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幽灵俱乐部》

第三章 躶体画模特儿

作者:赤川次郎

1

“第一次到现场。我们实在有点怠慢啦。”

晴美说着,在房间里四处张望。

这里是一楼的一零六号房,梅原伸子住的房间。

梅原伸子失踪了,浴室里留下遍地血迹。当然现在谁也没有使用房间。撇下的女儿荣子暂时由格林贞子照顾。

本地的警察前来调查过了。由于找不到尸首,无法判断是不是凶杀案。作为现场的浴室,一直无人清理。

晴美慢慢在房里巡视,边走边说。

“目前的关键是梅原伸子跟‘幽灵俱乐部’有何关连。还有,她的失踪原因何在?她跟‘幽灵俱乐部’如何连结,必须逐一推理由来。”

其实,她的谈话对手是她自己。房里只有晴美一个人。

简单地说,她在表演独角戏。

自称名侦探的晴美,正在充满谜团的现场排演。

事情尚未饵决。那位平田大使会在中午以前派人来接他们去吃饭。时间还早,晴美单独跑到梅原伸子的房间来“视察”。

晴美的食指贴在chún上,继续思考。

“奇妙的怪事件,特征乃是事件本身不清不楚。”

对。譬如山边美知子的强暴事件就是。晴美记得她出现在庭园里的事。假如那是美知子的演技,只能说是妒火纯青的名演技了。可是,她那皮肤的伤痕,撕裂的裙子却不是假的。想起她恢复意识,嚷着要洗澡的激动表情,怎么想都是真实,并非作假。

美知子被谁强暴了呢?大致上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哥哥片山做的。那么是谁?

在庭园里遇袭之前,也许她和对方二人在散步。因为庭园太大,不可能一个人独自散步,尤其是深夜了……

换句话说,美知子大概知道袭击她的人是谁。然而自她硬硬把责任推给片山之后,整个人出奇地镇静下来。也许真正的歹人住在酒店里,或者就在附近,她必须十分谨慎行动。

接着发生梅原荣子事件。荣子被人抛进水池的事,迄今毫无头绪。

荣子表示不认得凶手。然而为何她会单独出现在那里,以及凶手袭击荣子的手段也充满疑惑。

晴美走近房间的窗口。可以眺望庭园,当然看不见喷水池,由于树篱太高,挡住了视野……

晴美认为荣子的溺水事件不能看成是意外。因为水池太高,区区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不可能掉下去。

晴美想,有必要再向那个女孩询问一遍。

她的母亲若是失踪,那些血又是什么?她到哪儿去了?

表面看来是凶杀案,可是找不到尸首。

还有,餐厅老板好像是自杀身亡,却又不肯定……

这一连串的事件似乎毫无关连,可是有一个共通点,即是不清楚到底是何种事件。

就在这时,门外有开门声。晴美吓一跳,回过身来。

门的旋钮在转动。假如是有事才敲门进来的人,大概不会那样鬼鬼祟祟的开门吧!

雾时间,晴美想藏起来。在她想到之前,身体已经移动了。这点跟片山大不相同。

晴美钻到墙边摆着的沙发背后。这里的家俱全都又旧又大,对于娇小型的晴美十分方便。

晴美屏息等候,有人进来了。传来悄悄关门的声响。完全没有脚步声。多半是被厚身的地毯吸掉声音了。

是谁呢?晴美有点紧张。

这间酒店太古老了,声音不容易传出外边。假如在房里遭人袭击,纵使扬声大喊,走廊上也听不见。

晴美喜欢冒险,可不害欢遇害。万一遇到危殆,她会不顾一切的奋抗到底!

一直屏息静观其变的晴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屁股。

“哇!”晴美吓得三魂少了七魂,跳了起来。

“原来是姐姐!”

站在前面的是荣子……

“吓死人啦!”晴美抚着胸口喘息。“荣子!你在干嘛?”

“嘘!”荣子用手贴住chún。“你躲在这儿,我还以为是小猫咪!”

“你以为我是福尔摩斯?”晴美带着复杂的心思回问。“我这姐姐不是比福尔摩斯的身材标致么?”

“可是,我摸到的屁股感觉一模一样呀。”

听了荣子的话,晴美不知该不该高兴。

“恰好。荣子,姐姐有点话跟你说,现在可不可以?”

“我在跟小猫咪捉迷藏哪!”

“是吗?不过没关系,姐姐跟小猫咪感情很好的。”

“你别告诉它,我在这里好不好?”荣子怀疑地注视晴美。

“不告诉它。我答应。”

“真的?”荣子依然半信半疑。“大人都不守信用的。”

这句话使晴美哑口无言。

“等一下。”荣子突然想到什么,走到门边,打开一条缝。“这就可以了。”她回来说。

“为何打开房门?”

“因为即使小猫咪知道我躲在这里,可是它不会开门呀!那就不公平了。所以我替它打开。”

“哦!你真伟大。”

“我不像大人那么狡猾。”

晴美假咳一声。“大人……真的狡猾?”

“嗯。爸爸也是。他一直说‘跟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可是一直没有回来。”

爸爸?这个孩子的爸爸是谁?

“荣子。”晴美尽量显得若无其事。“你爸爸是谁?”

“不行。”荣子瞪大眼睛。“这个不能告诉任何人。”

“可是,可以告诉姐姐吧!我们是朋友呀!”

晴美努力制造““友善”的微笑。

“不行。”荣子毫不买帐。“必须交往很久才是朋友。”

“你好无情啊!”晴美撅起嘴巴。

“嘘!”荣子瞥一瞥房门。“这么大声说话,走廊外面听见的。”

“对不起。”晴美完全落在下风。

“不然,我们躲进洋服衣柜里谈话好了。”荣子说。

“洋服衣柜?”晴美睁大眼睛。

“对。那个大的。”

一个通到天花板的旧式洋服衣柜,稳如泰山地坐在那儿,像个千斤顶般。

“可是……躲在里面谈话,不是很拘束吗?”

“没有的事。”荣子快步走过去,两手猛力拉开那道看起来很笨重的衣柜门扉。

好象是梅原伸子的衣柜,挂满大衣、套装等,看来似乎可以容纳晴美……

“快来嘛。”荣子向她招手。

没法子。为了套出荣子的真心话。晴美唯有钻进衣柜中,屈起双膝坐下来。

“对了。把门关起来吧!”荣子吩咐。

“好好好。”

晴美只有照做,拉起门扉。里面当然漆黑一片。晴美记起小时候躲避父母的调皮经历来。

“荣子,你不怕黑?”晴美压低声音间。

“不怕。我最喜欢黑暗的地方了。”

“噢!”

晴美大感意外。通常小孩子都怕悬才对。现在的孩子真不能用普通办法应付。

“荣子和妈妈为什么来德国?”晴美问。

“坐飞机来的。”

“不,不是的。我是说,你们为了见什么人而来,或是来看什么东西?”

“不知道。你怎不去问妈妈?”

“可是,你妈妈不在了呀。”

“找找看呀!姐姐的丈夫不是警察么?”

“丈夫?啊!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晴美强调。

“还不是一样?妈妈说的。”

这个家庭如何教育下一代呀!晴美没法子,只好转换话题。

“荣子,记不记得掉下水池的事?”

“水好冷啊!”

“就是嘛。幸好姐姐和小猫咪来了,救起荣子哪!”

“嗯!我知道。”

“所以,能不能把当时的事详细告诉姐姐?为什么你去喷水池那边?”

荣子有点迟疑似地沉默片刻,终于在黑暗里发声。

“我有义务说出来吗?”

“义务?对,可以这样说。我救了你,你总该向我回礼吧!”

“晤……说的也是。”

“告诉我,那是你第一次到喷水池吗?还是什么人带去?”

荣子的迟疑答复传来。“我在玩捉迷藏。”

“捉迷藏?跟谁?”

“嗯……跟——”荣子慾言又止之际,传来打开房门动静。

“有人来了。”荣子低声说道。

不错。不过不像是福尔摩斯。它不需要把门开得那力大。

“你知道吗?”荣子悄悄挤到晴美身边挨着,在她耳边嗝。“妈妈也在这里躲过。”

“这里?”晴美也低声细语。“为什么?”

“不知道。半夜时,当她以为我睡着之后,她就悄悄进这里来了。”

半夜跑进衣柜?晴美甩甩头。不管衣柜有多大,容纳个大人还是拘束了些。而且,为了什么躲进这个地方?

晴美留意到,刚才进来的人走了出去,不由松一口气。

传来关门的声音。也许是酒店的职员开门进来窥望,发现没有异样又出去了。

“荣子,出去好不好?姐姐腰酸背痛了。”晴美说。

“你已经老了吗?”荣子的言词相当厉害。

“不……我很年轻,但是这个地方……”

晴美伸手想推开衣柜的门扉。然而一时失去身体的平衡,反而往后仰面跌倒。

在衣柜里面,应该碰到后面的板才对,可是……

晴美也不清楚发生什么事。跌倒时,背部应该碰上硬板才是,然而那块板不见了。

晴突失去支持的力量,往后栽倒。后面竟然没有东西。

于是,晴美一边发出尖叫,一边滚落下去。

“然后听见“咚”一声……周围一度变成黑夜——怎么还没吃过平田大使邀请的午饭就已经是晚上了?

2

晴美有一阵子失去知觉。

好不容易回复意识,张开眼暗,觉得全身像散开似的疼痛。不过,发现四肢俱在,自己还活着。

怎么回事?晴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可能掉进地狱去了吧!”晴美喃喃自语。

她的记忆逐渐回来。刚才明明是在衣柜里,怎地突然一个大转身……

对了!晴美终于想起荣子说过的话:妈妈也躲在衣柜里衣柜背后是个打开墙壁的洞穴。自己一定是借助某种弹力打开了那道隐蔽的门,然后滚落楼梯。

明白事态之后,晴美镇定下来,打量四周。

眼睛习惯黑暗之际,她才看到自己滚下来的楼梯,并不太高,然而滚落时却有无止境的感觉。

上面相当于衣柜背侧的门已经关上,眼前一片黑暗。

荣子好像留在衣柜里。她会不会跑去通知哥哥或石津?

晴美终于站起来,叹一口气。既无折断骨头,好像也伤的样子。

这是一条地下通道吧!晴美怔怔地摇摇头。

确实,由于这里本来是古堡建筑,有地下通道并不稀奇。因为这不是战斗用的城堡,而是贵族居住的宅邸,为了预防万一而建通道,并非不可理解。

这条通道是从前就有的,而且肯定现在还在使用。因为四周镶了木板,地面铺了地毯。楼梯也铺了地毯,刚才滚时没受伤,可能是这个缘故。铺地毯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发出脚步声吧!

前面一点的通道有弯曲。晴美之所以能够看到周围的地形,是因为前面漏出灯光。

晴美不可能不对这么一条通道产生好奇心。

本来可以顺路跑上楼梯,从那个衣柜出到梅原伸子的房间,把事情告诉片山或石津,然后一块儿来调查这条通道通往何处。

然而晴美喜欢“不是本来”的东西。这种性格与生俱来,无可厚非。

她就像一匹看到眼前吊着红萝卜的马一样,只是一味不断的前进。假如觉得有什么危险,立刻回头就是了。

晴美一面告诉自己,一面徐徐往前。

转弯之后还是通道。墙璧上到处装有照明,古典的角灯设计,里面是灯泡,表示地下有电路。

通道曲曲折折。起初是朝廷园方位前进,可是往左往右的转了好几次之后,晴美也猜不到是往哪里去的了。

前面有门。通道的一边,并排着三道门。

通道似乎还在继续。晴美在其中一道门前驻足,窥探里面的情形。完全听不见任何动静。

可是,门上了锁。晴美尝试打开另外两道门,同样枉然。

晴美耸耸肩。她认为不是普通的储藏室。因为门锁很紧,旋钮上有雕刻,肯定是有特殊用途的房同。

没法子,只好继续前进。

通道前面,出现一道红色的天鹅绒遮帘,挡住去路。

前头会有什么?来到这里,晴美当然不肯回头。

她从遮帘边端往内窥望——里面是个房间。

晴美走进房间。出乎意料的宽敞,类似酒店的会客室,气氛就像舒适的客厅。全是名贵的家俱,豪华之至。

沙发环绕中央的理石桌子,下面铺着巨型老虎毛皮。餐具橱一看就知是古董物,手工精美夺目。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躶体画模特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幽灵俱乐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