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恋爱》

惩罚

作者:赤川次郎

“哈啾!”

珠美一进玄关就打个大喷嚏。

大得差点跳起来的夸张大喷嚏。

“嘿!一定有人在讲我坏话!”她一面咕哝一面走进屋里。

“大声鬼叫什么呀。”绫子探脸出来。

“怎么,大姐。你在呀。”

“我在这里又如何?”她古里古怪地说。“那么大声,吵醒她啦。”

“是吗?”

珠美以为夕里子在睡觉。

“我现在去上班,晚饭你自己随便吃吧。”绫子边穿大衣边说。

“嘎?”

“怎么看都是倒转了。”

“真的讨厌!明明是穿对了的,看来要写字注明了。”

“对呀!”

“那我走啦。”

“晤。”

“我会跟夕里子在那边会合的。”

“知道了。”

绫子出去了,传来关门声。

珠美吹着口哨,走进厨房窥探雪柜。

“吃什么好呢……”

夕里子在“那边”跟绫子会合?那么,做一人份就行了。

不过——刚才她不是说会“吵醒她”吗?

那个她是谁?

“一定是大姐讲错了。”

珠美这样向自己解释。

对,那种事一点也不稀奇,因为绫子经常搞错了自己的身份!

珠美自己泡一杯饭前咖啡。每个人都有长处,珠美最拿手的是泡咖啡。

咖啡香味弥漫厨房,珠美满意地点点头。“唔,看来不错吧。”

“真的。”

“谢谢。”珠美答。慢慢转过身去。

安井和美依靠着站在厨房门口。

“啊……”珠美一时说不出话来。“——真是吓我一跳。”

“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嗯……”

珠美让和美坐在椅子上,然后拿出杯子替她倒咖啡。

“——好喝。”喝了一口,和美点点头。

“和美姐姐……”

“嗯?”

“医院混乱得很哪。”

“医院?”

“他们说你失踪了。而且,你不是留下一封信,说你不想活了吗?”

“信……我有写那种东西吗?”

“嘎?”

“我想是吃了葯的关系,脑袋昏沉沉的……当我察觉时,已经躺在这里的床上了。”

珠美哑然。

“那么,你还活着啊!你有脚吧?”她窥探一下,证实之后就冲向电话处。

打电话通知完医院和美平安无事后。和美已在品尝第二杯咖啡了。

“救护车现在就来!”

“什么?!那我要不要躺下来?”

“绫子姐姐知道吧?真是的,什么也没说!”珠美叹息。

“抱歉,好像让大家担心了。”

“一点点啦。”珠美有点讽刺地说,但还没消气。

“稍微减痛了,这个家真是可以令人松弛下来。”

“因为住的人很松弛吧。”珠美说。“要躺一下吗?”

“不……移到沙发去好了。”

在珠美的搀扶下,和美慢慢走向客厅的沙发,以舒适的姿势坐好。

“要不要看电视?”珠美用遥控器开了电视。“我去换件衣服。”

“谢谢,别担心。”

令人如此担心挂虑,还这样说!

珠美气冲冲地走进自己房间,迅速更衣。

救护车要来,没必要紧张的,但总不能以校服示人。

换好便服,回到客厅后说:“和美姐姐,要不要换件……”

和美在呆然盯着电视画面。

“怎么啦?”珠美望向电视——画面上出现一张面善的女性照片。

“啊,她是……室田春代。”珠美说,见到画面出现好似案发现场的房间。“发生什么事?”

“她被杀了……”

“嘎?”

“好像是被勒死的……老师!野添老师!”

遥控器从和美的手掉下去,跌到地面,频道改变了,换成吵闹的卡通节目。

“老师……”和美两手掩面哭泣。

珠美有点忌惮似地捡起摇控器,呆立在那儿不动。

电视上,金发少女开朗地扬声大笑。

“很快就到休息时间啦。”内山昌子说。

“内山小姐听得好情楚啊。”绫子说。“我根本不晓得演奏到什么地方。”

“同一首曲子听了多次,任谁都知道的。”昌子微笑。

音乐厅的大堂,如今十分清静。

“内山小姐,小孩的伤势如何?”

“谢谢。她已经无大碍了,小孩子康复得很快。”昌子微笑。“给你们添麻烦啦。”

“哪里……”从里面传来鼓掌声。“噢,结束啦。”绫子说。

“对呀。”昌子点点头,走过去开门。

里面的客人如潮水般涌出大门。大概很紧张地听音乐的关系,大家的表情显得有点解放的样子。

“你好,你好。”不少人在互相打招呼。

绫子也认出其中几个常来的评论家,休息时间时,不知何故总是站在同样的地方。

“——姐姐。”有声音说。绫子眨眨眼。

“难道听错了。”她喃语。

“我在你旁边呀。”那声音又说,吓得绫子跳起。

“夕里子!你在干什么?”

“嘘!”夕里子摇摇头。“可以帮我叫内山小姐吗?”

“内山小姐?嗯,你等等。”

绫子把正在门口张贴海报的内山昌子带来。

“对不起,打搅你工作。”夕里子说。“国友先生说有事拜托你一下。”

“拜托我?什么事呢?”昌子说。“当然,如果我办得到的话一定帮忙。”

“请到这边来。”

夕里子把内山昌子带到大堂的某个角落。

国友在等着。

“对不起。”他致意。“其实有个请求。”

“什么呢?”

“在那边的饮品部门,有个拿着酒杯的男人,你看得见吗?”

昌子窥探一下。“是不是胖胖的,穿深蓝色西装那个?”

“是的。我想得到他手上拿着的玻璃酒杯。”

“呃?!要玻璃杯干吗?”

“他很像一个被通缉的犯人,我想拿他的指纹证实一下。”

隔了顷刻,昌子点点头。

“好的。”

“你肯帮我吗?”

“当然,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喝完后,如果他把杯子放回柜台时,我就不知道哪一个是他喝过的啦。”想了一下又说:“交给我办。”

说完,昌子快步穿过人群走过去。

“那个人做了什么?”绫子问。

“待会再说。”夕里子说,然后一直看着内山昌子的行动。内山昌子绕到饮品柜台前面的桌间,把空杯摆到托盘上面。

“其实那边的负责人会在休息时间结束后收集一切的呀。”绫子说。

昌子走到那名穿深蓝色西装的男人身边,拿起烟灰盅放到托盘上,然后回身去碰男人手上的玻璃杯。

“啊——”她喊,玻璃杯掉了。

杯子掉到桌面上,发出“啪嗒”一声后碎了。

“万分抱歉!你有没有受伤?”昌子道歉。

“不,没关系。反正也快喝完了。”男人说。

“是我做得不对。”昌子再三道歉,拾起玻璃碎片,放在托盘上。

“不不不……”男人挥挥手,穿过人群回到观众席里头去了。

昌子拿起托盘,向柜台中的女孩说一声,再往夕里子他们这边走回来。

“对不起。我以为下面是地毯,掉了一下去也不会破的。”

“没关系,只要碎片收齐就够了。”

国友拿出一个大袋子,把碎片逐一拾起放进去。

“谢谢你的帮忙。”国友舒一口气。“好了,请回去工作吧。”

“是,休息也快结束啦。”昌子说。“我把盘子还回去,然后回去原定的位置。”

“是。”绫子说。

昌子走开后,国友和夕里子飞快地交换眼神。

“我也回去啦。”绫子说。“夕里子,你会先回公寓吧?”

“多半吧,怎么样?”

“和美睡醒以后,你把她带回医院去,拜托啦。”

说完,绫子回去她的工作岗位了。

“和美,是不是指安井和美?”呆了一会,夕里子说。

“大概是吧。”

“她在我们家?医院发生了那么大的騒动……”

国友耸耸肩。“一点也不稀奇。”他说。“对了,我要把这个带去做鉴证。”

“知道……”夕里子叹息。“一下子觉得好累呀。”

恰好那时,休息结束的铃声在大堂响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与死神恋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