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

第二章:刑事想杀掉嫌犯时

作者:赤川次郎

1

“这个世界上,有人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对吧?”牙齿用力咬下一口烤小鸟,那男人说:“真是没道理!如果有所谓的天谴,为何不惩罚那种人?”

“我了解,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一旁听着的同事说。

“什么?你能了解什么?我的心情会让你了解?”

“嗯,不错,真的是这样。”

“哼!谁都没办法明白我的心情。”

“别想了,喝酒吧!”

“啊……你是个好人。”突然,店里响起惊人的声音,男人用力猛拍对方肩膀。

“喂,酒都溅出来啦!”

“只有你……你是个好人。”

男人不断拍对方肩膀,对方根本没办法喝酒。

中野坐在柜台前喝酒,忽然,他掏出钱,随手搁于桌上,转身走出烤小鸟店。

烤小鸟的香味似乎掺入体内,中野猛拍着大衣和上衣,仿佛小鸟振翅一般。

“啊……糟糕。”他慌忙用手按住上衣内口袋。

怎会这样不小心呢!身上带着那瓶葯……

走在夜风中,这是个很清爽的夜晚,不,稍有一点寒意,但是,风吹在火烫的脸颊上,却是无比的舒服。

刑事这项行业,使中野尽可能的控制酒精过量。但,若真要喝,他算是酒量相当不错的,否则,在进行办案侦查时,常会碰上困扰。

“这个世界上,有人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简直是电视连续剧的台词嘛!

对于那已经烂醉如泥的上班族而言,“不可原谅的人”一定是排挤掉自己而往上爬的同事,要不然就是下令将他调职或降职的上司。而看他会说出那种话,可见至少有一、两位上司是“不可原谅的人”!

中野在公园的长椅坐下。

夜风稍微转寒了,但公园里到处是相依偎的情侣,似乎一点也不怕冷。

女人吃吃笑着,男人手环抱对方腰肢,时而,悄悄移上胸前隆起处。他们到底都在谈些什么,真是的,何必浪费这大把宝贵时间!

但是,这样的男女总比犯罪者好多了,他们至少不会伤人或杀人,他们没有那种胆识,也不会深恨别人,只要像这样依偎着,也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手头阔绰一点的可以上饭店,手头拮据点的,随便找个草坪也将就了。

见到那样的年轻人,或许,有些老年人会愤恨不堪的咒骂:“日本的未来怎么办?”

但中野觉得:何必发那么大的脾气呢!

所谓年轻,就是会正经八百的做出那种事的年纪,那像是一种麻疹,只要发作过后,每个人都会成为中坚的社会份子。

不可原谅的并非那种人!

中野隔着衣服轻轻抚摸毒葯瓶,他感到全身攀升一阵莫名的战栗,但不是恐惧,而是愉快的颤抖。

巡逻的警员见到单独坐着的中野,走过来了。

“你好。”

“辛苦了。”中野亮出证件。

警员慌忙行礼。

“算了,我只是在这儿歇息一会儿。”中野轻轻挥手。

一想到自己看起来也会令人起疑,中野苦笑了。

“啊,你回来了?”中野一进家门,妻子耶莉子很意外似的望着他。“这么早?”

“偶尔也会想早点回家。”

“喝过了?”

“只喝一、两杯。”中野拉掉领带。“浩子呢?”

“已经睡着了!”

“这么早睡?”中野有点失望。“我还打算和她一块洗个澡呢!”

“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已经十点半了。”耶莉子笑着。“对你来说也许还早,但对浩子来说已太晚了。”

“是吗?”中野盘腿坐下。“想吃点东西。”

“你等一下。”耶莉子走向厨房。

中野站起身,轻轻拉开里面房间的纸门。

五岁的浩子把棉被踢得远远的,正睡得很熟。

“嘿,这也算是女孩子吗?”中野笑着替她盖好棉被。

大概,不到二十分钟后又会踢掉吧?

一般而言,刑事通常很疼爱儿女。平常很少见面,反而引起他们一种补偿的心理吧?难得遇见假日,大多会陪孩子渡过。

中野也不例外。尤其是婚后七年才生下这个女儿,他当然宠爱万分!

津津有味的望着女儿的睡脸时,耶莉子在饭厅说话了:“你在干嘛?”

“马上就去。”中野轻轻拉上纸门。

“浩子也真令人头疼!”邢莉子说:“活泼是无所谓,但她却连邻居的男孩都打哭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

“就因为你从来都不骂她,她才会凡事都拿你当挡箭牌,我却……”

“让孩子自由发挥是最好的教育。”说着,中野搁下碗,问:“她在外边玩时,你都跟着吗?”

“怎么可能?她会骑着小脚踏车乱跑,我也必须购物和做饭……”

中野板起脸孔。“我当然知道,但,至少让她在你看得到的范围内玩!”

“我是尽量这样……”

“一定要这样。”不自觉的,语气转强,中野慌忙压低声音:“虽然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但……”

“没关系,那孩子很坚强,而且,我也吩咐过她不能到汽车来往的马路玩……”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你该知道,我是个刑事,为了工作,被很多有前科的人或流氓所憎恨,这些人很可能为了对我报复,而向清子下手!”

“我知道,可是,她不会随便跟陌生人走的。”

“那种人不可能使用引诱的方法,他们会强掳走她!她才五岁,逃不掉的。”

“这……我也是很担心哩!可是,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无能为力。”

“你如果在忙什么事时,就让她在家里玩。”

耶莉子满脸困惑,沉默着。

坦白说,中野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家里的事都由邢莉子负责,一定相当忙碌。但,他不能不说。若是有了万一……

想到这里,虽然筋疲力竭,但是,上了床之后,他常常难以入睡。

中野语气稍微恢复平静。“至少,最近这段时间,你就尽量注意一点。”

耶莉子脸上浮现不安的神色。“有什么事吗?”

“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前面不远,有个国宅吧?”

“是都营社区住宅!”

“前不久,我和浩子一起骑脚踏车到那边的游乐场玩,我们把脚踏车放在一旁,下来玩沙堆……”

“你不是中野先生吗?”

最初,中野不知道和自己打招呼的人到底是谁。“我是中野……”

“你忘了吗?”看来很客气的像推销员般的男人微笑说:“我是原田。”

“原田……”中野怔住了。

“上次承蒙你的照顾……”自称是原田的男人很郑重的低头。“没想到我们竟然是邻居。”

好不容易,中野回过神来。“你住在这里?”

“还是脱不了讯问嫌犯的语气。”原田笑了。“我住在这社区里,目前担任社区委员会副会长。”

“是吗……现在干哪一行?”

“还不是一样,推销员。”原田耸耸一屑,“当然,不是以前的公司了。”然后,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浩子。“这是令嫒吧?好可爱,长得很像你呢!”

中野慌忙拉住女儿的小手。“走,我们回家。”

“呀,打扰你们父女了?不,你们别走,我要回去了。我就住在前面这栋公寓的三楼,有空过来玩。”然后,他挤出热切的笑容,向浩子挥手。“再见!”

原田转身,离去了。

中野望着原田的背影,良久,才发现浩子拉着自己的手。

“嗯?什么事?”

“刚刚那人,是谁?”

“刚刚那人?啊……那根本不是人……”中野喃喃的说。

浩子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原田……是以前曾被你逮捕的……”

“不错,就是他。”中野颔首。“我不会忘记的!他杀死望月弓代。那小女孩,当时也是五岁。”

“是绑票杀人吧?可是,后来由于证据不充份而……”

“是的。我尽可能的强迫他自白,但是,他却……不过,那家伙是凶手,绝对不会错。”

“喂,你这样大声……”

“对不起,我……可是,那家伙一定也在社会上受到歧视才对,终究是让他逍遥法外,而且就住在附近!”

“你认为他会设法报复?”

“很难说!所以,我才担心,”中野看了浩子睡觉的房间一眼。“那家伙望着浩子时,眼神非常邪恶,简直就像毒蛇的眼睛。”

“也许你顾虑得太多了,如果他再干那种事,一定会被判死刑。”

“那家伙绝对不能粗心大意。”中野摇头。“那种人为何会被判无罪释放呢?为了钱,他掳走无辜的孩子,而且在当天之内撕票,他该被判死刑的。”

“你这样说,又有什么用?”

“我当然知道没用,所以,我们必须考虑自卫。”

“可是……”耶莉子困惑已极,“那个叫原田的人就住在这里,我们又不能赶走他。该怎么办呢?”

“我正在想办法,反正,现在你明白了吧?这段期间要特别小心些。”

“嗯,我知道。”

世界上存在着不可原谅的人……

中野忽然望向自己的上衣。

“我是中野。”

“喂,喂,我是辔田直子。”

“啊,原来是辔田小姐。秋本先生的事,实在很遗憾,你一定很难过吧!”

“谢谢你。”直子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对了,关于那毒葯,有什么线索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可以认为是秋本光生弄丢了。”

“可是,他死时,曾说是在公寓里。我不认为他在说谎……”

“目前正在调查能够进出那栋公寓房间的人,查出眉目,我会通知你。”

“抱歉……我只是放心不下……”

“不,我很了解,我们也正全力调查。”

“一切麻烦你了。松井教授也为此事担心呢!”

中野搁回话筒后,心想:真是个好女孩!照理说不该让她心里痛苦,但自己却有急用……

“喂,听说你请假?”隔壁的同事问。

“只是两天罢了。”

“去旅行?”

“不!在家里休息,陪陪孩子。”中野笑了。

“这也是一种享受呀!”

电话铃响了。

“我是中野。”

话筒中迸出耶莉子的声音:“浩子不见了!”

2

恐惧之事成为事实时,人类通常很难去承认。或许是自卫本能的作用,除非已有接受的准备,否则理智禁止脑神经去了解。

“浩子不见了?”中野喃喃反问。

“怎么办呢?”话筒里的耶莉子已哭出声。

“等一等,冷静点,知道吗?保持冷静!”中野像是在告诉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我不知道。那是……”

“只要说出你知道的就行。”

“我们出去购物。天气很好,我们骑着脚踏车……当然,我的速度较快,每隔一段路,就停下来等浩子赶上。”

“然后呢?”

“我们经过穿越公园的道路。你知道吧?那边……”

那条路没有阶梯,不必抬着脚踏车上下,所以,骑脚踏车时,耶莉子总是走那边。而且,那是行人和脚踏车才能通行的道路,其他车辆一律禁止,是最适合让小孩子骑脚踏车的地方。

“妈妈先走了。”耶莉子笑了笑,用力踩踏板。

骑了几十公尺,在转角处停下,等着浩子赶上来。

穿过公园,反而离超级市场较远,因此,这一带很少人通行。

突然,前面来了一位貌似推销员,身穿西装,手上提着手提箱的男人,步行着。

这人见到耶莉子,很客气的微笑。

耶莉子慌忙避开视线,她可不希望在这种地方被推销东西……

“对不起。”男人说。

耶莉子心想,终于来了。她面无表情的回答:“有什么事吗?”

男人仍旧面带笑容。“对不起。”

“嗯。”

“要去车站前的商店街,怎么走呢?”

这人外貌平凡,戴着眼镜,只见过几次面的话,日后一定记不起来。

“由这里一直走,碰到红绿灯再左转,就到了。”耶莉子松了一口气。她一直以为对方会推销什么商品。

“谢谢!”男人很诚挚的致谢,离开了。

耶莉子心想:这人看起来真像是推销员的典型人物!

她踩上踏板,回头:“啊,浩子……”

浩子还没转过转角。会是摔倒了吗?

耶莉子往回走,到了转角巷口,呆住了。

浩子的脚踏车倒在路中央,但,人却不见了。

“浩子,浩子!”耶莉子大叫。

刚刚那位貌似推销员的男人明明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刑事想杀掉嫌犯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