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

第四章:服务生想杀死房客时

作者:赤川次郎

1

辔谷的上班时间到清晨五时。

“喂,去喝一杯吧?”

他正在更衣室换衣服时,前辈服务生桑原说。

“很抱歉,我今天有事。”辔谷搔搔头。

“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内人身体不舒服。”

“那可不行。”曾经有过妻子缠绵病榻的痛苦经验,桑原很担心的说:“既然这样,为何不早说出来?我可以设法帮你调班呀!”

“不,也没有很严重,所以……”

“那就好。对了,你们还没有孩子吧?”

“是的。”

“那,令夫人会不会是害喜了呢?”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辔谷笑一笑。

“反正,一切要小心。”

“谢谢。”辔谷说完,走出更衣室。

清晨五时过后,但是,天空还很暗。

n饭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

当然,大部份的客人应该还熟睡着,可是,饭店人员都没有休息。

走出员工通用的后门,辔谷向警卫打招呼:“再见!”

“辛苦了。”板着脸孔的警卫,微笑了。

来到车流不息的大马路,辔谷很自然的加快步伐。他脸颊烫红,嘴角掩不住笑意,左手紧握上衣口袋内的那个毒葯瓶。

牧本弥生住在n饭店的事,那位经纪人大概会密而不宣吧!这样一来,没有人知道这东西在自己手上。

实在太幸运了!

最初见到这葯瓶在牧本弥生身旁时,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

他一直梦想着:如果能拿到那瓶毒葯……

而此刻,毒葯就在自己口袋里。

当然,很有可能并不是毒葯,而是化妆水或什么东西,但,瓶子的形状和电视上及报纸上所见到的完全一模一样,凭着第六感,他确信一定是那瓶毒葯没错。

他很希望能尽快回到家,因此,自然而然的加快脚步,不,应该算小跑步了。

他慌忙警告自己:“保持冷静!反正,家总是家,不会忽然消失。”

很幸运的,他赶上早班电车,不到四十分钟,就已回到家门附近了。

见到公寓时,辔谷看了看表,已经快六时了。

天色已经转亮,路过的住家,有的厨房里已传来准备早餐的声响。

总是在大家起床的时候才回到家。在饭店工作,就是和正常人的作息完全晨昏颠倒。

公寓的住户,最初也怀疑他不知干什么工作,但,现在都知道了,有时候,还会请他帮忙订房间,因为,员工可以打折。

当然,区区一个服务生,要订房间并不容易,但,辔谷总是接受了,而且,饭店上司待他也不错,经常都能如愿订到房间。

也因此,辔谷和妻子浩美深受公寓邻居们的欢迎。

“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是,很能干呢!”

让中年的唠叨型家庭主妇说这种话,实在不简单。

有时候,辔谷也会想:表现得太完美无缺或许并不太好,说不定反前容易引起怀疑……

道路通往公寓后门。

抬头望向窗户,辔谷停下了脚步。窗帘只拉开一半!

难道……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辔谷迅速躲到附近的电线杆后。他屏住气息,观察着……

不像有刑警埋伏的样子。辔谷再次抬头望向窗户,窗帘已完全拉开,浩美探头出来。

辔谷闭上眼,呼出一口气。

“回来了?”浩美满脸笑容。“今天这么早?”

“吓我一跳!窗帘……”

“啊,对不起,水刚好烧开了,所以……你一定被吓醒了吧?”

“你在胡说什么?”

“要吃早餐?”

“嗯。”

公寓的格局是六个榻榻米大房间一间,四个榻榻米半的饭厅兼厨房,以及浴室。

坐在六个榻榻米的房内,辔谷窥听隔壁的情形,可以听到谈话声和东西的响声。

辔谷扭开靠在墙边的音响开关,清晨的fm电台音乐流泄满室,这样,就不怕隔壁听到谈话声了。他们的房间在二楼最旁边,不必顾虑另外一边。

“有什么事吗?”浩美端着盛早餐的盘子,坐下。

浩美二十四岁,由于生活并不富裕,经常穿套头衫搭配裙子,不过,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是无法遮掩得住。她皮肤白皙,容貌姣美,虽是平凡的家庭主妇模样,眼中仍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你还认得那绝对检验不出的毒葯之事吗?”

“嗯,你连作梦都还念着它呢!”

“就是这个。”辔谷将葯瓶放在面前。

浩美盯视着葯瓶,足足将近一分钟之久,然后,望着辔谷,低声问:“真的?”

辔谷将经过加以说明。

浩美似乎认同了,喃喃自语:“即使是这样……也好像作梦一般。”

“不错。现在我们已拥有最厉害的武器。”辔谷微笑。“大月首相的儿子要在饭店举行婚礼,除了大月之外,其他重要的政治、财经界人物都会出席,这么一来,就可以一次成功了。”

“太棒了。”

“而且,不像定时炸弹之类的东西那样容易被发现,毒葯在二十四小时后才会产生效果。”

“第二天,所有人都会因心脏麻痹而死!”

“这是一次大扫除!腐败之物,唯一的办法就是予以清除掉。不过,想来会闹得一团糟。”辔谷笑了。

“那,这次就不需要请求支援了?”

“当然。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这是最有利之点。以前,暗杀一个人需要牺牲同伴,甚至还伤及无辜,但,这次不会了。”

“可是……”浩美忽然有点不安,“这点东西能杀死那么多人吗?”

“毒死一个人只要微量即可。所以,虽然不敢肯定能绝对成功,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吧!”

两人沉默良久──在预期有重大事件发生时,人类通常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fm电台流出轻快的旋律。

辔谷看着浩美,说:“当然,使用这毒葯之后,即使检验不出,也知道是这东西作祟,而饭店里的员工首先会受到怀疑,这一来……”

“无法逃得掉吧?”

“应该逃不掉。”

“可是,没关系,杀掉这么多人,被判死刑也甘心!”

“你能逃得掉!组织会帮你。”

浩美摇头。“我们已脱离组织了,现在也不希望得到支援。”

“可是……”

“别再说了,我早已有所觉悟。”

浩美的声音很平静,辔谷也微笑的颔首。

“好吧!就这样。”

“吃早餐吧,都已经凉了。”浩美说。

吃过早餐,辔谷说:“兴奋得一点睡意都没有。”

“可是,不行哩!还是要睡一下,否则会影响工作。”

“说得也是,如果工作出纰漏被开革,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就泡汤了。”

“我帮你铺被。”

“嗯。你也睡吧?”

“我也是毫无睡意。”浩美笑了。

“葯必须藏起来才行,什么地方好呢?”

“玄关的鞋柜很少打开,就藏在里面吧!”

“好,交给你了。反正,藏东西还是女人较内行。”

“什么意思?”浩美一面拉上窗帘,一面瞪着辔谷。

铺好两床棉被,辔谷正想关掉音响开关,忽然说:“对了……还是播放那……”

“不错,已经五天了。我去准备。”

“我来放!”

辔谷关掉音响开关,拿过录放音机,放在墙边。

“睡吧!”

“嗯。”

清晨的阳光穿透过廉价窗帘,映出一室浊白。两人脱下衣服,换上睡衣。

辔谷先换好,静坐着看浩美穿上睡衣。

“不要看,已经变胖了。”

“是吗?我倒觉得你身材很美哩!”

“谢谢你的赞美……几点钟起床?”

“这……反正大白天嘛,自然就会醒来。也不急,晚上才上班呢!”

“那么,睡吧!”

浩美钻入被窝。辔谷按下录放音机的再生钮。过不了一会儿,扩音器里传出缱绻的声音。

辔谷也钻入被窝。低声对浩美说:“这卷录音带可真够劲!”

“嘘!”浩美怒叫,但,脸上却灿然笑着。“不要胡言乱语。”

“隔壁一定竖着耳朵在听。”

“不能老用同一卷带子,下次该换新的了。”

“就这么办。”

两人各自合上眼。

过一会儿,浩美轻声说:“你听,隔壁的……”

“什么?”

“隔壁房间……”

辔谷凝神细听。果然不错,隔壁也传来不输于录音带播出的真实生动声音!

“一定是受到刺激。”辔谷愉快的说。

“至少,对他们是有所助益。”浩美说完,转身背向辔谷,盖上毯子。

辔谷一直凝视着浩美──他俩并非真正的夫妻,而是同志,夫妻只是幌子。

而且,事实上两人虽一起生活了将近两年,辔谷却未碰过浩美一根手指。

当然,辔谷心里不时会兴起想拥抱浩美的冲动,这种时刻,他脑海中很自然的想起自己的使命,以及,被逮捕的同志们……

浩美是同志,不是妻子,也非恋人。辔谷暗暗告诉自己,闭上眼。

进入餐厅,直子到处找松井。已经迟到三十分钟,松井当然已经先抵达。

“奇怪……”她没见到似松井的人。

“在这边。”有声音叫着。

“啊……教授,我都认不出来了。”

松井穿两件式西装,高领衬衫,而且,打红领带。

“抱歉……”松井有点不好意思。“百货公司的柜台小姐帮我挑选的,很可笑吗?”

“太潇洒了。”边坐下,直子说:“可不许去追求年轻女孩哦!”

松井似乎松了一口气:“对了,你去看过了?”

“牧本弥生家里吗?是去过。而且,也调查过她的家人,但仍找不到。”

“没问她本人吗?”

“大概再也无法恢复正常神志了。”

“真可怜,才只有十六岁……”

“明星表面上虽然很令人羡慕,但本人并不好受。”

“倒不如躲在研究室里。”松井很认真的表情。

“发现牧本弥生的人据说是经纪人大杉,我想见见这个人。”

“一切都麻烦你了。”

“没问题。你只要专心研究就行,当然,偶尔必须抽空陪我……”

“可是,为什么找上我这种老头子呢?年轻男人多的是。”松井不可思议的摇头。

直子回答:“这也算是老人福利的一个环节。啊,对不起,我先打个电话。”

“这里算老人之家吗?”松井顺水推舟的说。他会开玩笑,实在可列为历史事件了。

直子打电话到牧本弥生所属的传播公司,她希望能和大杉联络上。

“麻烦接大杉先生……什么,死了?为什么?”

对方淡淡回答:“突发性的心脏麻痹!”

直子深深咽下一口气。

2

傍晚,辔谷至饭店上班后,浩美悠闲的开始打扫房间。公寓的空间不大,花不了多少时间。

不过,自从离开家,加入“组织”以来,一直至过潜逃的生活为止,浩美几乎从未做过这种事,因此,最初单是四个半榻榻米大的房间,就够她累了,还好,到了现在,已经顺手多了。

再将换洗衣物用洗衣机洗净,晾晒好,已经没有什么事可做。

扭开电视,茫茫然坐着沉思。

──这是很奇妙的心情。和辔谷哲次以夫妻为幌子一块生活已经两年,表面上任何人一定都会认为是相敬如宾的夫妻,但,为了做到这点,谁知道他们彼此是费了多大的心血呢?

然而,已经快结束了。但,不能因此有所松懈!只是,脑海里虽这么想,身体却自然而然的感到不再绷得紧紧的。

每次听到脚步声,或有车辆在窗下停住时,总会紧张的跳起来,以为是警察……

不过,这种日子已经快要划上休止符了,就算那意味着“死”,如果是已达成目的,也值得庆幸!

但浩美发觉自己的心还存在着一种无法否定的感情,令她觉得就这样结束未免太遗憾了!她深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在享受戴上妻子面具的生活。

平凡而单调的每一个日子,这是浩美以前最厌恶的生活,可是,这样的生活已在她的内心扎根。

但那也该告结束了。

萤幕上播放外国影片,恋人们在森林中紧聚相拥,热切亲吻。

浩美不自禁闭上眼。

浩美也知道辔谷常用*火燃烧的眼神望着自己,但如果允许,两人的生活必然会有决定性的改变,浩美怕的是这点。

维持现况就行了,对我们而言,这是理想的生活。浩美告诉自己。

“该做晚饭了。”她站起身来。

像平日一样,一切都像平日一样。

辔谷轮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服务生想杀死房客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