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团》

04、再来一个

作者:程小青

杨侦探长的身材很高大,满脸粗麻,光头,塌鼻梁,浓眉毛,大眼睛,皮肤又粗又黑,看上会丑憎异常。他的身上穿一件黑色纺绸宽大的长衫,双梁缎鞋,黑纱袜。走路时挺着胸膛,摇摇摆摆,神气可称十足。他一看见霍桑,赶紧走近打拱,满面堆着笑容。

他说:“霍先生,你真了不得!兄弟慕名好久了,可惜一向没有机会。昨天才从报纸上知道你们两位在这里,今天特地过来拜访。

他回过头来,又和我招呼,但他的言语态度已打了一些折扣,不比对霍桑那么恭顺和捂谦。我听得长辈们说,前清衙门里的皂役三班,平常有三副嘴脸,一副怕上官,一副媚富绅,一副吓小民。现在我看见了杨凡通的神气,仿佛得到了一个类似的印证。经过了几句不必要的敷衍,霍桑就率直地发问。

他道:“杨探长今天光临,我想总有什么见教。是不是?

杨凡通坐了下来,正在找机会发表他的来意,忽听得霍桑先问,他的开嘴便嘻嘻。

他翘一翘右手的大拇指,说:“唉,霍先生,你真是未卜先知!怪不得名满四海。人人拜下风!今天兄弟奉了敝厅长的命——”他忍住了,忙又改口。“今天兄弟特地来拜望你,就为了卫董事的奇案,要请你指教。

霍桑道:“哈,那案子究竟怎么样,我也正要请教。

杨凡通高兴地说:“嘱,霍先生,你也很注意这件案子?那正凑巧极了!这案子我已经约略查勘过一次,原因大概是谋财害命。

霍桑宁静地道:“悟,你既然亲自验过,一定知道得很详细。现在请你仔细些说一遍。

侦探长的粗黑的麻斑上,好像嵌了一些红,慢吞吞地答道:“说到详细,我还没有研究过。现在我姑且将我知道的事情报告一下。这案子发现的时候是昨天清晨五点半钟。发现人是卫家里的一个园丁,叫沈全卿。他在天没有亮时,被一只守门的狗吠醒。他起初并不在意、望一望窗上还是乌黑黑的,觉得起身还早,就躺在床上养神。到了五点半钟,他才起来,走到园里,忽然看见园门开着。他才暗吃一惊,知道出了岔子。他忙着叫起了屋子里的仆人,向四下去搜寻,可是并没什么异状,书房里的古董也不短少。后来他们寻到了主人的卧房里,才发现卫绅士已给人杀死,死尸横在床脚边。

他停一停,瞧瞧霍桑,又瞧瞧我,像要等什么评赞。霍桑倒并不使他失望。

他点点头,说:“很清楚。以后怎么样?

杨探长起劲地说:“那时候人人着了慌,就差人到东区警署去报警。署里听说是件命案,被害的又是当地的绅士,自然不敢怠慢。王署长一边派了警上去看守,一边立刻打电话到总厅里去。兄弟得到了信息,立刻起到利淡桥去相验。

“我到那里对已是八点钟。我检验那尸骨,刀伤在心口,确是被杀而死。箱子里首饰等物的损失约在五万左右。我又向园丁沈全卿查明了发案的情形,才回厅去报——”

故事告一个段落,情节也不见有出奇之处。霍桑却很注意地倾听着。等杨探长说完了,他点一点头。

他说;“看起来发案的时间大概就在犬吠的那个当地。是不见?”

杨凡通的大拇指又一度竖起来。“对1霍先生,你的眼光真凶2我早就这样说过。”

霍桑仍毫无表情地说;“据你的眼光看,那凶手是个什么样人?除了钱财,可还有什么别种目的?”

杨凡通道:“目的似乎只是为财,失掉的首饰就是证据。不过这凶手不比得寻常的盗贼。但瞧他的胆子和来去的踪迹,就可以见得他有几分本领。”

“膻,你想那人有怎样的本领?”

“我看凶手是从屋面上进去的,出来时开了园门走,才惹起狗吠。他这样子来去自由,毫没顾忌,便可想到他的胆子也不小。因为卫先生的卧室在正屋楼上,他的房里有四姨太伴着,楼下又有两个守卫的壮了轮流地位夜——”

霍桑忽插口道:“什么?卫府上竟这样子阔气,有值夜的守卫?”

杨凡通点头道:“是。这两个壮丁是新近雇用的,据说还不到两个礼拜。可是这两个人真是一对饭桶,昨天清晨凶手动手的时候,他们俩竟丝毫没有觉得。房里的四姨太太也给凶手用绳索绑住了手脚,嘴里也给塞了棉团,因此也不能声张。从这种种方面看,便可见得这家伙手快脚快和胆识过人,决不是一个寻常的小偷地。霍先生,你说是不是?”

霍桑把双手抱着左膝。他的两眼注视在杨凡通的面上,一边听,一边还像在那里思索。

他答道:“不错。照你的话说,凶手确可算得一个好手。他不像是乘虚而来的。在犯案之前,卫绅士似乎预先已经有些知觉。但瞧他新近在用守卫,就是一个明证。”

杨探长摸摸自己的光头,说;“是,我也这样想。不过这一层要是实在,那就更麻烦了。因为犯案的盗贼,事前既然敢明目张胆地通告,他们的党羽一定多。何况这案子又出在有财有势的卫善臣家里,上峰的风势特别紧,我们奉公的人自然也怠慢不得。霍先生,我说句不怕丑的话,我已经将这层情由禀明了秦厅长。厅长很明确,就记起你来。他说你从前在苏州破获‘江南燕’一案,聪敏和眼光都了不得。恰巧报纸上又登着你们在这里的消息。我就跟厅长说,请你老人家帮帮忙。厅长一口赞成,立刻派我来请你。霍先生,这件事要是办妥了,厅长一定要重重酬谢你。”

霍桑微微鞠了个躬,谦谢道:“承蒙你这样抬举,真是荣幸得很。这案子我虽不敢负责,但是若使我有一得之见,自然很愿意从旁贡献意见。将来如果破案了,有什么酬报,那自然也必归给你。”

杨凡通又红涨了脸,用手摸了摸他的光头,又牵一李他的阔厚的嘴chún。

他道:“这话那里说起?我断不敢夺人家的功。霍先生,别多疑。”

霍桑笑道:“杨探长,我何尝说你夺功?不过我提起一句,我从事侦探,完全是为兴趣和责任心,对于名和利一直很淡薄,包朗兄可以证实我的话。”

杨凡通果然把他的两只眼睛移射到我的面上。我的旁听的姿态不得不暂时取消。

我说:“这是实在的。我们去年在海门破了一件私运军火案,当地的长官给了五千块钱做谢仪。霍桑兄坚拒不受,后来只受了两支手枪做纪念。他又分一只给我,我倒坐享其成。”

霍桑向我笑一笑。“嗯,你也谦逊起来哩。我探案时得到你的帮助真不知多少,你倒说坐享其成!”

杨凡通乘机道:“不错。包先生的大名,兄弟也已久仰。这案子少不得也要劳包先生的神——”

霍桑挥挥手阻止他。“好了,闲话别多说。现在我还要问一句。你验伤的时候,死者的伤势怎么样?致命伤一共有几处?”

谈话方始到达了关键,我的精神振一振。我知道霍桑所以采取这种迂回策略,始终不正面进攻,显然要把我们接得断指的事隐藏起来。但瞧他的问话,表面上还是注重在致命伤,便可见他的迂回的苦心。

杨凡通道:“我已经说过了,致命伤恰当心窝,所用的凶器显然是一种尖刀。”

“只有这心口一处?”

“是”

我看见霍桑的眉尖皱一皱,放下了手抱的右膝,把头沉下去。他分明是失望了!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开始觉得卜良的外交策略真高明。他用了“奇怪”字样来耸动霍桑,实际上原只是一件寻常的谋杀案!霍桑似乎还不放弃他的期望。

他又问:“除了心口一处以外,再没有别的伤了?”

杨凡通道:“是,致命的只有这一处。”

“嘱,那末还有不足致命的伤?是不是?”霍桑的眼珠在暗暗地转动。

杨探长张一张眼睛。“唉,是的,还有——唔,很奇怪。那右手的大拇指,不知怎的也已给截去——”

“哼!

我忍不住喊了一声,赶紧收敛住!霍桑立刻干咳一声,回转头来,他向我丢一个眼色,显然怕我漏出断指的秘密。杨凡通倒并不疑心。他大概以为我的惊呼的来由是在断指的本身上。

杨凡通补一句。“更奇怪的,卫董事的左手大拇指也没有了,不过已经结了癫,不像是新断的。”

霍桑接着道:“真奇怪。你可曾寻过?那截下来的断指有没有留在室中?”

杨凡通道:“怎么不寻?可是各处都寻遍,没有踪影。那断指想必是给凶手带了去了。真是很奇怪。

霍桑蚕着目光,凝想了一回,忽然首先立起来。

他拍拍来客的高肩。低声问道。“这位卫老先生也抽这个吗?”

霍桑用左手的拇指连接了右手的小指,装做一支鸦片枪的样子,凑到嘴边去。杨凡通会意地牵牵嘴、这答复很巧妙。一个公务员在禁烟时期,当然不便公开承认这问话。

霍桑笑一笑,点点头。“好了,杨探长,这案子承你这样子详细解释.我已略略有些轮廓。现在我不必再到卫府去勘验。请你回复贵厅长,说我很愿意尽力。但是我若有相需的地方,也得请贵厅的弟兄们帮助一下。

他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杨凡通。杨凡通又敷衍了几句,方才辟出。霍桑送他下楼去。

时候已近十二点钟,我却并不觉得饥饿。我一个人坐在房内,脑海中的思潮十二分紊乱。那只来历不明的断指诚然和卫家的命案合而为一,显见是一件不可轻视的奇文。有几个问题同时涌上心来。卫善臣的拇指是凶手割去的吗?还是另有断指的人?断指的人可就是寄指的人?他把断指寄给霍桑,究竟有什么用意?此外还有杨凡通的来意是否因着案情的棘手严重,诚意来求救,或者他有别的用意,要霍桑“好看”?种种疑问奔赴我的脑海,一时都不能解决。

雷桑急忙忙回来,低声说;“我已经打过电话给p良,告诉他我不去勘验了。”他更凑近我的耳朵。“包朗,你听着,现在我可以继续我的中断的答话了。你方才不是问我关于断指的第三种理由吗?那就是一种秘密党人寄给我的!”

我惊异道:“秘密党?”

“是。轻些!我告诉你,这个党一定凶险异常。但瞧他们那种惨杀残酷的举动就可以想见!

空气骤然紧张,仿佛有一群青面獠牙的吃人鬼扭,霎时间涌现在我的眼前。我想象到这件事的严重的后果。

我问道:“那么他们把所指寄给你,有什么用意?’”

“用意?当然是充分的敌对性!”他摸摸下颌。“论原因还是报纸上的新闻惹出来的祸殃!

“难道党人们也妒忌你?”

“不是妒忌,是顾忌。他们把断指寄给我,意思一定是恐吓我!

他走到纸屏风的那一面去。我也跟随着。他点了一支纸烟,用力地抽着。他的脸上的肌肉紧板板的。他的眼睛里仿佛有火。

我走神想一想,又问:“霍桑,你说他们是秘密党,有什么根据?怎见得不是一个单独的窃盗?”

霍桑低声道:“根据自然有。我说给你听——唉!包朗,又有人来了,想是送饭来的。我们吃过饭再谈。

房门上果然响一响。李四捧了饭盘走进来。他将盘放在桌子上,先将筷匙碗碟端了出来,又从盘中取出一件牛皮纸包裹的东西。

他说:“霍先生,又有一个包件给你。

霍桑丢下了纸烟,一手将纸包接过去,看一看,乘势把眼睛在李四的身上瞟一瞟,又将包件上的收件单签了字,交还给李四。

“拿去罢。”

我等李四走出了房门,赶紧把房门关上,急急回过来发问。

我低声道:“霍桑,这包件里又是什么东西?”

霍桑不假思索地脱口道:“再来一个!

我狐疑道:“再来一个什么?”

霍桑道:“再来一个断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指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