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迷雾》

第07节

作者:赤川次郎

“好啦,这下搬家的事就行了。”直美放下听筒说道。“可是,什么都没准备呀。”江山犹在梦中似的说道。

“不要紧,你又不搬什么。”直美说。

“不是我!”

“当然不是。要是你搬家,盯梢的家伙不就发现了吗?”

“是这样。那么谁搬家?”

“邻居。喂,这儿是三号室,离楼梯再远一点的是四号室吧?”

“你怎么知道邻居要搬家?”

“等会儿再解释。”直美说。

江山抱着脑袋,事态已超出江山的理解范围。

“哎,你想想,”直美说,“如果不设法从这儿逃出去,要不多久他们就会知道太太在这儿。即使我和你能出去,也不能把太太带走。他们认得太太,化装也不行,可又不能把太太一个人丢在这儿吧?”

“我才不在乎呢。”幸子说,“反正我是从这儿出走的。”

“算了吧!”江山说,“不要在我的屋里让人杀掉。”

“而且,要是知道你窝藏太太,你也会受牵连。那样的话,只有三个人都离开这儿。”

“可是,怎么出去?”

“所以才让隔壁的人搬家。”

江山叹了一口气。

“搬家?”

从隔壁过来的四号室主妇身材高大,几乎比直美大一倍,举止文雅大方:“其实,这座破公寓,早就想搬出去了。”

“是吗?噢,我倒是有个好消息呢。”江山说,“有一处好房子愿以优惠价出租。”

直美在一旁随声附和说:“本来我家想承租,可是父亲突然要我到纽约去,需要好几年时间,那所房子就白白空着了。”

“是吗?可是……虽说便宜,能比这便宜吗?”

“五千元就行了。”

“五千元!”主妇双目圆睁,“才五千元?”

“是啊,好让人家租啊。而且,押金和项费都不要。”

“精详细说说。”主妇重又坐下。

电话铃响了,直美飞奔过去。

“啊,长谷沼?哎,是我。谢谢,等一下,我记一下。”直美飞快地记着,“谢谢,那么,今天我带两位客人回去,请多关照。”

她转向那位主妇:“三室一厅,去年刚建的,是个不错的地方。”

“那、那……一个月五千元?”

“哎。

“本来我很想租,但遗憾的是,有些事使我无法离开这儿。”江山惋惜地摇着头。

“只有一件条件。”直美说。

“什么条件?”

“今天就搬。”

“这……不好办!没钱啊。”

“搬家费由我负责?”

“卡车一小时后就到,装卸也由装卸工来干。”

“搬!”主妇断然说道。

“好!可是,不同您丈夫商量一下行吗?”

“没关系,要是他不乐意就离婚。”

看样子她真要搬了,直美想。

“可是,您家有衣橱吗?”

“有两个。”

“两个……?还有什么?”

“化妆箱……?”

“那也许不会出问题的。”直美自言自语。

主妇说去学校接孩子,就急急忙忙地走了。江山拭拭额头。

“嗯,你真要干?”

“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搬行李的车从门前经过时,我们藏进去。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躲过盯梢。”

说起来也许可以这样,可是,毕竟仍有些荒唐。

“好了,你也收拾一下吧,把重要的东西带好。”

“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江山苦笑道。

藏在浴室里的幸子出来后,惊异地说:“你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

“喂,幸子,你应该道谢。大家都是为了你。”江山皱着眉头说。

“啊,这个吗……”直美莞尔一笑,“我是自己喜欢这么做的,没什么。我去看看外面。”

直美走到走廊上,幸子又点上一支烟。

“这姑娘真有意思。”

“有钱人的小姐,闲得无聊了。”江山说。

“光是这个?”……

“什么,什么光是这个。”

“那姑娘怕是喜欢上你了吧?”

江山一下子慌了,盯着昔日的妻子,转而又禁不住笑了。

“少开点玩笑吧,像我这么个土埋半截的人谁会喜欢?要是很能干也差不多,可我却一无所长。”

“你并非一无所长嘛。”幸子靠在江山的肩上。

“哎,太重了,肩膀又酸又疼,快起来。”

“哟,这么冷淡。我倒是有心同你结婚呢,再说,你多少还有些长处嘛。”

“谢谢!”江山说。

“哎……真同她睡过?”

“是生意上的顾主,一不小心就会砸掉饭碗,别瞎猜。”

“不是瞎猜,只是有点嫉妒。”

幸子摸着江山胡须满腮的脸。江山生气地推开她的手,瞪着幸子说:

“你凭什么这么说!自己偷偷地养汉子跟人跑了。”

门开了,直美闯了进来。

“有两个青年在外面守着呢,好像刚才那个好说教的大叔不在。”说着,她发现了江山和幸子不愉快的沉默,“怎么了?”

“没什么。”江山站起身,我要刮刮胡子。哎,幸子,没带行李?”

“逃走时没有那工夫。”

“那怎么办?有钱吗?”

“有五、六万元。”

“便宜的旅馆还能稍住几天。啊,行,反正先离开这儿再说。”

江山去了卫生间,里面传来电动剃须刀的声音。声音不时中断,可能是有毛病。

“混蛋!”江山骂道。

“还用着哪,那只电动剃须刀?”幸子嗤地笑了,“我在的时候就经常出毛病,那剃刀也够可怜的,用得真够本。”

直美手拄着膝盖,坐在铺席上,扬起脸看着幸子。

“怎么了?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

“真的……杀过人?”直美问。

“不是我,可是他们认为是我干的。我怎么说都不相信。那些人只能照上司的吩咐办事。”

“可是……总有杀人凶手吧。”

“那是啊,可是,谁也不喜欢被处死,没人会出来自首的。”幸子望着直美,“为什么要帮助我和江山?”

直美耸耸肩。——她想,真的,为什么要帮助这两个同我无亲无故的人呢?为什么不能不管他们呢?

“可是,江山也是这样吧?”直美说,“他不愿对你的事坐视不问,他是个老实人。”

“提啊,他是个顽固脑袋。”幸子道,“三句话不离”这是工作’、”我有责任’。连理应得到的报酬都不要。”

“你结婚的时候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吧?”

“结婚的时候我生着病呢,发高烧,糊里糊涂地结了婚,留下了终生后遗症。”

后遗症?听了幸子的话,直美禁不住笑了。

“笑什么?”

幸子有些不大高兴,可是,转眼间,自己也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来看情况的冈野看到大型搬家卡车堵在公寓前面,向一个年轻人问道。

“搬家。”

“我有眼睛,知道是搬家。会不会是江山搬家。”“不是,好像是邻居家。”

“好好看看,这种忙乱的时候,说不定会逃走的。”冈野说。

“没关系,从这儿能看到他的房间,绝对溜不掉。”

“认为没关系的时候是最危险的,好好记着!”冈野好像还要教训什么,但又改变了念头,朝正在装货的卡车那边望去。

“喂,小心!”

运输公司的搬运工把衣橱抬下楼梯。

“预备——上!”

住在这所破公寓里的人,用一台大型的四吨搬家车,还有四名搬运工,这一点引起了冈野的注意。

如今,搬家费不便宜。这辆卡车还带四名搬运工,价钱肯定很贵。

“来,推!好了吗?拉紧。”

好重的衣橱啊,冈野想。难道里面装着尸体不成?想到这里,冈野笑了。

“那女人会到这儿来吗?”年轻的男子问。

“会吧。”冈野生硬地答道。

“我们在这儿盯到什么时候片

冈野眼睛一瞪,阴沉地说:

“你照吩咐办就是了。”

“对对不起……”

“好好盯着!还会来的。要是打瞌睡,我可饶不了你介

冈野快步走去。剩下的二人长出了一口气。

“啊,真可怕。”其中一个望着冈野的背影悄声说。

“他好像很着急呀。”

“被杀的矢代可能一直是冈野负责照料的。所以,他因女色而被杀,冈野大大地失了面子。”

“而那女人……”

“冈野也怕砸了饭碗。”

“怪不得急得团团转。”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哎,卡车要开了。”

“真快呀,到底是吃这碗饭的。”

“有一次我被派去帮人搬家,腰痛得两三天起不来。”

“一直躺着?”

“不,硬撑着去土耳其浴室才治好,逆疗法。”

“喂,卡车开过来了。”

两人靠到路边,四吨卡车震动着地面隆隆驶去。

“总算静下来了。”

“老这么盯着怪无聊的。”

一个人打了个哈欠。或许是受到了感染,另一个跟着打了起来。

听到门铃声,长谷沼君江急忙来到门前:

“哎,是小姐吗?”

“是搬家服务公司的,车到了。”

“啊,搬迁地点不是这儿。”

“有东西在这儿卸下来……”

“是吗?请稍等。”

君江践拉着凉鞋,来到大门外。

“卸什么?”她问。

“把后面打开。”

二人打开卡车门。

“我回来了。”直美轻盈地跳下车,“唉呀,腰真疼。”

“您回来了。”君江并不显得吃惊,“坐得舒服吗?”

“还是我家的车好啊。……啊,有客人,准备晚饭。”

跳下车的江山按着腰,呻吟道:“啊,好疼!”

“坚强点儿,是神经痛?”

幸子满不在乎:

“为什么把我藏在最小的衣橱里!”

君江朝着直美说:“您的朋友好像年纪都比您大呀。”

“社长”

“是冈野?进来。”国崎说。

“对不起。”

社长室一点儿也不像社长室,倒像是常见的私人房间。

国崎爱好的帆船模型摆了一屋子,伏在里面的那张办公桌上的小个子老者,恰似在游艇停泊处迷们的晚年格列佛。

此刻,国崎的面前就摆着一只航行中的组合帆船。

“这桅杆平衡不好。”国崎咕味道,“找到幸子了?”

“想尽一切办法了……”

“就是说,没找到。”

“对不起。”

“不要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就小看她,多少男人都为了女人送了命。”

“是”

国崎将身子朝后挪了挪,端详着组合帆船。

“我没乘过船。”国崎说,“本来胃不太好,一上船就晕。”

“飞机没事吧?”

“那是没法子,表面上看若无其事,内心里却提心吊胆。”国崎咧着嘴笑道,“可是,船……我不想乘。恐怕乘不了一个小时就难受得要死。我看着这些帆船模型,就觉得自己像已经征服了这些船似的,心里很高兴。”

冈野一声不响地听着。国崎将视线转向冈野。

“警方有什么动静?”

“没什么大动静。”

“当然噢,只不过是我的那个游手好闲的儿子死了,他们是不会当作一回事的……”

“社长,”冈野犹豫了一下说,“我一直带着您儿子,出了这样的事,实在对不起。”

“算了,矢代和幸子都不是小孩子了,你没有责任。”

冈野低下了头。国崎停顿片刻,又说: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晤……是这样……”

冈野刚要说下去,社长室的门开了。

“不要随便进来!”随着一声怒斥,冈野回过头去。

“要是谢绝会客,应该挂个牌子。”

“是高峰啊。”国崎转怒为笑,“好久没见了,坐。”

“整天工作,刑警这差事就是忙啊。”高峰来到办公桌前,“还是玩模型吗?”

“这是我唯一的爱好呀,”国崎应道,“有什么事?”

“让他出去。”

他看了看冈野。

国崎点了点头,冈野面无表情地鞠了一躬出去了。

“说吧,什么事?”

“你知道。”高峰说,“杀你儿子的凶手由我们来侦查,你就别管了。”

“我没做什么呀。”

“市几个年轻人到处转,你以为我不知道。”

“他们都是跟着我的,我不吩咐他们也用。已去干。”

“你以为这样就没问题了?不行!……抓住她了?”

“我一无所知。”

国崎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峰:

“怎么样,你喜欢制造帆船模型。要是模型,你把它敲掉也好,用火烧掉也好,都没关系,可是现实是,杀人是不行的。给草人身上钉钉,你就别干了。”

“就这些?”

国崎用钳子把小旗子夹住想安放在桅杆上。可是,手一个劲地颤抖,没安上,旗子掉到了甲板上。

“你已经上了年纪。”高峰说,“这样的身体,监狱的生活是受不了的。”

高峰朝门口走去,手握着门把手,又回过头来说:“我说的是为你好。你应该马上停止,呆在家里修整修整庭院。”说完便走了出去。

国崎一声不响地盯着组合帆船,突然,他抓住桅杆顶上那只大理石烟灰缸高高举起,重重地摔在船上。帆船像被大浪冲击似的散了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迷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