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恋爱》

等待老师

作者:赤川次郎

已经过了多少个钟头了?

不,也许才不过十分钟。伸子不知道。

只是等待的时间令人觉得漫长无比,何况她很害怕“老师”的到来。

下午的课早就开始了。本来读高一的木下伸子也应该在课室里上课的——这堂是数学,对伸子而言,她并不惧怕这科目。

然而,对现在的伸子来说,什么都不重要。现在,她只想见“老师”。不见不行。

风从走廊吹过。同时从那儿传来“砰”的关门声,使伸子悚然一惊。

是风的关系?抑或是——

她害怕期待落空,于是想成是风的关系。可是她心中十分清楚,她由衷希望那是老师关门的声音。

“老师……”伸子低声呼喊。

“咯”、“咯”的皮鞋声下楼了。而且声音愈来愈大,伸子听得出来。

是教师。

倒霉的是,事务室的门同时“咯勒咯勒”地打开了。

“那就拜托啦。”

教国语的村井老师走了出来。

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发现……伸子突然灵机一动,躲到楼梯底下。那里有个小储藏室。说是躲,也只能贴背屏住呼吸。

如果被发现的话,大概会被问为何不去上课吧?伸子答不出来。

村井老师的拖鞋声不断地接近。村井的头很大,经常被大家取笑。

同时,下楼的脚步声也变大了。

“嗨。今天没课吗?”

“——村井老师。”传来清亮的女声。

村井被那个声音叫住,没察觉神子的存在,直直走了过去打招呼。

“要做的事多着哩。”野添春代说。“村井老师现在去上课?”

“不。因为有个紧急会议,所以课堂取消了。我已叫了学生们自修,但大概没有一个真的在看书吧。”

“是吗?!”野添春代笑了。“那么,我去代课好不好?”

“野添老师代课的话,那班小鬼会很开心吧。不过,我可不愿意讨自己学生的欢心。”村井十分正经地说。“快下课了。我去看看他们‘自修’到什么地步。”

村井上楼去了。

这时,伸子才悄悄探头出来。

野添春代虽然背向着伸子,但依然察觉到她的视线,立即转过身来。

“木下同学?你在那里干吗?”

“老师……我有件事必须告诉老师……”

“你冒着好大的汗啊!脸色也不大好,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如何?”春代的手按按伸子的额头。

那只手传来温暖的感觉,令伸子平静下来。

“老师……我迟到了,刚刚才来。”她说。“我去了医院。”

“医院?你去看病吗?”

“不是!我去那间医院……车站前的大学医院的……三o三号病房。”

春代的脸上突然浮现震惊之色。

好美,伸子想。这个时候,她把春代的美丽看得入了神。

“木下同学,”春代捉住伸子的手臂,把她带到楼梯旁边说:

“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请你叫我伸子。”

“这里是学校。”春代用严峻的语气说:

“告诉我,你为什么到那个地方去?”

伸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汗水又冒了出来。

“我……去关掣了,老师。”伸子清晰地说。

当然,春代应该听见了才是,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老师……”伸子觉得不安。

“我——”

“你关掉了掣?”春代问。

伸子默然点一点头。这时,春代突然把伸子推开。

“老师!”伸子差点跌倒。

“你做了什么事啊?!”野添春代用尖锐的声音说。

“老师……”伸子愕然。“是老师希望我这样做的——”

“什么?!我哪有说过这样的话?说说看!”

对。的确,老师没这样说过。可是……

“你以后不要再靠近我!”

抛下这句话后,春代转身背向她而去。

“老师!等等!”

伸子想追上去,却被蓦然回头的春代用针一般的视线刺穿了她的心。她像变成标本的蝴蝶般一动也不动——即是已经死了……

“不要再跟我说话!”春代那仿佛看到脏东西似的眼神被伸子用眼角捉住。

突然,传来下楼梯的脚步声。

“老师,这些拿去什么地方?”

那个抱着好几册厚厚书本下来的女孩,也是高一女生。

“谢谢,和美同学。”春代就象变成另一个人似的露出笑容。“跟我来,我来说明给你听。”

“是!”那名女孩脸红红地点点头,跟在春代后面走了。

伸子明白了。老师叫“和美同学”的声音,就像以前老师只对自己叫“伸子”时的声音。

——过了好久好久,早已看不见春代的背影了,伸子依然呆立在原地。

铃声响起,她回过神来。大家出来了!

伸子冲上楼梯——走廊上传来无数的脚步声、谈话声,以及笑声……伸子没有理会,继续奔跑上楼。

虽然不断气喘、冒汗,但她停不了。终于上到最高的五楼,她暂时停步,略作喘息。

走廊空无一人。五楼没有课室,主要用作老师们的研究室。

伸子踉跄迈步。

她走近一道窗口,开了锁,窗子“咯勒”一声打开。凉风掠过她被汗水弄湿的额头。

“——你不是木下同学吗?”一阵“呱嗒”、“呱嗒”的拖鞋声,村井跑了上来。“你干什么?”

本来在这个时候,好想见一个比较象样的男人……偏偏在最后这一刻,见到的竟然是村井老师……

“没什么。”伸子说。“好热。我在乘凉。”

“热?但——天气这么凉。”

村井耸耸肩,走开了。

走了一会,突然回头说,“对了,木下,你的作文——”

窗口开着,但已没有人在。

村井呆了一下,喃喃地说:“何时跑开的?”

当然。她是从楼梯走下去,只是忘了关掉窗口。

没手尾的家伙!他还以为她是个一丝不苟的好学生……

村井走近窗旁,顺势望下窥望一下,并没有想着什么。即使想了,也是无意识的。

总之,当村井从窗口俯视一下五层下面的沥青行人道时——他霎时间动弹不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与死神恋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