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行大运系列》

太阳又西沉

作者:赤川次郎

1

“哎呀!”

“嗨!”

“好久不见呀!”

“是呀!你还好吧?”

“马马虎虎啦!你呢?”

“还是老样子!”

这段对话如果是出自在路上突然相遇的老朋友的口中的话,倒也不怎么稀奇。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却有点奇怪。

因为,现在说话的男人是今野淳一,而女方则是他的妻子真弓。

他们夫妇鹣鲽情深是众所皆知的。(其实知道的只右作者和读者而已)所以,他们两人没有理由会分居。

地点和往常一样,是在今野家的起居室,而淳一还是个小偷,真弓也还没有洗手不干搜查一课刑警的工作。

那么,他们两人为什么会“好久不见”呢……。

“那件连续杀人事件已经破案了吗?”淳一问道。

“还没有。”真弓颓然地摊在沙发里:“我快死掉了!”

“你要不要喝什么?”

“麻烦你了!”

淳一一边轻啜略含酒精的饮料,边说:“你不是说在破案之前不回家的吗?”

“课长叫我回来稍微休息一下。他一定是不忍心看下去吧!”

“这倒是真的!”淳一似乎也能体会出课长的心情,“道田,还好吧?”

“他还在忙呀!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他一定被你吼够了吧!”

“哎呀!你怎么这么清楚呢?可是,我也只不过五分钟吼一次罢了!”

淳一早就觉察出:由于真弓歇斯底里地对道田大吼,所以课长看不过去,就叫她回来休息吧!

上司也是相当难为的。

“可是……”真弓说,“已经连续四个人丧生了哦!”

“唉!那种毫无等差的杀人手法,很难处理吧!”

“我啊……”

“什么?”

“我可不会毫无等差地爱每个男人。”

“当然呀!”

“所以罗……“真弓开始迅速地脱衣服。

“喂!可以这样吗?你不是为了要休息才回来的吗?”

“休息之前需要运动一下呀!”

真弓朝淳一奔了过去。

在他们夫妇小别胜新婚的欢愉相聚的这段时间,似乎有必要把真弓现在负责调查的连续杀人事件说明一下。而且,时间似乎也相当充分的样子……。````

      ☆          ☆          ☆

今天走小路好了……。

他并不是小孩子。普通的大人偶尔想步行在稍微凄清的道路,我们也不可以以这点理由而责备说事情的发生都是他本人的责任吧!

大谷杬十七岁。是公司的股长,有两个孩子和比他小杬岁的妻子,他对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满。

当然,他偶尔也会迟归……。但是,他并不是和其它的女人在旅馆幽会,而是和同事在酒馆聊上杬十几分钟才回来,所以也不至于惹妻子生气。

他现在唯一惦记的是:今天晚上的职业棒球赛夜间转播是否完全录像了。本来他应该在今天早上上班前按上定时录像的,但是早上时间不够,所以中午休息时间他从公司打电话回家,用“遥控”的方式,叫他太太按上定时录像的开关。

他或许是为了想知道自己的妻子会不会操作定时录像而抄小路吧。

这附近并不是没有住家。在这条正在开发的凄清路上,有许多即将兴建,待人订购的房子。

如果买下这一带的房子,会比较靠近车站吧!大谷边快速地走。边这么想。

突然……他注意到前面有一辆自行车的灯光照了过来。当然,由于这一带没有公车经过,所以骑自行车的人还不少。

是谁呢?这辆自行车竟然朝街灯很少的地方骑来。

什么嘛!……大谷叹了一口气。

他并没有特别担心什么。只是,在这个杳无人烟的夜路上,突然遇到不认识的人,可不是令人愉悦的事情。

自行车喀答、喀答地发出声音,与大谷擦身而过,然后……。

大谷并没有特别留意倾听自行车在背后离去的声音。可是,突然他觉得很奇怪。

自行车的声音又接近了,大谷回过头去。

自行车来到他眼前,就好象风吹过般。车子马上朝旁边飞驰而去。

大谷觉得胸部一阵刺痛。

但是,那时他并不以为意。

刚才是怎么了呢?

他稍微歪着头想道。大谷走了几步后就咚地跪倒在地面。

因为锐利的刀子深刺到他的心脏。但是,大谷到最后都没有发现到自己被刺……。

大谷的妻子由于丈夫交代她录的职业棒球赛转播录坏了,她正在家里考虑该如何向丈夫解释……。

      ☆          ☆          ☆

闪亮的霓虹灯在本山的眼里看起来就好象是纠缠不清的毛线团一般。

本山并不是一个大近视眼,只是因为他现在喝醉了,无法确定焦点。

“如果考虑到明天的事情的话,就不应该尽情地喝酒了。”本山用口齿不清的语调说。

“是呀!”女孩子说。

“对不对?公司都要求员工早上九点到,然后就忙忙碌碌地……”

咦?本山歪着头想道。……我应该是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喝酒的才对呀!

同事是男的,这是绝不会错的(当然呀!每天都见的人嘛!)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会和女人走在一起呢?

不知什么时候,男人突然变成女人了?

本山在热闹街道的闪亮灯光中步履蹒跚地走着,他看了一眼走在旁边的女人。

“你……是谁?”

“真讨厌,你忘了吗?”

女人似乎生气了。但是,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真的生气的样子。“我们刚才在酒馆一起喝酒,后来你不是邀我到外面走走吗?”

“我?是这样子吗……”

“真是的!不要太过分呀!”

“唉!真抱歉!那么……我们现在要去那里呢?”

女人笑了一下说:“已经去过了呀!”

“咦?”

“我们刚从旅馆出来。……你想起来了吗?”

“是这样……吗?”本山眨眨眼说。

被她这么一说……他似乎也记起了这个女人肌肤的触感。

“……哎啊!对呀!真不好意思,我竟然这样漫不经心……”

“你通常都是这样漫不经心地邀人家去旅馆吗?真过分呀!”

“不,不是的!绝不是这样的!因为你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所以……。”

在霓虹灯的光线中,本山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他倒抽了一口气。……她长得一点儿也不漂亮。

“我一个人住呢!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女人撒娇地说。

“送你回去……”

“最近不是有神出鬼没的杀人事件吗?就在这附近发生的呢!所以,这么晚,我很害怕呀!……你会送我回去吧!”

“啊!啊……当然呀!”本山说。“这是另人的责任呀!”

“你真温柔,果然如我想象的一样。”

“嗯……”

不快点逃走的话,就糟了!

“你……能不能等我一下。我去那边打个电话。”本山说,“喂!你能不能去那边等我一下。”

“你不能逃跑哦!”

“当然不会呀!”本山一边暗自吃惊,一边骗她说:“……那么,我马上就回来。”

本山朝公共电话跑去,他拿起话筒,假装投了十圆硬币。他瞄了女人一眼,女人正在看墙上的广告。

太好了!就趁现在!

本山朝黑暗的空地里走去。

哼!如果跟这样的女人到她家去,不知道到时她又会怎么说……

“哎呀!”本山在空地里面好象撞到了什么人的样子。“真抱歉……“他的下腹部好象裂开般地疼痛。

本山压根儿都没有想至腹部真的被切开了……。

“……喂!你在那里?”

女人发现他不见了,就追过来说:“你竟然逃走,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女人朝眼前的人影说:“喂!你要负起责任呀!我爸爸很罗嗦呀!”

她的脚好象碰到什么东西。她往下一看……在流过来的光线中,她看到本山的脸。

而染在他白衬衫上的是血吧?

那么,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女人慢慢地抬起头。她的胸口被尖锐的刀子刺进去的时候,她只深吸一口气,连一声哀鸣都没有。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野口共子。而本山到最后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          ☆          ☆

“这连续杬人被杀的事情,我在报纸上看到了。”

淳一淋浴完毕,清爽悠闲地说,“第四个被害者是谁呢?”

“是个老人。”真弓答道。“……亲爱的,你能不能替我泡杯咖啡?”

“已经泡好了。”

“你真细心。”

“因为我们是夫妇嘛!”

淳一迅速地热好咖啡,注入两个杯子里。“……被害者是个老人吗?”

“嗯,是一个老爷爷。公园前面的公车站有张长椅子,天气好的时候,那个老爷爷总是坐在那里打盹。”

“嗯。”

“搭公车的人以及司机都认识这个老爷爷。所以,也没有人抱怨他,而且,他也没有防碍到别人。”

“凶手竟然杀这样的老人吗?”

“嗯。……太过分了!”真弓皱着眉说。“……今天傍晚天色已经很晚了,在这个公车站停车的司机看到老爷爷还坐在椅子上,还以为他在打瞌睡呢!他想把老爷爷叫醒,所以就下车,走到椅子边摇他,可是老爷爷却倒了下来。”

“还是用刀子吗?”

“背部中了一刀。从椅背的空隙刺进去的。……虽然也流了血,可是血迹在脚下,并没有扩散开来,所以没有人发现。”

“嗯。”淳一点了点头。“什么时候被刺的?”

“还不太清楚。大概是杬、四小时前吧!……据说大概是下午四点左右。”

“四点!”

淳一的眼睛突然一亮。

“又是在这种时间?”

“嗯,可是,四点左右的时候是谁在使用这个公车站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也不一定就是搭公车的人干的。毕竟,其它人也会在那里走动呀!”

“嗯。……道田在那附近拚命地走来走去打听,可是似乎希望渺茫。”

“嗯……”淳一点了点头。“……有人来了!”

玄关响起咚咚地敲门声。

“我是道田!真弓小姐在家吗?”道田非常有精神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这大半夜里,竟然叫这么大声。”

真弓站起来走了过去。“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叫太大声吗?”

“喂……“真弓穿著一件下身几乎透明的睡衣。

“……怎么了?”

玄关里传来真弓的声音。“……道田!振作点!……亲爱的!”

“怎么了?”

淳一跑去时,看到道田头昏眼花,摊坐在玄关里。

“他突然软绵绵地摊在那里……。真可怜!道田大概也累了吧!”

“或许吧……”淳一边拉起道田,边说道。

2

“我去上班了。”

佐山直也在玄关说。突然他感觉到胃的附近有点疼痛,他闭了一下眼睛。

“嗯。……你怎么了?”佐山的妻子爱子出来说:“又是胃痛吗?”

“嗯……,没关系,一下子就好了。”佐山等疼痛略微减轻后说:“已经没事了!”

他笑着说。

“小心点呀!……不要操烦太多呀!”

“嗯,是呀!”佐山穿上鞋子,“英子呢?”

“……我起来了哦!”中学杬年级的英子穿著连身睡衣说:“爸,今天晚上您能早点回来吗?”

“不知道呢!怎么了?”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

佐山眨了一下眼睛:“对呀!……我都忘了!”

“没关系啦!”爱子笑着说:“你不要太勉强,工作比较重要。”

“是吗?妈妈的事情比较重要吧!”

“是呀!我尽量早点回来吧!”佐山说,“那么,我走了!”

“小心点!”

“爸,再见!”英子的声音非常有精神。

佐山朝公车站走去。他对连妻子的生日都忘得一乾二净的自己感到略微失望。

当然,佐山已经四十二岁了,而爱子也已经杬十八岁了。或许他一直认为现在这么大把年纪还过什么生日……。但是,他从来没有替妻子做过什么事情,他自己觉得非常愧疚。

但是,今天晚上能早点回家吗?

每天晚上停止营业后就要开会。……如果缺席回家的话,不知道会被店长怎样责骂?

身为销售主任,佐山是最可能挨骂的。

实际上,早上出门的时候,胃痛也是因此得来的。

佐山直也是r超级市场的销售主任。从这个店开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太阳又西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