我结婚吗?”

“很遗憾……”真理子垂下头,“你,还不了解我。”

“得了,结婚以后有的是时间。”

真理子摇摇头,“以后再后悔就晚了。”

“我发誓,我决不后悔。”

“胡扯,后悔当然没有一个人会愿意的,可是……”

“无论如何我不后悔,我发誓。”水原说。

真理子稍稍从水原身边挪开一点,“我有难言的隐秘,对你也不能说,所以结婚是不可能的。”

听了真理子的话,水原仿佛当头挨了一棒,过一会儿,才呐呐地问:“你是不是男的?”

“什么?看你都说什么?”真理子气得站了起来。

“等一等,请原谅我的冒昧,可是,刚才你的脸色是那样的郑重其事。”

水原拼命拉住真理子。

“请放开我。”

“不。”水原紧紧地攥住真理子的手腕。

“放开!”

“不。”

“得,随你的便。”真理子突然向水原靠去,用力过猛的水原顿时失去平衡,拖着真理子,双双倒在地毯上。

水原抬起身子,真理子伸手紧紧地抱住水原,两人在厚厚的地毯上,热烈地亲吻起来。

“……再也不离开。”

水原的脸,紧紧地贴在真理子的胸瞠上。真理子呼吸急促,双手抱住水原的头,水原把手伸向真理子的胸部——

“谁?”

“哎?”

“有人来了,快!”

两人急忙要爬起来,水原的双腿好象不听使唤似的,两人连忙钻到沙发后面。

把手咔嚓地一声,门被轻轻地推开了,进来的是加奈子。她锁上门,打开灯,谨慎地看看起居室。但是,她没有发现藏在沙发后面的两人。加奈子走到书架前,打开密室的门。

“——上村。”加奈子进去一看,吓了一大跳,上村好象瘫倒在沙发上似的。

“你要顶住呀!”加奈子走过去,伸手摸摸上村的额头,她大吃一惊,——上村烧得烫人。

他还说已经好了,骗人!加奈子在沙发边上蹲下,双手抱着脑袋。——她稍稍想了一下,加奈子从密室里出来,没顾得关门,便拿起写字台上的电话机,拨了拨内线的号码。

“——是菊井医生吗?我是加奈子,这么晚打扰您真抱歉,想请您到起居室来一趟。——好,我等着。”

加奈子在椅子上坐下,表情非常严肃。脸色稍稍有些发青,但没有任何犹豫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

“是我呀。”是菊井的声音。加奈子打开门。

“到底怎么了?”菊井医生走进屋来。

“有一个病人,请您给看一看。”

“在哪儿?”

“在那里。”菊井望着打开的书架,大吃一惊。

“这是?”

“这里面是个密室,妈妈常常使用。”

“真是意想不到。”菊井惊奇地说。

“求您给这位看一看。”加奈子说完,走进密室,菊井连忙跟进去,看到躺在沙发上的上村。

“——他是谁?”

“上村裕三,警寮追捕的逃犯。”

菊井一愣。

“加奈子君,你——”

“不过,他是无辜的。那些罪是强加给他的,所以他才出逃。求求您,请您相信我。”

菊井凝视着加奈子那祈求的眼睛,“总之,先给他看病吧。”菊井仔细地检查了上村的病情,“是发烧了,先得让烧退下去。”

“就在这能行吗?”

“也许没问题,不过……”

“拜托您了。”加亲子深深鞠了一躬。

“不要这样。——行了。这家伙的事就听你的。”听菊井这样一说,加奈子才放下心来。

“医生!”

“不过,葯箱还没带来。——对了,和昌那里有葯箱,请稍等,我去取来。”

“好。”

加奈子来到门口,站在那里等菊井回来,不一会儿,菊井回来了。

“和昌这家伙,睡得真死。好了,先打一针退烧,你去拿几条毛巾来敷在他的额头上。”

“明白。”

“如果今晚能退烧,就不用住院了。但如果到明天烧还没有退的话,太消耗体力,再不去住院,会有生命危险。”

加奈子点点头。

“那时候,只有把一切都明说了。”

“这样会把你牵连进去,最好。你装作不知情……”

“不,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听到加奈子的话,菊井只有苦笑。

“什么都象你母亲。——好,拿毛巾。”

“是。”加奈子跑着离开起居室。

躺在沙发后面的水原和真理子这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万万没想到,那地方会有一间密室。”水原低声道。

“嘘——”

“可是……我们怎么办?”

“现在没法出去。”

“那我们老在这里待着?”

“等小姐一个人在时……”

“现在医生一个人在里面呀。”

“不行,小姐马上就要回来。”真理子的话音刚落,加奈子手拿一叠毛巾进来。

“这里足有一打。”加奈子呆呆地说。

“现在没事了,两人都在里面。”水原抬起身子。

“你一人走吧。”

“这?那你呢?”

“我留在这里。”

“可是——”

“我想看个究竟。”

水原叹口气,又躺下了。

“干吗不走了?”

“我陪你。”水原说。

真理子微微一笑,在水原脸颊上亲了一下。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菊井从密室里出来。

“总之,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一切只有看明天早上的了。”

“是。”加奈子也跟着出来,”谢谢您,医生。”

“不要说了。莽撞是年轻人的特权。”菊井医生笑了笑,“那么,瞧你的了。”

“我会好好照看他的。”

“如果身体状况突然变坏,就赶紧叫我。”菊井说完,便走出起居室。

加奈子锁好门,又急忙回到密室。

“好点了吗?”加奈子把浸水的毛巾敷在上村的额头上,嘴里喃喃地念道,“等你好了就……一定!”

起居室里挂钟的时针快指向十一时了。

四点多了。

加奈子悄悄地撩起落地窗的窗帘,看看窗外,外面已给人一种清晨的气息。虽然是极其微弱。不知从何处,飘来几声鸟啼声。

加奈子使劲地摇摇头,仿佛要摆脱满身的倦意,她实在是累了。

加奈子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又返回密室。——她坐在上村的身旁,微笑着凝视着上村的面容。

“我赢了。”她满足地轻声说道。

上村的烧几乎全退了,脸色红润,呼吸也正常了,现在正呼呼地睡得很香。

加奈子倚偎在上村身旁,闭上双眼,静静地倾听着上村那均匀的呼吸声。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为什么我会为这位素昧平生的不速之客倾倒呢?

但是,加奈子的性格象她母亲,一旦决定了的事,就决不犹豫、反悔。因为她明白,无论什么事,一旦开始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只有一条路,坚持赶到底。她妈妈就是这样的,而且总是干成功的。

也许只有一件事例外,她没有弄清楚她信中提到的那个“身边的人”。

现在该由我接着干了。加奈子想。——就象刚才给上村退烧一样。

她睡着了。

两三天来的劳累、使她就这样坐着便入睡了。

突然,好象什么叩打的声音惊醒了她,——是怎么回事?

加奈子吃惊地抬起头。

“不好。”

是敲门的声音。加奈子伸手一摸上村的额头,烧退了。她连忙从密室里出来,关上门。

朝阳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射着起居室。

六点半。加奈子打开门,原来是真理子。

“是我。昨晚您好象没有休息,我有些担心。”

“谢谢……我就在这里打了个盹。”

“还再休息一会儿吗?”

“不了,今天还要商量事情。还有正彦的事,警察也该来了吧?该起来了!”

“那吃点什么?”

“对了,今天不用穿丧服了,要件朴素一点的连衣裙,不,我自己选。”

“知道了。那早饭几点开?”

“我要冲个淋浴——八点吧。”

“是。”

等加奈子一上二楼,真理子走进起居室,关上门。

如果从落地窗里出去,只有通过大门才能进来。

真理子从沙发后面看了一眼,水原还睡得正香。她笑了笑,然后朝书架走去。

“应该是——这几本书的后面。”

她踩在脚踏上,凭着记忆,把书一本本抽出,当抽到第十本时,终于找到了机关,她用手一按,好似马达转动一样。带着一丝轻微的声响,真理子放回书,从脚踏上跳下,密室的门已开了一条缝。

真理子悄悄地往屋里窥视着,自语道:“这就是‘那个房间’吧。”

沙发上的上村睡得很沉,真理子从胸前取出一把插在小锁上的钥匙。

“小柜?那个小柜在哪儿呢?”

虽然有了钥匙,但找不到那至关重要的小柜也不行。

“应该是藏在这里的什么地方。”

真理子边时时注意上村,边在密室里寻找起来,连最里头的盥冼室也仔细找过。

“的确是密室里的秘密小柜……”真理子轻轻地叹了口气,——下面只剩下墙壁了。

她正准备用手摸着墙找一找,忽然看到墙上有一条极不显眼的缝隙。

“找到了!”她轻轻地叫道。——可是怎样才能把它打开呢?她按了按,墙上纹丝不动,可上面又没有任何可以抓得住的地方,是不是和书架一样,又是一个机关呢?

“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可是……”

真理子遗憾地用她的小拳敲打着墙璧,就那么轻轻的一下,只听见“咚”地一声,连她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沙发上的上村,翻了个身子又睡过去,真理子好容易松了口气。这时,只见她用拳头敲过的地方,沙——地一声,一片木板脱落下来,滚在地上。

真理子瞪圆双眼,直盯着墙上露出的小柜。

“——找到了。“她压低声音叫着,于是,手拿钥匙,小心翼翼地插进钥匙孔,轻轻地一转。

真理子舔舔嘴chún,手有些颤抖。

她轻轻地打开小柜的门,里面是一个很深的洞,伸手往里一摸,先拿出的是一个相当陈旧的洋娃娃,然后,是一个很新的信封,但里面的信纸却相当陈旧,已稍稍变色了。

真理子正要打开信纸……突然,从背后伸来一只手,紧紧地攥住她的手腕,真理子回头一看……

“真理子……我爱你……”水原含含糊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阳光下的阴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