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圈》

三、四种疑点

作者:程小青

王保盛的举动处处都足以显示他的神经还没有完全脱离不健全的状态。他匆匆忙忙地伸手到那件暗青色布的棉袍袋里去摸索了一会,忽而睁开了他的一双近视小眼,露出一种骇光,嘴里又连连喊着“哎哟”的呼声。接着,他的手又摸到里衣的左襟袋里去,他的脸上的惊骇状态,方才消灭。他摸出一本小小的皮面记事簿来,慌乱地翻了几遍,才翻到他要找寻的一页。他把记事册凑到距离他的眼镜四五寸光景,细细瞧了一瞧,嘴角喃喃念着,忽而举起右手,在他自己的额骨上拍了几拍。

他自言自语道:“‘哎哟!这些都是谋害的铁证,我此刻怎么都记不起来?幸亏我昨夜里都写在这里。

我一壁吸烟,一壁暗自忖度:他的记事簿上不知道写些什么,但他即已说给我们瞧,料想就可以解释我的疑团。可是他竟忘了前言,并不把记事簿递给我们。

他重新坐了下来,说道:“霍先生,我来告诉你,我昨天回家以后,发现了种种事实,都足以证实我母亲的被害。第一点。他们不等我亲自回来就偷偷地成殓,他们竟毫无理由地举行什么偷丧,连棺材都不让我瞧瞧。

霍桑淡淡地应道:“这个你早说过了。

“第二点,我母亲的箱子都已被他们开过,一切资重的首饰都已不见”

霍桑的不耐状态渐渐掩饰不住,他紧处着眉峰,用力呼吸着纸烟,却仍勉强地点了点头。

王保盛仍自顾自地说道:“第三点,那个服侍我母亲的使女菊香,忽而也失踪不见。据姨母说,菊香在三天前已自动回去。菊香今年十五岁,已在我家工作了一年半,我母亲很钟爱伊,可算是一个心腹。——假使我母亲真是病死,三天前当然还在病中。那末,一个心腹的使女,怎么会在这当地自动回去?霍先生,你想这不是鬼话是什么?”

这第三个疑点似乎已略略引起了霍桑的注意,他缓缓抬起头来。

“菊香是什么人荐来的?可有方法找寻伊?”

“就坏在没有法儿找寻伊啊!否则我一定可以从菊香嘴里。查明我母亲被害的情形。——伊是浦东人,起先是从一家姓张的荐头铺里荐来的,现在这荐头铺早以闲歇。你想从哪里去找呢?”

霍桑又沉吟了一下,继续问道:“还有别的可疑点吗?”

王保盛又将那本小记事册送到镜片面前,连连点头应道:“有。这第四点最可疑了。我因着种种疑团,便问我姨母,我母亲殡殓时有什么人在场。伊说除了家里的人以外,没有别人。我们在上海虽没有亲戚,但入殓时怎么连乡邻都没有一个?我又问谁是料理这丧事的工役。你想伊怎样答复?”

霍桑摇摇头道:“我想不出。

“伊起先变了面色,支登着答不出话。接着,摇摇头回答不知。伊因着我追问不休、才说那夫役们是保荣去叫来的,但保荣却又不知去向了!

霍桑忽作惊异声道:“保荣也失踪了吗?

“正是,我昨天回家时就不见他的面,直到晚上,还不见他回来。我问姨母,伊又回答不知。你想他们不是在暗中捣鬼是什么!

霍桑忽从藤椅上立起身来,丢了烟尾,把两手插在裤袋里面,在室中踱来踱去。我从霍桑态度上的暗示,也开始觉得这件事情性质的严重。我起先以为这少年的话有些地神经过敏,他的断语不能完全凭信。但从他列举的几种疑点上推想,的确有显明的疑团。那使女和他的异母兄的失踪,还有送检的土工无从查究,都不能不令人可疑。但在霍桑表示意见以前,那少年又举出了几种补充的疑点。

他说道:“霍先生,还有几点关系我本身的,我相信他们谋死了我母亲不算,还要伤害我的性命!不过我决不怕死!”

霍桑站住了旋转头来:“何以见得?

“昨夜里我睡到枕上,翻来覆去。越想越疑,觉得我母亲的死,一定有些蹊跷。到了半夜过后,我依旧不能合眼,重新起来,开了电灯在室中踱了一会,便坐下来把我惊疑的几点写在这本记事簿上。我写好了刚才所说的四点,刚要放笔、忽听得楼梯上隐隐有脚步声。我吃了一惊,仔细听听,却又寂静了。因为那时候我知道我姨母和我的妹妹早已熄灯安睡,那江北妈子半夜里也决不会到楼上来。我母亲的卧室在正间楼上,我却住在次间楼上。那时候楼中间空着,楼上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在半夜时分,楼梯上忽有脚步声,自然不能不使我惊骇。我静听了约有一两分钟光景,虽然不再听得有任何声音,但我的疑团还不能消失。我因轻轻开了房门,打算向楼梯上瞧一个究竟。唉!霍先生,你想我瞧见些什么?”

“莫非你的姨母在你的房门外面?”

“是啊!——不。——不是姨母,是我仿妹妹保凤!”

“唉。伊见你以后有什么表示?”

“伊分明不防我会开门出来,忽低低地惊呼了一声,要想回身退下,却已来不及了,我问伊有什么勾当,伊说伊瞧见了我卧室中的电灯,特地上楼来叫我早些安插。霍先生,这又明明是谎话。伊和伊的母亲就睡在我卧室的楼下次间中,伊若不是走到天井里去,断断瞧不见我楼上的灯光。但在半夜时分,伊自己为什么不早早安睡,却会到天井里去发现我的灯光?”

霍桑不答,沉倒了头,又开始在室中走动。我的好奇心活跃了,便代替他发问。

我道:“你妹妹手中可曾拿什么东西?、”

那少年摇头道:“这个我不曾注意。那时伊勉强回答了一句,便逃也似地赶下楼去。但无论如何,伊当时一定不怀好意,因为我和伊的感情,往日里本非常冷淡,伊断断不会关怀我的安眠而上楼去慰问我的。”

霍桑立定了抬起头来,接嘴说道:“就说保凤曾上楼来窥探你,也许是因着你的神经性的态度,引起了他们的疑心,故而想刺探你究竟怀着什么心事,未必就会谋害你的性命。你刚才的话,似乎未免过火。”

王保盛一壁将那一本小记事册合拢了,重新纳入袋中,一壁又睁目抗辩;

“霍先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有一件事哩!今天早晨我胡乱梳洗完毕,一个人正坐在房中,重新考量我所发现的种种疑团.我的姨母倪氏忽又轻轻地走上楼来推开了我的房门,手中捧着一支盖碗,一直走到我的面前,脸上还带着一种可怕的笑容。——唉!我现在回想,这笑容真可怕极了!”他这时面颊上突然泛白,一种惊异的眼光也从那凹凸的镜片后面透射出来,显得这回忆的确给予他一种重大的刺激。

霍桑见了他这种模样,走到他的面前,又用手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像要安慰他的样子,那少年又继续说道:

“霍先生,你不要误会。往日我待姨母,原也像生母一般,但姨母总抱着成见,伊似乎因着保荣的不长进,反而嫉妒我的努力向学,所以伊平日只和我假意殷勤,从来不曾表示过真切的母爱。故而今天早晨伊对我的那种笑容,一定不是好意。怎能不使我惊骇起来?

霍桑冷冷地说道:“你疑心伊要用毒葯谋害你吗?

那少年忽而又跳起身来,用力拉住了霍桑的按在他肩头上的右手。

“唉,霍先生,你真是绝顶聪明!对,当真如此!我相信那枣子汤里,一定和着毒葯!”

一枣子汤?你可否说得明白些?

“伊将那只盖碗放在我靠着的书桌上面,揭开了盖,里面是一碗黑枣子汤。我当时就起疑心,因为我从来不曾领受伊的好意,在这情势之下,伊忽而有这反常的举动,我怎能不加提防?”

“你大概不曾喝这枣子汤了。

“当然没有。那时伊给我的印象,更使我不敢乱喝,伊把碗盖揭开以后,便向我说道:“趁热喝罢,不要搁冷。”我含糊应着,但把那盖碗移得近些,并不就喝,伊却坐在旁边,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敷衍。伊的目的分明想监视我把枣子汤喝完。过了一会,伊又一再催促,我却越催越不敢领情。后来伊似乎已瞧破我的疑心,便乘势收篷。伊说了一声:“你不喜欢吃吗?那末,让我拿去给保凤吃罢。”伊便立起来。端了盖碗,急忙忙回下楼去。霍先生,你想想这种举动不是还要谋害我的性命吗?”

霍桑皱着双眉,摇头道。“我看这也许是一种缓和你感情的疏解举动,目的在免除你对于偷丧的疑心。你说伊要谋害你的性命,似乎太过分。因为如果如你所疑,伊的举动也未免太笨拙了。”

王保盛又乱舞着两手,大声道:“真的!伊一定不怀好意!伊一定还要害我!不过我决不怕死,一定要——”

霍桑又用手捉住了那少年的肩碑,扶着他坐下。他自己也回到藤椅上,一壁摸出纸烟来烧着,一壁暗暗摇头,似表示五保盛所报告的经历,他还不敢轻信。我倒因着那少年严重的神情、很有些相信的倾向。_

一回,霍桑又问道:“以后你又怎么样呢?”

“我因着昨夜半夜和今天早晨的两次经历,便确信我的疑团决不是捕风捉影。我又推托去找一个同学,从家里出来,打算去找我父亲的老友潘之梅。不料我走出门口,又发现一件可疑的事情。”

“什么事?”

“我是从后门出来的。我开了后门,忽见后门外有一个人接着身子,仿佛要悄悄地进去的样子。那人一瞧见我开门,便急忙旋转身子,向第二弄的两口奔去。这个人有什么目的,我虽不知、但一定不利于我。我想化或者和我母亲的死——”

霍桑插口道:“唉,你且慢些儿表承意见。我问你,这个人你可认识?”

“不,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我敢说他决不是一个好人。”

“你可曾瞧见他的面貌?”

“瞧见的,却不很清楚。我但记得他似乎是一个黑脸的麻子,身材很高,形状很可怕。他在一瞥之间,就转身奔逃,我只瞧见他的后形。”

“你没有追上去?”

“当时我呆了一呆,他却奔得很快,一转眼便向南转弯从里弄里出去。我来不及追赶。”

“他怎样打扮7”

“穿一身黑色的短衣,似乎很脏。”

霍桑静静的吸了一去烟,又向王保座道:“好,你说下去吧。你刚才说要去找一个潘之梅。他是什么样人?可找着没有?”

王保盛答道:“瞧见的。他是天源皮货号的经理,也是大股东,是我父亲在上海方面唯一的好朋友。不幸他正患着风病,躺在床上。我把经过的种种情形告诉他以后,希望他能帮助我给我母亲伸冤,不料竟大失所望。”他说时连连摇头。一现出一种鄙视的模样。一

霍桑道:“他的意见怎样?”

王保盛忽自言自语地说:“我想他的年纪大老了,又害着手足麻痹的风病,莫怪他有‘多事不如少事’的消极头脑了。”

霍桑又催促道:“他究竟有什么表示?-

“他说我所举出的种种疑点,完全是我的神经过敏。他说我家庭里向来相安无事,现在我姨母的年龄已过中年,平日也还安分,不致有什么邪念。我母亲的喘病往往发作,却是事实,故而这件事决不会出于谋害。他又警告我不要把我所怀疑的话在外面乱说,因为我姨母有一个表兄是很厉害的。他叫做许邦英,现在镇江当律师。如果我把没有根据的话信口乱说,一牵到法律问题,那我不免反而吃亏。——唉。霍先生。我现在懊悔已来不及。我如果早知他如此,委实不应去见他。他不但不能助我,反而用许多话吓我。”他说到这里。忽而握紧拳头,咬着牙齿。“不,我什么都不怕!我一定要给我母亲复仇!霍先生,我知道你是唯一能助我的人。我自信我的神经并不错乱,但我因着请求潘老伯所得的经验,知道我若贸然到警厅里去报告,他们一定会当我是一个疯子,把我拘禁起来。因此,我才想到你老人家。”他忽又旋过头来。“唉,包先生,我读你的著作很多了,你也是我所佩服的一人。现在请你凭着你的理智,把这件事下一句断语我的种种疑团可都是无中生有?”

这时我似受了情感的冲动,急于要找几句话,慰藉这个现时代不可多得的孝子。我不等霍桑的表示,便凭着我的直觉,发出了下面一句结论。

我道:“只要你所说的话并不是出于虚构,我承认这件事的内幕,的确有严重意味。我也相信令堂太太的死,并不是出于自然。

我的自动的表示,自知有些儿过于急速,可是霍桑不但并不反对,却还有相当的同意。这倒是出我的意料外的。

他道:“保盛兄,我也承认这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四种疑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矛盾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