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行大运系列》

种桃要三年 开锁要八年

作者:赤川次郎

1

“小心门户还是很重要的。”今野淳一说道。

“是吗?”他的妻子真弓睡眼惺忪地说:“但是,对你而言,不紧闭门户不是更有利吗?”

“自己的家则另当别论。”今野淳一职业小偷说。

“门窗全部都关好了呀!”他的妻子真弓职业刑事警察说。

“是么?”

“嗯。都已经牢牢地上锁了。”

两人躺卧在床上。由于他们两人是夫妇,所以倒也无所谓。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认识的家伙躲在家里呢?”

“你说不认识的家伙?”

“我是说躲在那扇门的阴影下的那个家伙。喂,你乱动的话就会被枪杀哦!你搞错对象了吧?这个家的主人可是刑警噢!”

“咦?骗人!”

门的那边传来说话的声音。

“咬呀!”

真弓跳了起来。

她如此讶异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真弓和丈夫淳一才刚刚做完“夫妇的沟通”,所以身上并没有穿太多衣服。

“谁,你是谁!乱动的话就开枪噢!”

真弓边如此说边匆匆地披上晨褛。然后从放置在枕边的手提包内取出手枪。

“冷静点!”淳一笑道,“如果是真的小偷的话,老早就逃之夭夭了。好像是个女孩子的样子。”

他说完后,自己也披上晨褛从床上起身出来。

“你真不懂礼貌!”从门的阴影处露出脸的是。“我可是真的小偷噢!”

“还是个小孩子嘛!”真弓双目圆睁地说。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我已经十六岁了哦!”

“也还不是个大人吧!”

淳一朝真弓说道:“嗯,把手枪收起来吧!她好像没有带武器的样子。”

“带了哦!”

这个女孩子穿着牛仔裤和斜纹布夹克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

但是,掏出来的并不是如飞刀之类具有迫力的利刃,而是令人觉得好像是刚好适合削铅笔用的小刀子。

“喂,喂,住手呀!你这样任意挥动刀子是会受伤的哦!”

“所以,我才叫你们乖乖听话呀!”女孩子恐吓地说。

“那么,你想试试看它的厉害罗?”

女孩子看了看真弓手上的枪,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小刀,然后耸耸肩说道:“我明白了。”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麻烦你们替我戴上手铐吧!”

她有着符合十六岁年龄的娇小身材,虽然也有一点儿女性魅力,但是却给人一股强烈的如孩子般的天真无邪之感。

“喂!你冷静点!”淳一悠闲地说:“这倒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三个人干脆去深夜营业的咖啡厅喝杯咖啡吧!”

“怎么这样……。我是小偷呀!”女孩子鼓胀着脸说:“我知道了。你们现在虽然说要放我走,但是实际上是要带我去做下流的事情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我自己先到监狱去好了。”

“以你的年龄,恐怕还不能进监狱噢!”淳一笑着说,“喂,真弓,泡杯咖啡给她吧!”

“嗯?……”

真弓的神经好像一点儿也没有松弛下来的样子。

“没关系啦!如果你想把她扭送法办的话,随时都可以的!”

“这倒是真的”

“你是否还担心什么?”

“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你问什么时候……?”

“你偷窥多久了?”

“我才没有看呢!”女孩子满脸通红地说:“我根本没有这种兴趣!什么嘛看别人做爱?自己乐在其中的话不是比较好吗?”

她倒是挺逞强的。不过依照她这副羞怯的样子看来,她好像完全没有性经验。

“这些都无所谓了啦!”

淳一拍了拍真弓的肩膀说道:“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问题吧!”

如此一来,就演变成一个刑警和两个小偷在起居室喝咖啡的奇妙景象。

“但是,你真的是打开玄关的锁进来的吗?”淳一询问道。

“嗯。”女孩子点了点头。

她的表情已不像刚才那样逞强。她大概已经知道这对夫妇和普通的人有点不同吧!(正确地说,或许该说相当不同才对吧!)

“喂,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的?我肚子好饿哦!”

向被害入催讨点心的小偷倒是挺少见的。然而,真弓自己是个老好人,所以就拿一些放了略久的饼干出来。

“但是,我明明把钥匙带上了的呀!”真弓歪着头想道。

“你花了相当多时间才打开的吧?”淳一问道。

“这倒不尽然。”

当然,尽避说这是小偷和刑警的家,但是玄关处还是牢牢地上着锁的。

“是吗?你过来这里一下!”这个女孩子在淳一的催促下站了起来。当然真弓也尾随其后。

“你是打开这个锁进来的吧?”

“嗯。”

“锁好像没有被破坏嘛!”

“我才不会那么粗手粗脚呢!”女孩子说道。

“好!”淳一打开玄关的门,说道:“你到外面去!”

“咦?”

“你再一次把这个锁打开进来吧!我想知道你要花费多少时间。”

“但是,亲爱的”真弓话到口边却又抑制住,进而改口说道:“算了!你会开吧?”

“嗯。”

“好!那么,你开给我看看吧!”

“嗯。”

女孩子的鞋子井然有序地摆在玄关口。她穿上运动鞋后就朝外面走去。

“我要关门罗!”

淳一关上门,带上锁。“走吧!我们去起居室吧!”

“亲爱的可是”真弓尾随淳一进入起居室后,说道:“这样一来那个女孩子会逃走呀!”

“这样不是很好吗?一来也没有什么东西被偷,二来又可以确定一下大门门锁是否有问题。”

淳一舒畅地斜倚在沙发上。“再给我一杯咖啡好吗?”

“我也要一杯。”

起居室的入口处传来这样的声音。女孩子已天真无邪地站在那里。

2

“种桃树要三年,开锁要八年。”淳一说道。

“这是什么嘛?成语不是『种柿子要八年』吗?”真弓说道。

“不,这是我从前辈那儿学到的至理名言。”

“咦?你也有前辈吗?”

淳一不理会她,继续说道:“正确地说,应该是『顺手牵羊要三年,开锁要八年』也就是说要巧妙地窃取他人的东西需要花费三年的时间学习;而要打开普通的门锁则需要花费八年的时光。”

“『巧妙地窃取』是什么意思呢?”

“是说不要让对方受伤的意思。小偷的座右铭是『不要伤害人』。”

“哦?真伟大呀!”

对真弓而言,这倒是个相当罕见的讽刺。“算了!要怎么处理这个女孩子呢?”

嗯。刚才那个“开锁的女孩子”在淳一家的起居室的沙发上,心情舒畅地呼呼大睡。

“毕竟它是侵入民宅的现行犯,所以,是否逮捕她全凭你决定。”

“你好狡猾哦!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真弓尖着嗓子嚷道:“你怎么会认为像我这样心地善良的人会把这么小的孩子扭送警察局呢?”

“那么,你就放她一马吧!”

“我可是刑警哦!你怎么会认为我会纵容违法行为呢?”

你看着办吧!淳一叹了一口气。

屋外渐渐明亮,快早上六点钟了。

但是,小偷在被害人家中吃完消夜后又呼呼大睡的情形,实在是有点……。她是没有神经呢?还是……。

“伤脑筋!怎么办!”真弓好像哈姆雷特般困惑地说。

“对不起!”玄关处响起了声音。“嗯……真抱歉。”

“谁呢?”

“可以确定是个女人。”

真弓走到玄关打开门一看,站在外面的是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略微纤细,相当美丽的女人。

“你有何贵干?”真弓毫不客气地问道。她的性格是:只要是女人而且是美人来访的话,就会令她不悦。

但是,对方不知道这种情形,所以说:“嗯……真抱歉。在这么大清早来访。”她首先道歉道:“恕我唐突,请问一下,我女儿是否来您这里打扰了?”

“令媛?”淳一也走了出来说:“声音非常相似。大概是那个女孩子吧!”然后淳一请她进来屋里。

她进入起居室,马上就看到睡在沙发上的女儿。

“哎呀!浩子!”然后彷佛突然力气尽失般地说,“唉!真是的老是令人担心!”

但是,她女儿却还是舒舒服服地睡觉……。

“我是高木光代。”这位母亲低着头说:“她是现在正在睡觉的是我的女儿浩子。”

“她常常偷偷潜入别人家里吗?”真弓问道。

“不!这个孩子绝不是小偷。由于先夫很早就亡故,所以我出外工作抚养她。但是,我没有让她缺过钱用,她自己也从未做过偷窃或犯法的行为。”

“唉!你大概相当辛苦吧!”

真弓看对方时的眼神突然变了。

“只是……这个孩子从孩提时期就非常喜欢开锁。”

“这倒是个怪异的兴趣。”淳一好像非常感兴趣地说:“是否有什么原因呢?”

“这……或许是由于我出外工作,白天她一个人在家无聊所致吧!而且,先夫的手脚也非常灵巧。”

“嗯,或许是遗传吧!”

“我也非常困扰。她十岁左右的时候,我骂了她一顿,并叫她去屋外,然后从屋里把门反锁起来。我想如果让她在屋外待上一个小时,她大概会反省吧!谁知道五分钟不到,她竟然在厨房里喝着果汁。”

对于做母亲的人而言,这或许是一件非常困扰的事情,但是对于局外人而言,这却是非常有趣的事。

“进入中学之后,渐渐地她什么锁都打得开……。但是,如果只是开开自己家里的锁或学校教室的锁也就罢了。可是”

“她开始逐渐不满现状了吧!”

“嗯,最近常听到这附近的人说:『最近老是忘记锁门』,仔细询问之下,他们都是锁好了门才外出的,但是回到家一看,门却是开着的。而由于没有被人拿走任何东西,所以他们都认为大概是自己忘了锁门的……。我马上联想到,于是就责问她,而浩子也很率直地回答是她干的。她说由于每个锁都打得开,所以很好玩……。”

“她的心情我很了解。”淳一终于点了点头说道。

“但是。她没有偷过别人的东西!这是真的。请你们相信我。”

这位母亲的头低垂得几乎可以碰到地面。

如此一来,即使是职业意识很强的真弓也毫无心意要将这个名叫高木浩子的少女送入感化院。

“我明白了。”真弓点了点头,“那么,这次就当作没有这一回事好了。但是,下次如果她又偷偷溜进来的话……”

“我绝不会再让她做这样的事情。”

斑木光代语气坚决地说。突然

“妈妈!”不知何时浩子已张开了眼睛。她问道:“您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什么时候来的』!”光代瞪着女儿:“你任意进入别人的住宅……。被人误认为是小偷也是没有办法的哦!”

“是呀!”真弓说,“当小偷并不是一件好事哦!”

淳一干咳了一声说:“可是你为什么进入这里呢?”

“没……并没有特别的理由。”浩子歪着头说道,“只是我常常在车站附近看到尊夫人。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个很漂亮的人。昨天晚上我看到她进来这里,所以就”

“哎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真弓的性格是禁不住人家三两句好话的。“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

淳一只能在一旁苦笑……。

斑木母子回去之后,淳一叹了一口气说:“真是令人赞叹的本事。如果再加强磨练的话,她将来或许能成为第一流的小偷。”

“拜托哦!”

“可是,像她那样天生具有开锁禀赋的人是非常罕见的哦!”

“比你还厉害吗?”

“没有这回事。这个世界上,除了才能以外,经验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天生禀赋就很好的话,那就更加显眼了。”

“很显眼的小偷,那不就伤脑筋了吗?”

“别挖苦我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什么事情?”

“那个女孩子被我发现的时候,马上就清楚地报上自己是『小偷』。而且,如果开锁只是她的兴趣的话,她大概就不会迳自进来吧?”

“那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那个女孩子难道真的想偷什么东西吗?”真弓的脸色大变。“糟了!那么现在应该马上通缉她”

“算了!算了!”淳一摇了摇手。“你这么慌张真不像样!而且,我认为应该放任她,再观察看看。”

“但是,放任她不管,万一她真的因偷窃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种桃要三年 开锁要八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偷行大运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