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迷雾》

第11节

作者:赤川次郎

下了“的士”,两人呆住了。

“怎么回事?”

门大开着。

“不对呀。……看,门也坏了,喏,这儿也坏了

两人面面相觑。江山紧咬嘴chún。

“他们来过了!”

“走吧!”

直美往门厅跑去。门厅的门也敞开着。

“长谷沼!”叫了一声,直美水然愣住了。

面前站着一个警察。

“是报警装置?”直美问。

“对,我们跑来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大门和门厅的门都敞着。”这位警察大为不解,“显然有弄坏房门而入的痕迹,但是因为没有一个人,没法了解情况,只好我一个人留下了。”

“给您添麻烦了。”直美说。

“看上去,里面好像没被搞乱……”

“嗯,好像东西没少什么。”

“这儿还有什么人?”

“没有谁。”直美说。

江山惊异地望着直美。

“可是,刚才不是叫谁的名字吗?”

“哎,那人是佣人,回娘家去了,刚才我给忘了

“是吗?来人可能是闯到屋里,听到警车的警笛声又逃走了。”

“我想是的。”

“明白了。那么我就告辞了。如果发现什么东西被盗,请再联系。”

“给您添麻烦了。”

直美将警察送到门口。

江山向回到屋里的直美问道:“哎,为什么……”

“木明白广直美焦急地说,“她们俩可能都被带走了,一定是的!”

“两人都带走了?可是,幸子不用说,长谷沼她

“有什么原因吧,为了钱,或者是……”

正说着,电话铃响了。

直美跑过去拿起听筒:

“喂!喂喂!”

“啊,回到家了?”一个耳熟的男人声音,“还记得吗?在江山家见过面。”

“哎。

是冈野。

“上你们的当了。不过,现在我们抓到了一张王牌。你家里那个固执的女人在我这儿呢。”

“要把长谷沼怎么样?”

直美咬牙切齿。

“噢,没关系,是个重要的人质,我不能放。把幸子带来交换,我就把那女人还给你。”

直美同伸着耳朵的江山交换了一下眼色。

“知道吗?”

“哎……知道了。怎么办呢?”

“能马上把幸子带来吗?”

“马上……有困难。

“好吧,等到明天傍晚,带到晴海码头。”

“地点在哪儿?”

直美把冈野说的记下来。“……知道了,时间呢?”

“现在是晚六点,整二十四小时吧。六点。要是报告警察,那女人就没命了。”

“知道……等一下”

“什么?”

“让我听听长谷沼的声音。”

“好,你等着。”

不一会儿,”喂,喂,小姐。”听筒里传来长谷活君江平素的声音。直美一方面感到放心,同时又觉得胸口堵得慌。

“长谷沼!不要紧吧?没什么吧?”

“没什么,别担心。”

“对不起,都怪我参与了这件事。”

“不用担心,按照原定的日子动身吧。”

“说这个!……我——”

那边冈野夺过了听筒。

“知道了吧?明天六点,好吗?”

“哎,六点。”

电话挂断了。直美叹了一口气,放下了听筒。

“麻烦了,怎么办好呢?”

“对不起,竟弄成了这样……”

“都怪我。现在要紧的是怎样救出长谷沼。”

“幸子怎么样了?现在只能肯定她没被那帮人带走

“是啊,到哪儿去了呢?”

“她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一高兴哪儿都会去……”说到这里,江山停住了。

“怎么了?”

直美顺着江山的视线,朝房屋连着餐室的门望去。

“啊!”

幸子低着头站在那儿。江山终于清醒过来:

“幸子!怎么回事?”

“嗯……冈野他们来了。”

“这个知道,你在哪儿?”

“厨房。地板下有个洞,长谷活君江叫我藏到里面;的。”

“是贮藏库。”直美说,“里面放大米什么的。”

江山朝幸子走去。

“这么说……她被人带走了,你倒一直藏着?”

幸子任性地耸了耸肩膀:“是她叫我藏在这儿的,所以……”

江山突然抬手朝幸子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直美惊叫道:

“江山!”

“为什么不出来!为了你,她被他们带走了!”

“可是”

幸子捂着面颊,撅着嘴,瞪着江山。

“算了,江山。”直美站在中间,“长谷沼就是那样的人。”

“那不行,为了她长谷沼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没关系,她呀,肯定能摆脱的。”

虽然这么说,直美自己却对君江极为担心。

君江是个做家务的好手,但却不是超人。直到这时直美才痛感到自己是多么需要君江。

“例明天无论如何要想出办法。”直美坐到沙发上,“没什么好法子?”

“完了”。

江山抱着头。

幸子霍地站起身,交替他看着两个人。过了一会儿,怯生生地说:

“哎……肚子饿了。

江山站起来,嚷道:”叫么……这种时候……”那架势几乎要大打出手。

幸子连忙跑到方桌前,抓起烟灰缸,做好了准备。

“住手。”直美说,”库子说得对,我也饿了。”

“哎你……”

“要是长谷沼知道我们担心她的事,饿着肚子,她准会生气的,到哪儿去吃点东西吧。”

直美说着莞尔一笑。

“……这饭店挺有意思呢。”

幸子东张西望地扫视着屋里。

因为到处都可能有国崎手下那帮人的眼睛,所以不能轻易到显眼的地方去。于是,直美选择了过去常同父亲一起去的那家饭店。

“好久不见了,新井小姐。”

老板娘出来打招呼。

这饭店与众不同,外面什么招牌也没有,看上去仿佛是个普通人家,里面分成一个个小房间,气氛优雅,直美很喜欢这儿。

“先吃点儿东西吧。”直美一边往愁眉苦脸的江山的杯子里倒葡萄酒,一边说道。

“可是……”

“饿着肚子不一定能想出好主意。”

“好吧。”

幸子给自己的杯子也倒满酒,接着端起来说:“为了那位阿姨平安无事,干杯!”

一口喝干了。

江山也苦笑着端起了酒杯。被她这样一激,有气也气不出来了。

“鹿肉又嫩又香。”直美说。

“同马一起吃,你正合适。”幸子看着江山说。

“什么!”

“你看看菜谱!”

直美慌忙说:

“我不知道点什么好,随你点吧。”

“哎,你呢?”

“我也随便,不太想吃……”江山会上了菜谱。

可是,一吃起来,江山狼吞虎咽地把菜消灭得一干二净。一吃东西就觉得饿了。

“……我看有几条路。”上甜点心的时候,直美说。

“沈报告警察。”江山说,“高峰也许会帮我们想办法。”

“我不喜欢这样。”直美说,”不管怎样,长谷沼的人身安全第一。”

“是啊,要是人质被杀了,警察不过说一句”很遗憾’便了事了。”

“你住口!”江山说,”别的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想过了,一定要查出杀害矢代的凶手。只要知道凶手不是幸子,他们就会乖乖地把长谷沼放回来的。”

“嗯……可是,没希望查出来。”

“是啊,不过还有一个办法……”

“我知道了。”幸子说。

“你?”

“把我交出去吧,这样就没问题了。连你也那样想。”

“我什么时候那样想……”

“看你的脸色我就知道了。”

“那不行,那样你立刻就没命了。而且,如果杀死你,他们不会留下目击者的,那样,长谷沼也就不能平安回来了。”

“这么说我可以不去了?”幸子探着身子。

“别那么高兴,自私的东西。”

“我想的是,”直美说,”能不能用钱解决?”

“用钱?可是,对方并不是想要赎金呀。”

“知道,我们可以说幸子跑了,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

“对”

“所以,我们给钱,让他们把长谷沼放回来。要是对方看到没有抵押品,也许会把长谷沼杀害的。”

“是啊……”江山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个主意,……

不过,让他们同意可不那么简单。”

“是呀,而且也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不,那就行了。幸子的事是幸子和我的问题。只要能使长谷沼平安回来就行了。以后的事你们一概不用过问,不能再遇上这样的麻烦了。”

“那我的事你还管不管?”

“这以后再说,说不定我不管呢?”

“啊,是吗?”

幸子悻悻地扭过脸去。

门开了,咖啡送上来了。

“这儿太吵了,对不起。”女招待说。

果然,什么地方有说笑声。

“是隔壁房间?”直美问。

“不,最里面。因为有空调管道,是从管道传过来的。”

“空调管道……”

“一条总的管道连着所有的房间。”江山说。

倒上咖啡,女招待说:“有事请招呼。”说完就走了。

“好,不管行不行,先按这个办法试试吧。”江山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

“关键是对方接受不接受。”直美说。

“我来劝说。”

“不要紧吗?”

“不这样不行,我觉得有责任。”

“什么时候联系?”

“等到明天六点吧。如果还有什么好办法……”

“钱怎么办?”

“我明天取出来,把钱拿去……对方一看到现金,说不定会答应……”

“是啊,要比我空口白说有用。”

“先准备一千万元行吧?”

听了直美的话。幸子目瞪口呆。

“一千万!一百万不行吗?”

“拿少了,说不定对方要挑刺。”

“不要紧,不管他挑不排刺。只要有钱,他们可能就不会杀害长谷沼的。在这种事情上,我不想太吝啬。”直美端起咖啡,一仰脖子喝干了。“好了,得回家去一下,把存折和印鉴拿来。”

“回家去一下……以后怎么办?”

“幸子回那个家是危险的。”直美说,“可能那帮家伙还在监视着。”

“可能吧。”

“我看就住在旅馆里吧。大旅馆可能反而不显眼。”

“好,你和幸子去旅馆,我住你家里。”“可是·”

“没关系,也许我会在那边打电话来的。”

“是吗?好吧。”直美说。

“其实你是想两人在一起吧?”幸子冷潮热讽地说。

“现在还说这种话!”

“我们刚才到旅馆去过了。”直美说。

“哎这个…··”

“啊,是呀,”幸子说,“这也是你的真意,被这样年轻的姑娘爱慕。”

“别胡说!”

江山瞪了幸子一眼。

直美她们乘“的士”前往h旅馆。到了旅馆,直美和幸子下了车,要好房间,直美又回到“的士”上。

“哎,走吧。”

江山让“的士”往新井家方向开去。

“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是我自己找的。”

“可是,本来应该是由我自己解决的问题……”

“那你肯定要被杀死的。”

“那也就不至于给你添麻烦了。”

“别再这么说了。后悔也无济于事,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不知道他们俩谁是大人。

“幸子老老实实地进房间了?”

“在电梯那儿分手的,我不知道。可能进去了吧。”

“是吗?她要是能稍微想一想别人的麻烦,就不会那样了。”

“本来想要个双人房间,可她说单人房间好,结果就要了两个单间。”

“她真是个不自觉的东西?”

“这没关系,只是……为什么呢?”

“一定是有些儿不好意思吧。”

“是啊”

直美身上系着安全带,缄口不语。两人后来一直沉默着……

直美毫无睡意。虽然躺在床上,可她明白,今晚很难入睡了。

打开窗帘,夜光映到室内。房间在十五楼,下面的霓虹灯、街上的路灯照不到这儿。”

夜,是漫长的。对君江来说,更加漫长。

她想洗个澡。洗洗澡,迷迷糊糊的睡意也许会全部消除。

关上窗帘,走进浴室,脱掉衣服。

因为是单间,浴室不太大。给浴缸放满了水,她关上了开关,进了浴缸。她觉得泡在水里,比洗淋浴能够得到休息。

“这样反倒想睡觉了。”直美自言自语,禁不住笑了。

她悠然地躺在浴缸里,仰望着天花板。因为没开喷头,浴缸上面的帘子敞着。

天花板上有个换气孔。从浴室里没多少水蒸气来看,换气效果不错。

不用说,那个杀人现场的浴室里也……。

直美喜地想了起来。——那个浴室的门是玻璃的,即使上面有水蒸气,里面的人仍然依稀可见。

“能刺激想象力。”那位经理说过。

就是说,可以充分地看清里面的人是躶体。

这么说……凶手知道幸子在酣睡?

不,即使知道,在行凶时,矢代也许会大声喊叫,或发生搏斗。幸子无意中睁开眼睛往浴室里看时,如果浴室里有个穿衣服的男人,就会马上觉得不对头。

凶手可能也是躶体。

那样的话,即使溅上血或淋上洗澡水,也不会穿着湿衣服外出。

然而,在旅馆里是不能光着身子在走廊上走的。

如果不从门进,里面又没有藏身之处,那么,只能认为凶手是从其他地方进来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换气孔。一条管道连结着所有的房间。

如果那家旅馆的换气孔很大,大得能够钻进人的话,那么,凶手从那儿钻进来,杀死正在洗澡的关代,再从那儿出去……。

然而,警察会遗漏这些痕迹吗?不,警察根本就没想过凶手会是幸子以外的人。对换气孔、空调管道等从未调查过。

“说不定……”

直美跳出浴缸,用浴巾裹着身子,奔到房间的电话机旁,拨通电话。

“喂,我是大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啊,智子?”

“哦,直美?白天谢谢了,嘻嘻嘻……”

“哎,告诉我,那家旅馆,浴室里有换气孔吧?”

“什么?啊,当然有啊。”

“很大吗?就是说……能钻进一个人吗?”

“对,不过,有铁丝网,虽然的确很大。”

“是吗?真的?”

“我并没在那仰胜睡觉,是偶然看见的,一点儿没错。”

“好,好,谢谢!”直美心慌意乱地说。

“嗅,我也有点儿无聊,现在一个人。到那旅馆去看看吗?实地调查一下是最好不过的。”

“同你?”

“不好吗?最近因为搞同性恋,常去旅馆。”

在美已经不能跟她一起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迷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