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恋爱》

告别老师

作者:赤川次郎

“你信那是真的?”夕里子问。

“不,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有那个感觉。”国友说。“一想起室田春代的吃法,现在都没胃口了。”

“姐姐好迟咧。”夕里子看看表。

——在医院地库的茶室。

从学校回来的夕里子,跑去安井和美留医的医院,与国友会合。

绫子从大学回来后,也会转来这里。

“她说今晚在s会堂有兼职,太迟了就赶不及啦。”夕里子叹息。

“你毋须为姐姐兼职迟到的事也担心啊。”国友微笑说。

“对呀——我知道,可是性格改变不来的嘛。”

对。人有杞人忧天型,也有乐天型,各形各式才有趣。夕里子也遇过各种经历,变成达观,可以“放心地担心”了。

“可是,如果那是演技的话,那就相当了不起。”国友说。“可以不眨眼地说说,说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她那种吃法……结果,她吃了十二个面包,二百五十克——不,三百克的牛扒,还有五种甜品。”。”

“好厉害,若她是演员,就是天才啦。”

“对,因此我觉得,她可能是说真话。”

“后来呢?”

“什么后来?”

“晚饭后,她没引诱你?”

“喂喂——对方知道你的事哦,就这样分手了。”

“好极啦!”夕里子微笑。“不过,木下伸子的兄长能不能接受呢?”

“是啊。他那番话没让人怀疑的理由。如此一来,就变成伸子为何弄死野添广吉。”

“关于那点,我想春代在某种形式上有所关连。尽管伸子的死是出于自杀的。”

“村井悟目击她的自杀,那是肯定的了。”

“其后是室田克彦和崛江均的死,这个神秘女子春代的嫌疑不是零吧。”

“对。总而言之,两个都死了。要查出真相嘛……”

“如果不是春代的话.干嘛崛江要杀了室田?”

“晤……”国友盘臂沉思。

这时,传来声音说:“咦,你们在呀。”

来者是珠美。

“怎么,是你呀。”

“什么怎么的,这么可爱的妹妹。”

“自己说可爱就不矜贵了。我们在等大姐,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你说凉子?”

“国友哥,我谢了。”

“喂喂,太见外啦。”

“国友,小心她要你请客。”夕里子调侃说。

“——大家好。”当事人神代凉子走过来。

“咦,你怎知道我们在这儿?”

“刚才我下楼时,看到你的影子。”凉子就像另外一个人那般开朗。

——现在,凉子的母亲厚子也转过这间医院了,且是小小的单人居。凉子在房内的沙发上睡了一晚。

出钱的乃是那个凉子的“舅父。”

听闻凉子逃出来后,国友造访那个家庭,遇到他们夫妇正在激烈的吵架——丈夫偷情的事被揭破,气疯了的妻子在屋里狂追着丈夫。

听见国友来访的理由时,“舅父”脸都青了。他和公司女职员偷情的事已够瞧的了,万一凉子的事传进妻子耳里,他会被杀掉!

于是,他不住道歉说:“我会向凉子道歉,请她原谅的。”

又说那晚的事不是认真的,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他怕国友说出什么,于是主动表示要把厚子转去好一点的医院。

如此这般,国友就把神代厚子转送到安井和美所住的这间医院来了。

“你妈妈的情形怎样?”夕里子问。

“嗯——请看,”

凉子夸张地摊开两手,一名穿上粉红色可爱晨褛的女士走进茶室。

“佐佐本小姐。”她注视珠美。“承蒙照顾了。”

珠美看傻了眼。“这是……你母亲?”

“整个人精神起来啦,瞧。”凉子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

“真的……好像另一个人一样。”珠美说。

“好极啦。”国友说。

他没把凉子从舅父家跑出来的内情告诉厚子,凉子也央求他别说出去。

“我在想,我怎会突然受到重视。”厚子说。

“那还用说,你是我妈妈呀!”

凉子的话叫厚子难为情地红了脸。

“对了!我要去买东西。”凉子说。“跟昨晚的一样,可以吗?”

“买点不同的吧。每天一样,会腻的。”

“我知道。妈妈有胃口了,半夜说肚子饿了哪,我去便利店买便当回来。”

“凉子!在外人面前别说那个。”厚子瞪女儿一眼。

“我也买自己的。”凉子笑着,走出茶室。

“给大家添麻烦了!”厚子羞红了脸。

“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国友说。

“嗯。”厚子拉椅子坐下来。

“有关崛江先生的事——听说他有女人,那是室田春代女士吗?”

厚子点点头,说:“我想是的。”

“你想是的。即是没法证实?”

“外子……对,他可能没说是那个名字。不过,他和春代女士的关系变成流言,传进我耳朵。”

厚子一边回想一边说:“我曾逼问他,是不是春代女士——他没有否认,但他又没说是其他女人。”

“是否想过,可能是别的女人?”

“不,没有——为何这样问?”

“不也没什么特别——”国友慾言又止之际,夕里子起身说:

“——好像有事发生了。”

“嘎?”

“上面吵吵闹闹的。”夕里子的直觉很敏锐。

国友也站起来说:“我上去看看。”

“刚才,有个女孩被车撞倒。”一名护土气喘喘地跑进茶室。“神代女士在不在?”

“啊——是凉子!”厚子刹时脸色转白。

夕里子等人一同急急冲上一楼,珠美扶着厚子跟着上来。

“没事了!”玄关前面的人群中有声音喊说。

“获救啦!”

夕里子分开人墙硬挤进去。

“让一让——对不起!”

人墙分开了,但见凉子瘫坐在眼前,按着伤了的膝头。

“怎样?”夕里子蹲下去。

“啊——没事。是我不留心。”凉子说。“妈妈吓坏了吧?”

这时,厚子飞奔出来。

“凉子——啊,你受伤了!”

“妈,擦伤而已,真的。”凉子连忙安慰她。“别担心。”

“很担心啊!”

“车子跑了。”凉子说。“——是绫子姐姐救了我的。”

“嘎?”夕里子抬起头来,见到绫子软瘫瘫地坐在地上,一副精神恍惚的状态。

“姐姐,没事吧?”夕里子窥视绫子。

“嗯……”绫子仍然迷迷糊糊的。“夕里子,你去哪儿?”

“哎……”夕里子摇摇头。“不是送姐姐去工作的地方吗?”

“送我?我要到哪儿去?”

——这可不行。

夕里子叹息。无论如何,在地下铁中不太能谈话。

因为没有通知说要请假,如今赶着去s会堂。

已经六点多了,早已迟到。可是,大堂的开场时间是六点半,最坏的情形是赶得及六点半到。

地下铁终于来到s会堂附近的车站。

“快,姐姐。”

“嗯。”

两人跑着穿过月台,搭电动扶梯出到地面。

“风好大。”夕里子缩脖子。“有风就寒冷了。”

“夕里子——”

“没关系。我代替你。上次干过大致上的事知道怎么做的。”

忍不住这样说出来,乃是夕里子的弱点。

“是吗?那我可以回家了?”

“喂!太厚脸皮了吧!那位——内山昌子小姐?起码要跟她打个招呼吧。”

“朝气地打个招呼,说‘我不舒服,妹妹做替工?’不是有点奇怪吗?”

“没法子呀,内山小姐会谅解的。”

“说得也是。”绫子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总之,姐姐救了人,可以逞威风了。”

两人快步走着,往会堂的楼梯走上去。

“不过,夕里子……”

“嗯?”

“我真的救了那女孩?”

“被救的人这样说了,大概是真的吧。”夕里子说。“来,转去后门吧。”

“你只来过一次,居然记得好清楚呀。”绫子大表钦佩。

可是——说真的,绫子似乎没有自己救了神代凉子的记忆。

当时……绫子也在意兼职的时间,带着焦急的心情来到医院的对面。

过了马路就是医院了,心情稍微松弛下来。

虽然有车辆往来,但那条马路的交通量总不算多。现在根本没车子来,好几个人在快步越过马路去。

可是,绫子不知怎地认为应该从距离医院门前二十米外的班马线过去,因而走向那一边。

行人讯号转红了,绫子停步等候——讯号比想象中漫长。

没车,不如过去吧。绫子也会这样想。

正当这样想着时,一部车子映入眼帘。唉,就是这么回事。

还是应该等讯号改变了才过马路,绫子这样想着时,见到斑马线的对面出现凉子的人影。

她很活泼地走着过来,完全没看讯号的打算。她飞快地望望左右,当然看到有车子来了,却以为来得及过马路。

她踏小步超过斑马线。绫子看了,觉得危险,可是无计可施。

而且——车子愈驶愈近了。远看时,速度感也许有所不同。

啊,危险……危险!

在呆呆地想着,却寸步不移的绫子,冷不防被人从后面一推。

从来不作好心理准备的绫子,正面受力,差点往前跌倒。这种要跌不跌的情形下,只能往前迈步。

绫子的姿态是往前跌跑了两三步。

“啊——”扬声喊的是从对面来的凉子,她的脸就迫在眼前,绫子身不由己地伸手接住凉子的身体。

两者“咚”地相撞,速度相当的关系,这回两人以往后退的形式踉踉跄跄。

绫子就这样仰脸跌个人仰马翻。碰到屁股,好痛!那一瞬间,大风把绫子的裙子吹起来。

“哎呀!”她慌忙坐起身,拉住裙摆,其实不是顾虑那个的时候——在那刻不容缓的一刹那,车子在几公分的地方飞驶而过的事,绫子并不知道(幸好)。

回过神来,见到凉子也在对面跟她一样跌倒。然后,路过的人有点夸张地问“没事吧”。

然后变成大騒动……

那个可以称作“救人”吗?

绫子歪头,跟夕里子一起走进会堂中。

“啊!佐佐本小姐!你来啦。好极了。”已经换上制服的内山昌子走过来。

“对不起,迟到了!”夕里子说。“其实姐姐遇到一点意外冲击,今晚由我代替。可以吗?”

“嗯,当然可以。不过——怎么啦?”内山昌子担忧地看住绫子。“看外表,跟平时没啥两样嘛。”

对绫子来说,那句话也够冲击的了……

电话……

对。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当时我在睡觉,突然半睡半醒的,“老师”的声音在耳朵深处回响。

——和美在浅浅的睡眠中迷糊地想起。

在医院的病床上,没事可做。病人的“工作”就只是睡觉休息而已。

睡着了,却有醒着的奇录感觉。她像一直泡在温水浴中似的……在那个情形下,和美想起了“那个电话”。

那是谁打来的呢?

“你说得对。”老师说。“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老师跟谁在谈话?老师,只是要看住我,不要理别人的事!

在半睡状态中还会妒忌,自己也觉得好笑。

“——所以我说……”老师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对,我不爱你。”

老师只爱我一个就好了。我会用我全部的爱去爱老师。

“——我要挂线了。”老师说。“不要再打来。”

压抑的语调。说完,老师挂断电话。“叮”的一声电话声,和美完全清醒过来。

刚才是发梦?

“吵醒你了?”春代穿着丝质晨褛,走到床边。

“老师……你和谁讲话?”和美坐起身来。

“讲话?没有哇。”春代安静地坐在床边。“是不是做梦了?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而已。”

“可是——刚才有电话。”

“噢,电话呀。”春代微笑。“搭错线罢了。讨厌,半夜三更的。”

说完,她用白暂的指尖去碰和美的脸。

搭错线?不是。因我听得很清楚。

可是,和美不敢这样说。

“——好可爱呀。”春代叹息着说。

“老师……”和美伸出手臂。搭在肩头的毯子溜了开去,露出光滑的肩膊。胸部也袒露在外,和美不由缩了一下身体。

“和美——”春代覆盖在她上面,嘴chún在和美的脖颈上游移。

丝质晨褛的冰凉触觉,使和美打了个哆嗦。

“冷吗?”

“不……”

和美用chún按住春代的chún,手指在她那柔软的发堆中滑动,和美合起嘴chún叫了一声。

老师——老师。我只有老师一个。男人……我不要男人……

老师……

“老师——”她喃语。

在朦胧的视线中,和美见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chún上还有湿漉漉的触觉。可是现在——自己却在医院里。

一直躺着,全身到处都有刺痛的感觉。

这里是单人房——不可能有人和我接吻。

可是……

“和美?”声音说。“你醒了?”

和美的视线清楚了,在灯光微暗的病房中,认出春代的脸。

“——老师!”

下意识地爬起来。身体掠过一阵像电流通过的剧痛,和美不由得皱起眉来。

“啊,不能起来的呀。”春代温柔地说,让和美的头回到枕头上。

“老师……几时来的?”

“十五分钟以前吧。”

春代穿着整齐的套装。眼睛适应后,和美伸出指尖轻碰春代的脸。可是,春代仿佛想避开似地移开脸部,把椅子拉近。

“我和你母亲谈过话。”春代说。“她还记得我,我好开心。”

“妈妈……她到哪儿去了?”

“她说先回家一趟,我说我会留下来陪你,可以吧?”

“当然!”和美握住春代的手。“她不回来也可以。”

“啊!不能说那种话的。”春代笑了。“我——也该走了。”

“我刚刚才醒来!老师……”

“有没有做梦?”

“我……是做梦吗——梦见我和老师在一起的事。”她低声说。“梦见我们睡在一起的事……”她的脸顿时发烫。

“和美——我来这里,是想把一件事说清楚。”春代用两手上下夹住和美的右手。温和地摩挲着说。“冷静点,好好听着。”

“什么呢?”

“听说你从楼梯掉下来受了重伤,你知道我有多震惊吗?相信是因为我的关系,是我把你推向死亡的……”

“什么意思?老师。”

“是谁把你推跌下去的,我不晓得。不过,假如有人恨你而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春代停顿了片刻。“和美,我们不能再见面了。”

“老师——”听到这句说话,和美想坐起来,却又痛楚难耐。

“听我说,这是为你好。你再继续留在我身边的话,你将会遭遇不测。”

“老师,那种事——”

“拜托。”春代用力握住和美的手。“忘记我的事,你还可以从头来过的。”

和美一时无语,仅仅用力握住春代的手。

——不知过了几分钟?

“明白了。”和美说。

“和美……你明白了?”

“是的。”她坚决地点点头。“我也喜欢大出君……虽然会寂寞,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春代大声叹了一口气。

“谢谢!”她轻拍和美的手。“都是为你好。你肯谅解,我好开心。”

“老师!最后一次——”

“嘎?”

“再吻我一次,然后请马上回去。”

春代有点寂寞地微笑一下,静静俯身在和美上面……

然后——和美紧紧捏住毛毯,竖耳倾听春代离去的脚步声。

没有老师的人生……啊,老师!

和美不想折磨春代,因此马上答应听从她的话。

“老师……抱歉。”

和美想死。想到那天被人从楼梯推跌时,如果死掉就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与死神恋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