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行大运系列》

会走钢索的狗

作者:赤川次郎

1

真弓正在熟睡。

一般而言,如果真弓没有醒着的话,这个系列的故事是不会开始的。然而,今晚她为什么熟睡着呢?

难道真弓和今野淳一之间的爱情开始冷淡了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个系列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大约就在两个小时之前,真弓和淳一刚做完充分的“亲密”对话,然后她才熟睡的。所以,她的老公淳一现在当然是出外工作去了。

“哎呀!”

真弓突然张开了眼睛。“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你怎么醒来了呢?”刚回到家的淳一很讶异地说:“我刚才明明是悄悄进来的呀!”

“我对你很敏感呀!”

“你应该对其他小偷或奇怪的人敏感才对嘛!”

淳一自己虽然是小偷,但是他当然不会到自己家里来当小偷。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真弓稍微看了一下手表后说。

“嗯。唉!”

“果然不出我所料。”真弓洋洋得意地说:“我明白了!”

“真的吗?”

“因为你刚才出门时的背影好像非常寂寞的样子。”

“背影?”

“我想你一定是因为刚才爱我爱得不够,所以才提早回来的吧!”

“我出门的时候,你鼾声大作地熟睡着呢!”

“即使睡着了,我的心还是看得到你!”

真弓从床上朝丈夫扑了过去。明明有床,他们两人却在地板上亲热……。

丙然,他们似乎觉得不太舒服的样子,所以,没多久就朝床的方向移动。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左右。

“真令人讨厌!”淳一沐浴饼后,进入起居室时说。

“哎呀!你是说我吗?”先沐浴完毕的真弓严肃地扳着脸问道。

“怎么可能!”

“我当然知道。”

“我本来打算按照原定计画,偷偷地进去的。”

“失败了吗?”

“不是。有人比我先到。”淳一摇了摇头说:“他用的是架着钢索横度到对面去的把戏。我一直认为除了我以外再也没有人会这种技艺的。”

“咦?还有其他的人会吗?是你认识的小偷吗?”

“不是,是个新面孔。”

“新人吗?你再不好好加油的话,不行罗!”

刑警竟然鼓励小偷这真是一件妙事。尽避说他们是夫妇……。

“不,并不是新人。”淳一说,“是新犬。”

“新犬?”

“嗯,是一只狗。”淳一叹了一口气说:“是一只会走绳索的狗呀!真是的!如此一来,连一句怨言也不能发了。”

“狗当小偷吗?”

“不知道。我没有看到最后。”

“为什么?”

“如果有人比自己早到的话,就得打退堂鼓。这是小偷这一行的规矩。”淳一说,“所以,我才会这么早就同来。”

“还不坏嘛。”真弓笑咪咪地说……。

      ☆          ☆          ☆

“真弓小姐。”表情凝重地站在真弓前面的是她的部下道田刑警。

“哎呀!道田,你怎么了?宿醉吗?还是睡眠不足呢?或者自杀未遂呢?”

由此可见真弓的联想力非常丰富。

然而,搜查一课的座位上,刑警不断地在打哈欠的现象,或许是天下太平的有力证据吧!不过,打哈欠的只有真弓一人而已。

“我马上就去做。”道田说。

“做什么?”

“长时间蒙您多方照顾。”

道田使劲地低垂着头,但是,由于垂得太低,所以额头撞到了办公桌面。“好痛!……痛死了……。”他摇摇晃晃地说。

“我听人说过用头撞豆腐自杀,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撞办公桌自杀的。不要把办公桌撞坏了。这可是用国民的宝贵税金买的哦!”

“是的……就是如此呀!”

道田或许还有些头晕眼花,他紧紧地抓着真弓的办公桌,然后好不容易才站稳了。

“我把宝贵的财产弄丢了!我非得以死来谢罪不可”

“你把办公桌弄丢了吗?”真弓歪着脑袋瓜子想道:那么大的东西,他是怎么把它弄丢的呢?

“不是的……。是更贵重的东西。”

“那么是日光灯吗?”

“是手枪。”

“什么嘛!那种东西只要去器材室拿”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

“真弓小姐,长期蒙您”

“我刚才已经听过了哦!”

“嗯。是呀。那么,我赶快去”

“去做什么呢?从屋顶上跳下来吗?可不要撞到在下面过路的人呀!去跳河吗?可是,现在所有的河川都很脏,大概会相当臭哦!如果去撞电车的话,后果将不堪涉想。上吊的话,脸又会变得……。”

道田的脸色逐渐苍白,真弓的话尚未说完,他就颓然坐在地板上。真弓瞟了他一眼后,亲切地说:“怎么了?切腹吗?我去替你拿菜刀来吧!”

“喂!你坐在那里赏花吗?”课长冷峻的声音响起。

“因为这里有一朵花嘛!”真弓率直地说。

“是吗?但是,现在可没有时间赏花呀!发现体了呀!”课长说。“快去!”

真弓把道田拉了起来,迅速地离开搜查一课。

“可是,真弓小姐,我现在手上没有手枪,逮捕杀人犯的时候,万一对方抵抗的话……”

“没关系啦!”真弓说道。

她心里想:反正死的人又不是我。但是,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改口说:“在外面多走动走动的话,或许可以在这附近找到遗失的手枪。”

“是呀!嗯!唉!真弓小姐,你的这句话让我觉得又有了一线生存的希望。”道田的脸颊霎时绽放出光芒。

真弓自己也不禁暗暗吃惊。如此下来,搜查一课真的还有希望吗?

      ☆          ☆          ☆

杀人现场一片闹哄哄的。

但是,这里并不是大马路的正中央。这虽然是一间相当大的房间,可是这里给人的感觉好像动物园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进入房间后,真弓愣在那里说。

他们当然不是在真正的动物园里可是,房间里面摆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笼子,里面有猫呀、狗呀、猴子等。几十种的动物在那里汪汪、喵喵、吱吱地叫,好不热闹。

“真受不了!”道田也不禁用双手塞住耳朵。

“体到底在那里呢?”真弓拉开嗓门,压过动物们的叫声,大声地说。突然她的眼前“哎呀!大猩猩!”

“我的脸那儿像大猩猩?”

“啊!什么嘛!原来是你!”

是法医矢岛。“刚瞥见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是大猩猩嘛!可是仔细看时却只有一点点像而已。”

“我真敌不过你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

年近五十岁,给人沉着稳重印象的矢岛笑咪咪地说。“体在这里面。”

“这样闹哄哄地,头好像快裂了!”

他们穿过笼子与笼子间的空隙后,就看到照相机镁光灯的闪光。

一个男人倒在笼子与笼子间的空地上。

他穿着一件有点脏的白色衣服。他的头微秃,不过看起来年龄还不太大,顶多四十出头而已。

“死因呢?”真弓把音调稍微降低说。

体旁边的笼子大都是空着的,所以这里稍微安静。

“他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但是,还不明白凶器是什么?”

“当场死亡吗?”

“嗯。”矢岛点了点头说,“距死亡时间大约过了十个小时吧!”

“那么他是在深夜时分被害的?”

“大概是那时候吧!”

“体是否有什么异常?”

“倒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白衣服上黏着许多兽毛和羽毛。这大概是由于他照顾那些动物的缘故吧!”

“这是什么地方呢?他是兽医吗?”

“是动物训练师。”背后有一个声音回答说。

“亲爱的!”淳一悠闲地抱着胳膊站在后面。真弓张皇失措地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工作呀!我来和他商量正在筹划的广告里要使用的动物的事情,不料竟然遇到这种情况。”

“动物训练师?”

“你先把体处理一下吧!”淳一说,“由于有太多不认识的人,所以动物们都很吵闹。”

“嗯。那么,把体抬出去吧!”真弓指示他们。

“你最好仔细地调查一件事情。”淳一说。

“调查什么?”

“那件白衣服。黏在它上面的兽毛及羽毛是否有不是这里的动物的。”

“什么意思?”真弓问道。

突然。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女高音的声音,所以大家都很惊讶地回过头去。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那里。她顶多只有二十岁,穿着牛仔衣和牛仔裤。

“你是谁?”真弓问她。

“我是这家人的女儿。我爸爸在那里?”

“令尊……啊!”真弓点了点头,退到一旁说:“那是令尊吗?”

女孩子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她拚命地抑住慌乱,慢慢地朝体的方向靠近,然后跪了下来。

“他确实是令尊吗?”虽然这是非常残忍的事实,但是有确认的必要。

“是……”女孩子点头的同时,她的泪水也沿着脸颊淌了下来。

      ☆          ☆          ☆

“让你们久等了。”女孩子进入办公室说。

“好不容易都安静下来了。动物是非常敏感的,它们好像知道发生事情了。”女孩子好像筋疲力竭似地坐了下来。

“单是给这么多种类的动物食,就是一件相当吃力的工作吧!”淳一说道。

“嗯……,但是,爸爸和我本来就很喜欢动物。”

真弓稍微轻咳了一声说:“是否能问你一些问题?”

“嗯。”

“令尊是丸山和久,你是”

“丸山晶子。”

“这个动物训练中心只有你们父女俩经营吗?”

“嗯,虽然也有临时雇人帮忙的情形。但是平常大都是我和爸爸两个人而已。”

“工作的内容是什么呢?”

“是为了因应一些戏剧或广告公司的需要,他们有时希望在影片里面有动物穿插出现。所以,我们就训练它们一些特技,或收集拥有特殊技能的动物。”

“训练特技的是令尊吗?”淳一问道。

“是的。”晶子点了点头,“我爸爸以前在动物园工作。他非常了解动物的性情。”

“他真的很了解吗?”真弓眼睛睁得大大地说。晶子微笑道:“其实我爸爸他并没有特殊的超能力。只是,他一直没有忘记,我们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我爸爸曾经这样说过。”

“他真是一个有心人。”淳一点了点头说道。

“这阵子好不容易订单才增加……才刚刚开始获得一些利润。”晶子双眉紧蹙地说:“可是……如今爸爸去世了,再也无法……”

“你一个人经营的话大概很吃力吧!”

“当然。这里的动物都很驯服,所以我还应付得来。可是一想到未来的事……。”

“我可以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淳一说。

“什么事情?”

“你父亲昨晚被杀,他平常都住在这里吗?”

“大抵如此。他虽然在这附近租了一间公寓,但是他好像觉得在这群动物的旁边比较快乐。啊!而且我妈妈五年前去世,爸一直未再婚。”

“你也是独自一个人吗?”

晶子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稍微迟疑了一下。

“嗯。独自一个人。”

“对于杀害令尊的人,你是否在心里有个底儿呢?”

晶子摇了摇头。

“我爸爸……以平常人的眼光看来,他真的是一个怪人。所以,并没有太多人喜欢和他接近……。但是,我无法想像出他会令人憎恨到会被杀。”

真弓想道:唉!被害人的家属大都会说这样的话。

“在这里的动物中”淳一说,“是否有失踪的?”

“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问问而已。如果失踪了的话,你应该会知道吧!”

“当然。”晶子斩钉截铁地说。

但是,她的态度总令人觉得她好像有点惶惶不安的样子……。

“嗯……真抱歉,我今天和电视公司有约……”

“嗯,那么,你振作点吧!”

真弓和淳一正准备要离开办公室。

“对了!”淳一突然回过头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会走绳索的狗?”

晶子似乎非常惊讶地说:“怎么可能呢?”

“是吗?不,没什么啦!”淳一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

道田在警车的附近等待着。

“那个女孩子好像在隐瞒什么的样子?”真弓说道。

“隐瞒是一件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会走钢索的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行大运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