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迷雾》

第08节

作者:赤川次郎

“谢谢款待。”一江山多次站起来道谢。

“哪里,可能不合口昧吧。”长谷沼君江面带笑容,“请到客厅休息一下,我去沏茶。”

“喂……”幸子站起身,“我来帮忙收拾一下吧。”

“不,不用。请吧,请到这边来。”

“对不起。”幸子突然垂首行礼。

直美对江山说:“这儿。”说着走出餐室。

在客厅,她躺在沙发上说:

“长谷沼做的菜,天下第一呀。”

“不错,这样好吃的晚餐,好几十年没吃过了。”

“刚结婚的那阵子,我给你做的菜,你不老是说好吃好吃的吗?”幸子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说道。

“我是凑合着吃的,吃得并不好。”江山说。

“啊,真讨厌!”

幸子一边笑一边打着了打火机。

“哎,幸子,现在是笑的时候吗?今后怎么办?”

幸子耸耸肩。

“随它去呗。”

“你总是这一套。”

不可思议的是,江山总是“那怎么办”。

世上的人分为“乐天型”和为芝麻大的小事也会愁得吃不下饭的“辛苦型”,这是天生就有的。

幸子正属于前者,困难的时候准会有人相助。当然,幸子具有打动男人的扭力,这一点也起着重要的作用。可是,生来就具有这种勉力这一点,也正是幸子的灾难

“可是,这一次却不行了。”江山说。

“啊,不会的。”幸子仰脸吐出一口烟,“这是外国烟,轻轻一吸就行了,你还是抽霍普吗?”

“别说烟的事了,等你以后出去了再说。”

“在国崎那儿一直拍达希尔。”

“别说这个了,到底怎么办?今晚住哪儿?”

“住在我家。我和长谷沼说过了。”直美说。

“那不行。”

“没关系,反正房间多,那帮家伙也不会到这儿来的。”

“可是”

“你不也在看护着我吗?”

江山叹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说了,就在这儿住吧。”幸子悠然地说。

“可是,这位小姐两天后就要到美国去了,只能住到她走。”

“知道。反正人不是我杀的,两天中该能查出凶手了。那样,我就能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你的乐天精神给我点就好了。”江山苦笑道。

“谁被杀了?”

君江端着咖啡进来了。

“不,不,这是电视剧里的故事,最近看的那个电视剧。”

江山慌忙解释。直美笑着站起身说。

“没关系,这样的事,长谷沼君江不会害怕的。如果真是杀过人的,那就不一定了。”

“给律师打电话吧。”君江说,“是逃出来的吗?”

“是啊,漂亮女人总是被人嫉妒。”幸子叹道。她本人好像真的那样认为。

“明白了。”君江点点头,“我年轻的时候也常被人嫉妒。”

她话音刚落,直美惊诧地望了望君江。——长谷话竟也会开玩笑!

“可是,国崎说就是你杀了那个叫矢代的家伙。”

“我也觉得奇怪……”幸子说,“当时可能杀他的确实只有我一个,可是我没杀,是我自己说的,不会有错。”

“矢代是国崎的儿子,为什么名字不同?”

“由于继承上的原因,后来过继给人当养子,因为国崎还有个儿子。可是那个儿子几年前被杀死了,现在便把矢代领回,而且很疼爱他。”

“没想到这个儿子竟跟自己的老婆私通上了。”

“这些日子,你也学会讽刺人了。”幸子瞪着江山,“国崎上了年纪,结婚的时候就曾说过,可以有一两个年轻的情人。”

“可是,偏偏要同儿子……”

“别再说这些了。”直美打断了他们的话,“他被杀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她问幸子。

“小姐,您这么热心,要是学习上也这样,那一定能名列前茅呀。”君江说。

“讨厌。”直美板着脸。

“是矢代追求我的。”幸子说,“也许他不是在国崎身边长大的原故,他很老实,恐怕不适合接父亲的班,国崎常为此悲叹,后来把他交给冈野,要锻炼他。可他自己一点也没心思于那些,怎么锻炼也不成器。”

“被杀的时候,你们在一起吗?”江山问。

“在同一间屋里。我们幽会是住的旅馆,在家里有点那个。”

所谓有点那个”,江山不太理解,但对这一点也不想多问。

“因为是常住的旅馆,那天我们俩在外面碰了头,然后一起到了旅馆,于是……”

“我父亲……”关代和也说。

“哦?”在床上紧挨着他似睡非睡的幸子睁开了眼睛,“他……说什么了?”

“没……可是,这阵子有点儿奇怪。”

“是你心虚吧,你那样胆小怕事,反而会被发觉的。”说着,幸子吻了吻矢代。

可是,幸子心里在想,丈夫可能早就知道妻子同儿子的关系了吧。像国崎那样一向喜欢刺探对方内心的男人,很容易抓住别人的秘密。

矢代不像国崎,已经三十二三岁了,仍脱不掉怯懦的少爷气。

尽管国崎指望他做自己的接班人,而幸子认为他是最不合适的。

“是担心你。”矢代说。

“别为我担心。”幸子说,“我会有办法的。”

“听了你这些话,我就放心了。”矢代笑着说,“哎呀,已经很晚了,得走了。”

“什么事?”

“冈野在等我。不知有什么事,大概是去看望谁吧。”

“您的家庭教师?”

“要是父亲……死了可怎么办?我真害怕。”

“会有办法的。”幸子又说了一遍。

“你现在出去?”

“困了,想睡一会儿再走。”

“知道了。”

预约饭菜送到房间。手推车上摆着威士忌和冰。下了床披上长袍,关代喝光了剩下的威士忌。

“冰都化了吧。”

“没关系,放在冰箱里就没事了,你等会儿喝吧。”

“喔,你放着吧。”幸子说。

矢代进浴室洗澡。里面传来淋水声。

幸子迷迷糊糊地睡了。每次同床之后都很想睡。

可能谁都是这样,幸子尤其如此。特别是今天,喝了点酒更想睡了。

她打算睡到矢代走的时候起来。可是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沉睡过去。

睁开眼——啊,睡着了。

幸子在床上掉了个懒腰。看这样子,睡了有两小时。只要睡着了,一时就醒不了。

“啊——”她禁不住惊叫一声。

浴室里还有淋水声。这么说,只睡了两三分钟?

一看手表,还是将近两个小时。不,尽管不清楚什么时间睡着的,但肯定不止两三分钟。

“哎,还没走?”幸子问。

可是,水声大,不会听到的。

虽说关代办事不慌不忙,但总不会洗两个小时。也许出去时慌慌张张没关水喷头。

幸子下了床,披上睡衣,一边打哈欠,一边往浴室走去。

“真是的,这么浪费……”

说着打开门。

浴缸上的帘子挂着,水喷头还在往里面流水。

“难道淹死了不成?”幸子一面嘟哝一面拉开帘子。

浴缸里,矢代蜷成一团,眼睛睁着,却毫无表情。

“哎!……怎么了?”

幸子弯下腰,头伸到淋出的热水里,慌忙伸手关上了开关。

幸子想,是突然发作?这时,她发现全躶的关代胸口上赫然开着一个大口子。

“喷头一直流水,血被冲净了。”幸子说。

“怪不得你没昏倒。”江山说,“见了血,你会当场晕倒的。”

“可是,看着一具尸体总不是件愉快事。”

“后来怎么样了?”直美催道。

“我浑身发抖……我认为这一定是国崎的对头们干的。你不这样认为?我根本没想到会被人认为是自己干的。”

“你没拨110,或者叫旅馆里人的?”

“那样做我说不定也要被杀掉,只有逃走。我慌忙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等一下。”江山打断了她的话,“门怎么样?是自动锁?”

“当然,门一关就自动锁上。不过,在里面随时都能打开。”

“那么,你睡觉的时候,有人开门进来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是啊,嗯……等一下。”幸子沉思,“不会的,不可盲目。”

“为什么?”

“锁上还有链条,链条挂着呢。”

“真的?”

“没错。我想逃走,门打开了,可链条还挂着,出不去。记得我手发抖,怎么也打不开,急得直想哭。”

“噢”

江山手支下颚思索着。幸子虽是个很随便的女人,但不会说假话。尤其在这种场合,说假话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因此,可以认为她说的是真的。

但是,如果幸子的话是真的,那么凶手就只能认为是幸子。

“你离开那家旅馆的时候,有人看见吗?”

“总服务台的人可能看到了。还遇到两三对情侣。”

“你很显眼哪。”

“在这种时候美人就是吃亏。”幸子一本正经地说。

“后来去哪儿了?”

“在外面搭了一辆”的士’,想去国崎的公司,我觉得只有国崎能帮助我。”

“你背弃了他,还说这种话。”

“哎,可是,国崎是我丈夫呀,丈夫有帮助妻子的义务嘛,不是吗?”

幸子固执的信念使江山他们不得不苦笑一下。

“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

“我在”的士’里想,杀死矢代的,说不定就是国崎?”

“国崎杀死儿子?”

“不用他本人下手,能干的人很多。父亲嫉妒儿子,把他杀死,这不很正常吗?”

“那倒是……不是杀死儿子,而是杀你吧。”

“你觉得我被杀死就好了,是吧?”

幸子就好发这样的火。

“如果是国崎子的,我也要遭殃了,所以,我立刻改变了”的土’的目的地。”

“去哪儿了?”

“以前认识的一个男朋友家,想在那儿看看情况。”

“后来呢?”

“报上报道了这条新闻。可是,一看报我大吃一惊。凶手竟是我。我只是一个劲地发傻。”

“呆在那个男朋友那里不好吗?”

“男人都没良心。”幸子哼一声,“看到那张报纸害怕,突然说要外出旅行,还说房子已约好租给朋友,等等……其实就是怕招麻烦,赶我走。男人真是无情啊;只有在那种时候,才说什么多漂亮啊,多可爱啊这些花言巧语。一旦有事,都自顾自的。”

这也是没法子的,江山想,大概那个男人也是被幸子甩掉了。不惜性命为了一个甩掉自己的女人,那是划不来的。这些道理幸子不理解。

因为幸子确信,男人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

“后来就离开那儿了?”直美问。

“对。那男人曾经和我一起生活过,真想同他大骂一场后分道扬镳,最后,跟他要了三十五万零花钱就走了。”

连钱也给拐走了,真可怜。江山不由得起了同情之心。

“于是,我想,在这种时候,真正可依赖的只有丈夫。再好的情夫都没良心,而丈夫毕竟在一起生活过,同在一起睡一两次不一样。……对,我认为能信赖的只有你。”

怎么办才好呢?

“哎,我给你说啊,我已经不是你丈夫了。”

“可是,我不那么认为。我的丈夫只有你。”

无法发火……

“不过,我什么都不能干。什么都不!帮助你的是这位小姐,不是我。”

“啊,她,她是为了你才帮助我的,对吧?”

直美并不回答。

“反正,今天晚上要给你添麻烦了。”江山站起身说,“以后怎么办,可要考虑好。”

“晤,清洗澡吧。”君江说。

“实在对不起。”江山向君江道谢,“她人并不坏,就是那种脾气……有些地方像个孩子。”

幸子在洗澡。

“我倒没什么……”君江看着直美,“我同小姐在一起二十年了,一般的事我是不会介意的。”

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只是,我委托你的工作,还请继续做好。”

“这个没问题。”直美说,“在这儿不是能监视我吗?”

“可是,一出去就麻烦了吧。”

“不,我也想养成一点职业意识,小姐的事,就是舍了性命……

“过分了。”

“我说的是相反。”君江说,“我的意思是,由于你在旁边而使小姐遇到危险,那是不行的。”

“那当然……”

江山无话可说。

“还有……小姐到美国去以后,你和太太打算怎么办呢?”

“长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浴室迷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