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幽灵俱乐部》

第二章 迷路的功效

作者:赤川次郎

1

酒店在打哈欠。

不,建筑物当然不会打哈欠。不过,总之所有人都有点睡眠不足地迎接早晨到来。

“早……”晴美对进到餐厅的栗原说。

下面持续的应该是个“安”字。可是,无情的哈欠打断了这个字眼。

“嗨!早……”栗原也差不多这样。

“早安!”精神奕奕地走向栗原打招呼的是格林贞子。

“片山先生跟你一道吗?”

栗原迟疑一下。“不,我一个人吃。已经迟了。”

“那么请跟我来。”

从窗子可以眺望树林的餐厅并不太大,客人数目也不多,所以相当够用了。

见到栗原走向远离的桌子就座,差点被“枪毙”的片山不禁松一口气。

“好极了。我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他会听见的。”晴美说。

“没关系。探长一开始吃东西以后,其他一概不去留意。”片山说。

“我也是。”石津得意地说。

不清楚这有什么得意的,不过总之有一样习掼跟搜查一课课长相同的话,就叫石津引以为荣了。

“说起来,昨晚也够忙碌的。”晴美说。

“今天早上也是。”片山还在晗欠连连。

“哟!你对美知子小姐那么痴缠啊?”

晴美调侃的说话引得片山气鼓鼓的,端起热咖啡一口喝下去,烫得他直翻白眼。

“我倒睡得很好。”石津又在炫耀。

“没有被那可怕声音吵醒的大概只有你了。”

“是吗?其他客人大部分都在睡嘛。”

“你睡在我隔壁啊!”片山用吃人的眼神看他。

“哥哥,算了吧!”晴美说。

“什么算了!我遇到那样的不幸……”

“又不是真的袭击你……”

“那是名副其实的‘袭击’!”片山坚持地说。

“花炮杀不死的人。”

“谁说的?心脏不好的人可能吓死了!”

“不过,我真想看看片山兄吓得脚软的样子。”

“谁吓得脚软来着?我只是意外得坐在地上而已。”

片山还在不满地嘟嘟囔嚷,“吓得脚软和光是坐在地上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片山、晴美和石津三人围坐一张桌子吃早餐。

“美知子小姐怎么啦?”晴美说。“哥哥,你去叫她如何?”

“悉听尊使!”

“福尔摩斯也不见踪影。”石津说。“难道还在睡懒觉?”

他的脚畔顿时有回应,“喵”了一声。

“哇!”石津吓了一跳。“早……早安!”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来了,她端端地坐在桌子底下。

“哟!小猫咪醒啦?”贞子愉快地走过来。“来,请你早餐。跟我来这儿吧!”

福尔摩斯跟在贞子后面,翘起尾巴悠然自得地迈步

就在那时,几位少女鱼贯地走进餐厅,山边美知子走在前头。四名少女一字排开走进来,刹那间散发出华丽的艳光,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哥哥!”晴美用肘碰碰片山。

“什么事?”

片山正在跟硬邦邦的德国面包格斗,没留意到少女们的出现。不经意地抬起脸来,看到四名娘子军往自己的方向直直走过来,几乎反射地站起来。

片山最怕这种朝气蓬勃的少女。不过是几小时以前的事,与美知子同行的三名少女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当门打开时,响起砰砰的爆炸声,原来是跟美知子一起旅行的三名少女弄响的花炮声。

“片山先生,不要逃!”美知子说。

“没有哇!我只是坐在这里而已。”片山逞强地说。

“大家向你道歉。我也是。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对不起!”其余三个像合唱团似的说。

“不……我没什么。”

晴美站起来,对石津说。

“石津,我们走吧!哥哥好像想跟她们好好聊的样子。”

“是。”石津立刻赞成。

二人马上搬到另外一张桌子用餐。剩下片山脸青青地站在那里,跟四个女人瞪来瞪去……

“我们想来教训教训你。”一名胖嘟嘟的少女说。她是那种一边说“我这么忍耐着减少不吃爱吃的东西,怎么还是瘦不下来?”一边大吃大喝的类型。

“她叫大崎幸子,我的老朋友。”山边美知子说。

“听说你勉强美知子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我觉得不能原谅!”大崎幸子说,飞快地瞥美知子一眼。“不过,刚才美知子表示很喜欢你……算了,各有所好啦。”

片山有点不太高兴。“所以上演花炮騒动?”

“我们想趁你睡熟时威吓你——没想到那么顺利。”大崎幸子的说法很奇特。“也许片山先生的反应能力太强了。”

“嗯,大家也这样说我。”片山直性子地说。

“我曾经反对的。”这回说话的是对照地又瘦又高的少女。

片山的个子也算高的了,这位少女却有一七零厘米左有。也许长得太瘦的缘故,显得更高。

“她叫棚山由纪。”美知子介绍。

“棚架的棚,山水的山。我是反对那个计划的。”

“撒谎。”大崎幸子说。“最初反对而已。做的时候岂不是你最热心?”

“可是我反对过。”棚山由纪反chún相讥。“我说用花炮太可惜了,改用气球,砰一声弄破它!”

换言之,她是站在经济的立场才反对的。

这时,片山发现一名酒店职员,慌里慌张地走进餐厅来。往贞子的面前奔过去。贞子向他说了些东西,多半是叫他不要在客人面前奔跑。

但是,当贞子听他说了什么以后,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跟他一起走出餐厅去了。当然不是奔跑。

“你赞成吗?”

美知子的问题,使片山的视线收回来。

美知子问的是剩下的那位少女,有股独特的味道,或者应该说是飘着独特的气质。

她是四人之中比较不特出的,却是最美丽的一个。

美知子的轮廓也很可爱,但若称作“美人”,则数这一位。她的脸上有一股难以捉摸的神态,木无表情,而且予人怔怔出神的印象。

“我叫衣笠裕子。”少女向片山打招呼。

然而,她的招呼有点生硬不自然,似乎不清楚她打招呼的对象的哪一位。

“我没赞成也没反对。衣笠裕子说。“我只是服从大家的意见去做。”

“裕子每次都是这样。”大崎幸子说。不过可以听出,她的语气很亲密。

“总之,这样惊扰别人是不对的。”片山不说地说。

“没想到会引起那样的騒动。”瘦竹竿棚山由纪说。

“昨晚发生了好些事件,别人听起来是枪声并不奇怪。”美知子说。

“我什么也不知道嗦。”大崎幸子呆呆地说。

“算了。”片山打个哈欠。“希望今晚可以睡个安乐觉就好了。”

“这句话对美知子说如何?”大崎幸子促狭地说。

侍应过来写菜单。在座的少女全都用德语叫菜,片山觉得很不是味儿。

对片山而言,也许连日文的餐牌都不一定完全看得懂。

自从在高级法国莱餐厅发生过连叫三道前菜的笑话以来,他就丧失了叫菜的自信了。

片山已经吃完早餐,准备离开。这时发现衣笠裕子没有打开餐牌,不由溜出一句多余的话。

“你什么也没叫吗?”

总是忍不住说出心里想说的话,正是片山的性格。

“叫了。”衣笠裕子用稳重的调子说。

“可是,你没看餐牌……”

“看了也没用。”

见到片山困惑不解的样子,棚山由纪吃惊地说。

“你没留意到么?裕子的眼睛……”

“算了。”衣笠辩子压住棚山由纪的手。

片山吓了一跳。这才想起,刚刚进来餐厅时,衣笠裕子轻轻勾住美知子的手臂。

“抱歉,我没留意到。”片山说。

“不是没有道理。”美知子说。“裕子的直觉敏锐得惊人。”

“你没留意到,是我的光荣。”裕子终于展露欢颜。

片山这才明白她和其他三个女伴予人不同印象的理由,包括她不直接注视自己的眼睛的理由……

“我们想跟你商量以后该怎么办。”棚山由纪说。

“对。我们是四个人一道来旅行的,现在突然少了一个,麻烦极了。”大崎幸子点点头。“噢,首先填饱肚子再说!”

欧陆式早餐的面包和咖啡很快送上来。刚才石津还特别多叫了火腿和鸡蛋。由于这间酒店住的客太以美国人和日本人为多,叫这种餐的似乎并不稀奇。

“片山先生准备怎样?”棚山由纪边吃边问。

“是否应该称呼美知子的先生较好?”

“我有工作,还会在这里待一阵子。”片山说。

“喵?你不是刑警吗?难道在这里打工做侍应?”

“也许很适合。试想一下他穿上制服的样子吧!”

这班小妮子畅所慾言,令片山啼笑皆非。

不过,在四个女人的围攻下都没闹贫血,显示片山的女性恐惧症也痊愈不少。

“我跟他留在这里。”美知子说。“你们继续旅行去吧!”

“不行。”大崎幸子说。“必须共同进退。好吧!反正不急,且等片山先生一不,等你先生的工作做完再说好了。”

片山气得直吹胡子。这四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能够出国到欧洲浸游,大概有点钱吧!但是,美知子受到什么人袭击,意味着别有内情。

表面看来是女子大学生或年青女职员,似乎不是那么单纯。

“我们准备做蜜月随行吗?”棚山由纪说。“结果说来,这趟旅行变成美知子的蜜月之旅了?”

“已经离婚了。”片山怄气地说。

“我倒不认为这样。”衣笠裕子说。她用熟练的手势端起咖啡杯,外人不留意的话看不出她的眼睛有毛病。“片山先生是个好人。我想,美知子找到一个很好的对象。”

片山莫名地震荡了一下。听衣笠裕子这样说,使他觉得有点惭愧。

“可是……”

片山说到一半,但见贞子回到餐厅来,往他的方向直直走过来,立刻打住。

“对不起。片山先生。我想跟你谈谈!”贞子说。

“好。”片山如释重负,站起来,跟着贞子走出餐厅。

“其实,事情变得麻烦了。”贞子停下来说。。

“什么事呢?”片山问。

这时,晴美、石津和福尔摩斯一行鱼贯走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晴美问贞子。“看你好像行色匆匆的。”

“糟糕。我以为不会引起客人注意的。”贞子不安地说。

“我这么慌里慌张的吗?”

“没有。只是这家伙对这种事的鼻子特别敏感罢了。”片山说。

“好不礼貌,我又不是狗。”晴美斜睨片山一眼。福尔摩斯不服气地喵了一声。“噢!抱歉。我应该说我不是猫。特此修正!”

“到底发生什么事?”片山催促贞子。

“请跟我来。”贞子率先开步走。“其实是昨晚那个女儿被人抛进喷水池的……”

“梅原伸子女士吧!”

“嗯。她失踪了。”

“失踪了?”片山皱起眉头。“可是……她的孩子呢?”

“客房组的人听到孩子的哭声,敲门询问,不见回音,孩子继续哭个不停,所以跑来找我,我就带着总钥匙去看个究竟。”

“孩子在房里……”

“对,孩子在里面。也许哭累了,还在嘤嘤啜泣……不过,就是不见母亲的踪影。”

“那就奇了。”晴美说。“刚刚发生了那件事,怎么单独把孩子留在房内……”

“不是的。请你们看一看。”贞子说。

恰好来到梅原伸子的房门口。贞子打开门锁。一边开门一边说。“一切照先前的样子,我们没触摸过。至于孩子,她在会客室。”

走进房内,片山四处张望一下。除了有点杂乱之外,看起来没有特别之处。

“问题在浴室。”贞子说。

片山走过去,打开浴室的门。蓦地吓得呆在那儿。

“喵!”福尔摩斯叫了一声。它闻到味道了。血的味道。

晴美走过去,越过片山的肩膀窥望里头,禁不住叫起来。

浴室里满地是血,发出臭腥的味道。

“发生什么事呢?这些血……不寻常啊!”

“好严重。”石津也过来看到了。“若是流鼻血,不可能那么多。”

“假如流那么多血,肯定搞出人命了。”晴美说。“必须通知栗原先生。还有警察。你说是不是?哥哥”

片山遭受“突击”了。他预料不到有那么多血。

纵然他的女性恐惧症好了些,可是一见血就闹贫血的老毛病还没痊愈。

片山当场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迷路的功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幽灵俱乐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