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刃碧血》

05、申壮飞的消息

作者:程小青

电话中的消息是关于了案的。报告的是警士王福。他已在岳州路一带调查过,并没有人遗失汽车。但他碰到一个邮局里送快信的邮差,据那邮差说,昨夜十一点光景,他坐了脚踏车从岳州路经过,看见一辆黑漆的双人座位的汽车,停在相近通州路口的岳州路上,车中却空虚无人。

霍桑向我说道:“包朗,现在你总可以相信了罢?那汽车实在是凶手事先预备的。车上既然没有人,显见那人自己也会开车。还有一点,十一点钟时这汽车已停在岳州路上,更可见那人守伏的时间很久。

霍桑对于这个信息既然非常兴奋,我也不好扫他的兴,就不再分辩。午饭过后,他特地打电话到总署里去通知稽查员徐星侠,教他想法往汽车捐照处去查一查一九一九号汽车的车主。因为那天是星期日,捐务处停止办公,不能不请徐星侠设法。一方面他又用电话想问问汪银林关于申壮飞的消息。但汪银林还没有回总署,我们只得在寓所中等待。

霍桑到化验室中去拿出了两张放大的照片来,那就是他从庄家门上摄下来的指印,也就是他回寓后费了两个钟头的成绩。

我问他道:“有结果吗?

霍桑点点头道:“总算有些结果。我已查出那三个指印是左手的,最下面的一枚小指印还清楚可辨,线纹很细。我知道掌印和指印是属于两个人的,因为掌印的凸纹,比指印的凸纹粗得多;并且掌印和指印交叠在一起,也见得这两个人的高度彼此不同。

“那末,可是有两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印上去的?

“正是,但指印先印,掌印却覆在上面。

我瞧着他说:“我早说有两个人。

他顿了一顿,南响地说。“那三个指印比较地捺得重些,那掌印轻些,”他顿了一顿又说;“那掌印也许是在发案以后有什么人无心印上去的。

四点钟近了。午后的热度升涨得非常剧烈。门外树头上的蝉声,嘻嘻不绝地益发叫得人烦躁不安。我们虽不住地挥扇抹汗,还故不过热力的压迫。可是就在这闷热难熬的当儿,江银林忽然汗流满面地从外面走进来。他一手抹着额角上的汗珠,一手拿着他的一顶龙须草帽用力当扇子乱挥。霍桑招呼他坐下了。施桂送进一杯冰水来。汪探长中饮似地喝完了,便喘息着说话。

“霍先生,凶手已经查明白了!

霍桑动神地问道:“当真?是谁?

“就是那个申壮飞。

“嘱?……有证据吗?

汪银林点头道:“有的。我到大沽路申家里去,看见他的母亲。据说壮飞出去了,我又问他往哪里去的,伊回答不知道。这已经可疑了。我自然要根究情由,可是那老妇只说壮飞是昨天下午出去的,临行时不曾说明往什么去处。我不满意,艾再三盘话,伊才说:胜飞有一个最相熟的同学,叫仇大婆。他们俩常在一块儿游玩。壮飞的行踪仇大整也许知道。大婆住在黄河路,你不妨到他那里去问问。

“因此我又寻到仇大签那里。据这仇大星说,昨天八日傍晚,将近断黑时分,申壮飞果真到他那里去过,要向他借用汽车。仇大星因着壮飞要借汽车过夜,所以没有答应。

我听到这里,不由不震了一震,忙把眼光向霍桑的脸上一掠。霍桑的眼睛里也禁不住露出惊喜的神色。汪银杯似也领会到这里面的暗示。

他连连点头道:“唉,两位谅必也已经知道了。昨晚十一点半,北区辖境的通州路上还出过一件抢劫伤人的案子。据说那凶手抢了一只手袋是乘汽车逃走的。所以——”

霍桑忽止住他道:“正是。我们根据地点和时间和凶器的基点,也早想到这两件案子也许有连带的关系……你听得了申壮飞借汽车的事,便也认为他跟庄爱莲一案有牵连吗?”

汪银林道:“是啊,借汽车已觉凑巧,但壮飞还想借了汽车过夜,那就不能不算做一种重要的嫌疑。霍先生,你说是不是?”

霍桑似乎没有听得,但自顾自问道:“你可曾问壮飞借车的时候有没有说明往哪里去?”

“问过的。大竺说壮飞要往江湾的一个姓江的朋友家里去吃喜酒,所以当夜恐怕不能回来。不过我猜想这一定是他的托词。

“仇大超到底没有将汽车借给他?”

“没有。因为大空的汽车夫昨晚因着妻子害病,不能够终夜不归;壮飞虽然会开汽车,但大签因着他往往酗酒糊涂,有些不放心,所以不借给他。

我不自觉地从旁插言。“唉,申壮飞也会开汽车的。我说时回头向霍桑瞧瞧,霍桑也回了我一眼。

他又问汪银林造;“那仇大竺的汽车是不是还在家g?”

“在。我特地到他的汽车间里去瞧过。”

“什么颜色?”

“深灰色,是一辆两个座位的,福特牌子。

“什么号数?”

“我已录在日记上。”汪银林说着,摸出来瞧了一瞧。“五九六七。

霍桑沉吟了一下,自言自语说。“‘不过化大笔的汽车是黑牌子的自备车。王福看见逃走的那一辆是白牌子的出租车,似乎没有关系。

汪银林接着说:“是的,但申壮飞借不着汽车,就另外去在一辆出租车,不是很可能的吗?”

霍桑点点头。“那未申壮飞此刻究竟在哪里,你还不知道?”

汪银林又抹了抹汗,答道:“我四处打听他的踪迹,都没有下落。我也曾派人往江涛去探听,果真有一个叫江觉民的在昨天结婚,但壮飞却并没有去吃酒。这显然又是一个疑点。

霍桑把蒲扇挥了几挥,说道:“银林兄,你就凭着这两个疑点,认为申壮飞就是杀死爱莲的凶手吗?

汪银林分明已觉察到霍桑的不大满意的语气,忙点着头应道:“更重大的疑点当然还有。霍先生,包先生,你们瞧罢。

他说时急忙从日记簿中取出一张折叠的白纸。他轻轻将纸展开在掌中,里面是几块剪碎的照片。汪银林拣选了一会,将较小的一块拿出来。

“霍先生,你瞧,这个人是谁?

我也凑近去仔细瞧视。那块碎裂的照片上是一个女子的头。

我不禁脱口道:“这就是被杀的庄爱莲啊!

汪银林向我瞧瞧,得意地应道:“是啊。包先生,你想这照片怎么会这样子身首异处?

霍桑问道:“这照片你从哪里得到的?”他随手把碎照片还他。

汪银林道:“我因着寻不着申壮飞的踪迹,重新往他家里去搜查,在他的书桌抽屉中,搜着了这个要证。

“你可是说这照片是申壮飞剪碎的。

“那有什么疑问?他既然忍心将庄爱莲的影像剪碎,可以反映他对于伊的怀恨。那末,进一步行凶泄恨,也当然可能,霍先生,你可赞同?

霍桑沉默了一下,才道:“这两个疑点果真相当有力,不过就说行凶的是他,似乎还太早。

汪探长有些不高兴。“他此刻踪迹不明,当然更可疑。我相信只要一找到他,这案子就不难水落石出。

“你打算从哪一条路去追缉他?

“我料他昨晚向仇大空借不到汽车,必又向别处去雇,等到他的阴谋成就以后,就乘着汽车逃往什么僻处去。所以我第一步已通知曹家渡徐家汇各分署,请他们调查有没有空的汽车发见。第二步我再预备登报悬赏。

霍桑自言自语道:“汽车的确是案中的一个大关键。如果王福没有瞧错,的确是一九一九号,我们只须查得这辆汽车,这案子便可以告一段落。

“这个容易,总可查得出来。

“是。刚才我已打电话给稽查员徐星侠。我希望不久就可以知道那一九一九号车的下落。

霍桑又将指印照片给汪银林瞧,约略地讨论了一下,结果还像先前那么的假定,并没有任何确切的结论。

电话的铃声又响了,霍桑忙奔过去接。我以为事有凑巧,也许就是徐稽查的回话。等到霍桑将听筒搁好时,却并不如我所料。

霍桑说:“银林兄,这是你的伙友徐宝林打来的。他找不到你,所以来通知我。

汪银林道:“我派他守在计家门外的,还有一个张顺福哩。他说什么?”

霍桑道:“他说约摸一个钟头以前,他们看见计曼苏走出来。他们两个便隐隐跟在后面。跟到元芳路口,曼苏突然回转头来,似乎瞧见了他们二人,他忽又退转身来,回到他自己家里去,好像他本来要往什么地方去的,忽然觉察了背后有人尾随,他为着顾忌的缘故就退回去了。

汪银林用手摸着他的圆而肥的下颠,像在思索什么。

我说道:“银林兄,我看这计曼苏似乎比你理想中的申壮飞更可疑些哪。

汪银林瞧着我道:“何以见得?”

我说道:“计曼苏这样冒险出门,一定有不得不出来的理由。而且他如果没有隐秘的事,或他的事和凶案没有关系,又何必这样鬼鬼祟祟?我敢说他打算要去的地方,势必和凶案有密切关系的;而且他早晨的去处,他自己虽然不肯说明,现在也可以假定就是这同一的地方。

汪银林不答,用眼角瞧着霍桑,好像要先听听霍桑的见解。霍桑低头忖度了一下,果然有所表示。

他说:“包朗,你这话很有意思。我也觉得计曼苏的去处,我们有先行侦查明白的必要。银林兄,你看怎么样?”

汪银林显然感到扫兴,但也勉强点点头。

霍桑又说:“计曼苏刚才既然受了阻碍不敢出去接洽,今天晚上他说不定再要出去。不过徐宝林和张顺福两个既然已经被他见过,如果再守在外面,非但无功,也许叵而会误事。

汪银林寻思道:“那末,不妨另外换个得力的人去接替他们。

我不禁自告奋勇地问道:“我去,好不好?

霍桑应道:“你去最好。我要等待吕拯时的验尸报告和其他各方面的信息,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这案子正像蛛网一般,网线既已向四面布开,这里却变做了一个中心枢纽。在我们没有齐集以前,我还不能走动。

汪银林叽咕着道:“我还不打算就放弃申壮飞。

霍桑又像安慰又像鼓励似地说:“那自然。我们尽可以分头进行。

于是汪银林就辞别出去。我也提早吃了夜饭,换了一身小工模样深色粗布的装束,衣袋中藏了几种应用的东西,又将一支手枪系在裤腰带上,以备不时之需。我别了霍桑出门,雇黄包车往华记路。

这案子可称幻复已极。照情势上看,那计曼苏和申壮飞二人,似乎都有可疑之点。在我们的理想中,本来假定这案中有两个凶手。但是否就是这两个人,或者还有第三个人,像宋梦花之类,此刻还没有把握。若从那把凶刀上看,分明是流氓用的东西。计曼苏是富家子弟,看他的装束谈吐,人品好像还不至这样下流,似乎不会使用这种东西。比较起来,申壮飞倒反而近情些。因为我们虽还没有见过他,但据计曼苏说,壮飞是个挂名学生,行为很浪漫,也许近乎“少爷流氓”一类人物。不过这话出在曼苏嘴里,说不定有移祸嫁罪的作用,当然也不能轻易凭信。

我一路上反复推想,到底想不出什么结论。车子相近华记路转角,我便下车步行。我转了弯,果见离开计家的洋房六七家门面,有两个人站在道旁。这两个人真愚蠢极了,竟是肩并肩地立在一起!那当然容易教人起疑。我走近他们时,轻轻向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内中有一个张顺福认识我。我就向他们说明来意。

张顺福低声说:“有一个年轻的小使女已两次出来探望。第一次伊没有瞧见我们,第二次我们给伊看见了,伊便急忙地退回进去。”

我抱怨地说道:“你们俩怎么不分开来等?他所以打发人出来探望,无非要瞧一个明白,门外面是否还有人监守。这可知他急于要到什么地方去。现在给你们一吓再吓,他也许不再出来哩。”

徐宝林好似不服气,建议道:“那末,我们索性进去见见他,或者就把他拘到署里去问问——”

我忙摇手道:“‘不行。这不是你们探长的命令,你们可以乱来?别多说,你们回去罢。让我来见他。

监守的职司,在侦探术上原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必须有相当的训;练和经验,并须备有“随机应变”的智能才能胜任。这天晚上我候在计曼苏家的附近,先是在左右走动,并不呆立在一处,却总不见有任何人出来。天色渐渐地黑下来,·计家的楼窗上的灯也完全亮了。黑夜往往对干某种性质的工作给予便利,在监视职务上,也当然比白昼更便利些。我耐着性子,执行我的任务,有时远远地站立在人丛中间,有时跟路边卖水果的小贩们搭讪着,有时在人行道旁缓缓踱步,装做行路的模样。

八点钟过了,我有些不耐——可是只是不耐而已,我当然不肯放弃我的使命。

九点钟了。马路上更冷静了些,行人更见稀疏,小贩们也收市回去。我还是徘徊着,可是非但不见计曼苏出来,连到门外来探风势的仆人也都没有。我默默地忖度:“不是他知道门外有人,今晚上不再出来了吧?我会不会劳而无功?”

我瞧瞧手表,已指九点十分,回头一瞧,忽见计家的绿漆铁门正在缓缓开动,一个穿短衣的男人开了铁门走出来。他立定了向左右探望。我急急把身子避在暗处。晤,又是出来探风势了。

“黄包车!……黄包车!

那人喊了两声,恰巧马路上没有车子经过。那人略略迟疑,就退了进去。铁门也重新闭上了。

我暗暗欢喜,机会到了。计曼苏大概即刻就要出来罢?……他既已知道有人监视,当然了解到他自己已处于嫌疑的地位,可是仍不肯安心,到底要冒险出来。这不是可以反证他一定有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必须连夜出来接洽吗?他究竟有什么事?莫非他当真是凶案中的凶手——或者竟是幕后的主使人?此刻情势危急,他不得不通一个消息给那被雇的凶手,以免被侦探所捕,破露他的真相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霜刃碧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