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恋爱》

老师与男朋友

作者:赤川次郎

“——好漂亮的人哪。”说着,绫子打起呵久来。

“姐姐,你想在这里睡吗?”夕里子吃了一惊。“至少回去再睡好不好?”

吃完饭回家的路上,三人很轻松地乘坐电车,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不是想睡觉……”

“但你为何打哈欠?”

“嗯……”绫子沉思。

“算了吧,二姐。你让大姐动脑筋的话,她会真的睡着。”

“好失礼啊!”绫子瞪着珠美。“噢,对了。在s大会堂的兼职不太能打瞌睡,所以我忍着,累积到现在才打呵欠的。”

似乎说服了自己那一关的缘故,绫子如释重负。

“——对了,刚才我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好漂亮的人之类的。”

“对。我说的是那位未亡人啊。”

“她好像当过老师。”夕里子说。“你的朋友安井小姐,好像和她相识。”

“和美高中的时候是念女校的。不过,那叫大出的也是不错的男孩哩。”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珠美说。“他有点像n艺员。”

“是吗?哪儿像?”

“鼻子一带——哎,上次在剧集里,他不是穿那种衣服吗?”

“是吗?”

话题转移到电视剧方面去了。

由于绫子近来没怎么看电视,不知不觉便被夕里子和珠美的对话甩开了。

把自己交给电车单调的摇摆旋律时,真的快睡着了——明明睡眠很充足的。

的确,任何时候的我都像小孩子一样……

绫子突然想起来。离开餐馆时,安井和美又过去跟那女人——名叫室田春代的——打招呼。

然后正当要离开时,室田春代站起来说:

“和美,好怀念以前啊,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吧。”

她的手搭在和美的肩上。

“可是……老师很忙吧。”和美有点期期艾艾地说。

“有点啦,一切安顿后再联络好了。你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吗?”

“是。”

“这是我住的公寓。”她拿出一张卡片。“这算是我的名片吧,因我接了一点翻译的工作来做。”

和美接了过去。

这时,珠美和大出很投契地交谈着往收银处走去;夕里子拿着大衣保管的牌子往衣帽间走去;绫子无所事事地一个人离远而站,似乎在等和美。

当然,目不转睛地看人家谈话也很无礼,绫子于是移开视线,偶尔才看看和美她们。

然后——她见到室田春代把卡片交给和美时的情形……

春代轻轻捉住和美接卡片的手。

那个看起来只是轻轻一碰的动作,但和美并没有缩回她的手,继续拿住卡片不动。

春代的手指在和美的手和手脖子之间移动,就像抚摸小孩子的手的样子……

和美的睑唰地泛红。她垂下眼睛,立刻连脖子也红起来。

——那是几秒钟的事,大概还在旁的国友也没发觉。

“那就在此道别啦。”春代松开手。

“对不起。”和美说。她的声音近乎嗫嚅……

然后,和美用平日的语调说“走吧”,但她脸上仍满带兴奋之情。

——到底是怎么啦?

不过,与我无关——当然了。

马上伸出颈项去管别人的事。是佐佐本三妹妹的“坏习惯”——不,不是我,但我总是被牵连过许多怪事。

对。这回我绝对不要陷入那种“困境”,绝不!

不管夕里子怎样坚强都好,我是姐姐。万一妹妹们有什么不测,那是做姐姐的我的责任。

对。

我必须坚强一点……

“——姐!”

被夕里子摇呀摇的,绫子吓一跳。

“怎么啦?我又没睡觉!”

“还说没有!明明呼呼大睡了。”珠美说。“下车啦。”

“哦?”绫子用力甩一甩头。说:“好快呀!”

“你没什么吧?”大出达朗说。

和美摇一摇头。“对不起。”

“怎么啦?”大出困惑不已。

和美伸手去按就床边的灯擎。按了几下,室内逐渐明亮起来。

“咦,是这样的房间呀。”和美环视一下出奇地小的房间。“晤,也没必要太大的。”

“哎。”大出叹一口气。“你是第一次?”

“嗯。”和美一直仰视天花板的照明灯。

——跟佐佐本三姊妹分手后,和美突然邀请大出说:

“上酒店去吧。”

大出吃了一惊。当然了,他和和美只不过发展到接吻的阶段而已。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走进了酒店……

“有什么事吗?”大出问。

“为什么这样问?”

“呃……因你突然提出这种事。”

“突然想这样做嘛。不行?”

“没有哇。”大出连忙笑说。

“你不是第一次吧。”和美说。

大出有点迟疑.

“呃……以前有过女朋友。”

“我认识吗?”

“不……她很快就跟了别的男人了。和美,你可不要这样对我才好。”

“那么,你要好好待我啊。”

“嗯。”大出用力把和美抱在怀里。

“好辛苦。”和美笑了。

“抱歉抱歉。”大出连忙放松腕力。

“——以前,我也有过喜欢的人。”和美说。

“是吗?”

“好痛苦……不过,已经忘记了。”和美对大出露出笑靥。“今晚,完全忘记了。”

二人的chún相碰。

然后,和美突然察觉而问;“几点了?”

“呃……十一点半吧。”

“糟了!我必须回去了。”

和美坐起身来,用毯子掩胸.并伸手拿起沙发上的浴巾。

“我以为可以过夜啊。”

“过夜可不行。可以迟归,只要回家就不会挨骂。”和美骨碌地下了床。用浴巾裹住身体。“抱歉哦。”

“我不敢说奢侈的话。”大出笑说,在床上伸个懒腰。

和美走进浴室。

——她没后悔跟大出睡觉,因她觉得那是迟早的事。

可是不应该是今晚,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不过——这样也好。大出人品不错,他并没有怀疑和美为何突然有这种需要。

淋着热花洒浴时,埋藏在她心底深处的黑色不安渐渐溶解流去了。

不安?为何到今天还会不安?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即使偶然又遇上了,也没必要觉得不安才是。

那个人与我,已经毫无关系了。

我是属于大出达朗的。

对!因为他也是属于我的!

可是,和美知道,自己害怕什么。

假如那个人真的打电话来的话……

和美觉得这样胡思乱想也没有,幸好她的忧虑还未成为事实……

“姐姐,电话。”珠美对刚洗过澡的绫子说。

“我?”

“现在眼前只有大姐呀,二姐还在洗澡。”

“不必用那种迂回的方式说话吧。”

绫子接过话筒——低血压的绫子洗过澡,刚刚出来。仍然处于热得头昏脑胀的状态。

现在身体只围着一条浴巾地接电话。

“喂,我是绫子。”

“噢,对不起,那么晚打搅。”

似乎在哪儿听过的声音。

“呃……”

“幸好你在家,我是内山呀。”

“内山……”

似乎在哪儿听过的名字。她想。

“记得吗?s大堂的内山昌子。”

“哦!你这样说,我就知道啦。”

这样说都不知道的人大概不会有吧。

“你知道是我,真是开心。”不像调侃的说法。“有事拜托,这才打电话给你的。明天,我有要事。非请假不可,你能来吗?”

“明天吗——嗯,从傍晚开始的话……”

“好极啦!”内山昌子说。“那么,五点半,请你去大堂吧。你有事的话,随时可以离开。”

“那……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明天应该没有的。”

“好的,那么……”

“拜托啦。至于办事处那边,我会事先说好的。”隔了一会,内山昌子又说:“上次发生事情时,见到你镇定的表现,我好佩服呀。真的,遇到那种场面还能镇定处理的人,并没几个啊。”

“嗯……”

“所以我觉得,明天的事可以交给你了。”

“交给我……不是我一个人吧?”

“当然不是。只是明天几乎全是兼职的学生,你会做得很好的。”

“是。”

“那就拜托了。”

“谢谢……”

正要收线时,对方又说:“对了,明天你等于是领班了。晚安。”

“吓?!”

内山昌子已经挂断电话。

——领班?我?

绫子用愣愣的脑袋呆呆地想。

“没有其他人在呀。”

不可能!不管我怎么能干,也不可能从剪收门票到带位一个人担任,因为两千名以上的客人会在短短三十分钟内涌进来。

换句话说……领班?我做领班?

“那太可怜了!”绫子大大声说出来。

这句“可怜”的形容词可以用在许多情形上——绫子,当领班带一班做兼职的学生。明晚,绫子能在s大堂扮演领班的角色吗?

“我真是世上最可怜的人……”她自言自语。

“你说谁可怜?”

夕里子很快就洗完澡,穿着睡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着进来。

“夕里子——你洗好啦?”

“谁的电话?可别扯上怪事啊。”

“——哎,夕里子。”绫子说。“明天晚上,你没事做吧?”

绫子问得若无其事似的,又不像有什么意图,完全不让对方引起戒心。

于是夕里子也不经意地答:“没什么事——干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与死神恋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