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行大运系列》

谁要杀害上班族?

作者:赤川次郎

1

“咳!咳!”

真弓咳嗽了一下。她先生今野淳一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杂志。

“感冒了?”他抬起头来问道。

“真是个冷漠的丈夫。”真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问你『感冒了吗?』这怎么会是冷漠呢?”

淳一赶紧追问道。

“问题不在你的问话上,而是在你问话前一瞬间的空档上哦!”

“什么问题呢?”

“如果你真的很爱我的话,应该会间不容发地问:『感冒了吗?我亲爱的。』你开口说话前留下那个空档是因为你不够爱我吧!”

“我只是”

“我知道啦!在那个空档的时间,你一定在想:『如果这个黄脸婆感冒不治死了的话,就可以再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当续弦。』你真是个无情的人!”

“你不要胡思乱想,乱发脾气嘛!”

“总之,如果你想说我的想法是错误的话,你就证明给我看看。”

真弓将身体紧紧地朝淳一靠过来。

“我要怎么样证明呢?我又没有随身携带时间机,要如何把过去的时间追溯回来,再将这个『空档』消除掉呢?”

“这很简单呀!”

真弓偎倚在丈夫身上,“要填补这个空档,只要你充分地爱我就可以了……”

“真是的……”

“你这句『真是的』的意思,还是希望我死掉……”

“收回这句话!”

淳一慌忙地叫道,并堵住真弓的嘴。是用他自己的嘴堵住的。要言之,就是吻她。

真弓是个可爱的太太,可是有时却非常会撒娇,对淳一而言,有时这是相当有趣的,但有时也挺烦人的。可是……唉,所谓夫妇,彼此之间有时候多多少少有些烦人的事情反而比较好。

当然,这对夫妇之间还有一个稍稍麻烦的事情。因为今野淳一是小偷,而他的妻子真弓却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

“空档填满了吧!”淳一淋浴完毕后进入起居室时问真弓说。

“嗯,大约一半左右吧!”

真弓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答道:“后半部就看明天的了!”

真弓躶露的身躯上只披了一件浴衣。

“我刚才听到玄关的地方好像有什么声音。”淳一说道。“门有没有关好呢?”

“当然有呀!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刑警呀!要小心门户、火烛以做为人民的楷模呀!”

“已经做完了吗?”

“做完了哦!”真弓回答道。她突然回过头去。

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穿着一件可爱的套装站在后面。

“嗯……你是?”

“我刚才就来了……可是好像妨碍了你们,所以……”

“啊!是,是吗……。可是嗯你是怎样进来的?”

“玄关开着呀!”

“啊!没有上锁吗?”

“嗯,好像有上锁的样子。”

这个小女孩摇了摇头说。“可是,门却是开着的呀!”

      ☆          ☆          ☆

“你爸爸好像会被杀?”真弓反问这位小女孩说。

“嗯,希望你能救救他……”

小女孩认真地点了点头说。

真弓穿戴整齐,并拿出小饼干等招待这位小女孩。她确切地关上玄关的门,并谨慎地(?)上了锁。

“你说好像会被杀……?可是,如果真有其事的话,警方人员会协助你的呀。”

“你就是警方人员呀!”

被她这么一说,真弓也无法否认。

“嗯,是呀!可是,警察人员中每个人都有许多自己要做的工作……。”

真弓开始非常焦急地说明。然而,小女孩却说:“可是,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件事。我爸爸去过这附近的派出所、警察局,还有消防队呢!”

“是吗?”

“可是,大家都不把它当作一同事。”

小女孩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容易感情用事的真弓最禁不起这样子的。

“一切交给我。”真弓挺起胸膛说,“我如果忙得抽不开身,就由他来救你爸爸吧!”

一不禁在口中喃喃自语:不要随意替别人决定事情……。

“可是,你为什么会跑来这里呢?”淳一问道,“你倒是满清楚这里是刑警的家嘛!”

“我曾经去过一次的那个警察局,大家都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可是那时候来了一位年轻的刑警,他告诉我说。如果我来找你们,或许你们会帮助我。”

这位年轻的刑警是谁,真弓和淳一心中都有数。

“道田真差劲!怎么可以随便把人家的名字告诉别人呢!”

真弓竟然把自己刚才出卖淳一的事情置于脑后而抱怨起道田来了。

“你爸爸知道你来这里吗?”淳一问道。小女孩点头说:“嗯,他跟我一起来的。”

“你说一起来的,……可是,他没有进来吧?”

“他说会妨碍你们,所以就在外面等。”

真弓笠颊微红地说:“啊,嗯--那么,快请他进来……”

她正要如此说时,突然。

听到外面好像有车声,然后听到哒、哒、哒的枪击的声音。

“是机关枪的磬音!”

淳一将真弓和小女孩撞倒,然后趴在地板上。玻璃门碎了。墙上开了好几个洞。

大约只有数秒的时间吧!今野家的起居室四处都变得相当通风。

引擎发出噜噜噜的声音,车子开走了。

“已经不要紧了!”一抬起头说。“喂!你还活着吧!”

“我怎么会死掉呢!”真弓的脸因为愤怒而通红。“前几天才请人刚换过的壁纸……”

“先别管这件事了。那个女孩子呢?”

“我没有关系。”小女孩缓慢地站了起来。“我爸爸在外面”

“对呀!好!你们在这里等着!”

淳一站了起来。突然有个人探着头进来说:“真抱歉!”

他是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说:“莉卡!你没事吧?”

“爸爸!我刚才好担心呀!”

“我已经习惯了。没关系。”

这个男人轻搂着小女孩,轻抚她的头,眼睛环视起居室,“唉!真抱歉……。带给你们无妄之灾……”

这个男人用相当平淡的口气说。他说他叫做三宅忠男。

“听说你被人追杀……”

“好像是如此吧!这次已经算是第五次了。”

“五次?”真弓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是那个暴力组织的大人物吗?”

身为刑警竟然问这样奇怪的问题。可是,实擦上这个叫做三宅忠男的男人,一看就觉得他理所当然只是一个工作很久的领薪水的上班族而已。

“我看起来像个什么样的男人?”三宅忠男反问道。

“看起来好像是个平凡的上班族。”真弓坦白地说。不。尽避如此她还是稍微留意不要太伤害他。

其实他看起来真的只像是一个“平凡以下”的上班族而已。

“诚如你所言。”三宅忠男点了点头说,“我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公司职员而已。虽然已年近四十,可是现在仍还是个小职员,即使花费一辈子的时间好像也爬不到课长的职位。”

“可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呢?”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三宅摊开双手说,“我也是无计可施了。”

“可是,这……”

“喂!”淳一戳了戳真弓说:“如果你要仔细问他详情的话,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吧!”

的确!玻璃门碎片斑驳,墙壁好像蜂窝般的起居室的确不是一个适当的谈话场所。

      ☆          ☆          ☆

“真弓小姐!”

咚哒咚哒地飞奔而来的人是道田刑警。

他是真弓的部下,一个年轻的单身刑警。他非常爱慕真弓。

“道田,这里可是一流餐厅的个别房间。不要这样大声喧晔!”真弓责备他说。

“对、对不起。可是我想早点看到你平安无事的样子……”道田擦拭额头上的汗珠说:“可是,竟然用机关枪扫射真弓小姐的家,真是可恨!我要发动全日本的警力逮捕他给您看!”

“好了好了!你先坐下来!”淳一说,“一起吃完饭后再走吧!”

“可是……”

“没关系啦!”真弓说,“帐单就麻烦道田了。”

“嗯,没关系。”

道日好像十分安心地(?)坐了下来。

三宅忠男和他女儿莉卡,以及今野夫妇、道田三人围着不太平衡的餐桌而坐。

“真弓小姐,你托我调查的到目前为止的四件事情都已经调查出来了。”道田翻开笔记本说。“第一次发生在三宅先生工作的s公司的办公室。三宅先生一个人在仓库时,炸弹爆炸了。”

“我当时正好在修理仓库里面的影印机。”三宅忠男说。“幸好影印机挡住了爆炸,所以获救了。”

“凶手至今尚未抓到。”道日说,“据说凶手大概是与s公司有仇的人吧!”

“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三字说,“可是”

“菜已经送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说吧!”

真弓提议道。大家都欣然接受了。

“第二次的事件是发生在三宅先生午休时间进去一家面馆里的时候。那是一间古老的木制建,楼上住着店里的人。中午休息时间有许多附近的上班族在那家店里……”

“因为店里的面条很好吃。”三宅在一旁解释道。

“三宅先生刚巧在店里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把汽油泼在店里面,并点上火。由于当时店里面有许多客人。所以一时乱成一团糟。所幸并没有人伤亡。”

“可是我却因此而感冒。”三宅说。

“因火灾而感冒?”

“那时二楼的浴室刚巧放水忘了关。一直往上烧的火舌把一楼的天花板烧掉了,这时水就咚地……”

“你的运气还真好。”

真弓也不禁呆了一下。

“这个纵火犯也还没有抓到。一般认为这是对面馆怀恨的人所干的。”

“第三次呢?”

“三宅先生通常都搭同一班特快电车下班回家。他五点下班的时候总是搭这班电车”

“因为莉卡会来接我下班。”三宅说。

“这班电车的线路上有人放了一块很大的钢筋水泥块,当时差点造成危险的脱轨翻车事件。”

“可是你又获救了?”

“就在快撞上钢筋水泥块之前,由于电路临时故障,所以停电了。”三宅说,“所以,电车也停驶了。后来大家才发现钢筋水泥块就在三公尺不到的前面。”

“犯人行踪至今不明”

“看起来似乎是对铁路公司怀恨的人所干的。”

“不愧是真弓小姐!你的推理实在是太棒了。”

真弓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一般。

“第四次是发生在自己家里。”这次三宅自己说,“我和莉卡两人正在睡觉。我忘记说了,我太太在五年前就去世了。”

“啊!那么,是否有再婚的打算?”

“不要问与案情无关的事情。”淳一戳了她一下。“这次是被什么袭击呢?”

“嗯。这次是被牛袭击。”

“你说什么?”真弓瞪大眼睛说。“是那个叫的牛吗?”

“嗯,半夜觉得好像听到什么咚咚咚的地面摇动的声音接近。非常惊讶地往外一看,就看到一大群牛狂奔而来。我赶紧抱起莉卡,穿着睡衣就往外飞奔。”

“呵……”

“家里被这一大群牛撞断梁柱,压得扁扁的……”

“你们家是在西部的荒野里吗?”

“总之”淳一点了点头,“终于因此而明白对方追杀的对象是三宅先生了。”

“不。”道田摇了摇头。“这一次看起来好像是因为对牛怀恨的人欺负牛,所以牛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存权才逃走的。”

淳一和真弓差点没有因此而跌倒……。

2

好美的恋爱镜头。

淳一非常感动。要成为第一流的小偷,有必要适时达成这种人类必经的成长过程。

真是浪费呀!淳一摇了摇头叹道。电影院里相当拥挤,可是他前面的座位却一直空着。由于椅子上放着一件外套,所以没有人敢坐在那个位置上。

一不禁想道:绝不能原谅这个打从开始就不是真的想看电影的家伙!

距离电影结束前二十分钟左右时,有个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似乎亳不在乎影响后座客人的视线,他悠然地拿起外套,缓慢地坐了下来。然后,听到发出喀沙喀沙的声音,并开始听到啪哩、啪哩地咀嚼脆饼干的声音。周围的客人都很厌恶地朝这个男人的方向看来,可是这个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的样子。

“能不能请你不要吃那么大声。好吵哦!”一位绅士说道。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和谁说话?”这个男人说,“你如果有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谁要杀害上班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行大运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