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迷雾》

第05节

作者:赤川次郎

“辛苦了!”

“再见,直美!”

朋友们挥手告别。

“哎,直美,”最后一个大律智子说,“去跳迪斯科吧?”

“晤……不啦,我有点儿累。”

“是吗?你动身前咱们还能再会吧。”

“还有三大,明天我打电话。”

“明白。好,再见。”

“今天,谢谢你!”

智子拍了拍精疲力尽的江山的肩膀:“叔叔,你辛苦了。”接着又说,“坝上沙龙软膏睡一觉就好了。”

“多谢关心”江山苦笑着说。

“哎!”直美叹了气。站前广场上,照明灯亮了。天空渐渐由蓝色变成深蓝色。

“你的衣服太不像样了。”直美说。

由于在斜坡上滑落,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可能是被树枝挂的,口袋也破了。

“本来就不像样,没多大变化。”

“这样就不能去侦探社了。”

“这么严重?”

“要是同流浪人在一起,也许会显得好一些。”

江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太不像样了,而且鞋上全是泥,连自己也分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

“晤,没关系,我穿夏季穿的薄西装。”

“没有替换的?”

“夏季和冬季的各有一套。”

直美叹道:”爸爸光是上班穿的就有三十套。”

“有卫生纸吗?”

直美沉思一下,说道:“来!”说着拉起江山的手就走。

“干——干什么?”

来到出租汽车乘车处,直美一把将江山推进了一辆“的士。

“高岛屋,日本桥的高岛屋。”

“去买东西?”

“哎,买薄棉卫生纸。”

“到日本桥买卫生纸?”

“你不知道,法国进口的卫生纸博鼻涕是最合适的。”直美一本正经地说。

“哎,这不行。”江山抗议道,“这实在是收买。”

“要是不老实点儿,裤子的尺寸就量不准了。”直美说,“啊,腿比较长。”

“比较是多余的!”

过山被她拉着在百货店里到处转悠。直美好像是老主顾,店内销售部的售货员一边搓着手,一边跟在直美的身后。

“嗯,裤子的尺寸就这样,一个小时做好。”直美说。

“明白了。”

听到售货员的回答,江山吓了一跳。

一套质地精细的西装,凭江山的工资是买不起的。

“哎,衬衣和领带、手帕顺便也在这儿买。”

“卡尔登的怎么样!”

“晤,什么卡尔登不卡尔登的,我不配。车站商店卖的那种白手帕……”

“你别说话!”直美说,“他说的你不用管,他是个爱面子的人。”

“明白了。”

作为百货店自然是相信付钱的人。结果,江山说什么也都不被理睬,最后他干脆不说话,一切听之任之。

“哎,有替换的裤权吗?”

“当然!”

胸好。要那件驼绒毛衫,反正年龄又不大。嗅,内衣就行了。下面再看看鞋和袜子。”

江山死心了。反正跟着她买东西,身上原来穿戴的这一套肯定要统统扔到垃圾箱里。这样,木乐意也只好由着她。

转了一会儿,裤子做好了,上衣也缀上了名字,全齐了。

“啊,年轻了!”看着从试衣室里出来的江山,直美直拍手,“要是肚子削掉些就好了。”

“又不是泥捏的人,哪能说削就削掉!”江山的兴致不高,“一共多少钱?”

“不知道,没关系,反正从爸爸的帐户上支付。哎,咱们走吧。”

往四周一看,江山不禁愕然。

“店里下班了?”

“早就下班了,从便门能出去。”

“我给你们带路。”

店里的一个人走在前面。

“请别介意,我只是赔偿你的损失。”

“知道,十分感谢。”江山点点头,“不过,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呀。”

“职业道德问题。”

“是的。”

“让你的良心睡会儿觉,好吗?到昨天去过的那家餐馆吃晚饭吧。”

“可是”

“今天听我的,吃了饭就老老实实地回去睡觉。”

江山耸了耸肩。

“既然到了这一步就随它去吧。”

“就是啊。”

“让良心喝点葡萄酒,喝它个烂醉吧。”江山说。

外面已经入夜,路灯描绘出美丽迷人的夜景。

“是吗?”直美慢慢地把酒杯放回桌上,“这么说,太太一被发现就要被杀死?”

“别叫”太太’,已经不是我老婆了。”

“可是,别的又叫什么呢。”

“真是……麻烦。”江山说。他觉得,好久没吃过像样的饭了。

“可是……你放心不下吧?”

“要说放心也不确切。可是,不放心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虽说是个侦探,但同小说或电视中那些本领高强的侦探可不敢相提并论。在这种社会里,我又没什么门路,实在是无可奈何呀。”

直美目不转睛地盯着江山。江山纳闷地问:

“怎么?”

“你肯定想帮助太太吧。”直美说。

“你把我看得太高了。”

“我没看高。因为我亲眼看过你跑步发生贫血而又苏醒过来。我不会把你估计过高的。”

“难说的事你说清楚点儿。”

“你呀,你有一种落后于时代的责任感。如今不时兴了,作为一块活化五还是很珍贵的。”

“我是活化五?”

“鹦鹦螺化五、三叶虫,还有江山秀一。”

直美端起酒杯:“干杯!”

这山不便发火,自己也端起了酒杯。实际上,对这位姑娘不能发火。倒不是担心砸掉饭碗,而是她太年轻,于是一切都依顺她。

“年轻,好啊!”江山说。

“哎,还吃什么?”

“吃不下了。”

“我要点儿甜点心。喂,对不起,甜点心上加点儿葡萄和冰糕。再来点糕饼……”

江山再次体会到年龄的差别。

二人来到新井宅邪附近,已经过了十点。

“还有三天。还想跟着我?”直美嘲笑地问道,“还是已经跟够了?”

“这关系到我的饭碗,而且,不能因为我人到中年就戏弄我,过去我还是个运动员呢。”

“响,这么说,还不服?”

“对。

江山指了指前面的新井毛邪的大门说:

“怎么样?跑到门口?”

“算了吧,这一次说不定会把命跑掉的。”

“别小看人,我要是真跑准赢你!”

“那好吧……”直美把书包换到左手上。“一,二,三”

两个人一齐在夜晚的街道上奔跑起来。脚步声回响在长长的围墙内,路灯把两人的身影忽儿拉长,忽儿缩短。

“噢,我赢喽”

直美跑到门口,转身往后望。

“没穿惯这双鞋,输了。要是换上一双好鞋……”

江山上气不接下气。也许是肚子吃得饱,这次没闹贫血。

“在我动身之前,你赢一次给我看看。”

“好,我会赢的!”

江山笑了。他好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他觉得好像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好了,晚安!”

达山说完就走了。走不多远回头一看,没想到直美还在目送着他,并且在向他挥手。

走在街上,江山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竟吹起了口哨。

江山回到公寓已是十一点半。

这会儿或许是白天爬山和刚才奔跑的疲劳全出来了,只觉得膝盖又酸又痛。

“到底不年轻了……早点儿睡……”

上楼可不容易,两膝发颤,根本用不上劲。

“你回来了。”

“啊,回来了。”

脱了鞋,江山木然地站在那里。

“来晚了。”

妻子——不,原来的妻子幸子坐在屋里。

江山觉得好像在那儿站了一个小时。实际上不过一分钟左右。

“怎么了?被钉住了!”

幸子毫无变化。虽然已到这般年龄,却没发胖,还很苗条。身上穿的比以前高级多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到我这儿来?”

“坏毛病还没改呀。”幸子从手提包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一下子提很多问题,老毛病。”

“哎幸子……”

“有火柴吗?”

“火柴?打火机行吗?”

“一次性打火机,这个最好,国崎用的都是达希尔。杜邦、拉丁……其实只要能打火就行了。”

“现在不是谈论打火机的时候。”

“知道。”

幸子惬意地吐出烟雾。

一点儿也没变。江山想,我老多了,而她却相反。

幸子天生丽质,若说是美人,她那双眼睛太大了些,有些不太谐调,嘴chún略厚,可是有些地方却十分动人。

与幸子离婚以后,一次一位长辈和他一起喝酒时就说:“我看你不会再同那个女人保持关系了。”

幸子为什么会同江山结婚,江山自己也不明白。在外表漂亮、对男人很随便的幸子眼里,像江山这种只讲办事老实的人,倒显得新鲜。

可是,新奇并不能长久。而且,对幸子来说,购置许多衣服、提包、皮鞋,江山的收入是负担不了的。当然,这些在结婚前她也明明是知道的。

“我是逃出来的。”幸子说,“丈夫虐待我……”

“嗅,我知道,我见过国崎了。”

“他来过?”

“是。我说的是为你好,去警察署吧,会保护你的。”

“我又没干什么,为什么要去警察署?”

“没干什么?”

“是啊,我没杀和也呀。”

“可是,国崎……”

“他老糊涂了,一点儿也不理解我。”

江山觉得理解幸子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认为不逃走就没命了,才离家出走的,可是想来想去又无处可去,最后想想只有这儿。”

“你倒轻松啊,怎么进来的?”

“我以前在这儿的时候经常丢钥匙,那时我就打开厨房的窗户,从缝隙插进打扫走廊的扫帚,刚好能拨着门锁。我想起以前的经验,一试果然打开了。怎么样?”

“吹什么牛。这儿可能已被监视了,你真是胡来。”

“啊,我不是特意不开灯等看你回来的吗?我的努力你该看到一点儿呀。”

江山终于从惊异中清醒了一些:

“知道了,总而言之,必须冷静地想一想。”

“算了吧,想什么。”幸子回到铺席上,“我一想就累。”

“可是,现在是你被追捕,不动脑筋就别想逃脱。”

“你动脑筋吧,我要休息一会儿。”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洗澡,睡觉。”幸子说,“哎,给我放洗澡水。”

“瞧你多自在……”

“那好,我自己来。”

幸子站起身向浴室走去。浴缸里响起哗哗的水声。江山绝望地抱住脑袋。

幸子一点儿也没变。她还是把麻烦事让别人干。

可是,这一次事关生死,同早上起来倒垃圾不同。

“对啦!”

高峰刑警!高峰说过,有事告诉他。他会妥善处理的。

江山翻开笔记本。高峰家的电话记在哪儿。在这儿。江山奔到电话机旁,拨动电话号码。

“往哪儿打?”幸子走过来问道。

“往哪儿打都行。”

“知道了。把我出卖给国崎吧,你能得到多少钱?”

“什么!”江山把听筒搁在一边儿,“你以为我会干那种事?”

“那你往哪儿打?”

“一个我熟识的刑警。”

“报告警察也一样。国崎只要想杀我,在拘留所也好,在监狱也好,他都能办到。”

也许确如幸子所说。

“你说怎么办?”

“你考虑吧,你是丈夫嘛。”

“现在不是了。”

“我去洗个澡。”

幸子开始脱衣服。

“喂”

“怎么?在土耳其浴室或其他地方,女人的躶体早已看惯了吧。,’

“我哪有那些钱。”

“我不是你以前的老婆吗?到这个年纪还害什么羞?”

幸子脱得一丝不挂,打了个哈欠朝浴室走去。

江山呆然地目送着她。

的确还像五年前那样。纤细的身材,身段很好,现在仍不显得胖。

“可能是紧张得受不了了,一定是。”江山咕哝道。被幸子那样一说,给高峰打电话的事也搁在了一边。但老是藏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浴室里传来幸子用鼻子哼的歌声。江山嘟哝了一句:“随它去吧!”接着脱下上衣横躺在铺席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迷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