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恋爱》

小孩受伤了

作者:赤川次郎

“再见。”珠美向朋友们挥挥手,然后走进公寓大堂。

从学校回来,加上是周末,脚步也轻盈起来。

珠美窥望了一下信箱。

“全是邮寄广告信。”她埋怨。“起码放包纸巾进来才是。”

珠美是贪心鬼。

将近下午三时。珠美正想乘搭电梯时……

有个女孩,坐在大堂的椅子上。

略瘦,脸色也不好。年约十四五岁,跟珠美差不多。

那少女一直盯着珠美。

“有事吗?”珠美问。少女慌忙摇摇头说:“没什么。”

“哦。”

她用锁匙开了中门,走进里头。按了电梯的按钮,飞快地再望大堂一眼,那少女还在看珠美。

珠美叹息。

“哎,什么事?快说,电梯来啦。”她隔着中门喊。

这时,少女站起身,向她走过来。

“呃……你是佐佐本小姐吗?”少女说。“刚才,你看那个信箱——”

“是呀,那又怎样?”

“呃……”

说话不明确的人不理会,这是珠美的处事方式。电梯的门打开了。

“有事的话,写信好了。拜拜!”她说。

少女吞吞吐吐地说:“我——肚子……”

“嘎?”

“肚子……好饿……”

说完,少女软瘫瘫地坐倒在地。

珠美大吃一惊。

“喂——振作些!”

珠美连忙打开中门,把少女扶起来。

“我回来啦。”夕里子讲入玄关。“珠美,好早啊——咦?”

饭厅的桌前,有个陌生少女正在以惊人速度吃着杯面。

然后,珠美一脸惊诧地在旁注视着。

“客人?”夕里子问。

“一个普通的缺食儿童。”珠美说。“看。冷冻肉包、烧饼、蒸饭,还有杯面。”

她让夕里子看吃空了的容器及包装纸。

“一个人吃完全部?”夕里子瞠目。

“肚子……痛。”少女按着肚子呻吟。

“当然啦。”珠美摇摇头。“躺一下就会好的。”

“抱歉……我……好痛……”

“什么?你叫‘好痛”吗?”

“珠美!别取笑她了。你今年十五岁?”

“嗯……读中一。”

“那就跟珠美同年了。几天没吃东西?”

“四天……”

“换作是我,卖身也要吃。”

“珠美!为何会来这儿?”

“我叫……神代……凉子。”

“神代凉子?还有呢?”

“双亲离婚了,神代是家母那边的姓。我爸爸姓崛江。”

“崛江……崛江均?”

“嗯。”她点头。“他是杀人犯——你们可以赶我出去。”

“别说傻话。佐佐本家没有那种人。”夕里子说。“我们也想知道你的事——肚子痛?你可以在沙发上躺一下。”

神代凉子有点害臊地说:“抱歉。爸爸死去后,我好想见到身边的亲人,但亲戚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

“那种家伙,忘掉好了。”珠美说。“下次见到的话,必定用冷水直浇!”

神代凉子笑了出来。

“啊……好痛……”她皱着眉头一边忍痛一边笑。

“厉害的家伙。”珠美吃惊。

“珠美,带她去睡一会吧。我联络国友,叫他来一趟。”

“那么想见爱人的面?”

“有空冷嘲热讽的话,不如赶快去做!”夕里子怒吼。

“她是你妈妈?看起来好年轻啊。”凉子问珠美。

夕里子不由也想对那女孩大吼大叫……

“绫子小姐。”内山昌子走过来。“这几天多谢了。”

“不用客气。”绫子说。“你的事都办妥了?”

“嗯。”内山昌子微笑。“到了这把年纪的人,就有许多事情要忙了。”

“什么这把年纪……内山小姐不是很年轻吗?”

“是吗?多谢。”她笑。“今天演奏会没中途休息时间,好轻松的。”

“为何不没休息时间?”

“因为只演奏一首曲子的关系。玛拉的‘第七乐章’,费时一小时半。”

“演奏者也很疲倦吧。”绫子不由表同情。

“绫子小姐是好人哪。”

“我常被妹妹们取笑的。”

“有没有男朋友?”

“目前没有……妹妹却有了。”

“噢,是上次那位刑警先生吧。不过,不必心急,你会遇到好男人的。”

内山昌子应该还独身,是个轮廓分明的美人胚子,却有点难以亲近的感觉。

“入口处好像有一道门开着了。”

“啊,我去关好。”

绫子急急走过去关门,因为风吹进来会冷。

刚好接待处的电话作响。由于不能让音乐厅内听见,所以声量弄小了。

“是,s会堂接待处。”绫子跑去接听。

“喂喂。”似乎非常焦急的女声。

“s会堂。”

“那边——内山女士在不在?”

“在。我去叫她,请稍候。”

“啊,救护车来啦!”

“嘎?”

话筒的另一端传来警笛声。

“请转告内山女士,说她女儿被车撞倒——”

“嘎?”

“请她马上到托儿所来。拜托!”

“喂——喂喂。”

电话挂断了。

内山小姐的“女儿”?

“什么事?”内山昌子好奇地走过来。

“内山小姐,请你马上去一趟。”绫子说。

“去哪儿?”

“你女儿好像被车撞倒了。”

内山昌子的脸立即转白。

“那孩子——”

“现在好像被救护车载走了,你马上去托儿所吧,这里的事交给我吧。”

“谢谢……啊……怎办?”她站不稳。

“内山小姐!请振作!”

绫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台词。

“——绫子。”有人在喊。绫子回头看,是国友。

“国友哥!”

“夕里子叫我来接你的,发生什么事?”

“好极了!拜托你送她一程。”

“嘎?”国友瞪大了眼。

“——真对不起。”内山昌子稍微平静下来的样子,叹一口气。

“十分钟就到。”国友说。

最后,绫子还是跟了国友与内山昌子一齐去医院。

他们坐的是巡逻车,速度奇快无比。

国友在路上打电话去托儿所,问到医院名称,再向那里查询,得悉内山昌子女儿的伤势并无大碍。

“这是我跟一个有妇之夫生下的孩子。”昌子说。

“内山小姐,这种事,你可以接受吗?”绫子说。

“不,实在很难接受。”昌子说。“国友先生,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一切的。”

“关于什么?”

“上次……死在会堂前面的那个崛江。他所杀的室田克彦,就是我女儿的父亲。”

绫子和国友都哑然。

“因为他的公司就在s会堂附近,他经常在接近开演时才来买票,渐渐地我就跟他熟悉起来……不久,他开始邀请我吃饭。”

“原来这样。”

“我是知道他有妻子的,但我仍是生下我们的女儿。我没想过要跟他结婚,也不奢求他与女儿相认。”昌子说。

“但——室田太太知不知道?”

“你说春代女士?当然不晓得……她自己也有情人,多半是崛江吧。”

国友沉思。“那么说……是春代唆使崛江,叫他杀掉自己的丈夫?”

“极有可能。”昌子点头。“室田也说,自己的太太是‘好看的装饰品’,还有“无情的女人’什么的……他那把年纪,如果春代女士和他相处得好,他就不会对我表示关心了,对吗?”

巡逻车到了医院前面。

“来,走吧。”国友打开车门。

“那么,小孩没什么事吧?”夕里子边泡咖啡边问。

“嗯,虽然只是碰伤一点头部,却流了好多血,这才吓坏周围的人。”绫子说。“她一见母亲的脸就扑了过来。现在两岁半吧?好可爱!我也想要个孩子。”

“别搞不伦关系啊。”珠美说。“不然以后分财产时会有争执的。”

“说什么呀。”夕里子捅捅珠美。

“好了……你是——神代凉子吧。”国友改变话题。

“是。”

吃过东西、睡过一觉的关系,神代凉子的精神好了许多。

“刚才那番话,跟你父亲也有关系吧。”

“嗯——我想杀了那女的。”

“你是指室田春代?”夕里子问。

“对。在遇见她以前,我爸爸是个非常爱家的人……”

凉子的表情阴沉下来。

“你父亲从何时开始……”

“三年前开始,我父亲开始变了。以前每逢假日,他都留在家里帮我妈妈做家务的,后来就一天到晚外出……”凉子说。“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爸爸妈妈正在吵架。于是我知道了,爸爸在外面有女人。”

“那你怎知道她是室田春代?”

“我想求她和爸爸分手,所以跟在爸爸后面,这才知道那女人叫室田春代。”

“原来如此。”国友点点头。

“你直接见到她,说清楚了?”夕里子问。

“嗯。可是——她只是笑笑。说‘小孩子不懂的’这些话。”凉子懊恼地说。“最后,妈妈和我离开了爸爸。妈出来做事,结果累病了,现在还要住院。因此没有了收入,唯有把我交给感情不怎么好的舅父代养。我爸杀人后又被杀,舅父说很丢脸,所以……”

“又不是你的错。”夕里子叹息。“你母亲还在医院?”

“嗯——医生说,如果接受好一点的治疗就会康复的,但我们没钱。”

——夕里子什么也说不上来。

对这女孩来说,父亲确实不可饶恕。可是另一方面,像内山昌子那样,选择自己的道路和爱人也不能说她不对。

“那么说来,崛江均和室田春代毕竟有着微妙的关系。”

国友说。“不过,崛江死了,春代唆使他杀人的事就无法证实啊。”

“那么,不能拘捕那个女人吗?”凉子问。

“目前很难。”国友说的是真话。“你尝试检查一下你父亲的所有物品和房间,若是找到信件之类的证物就有一点帮助。”

“大概不容易吧。”夕里子说。“——哎。凉子,今晚住在这儿吧,去洗个澡后睡觉好了。”

“对不起。”凉子鞠个躬,又问:“住一晚,不付钱可以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与死神恋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