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

第三章:明星想杀死影迷时

作者:赤川次郎

1

“真是悲剧的事件!”松井在研究室里看报纸。

“很难得,教授也会看报纸。”辔田直子说。

“至少,我还识得几个大字。”松井回答。

“教授……”直子也装出笑容。

但,事实上她很明白,目前的状况并非可以开玩笑的严重事态。

中野刑事死了──直子认为可能是中野将毒葯带走的希望,也完全失去可循线索。

“女儿被杀、妻子被杀……最后,连自己也死了。”松并非常同情中野。

可是,直子在意的只是那瓶毒葯!

“那位刑事身上没带着毒葯吗?”

“报纸上什么都没写。”

“可是,教授,你看看关于杀死中野刑事之女儿的那叫原田的人的报导内容。中野刑事开枪射击之际,原田已经死了。”

“嗯,不错,死因是心脏病发作。”

“你觉得呢?”直子问。

“只凭这点,很难说什么。”

“至少也有可能性存在。”

“要搜查那位刑事的家吗?”

“我试过了,可是,警方不同意。”直子很不高兴似的说:“他们说没有多余的时间。”

“喂,别发那么大的脾气。”松井笑了。

“啊,对不起。”直子有点脸红。

“不过,中野刑事的家里应该会有亲戚或什么人去帮忙整理吧?我们或许该去看看。”

直子呆住了。松井从未离开过研究室,更别说主动提议要去什么地方,可见,他外表虽然装得很平静,但,内心其实非常痛苦……

“这是什么化妆水呢?”牧本弥生的跟班之一明美拿起葯瓶问。

“别碰那东西!”弥生怒叫叱责。

明美不自禁放掉手上的葯瓶。

“啊!”弥生跑过来。

葯瓶虽掉在地板上,还好有柔软的地毡缓冲,并未破裂。

弥生急忙捡起葯瓶,双手紧握。“还好,没摔破!”然后,她瞪着明美。“我不是说过别随便碰我的东西吗?”

“对不起!”明美噘着嘴道歉。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高兴的话,可以说呀!”

“没……”

“我不喜欢你这个人,简直看了就讨厌,你走开!”

明美仿佛很生气,但,也不再多说,默默走出房间。

弥生松了一口气,手拿葯瓶,慢慢在床沿坐下,凝视着葯瓶。“没错,就是它!”

毒葯失踪时的騒动,目前已快被遗忘了。读到那篇报导时,弥生就反覆仔细看着报上的照片,心想:如果自己拿到这东西就好了……

所以,对于此葯瓶是盛装着那种毒葯,她半点也不怀疑。

带着这东西的人似乎是叫中野的刑事。在电视新闻中,她知道中野负责调查毒葯事件后,信心更强了。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有人敲门。弥生慌忙将葯瓶放进化妆台下的抽屉。

她目前正在拍摄电视剧,暂时住在饭店,而且竟独自使用最高级的套房。

“谁?”

“是我。可以进来吗?”

“等一下。”

弥生开门。

在传播公司工作,负责照顾弥生的大杉进来了。他才二十多岁,以传播公司的职员而论,还算是新手,不过由于反应相当快,自动的表示愿意负责众人敬而远之的少女明星。

“今天很累吧?”

“嗯。给我一枝烟。”

“啊!”大杉伸手入口袋,同时站起身来拉上窗帘,然后拿出一枝香烟,递给弥生。“最近,很可能到处都有人偷拍你的生活照。”

“大杉先生,你真行。”弥生微笑。

“别当着外人面前抽烟。”

“我知道啦!”

大杉替她点着了火。弥生深吸一口,很愉快似的把烟吐出。

“明天不知道有没有用餐的时间,所以,最好早起一些,先吃早餐。”

“又要工作?讨厌!”弥生蹙眉。

这种神情也是弥生的魅力之一,但,和电视画面上所看到的不一样,和她面对面总是不会太愉快。

“没办法呀!这一行是靠人缘赚钱。”

“薪水一点儿也不提高,却要……”

“我可以保证,下次签约时一定大幅提高。”

“你保证又有什么用?”说着,弥生随便的躺下。“想喝威士忌呢!”

“不行,这样你明天会起不了床。”

“喝点睡前酒总可以吧?”

大杉叹息着:“好吧!我回房间带来。”

“拜托你了,大杉先生,你真亲切。”弥生讽刺似的说着。

大杉踏出房门,却又回头:“对啦,明美哭了,你又骂她?”

“谁叫她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你也不要这样对待她,她虽然动作较笨,至少工作很认真。”

“见到那种人,我就忍不住不耐烦。”弥生说:“快点拿威士忌来吧!”

“好啦!”大杉离开了。

弥生的心思又回到那毒葯之上。

使用这毒葯来对付的对象早已决定。但,能够顺利完成吗?必须一次就成功才行,绝对不容许失败!

死亡之后也无法检验出的毒葯,这实在太好了。

弥生眼中迸出光辉:她想杀掉很多人。

自己成名之后,不断写信或打电话来騒扰的父亲,她想杀掉他。

反对弥生成为明星的学校教师,都是因为他,自己才必须转学。

另外,还有男朋友。大概是看到弥生受许多男人所环绕而吃醋!竟然和她最好的朋友由香利勾搭上了。

由香利背叛了好友,就算被杀,也是罪有应得!

还有那唠叨的老董事长,如果他死了,会由年轻潇洒的长子继承。

在这世界上,弥生希望很多人死掉!

但,问题在于适量,她不知道喝下多少才能让一个人死亡,报上只写着“极微小之量就能致死”。

“总不可能加以实验吧,”弥生喃喃自语。突然,她坐起身来。“对了,可以试试看。”

就算让人服下那毒葯,也绝对没有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因为没有人知道葯瓶在自己手中。

无人?不,刚刚明美见到了。

当然,明美可能不知道毒葯的事,她并不是会仔细看报纸的人,但,说不定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葯瓶的照片……

“对了。”弥生低声念着。

明美就行,只要让她喝下毒葯……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搞什么嘛!都已经……”

她早吩咐一切电话由大杉接听,为什么……

心里虽然不高兴,她仍拿起话筒。“喂!”

“请问是牧本弥生小姐吗?”

“是的。”

“有人打电话找你。”

“抱歉,电话应该是……”

“我知道,可是,对方表示无论如何要接给你……”

“是什么人?”

“没有说出姓名,只表示是影迷……要告诉对方你不在吗?”

“等一下。”弥生说:“好吧!接过来给我。”

她心里有预感,一定是那家伙!

“喂、喂!”弥生说。

有一阵漫长的沉默。

“你好。”是年轻女性的声音。

“果然是你!”弥生边点头,边说:“我就觉得是你!”

“是吗?抱歉,这么晚还打电话给你。”

“不必客气。”弥生觉得自己的声音硬梆梆的,这使她更不高兴。“今天又有什么事?”

“你自己知道的。”

“是上次的连续剧吗?如果是,你就别发牢騒了。”弥生说:“我全心全力的演出,也获得好评,大家都很夸赞我呢!”

话筒另一端传来轻笑声。“弥生小姐,你还是没变。”

“什么事?”

“那叫做全心全力?再上次的连续剧还比这好呢!”

“哪有……”

“你该知道,在那个时代里,没有人会有那种观点,而且分手时的挥手动作也很可笑。”

“你该去找导演说呀!”

“既然是明星,自己对这些都该有所研究才行。还有,你说话时,语尾仍咬字不清。”

“我正在练习。”

“至少,正式演出时应该注意才行。”

“但,说话时没办法想那么多。”

“明星就该随时注意,不是吗?对了,骑马的部份是采用替身。”

“是经纪人要求这么做的。”

“请你自己演出吧!一眼就知道是别人,未免让人意兴阑珊。”

“没有一点可称赞之处?”

“赞美的话,你应该听太多了吧?”对方说:“虽然内心怎么想是另一回事。”

“大家对我都抱着相当的期待哩!只有你,却以贬损我为乐。”

“那就很难说了。”

“什么意思?”

“传播公司的人也看出你没有什么前途了。”

“胡说!”

“否则,为什么派新人大杉跟着你?假如真打算全力捧你,应该派老手才对。”

“已经开始全国巡回宣传攻势了。传播公司将赌注全部押在我身上。”

“那只不过是一种手段!”

“怎么说?”

“你到别的地方去时,他们正好在东京再力捧新的明星。”

“别胡说八道了。”弥生握紧话筒。“你说,还有谁能跟我相比?”

“南星久美子。”

“那是谁?”

“你不知道的话可以问呀!传播公司已把她视为你的继任人选。”

“乱讲……”

“我说的是事实。”对方说:“这也是为了你好!真正的影迷应该是这样,不是吗?”

“别再说了。”虽是如此叫着,但弥生却无法挂断电话。

“而且,周刊杂志正打算揭露你的私生活,你必须小心点。”

“我什么都没做哩!”

“真的?那他又怎么说?”

“你……你在说什么?”

“自己心知肚明的。”对方笑了。“再见!”

电话挂断了。

弥生轻轻放回话筒。

每次,那位“影迷”打电话来过之后,她的心情都无法平静下来……

“我可以进来吗?”是大杉的声音。“威士忌来了。”

大杉手里端着一杯掺水的威士忌。

“谢谢。”弥生接过酒杯,一口喝干,然后,说:“大杉先生。”

“什么事?只能喝一杯。”

“你知道南星久美子吗?”

大杉的脸色遽变。

2

“你一定认识南星久美子吧?”弥生再问一次。

出其不意被问,大杉一副无法否认的困惑神情,只好点头。“啊,我知道。不过,是谁告诉你这个名字?”

“别以为你不告诉我这件事,我还可以让你知道是从哪里得知。”

“我并非不告诉你。”

“那为何不说出来呢?一定是等我不吃香之后,公司打算以她来取代我的地位吧!”

“你别胡思乱想。”大杉轻声细语说着,设法让这位少女明星高兴起来。“可能是哪家杂志记者告诉你这些话吧?真是没办法。不过,为这些小事发脾气,未免太不像大明星了。”

弥生冷冷望着大杉。“像不像大明星,那都无所谓。反正,我心里很不愉快,很没趣!”

“公司除了你之外,还有许多演员,南星久美子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有一些明星的天份,但,不可能取代你的地位,因为,你马上会跃升至巅峰,我保证,你根本不需要认为自己会不受欢迎。”

责备大杉也毫无用处,毕竟,他只是听公司行事的傀儡。

从刚刚弥生说出南星久美子之名,而大杉神色遽变看来,弥生就知道大杉说的并非实话……

“算啦!我要睡觉了。”

“啊,那最好。”

大杉仿佛松了一口气,快步离开了。

弥生上床之后,仍是无法入睡。

虽知明天必须早起,但,一想到自己过气了,不受欢迎了,谁都不想再看自己一眼的日子来临,她心里就产生强烈的恐惧。

南星久美子……

“不能视若无睹了。”弥生喃喃低语。

她把毛毯拉至头顶,强迫自己闭上眼。

“接下来是拍摄专辑照片吧?”走出电视台,弥生问。

“嗯。我昨天找到一处很不错的公园。”大杉举起手招呼车子。“天气又好,是摄影的最佳日子,而且,今天你的气色特别好。”

“别乱恭维了。”弥生微笑。

她心中真的很高兴,一方面是今天的拍片过程很顺利,另一方面则是,她本来就喜怒无常。对此,大杉也很了解,立刻趁机赶往摄影现场。

“影迷来信创下新纪录了。”大杉说。

“是吗?”弥生不太关心的颔首。

“年龄层也很广,甚至还有中年男性。”

“是指你自己?”

“太苛薄了吧?我自认为还是年轻的一代呢!”大杉苦笑。“要看一下吗?”

“不必了,我感兴趣的只是信的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明星想杀死影迷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