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18·杂迹纷呈

作者:艾勒里·奎恩

不到五分钟,六楼弗兰奇寓所外的过道里便挤满了20多人。两名警察守在门外。电梯外也有一人站岗,他背对着电梯,双眼盯着边上的应急楼梯出口。前厅里,几名侦探正坐着抽烟。

埃勒里坐在弗兰奇的办公桌后,脸上挂着微笑。韦尔斯警督趾高气扬地在屋内踱着步子,向侦探们大声发令。他推开通往其他屋子的门,严肃地盯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活像只戴着眼镜的猫头鹰。奎因警官和维利、克劳舍站在落地窗边谈着什么。默不作声的威弗愁眉苦脸地站在角落里,他不时地看着通往前厅的那扇门。他知道,玛丽安·弗兰奇就在门外……

“奎因先生,”韦尔斯呼哧呼哧地咕噜道。“你是说烟蒂和那个——该死!那东西叫什么来着?——‘本克’是这个叫卡莫迪的女孩在这儿留下的仅有痕迹?”

“您没说全,警督,”埃勒里一本正经地提醒道。“您忘了壁橱里的鞋帽。管家认出了它们,我好像详细介绍过这事吧……”

“对,对,当然了!”韦尔斯嘟囔道。接着,他又皱着眉,转过脸去喝道:“喂!你们这些负责收集指纹的家伙,牌室里面的那间小屋搜过了吗?”不等被问的人答话,他又向几名正忙着给纸牌、烟蒂拍照的摄影师吼了一道含糊不清的命令。最后,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傲慢地向奎因警官点点头,示意他过来。

“你怎么认为,奎因,”他问道。“看来已经是真相大白了,呢?”

警官瞥了眼儿子,神秘地一笑。“还不能这么说,警督。我们得先找到那女孩……许多事都还没开始干。比如说,我们还没来得及听取任何一位嫌疑人的证词。尽管这些线索都表明伯尼斯·卡莫迪就是凶手,但我们觉得事情根本没这么简单……”他摇了摇头。“不管怎样,警督,我们还有一大堆事要干。您想审问一下什么人吗?他们都在外面的楼道里等着呢。”

警督似乎有些急了。“不!目前还没这个必要……”他清了清嗓子。“你还有什么安排吗?我得去市政厅见市长,所以没法亲自督办这案子。还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我得解释一下,免得到时候出问题。”老奎因冷冷地答道。“外面有好几个人值得我们审审,弗兰奇本人……”

“弗兰奇。是的,是的。太不幸了,真为他难过。这事对他是个沉重的打击。”韦尔斯神色紧张地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顺便说一句,奎因。尽管我们应该一丝不苟地严守职责,但你该明白,让弗兰奇回家接受医生的护理,可能——啊——是明智的—…·至于他继女这事,我希望……”——他不自在地停了停——“我有一种感觉,这女孩早就逃远了。当然了,你们还是该认真地去追追……太不幸了。我——唉呀!我真的该走了。”

他匆匆转身向门口逃去,一边走一边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一群保镖和侦探们也跟着一块儿向外走。走到前厅时,他又转过身来喊道:“我希望你能尽快结案,奎因——这个月积压的凶杀案太多了。”他那身赘肉在门边最后颤了颤,便消失不见了。

前厅门关上后,书房内沉静了几秒钟。警官轻松地耸耸肩,穿过屋子,走到了埃勒里身边。埃勒里拉过把椅子让他父亲坐下,两人窃窃私语起来。“剃须刀”、“书档”、“书”和“伯尼斯”这几个词反复地出现在他们的谈话中。埃勒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老先生的脸越拉越长。他终于失望地摇摇头,站了起来。

这时,前厅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声。书房里的人全都抬头看着前厅的那扇门。一个女人激动的喊声和一个男人粗暴的吼声交织在一起。威弗的鼻翼抽动了一下,紧接着,他便冲到门边,猛地拉开了门。

玛丽安·弗兰奇正发狂般地企图冲进前厅,一名壮实的侦探站在门口拦着她。

“但我必须见奎因警官!”她喊道。“我父亲——请别碰我!”

威弗抓住侦探的胳膊,狠狠地将他推到了一边。

“把你的手拿开!”他吼道。“你竟敢这么对待一位女士,看我怎么教训你……”

若不是玛丽安搂住了他,他很可能把那位被逗乐了的侦探揍一顿。

这时,警官和奎因已匆匆赶了过来。

“喂,瑞特,让她进来!”警官下了命令。“出了什么事,弗兰奇小姐?”他彬彬有礼地问道。

“我——我父亲,”她喘息道。“噢,这太残酷,太没人性了……他的情况很不好,精神恍惚,你们难道没看出来吗?看在上帝的份上,请允许我们带他回家吧!他已经晕过去了!”

他们挤进了楼道。一群人正围着塞洛斯·弗兰奇。他脸色苍白,直挺挺地躺在大理石地板上,已经晕了过去。矮小、黝黑的店医正忧心忡忡地俯身看着他。

“晕过去了?”警官颇有些担心。

医生点点头。“他现在应该立刻上床休息,先生。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虚脱现象。”

埃勒里向父亲低语了几句。老先生烦恼地咂咂嘴,摇了摇头。“不能冒这个险,埃勒里,他的情况很不好。”两名侦探按照警官的指示,将不省人事的塞洛斯·弗兰奇抬进寓所搁在了床上。几分钟后,他恢复了知觉,开始呻吟起来。

约翰·格雷冲破警察的阻挠,闯进了卧室。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警官呢,出了这种事,你难辞其咎!”他尖声喊道。

“我要求立刻让弗兰奇先生回家!”

“别冲动,格雷先生。”警官温和地告诫道。“马上就让他回去。”

“我得陪他一起回去,”格雷的声音尖锐得刺耳。“他会需要我的,他会的。我要把这事告诉市长,先生。我要……”

“闭上你的嘴,先生!”老奎因脸红脖子粗地怒吼了一声。他转向瑞特侦探,“叫辆出租。”

“弗兰奇小姐。”玛丽安吃惊地看着警官。老奎因烦躁地吸了撮鼻烟。“您可以陪您父亲及格雷先生一起回去。但请呆在家里,我们下午会上门拜访的。一来是看看府上的情形,二来嘛,如果弗兰奇先生情况有所好转,能见我们的话,可能还要问他几个问题。啊——很抱歉,我亲爱的孩子。”

女孩含着眼泪,微微一笑。威弗悄悄地走上前来,将她拉到一边。

“亲爱的玛丽安——我要是替你揍那畜生一顿就好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伤着你了吗?”

玛丽安睁大了眼睛,温柔地看着他。“别干傻事,亲爱的,”她低语道。“千万别和警察纠缠不清。我帮着格雷先生把爸爸送回家,然后就按照奎因警官的吩咐,在家呆着……你不会——有麻烦吧,亲爱的?”

“谁?我吗?”威弗笑了。“你就少替我操点心吧。至于店里的事——我会照看一切的。你父亲清醒后,把这话告诉他……你爱我吗?”

没人注意他们。他迅速弯腰吻了她一下。她什么也没说,但那双燃烧着激情的眼睛说明了一切。

五分钟后,在一名警察的护送下,塞洛斯·弗兰奇、玛丽安·弗兰奇和约翰·格雷离开了百货大楼。

维利拖着笨重的步子走了过来。“已经派两名弟兄去打探那个卡莫迪的下落了。”他汇报道。“警督在这儿时,我不想告诉您这事——您太忙了,肯定没工夫听。”

老奎因先是皱皱眉,接着又暗暗地笑了。“我手下的人一个个都背叛了警督大人。”他说道。“托马斯,你派人去查查弗兰奇夫人昨晚离家后的行踪。她出门时大约是11点15分。可能叫了辆出租,因为她到这儿时是11点45分。她来时正好赶上剧院散场,交通肯定很拥挤,如果算上等车时间,那么,这个时间差不多是对的。听明白了吗?”

维利点点头,出去了。

埃勒里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后。他旁若无人轻轻吹着口哨,目光恍惚。

警官派人将商店经理麦克肯兹喊进了书房。

“员工的情况您查过了吗,麦克肯慈先生?”

“几分钟前,我的助手送来了一份报告。”埃勒里竖起了耳朵。“从已经查明的情况来看,”苏格兰人看着手中的纸,继续说道,“昨天和今天这两天来上班的员工都未曾离开过岗位。从今天的情况看,似乎一切正常。当然,我这儿还有一份不在位人员的名单,您可以看看。”

“我们会看的。”警官说着,从麦克肯兹手中接过名单,转手交给了一名侦探,命令他好好看看。“麦克肯兹,你们可以重新开始工作了。商店的运作照常进行,但注意,不准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件事。第五大街的那间橱窗不准擅自打开,警卫也不许擅自撤掉。那间橱窗我们会暂时封上一段时间的。我要说的话就这么多。你可以走了。”

“爸,如果你没什么问题要问其他几位董事,我倒想问他们一个问题。”麦克肯兹走后,埃勒里说道。

“我压根就想不出要问他们什么。”老奎因答道。“赫塞,把佐恩、马奇本克思和特拉斯克带进来。咱们再审审他们。”

赫塞出门不一会儿便带着三位董事回来了。

三人面容憔悴,胡子拉碴;马奇本克思正使劲地抽着一支皱巴巴的香烟。警官挥手示意埃勒里上前提问,自己向后退了一步。

埃勒里站了起来。“只问一个问题,先生们,然后,奎因警官就会让你们忙自己的事去。”

“关键时刻到了。”特拉斯克咬着嘴chún,发了句牢騒。

“佐恩先生,”埃勒里没理会花花公子特拉斯克,“董事会是定期召开会议吗?”

佐恩不安地摆弄着他那沉甸甸的金表链。“是的,当然是喽。”

“请原谅我的好奇,不过,时间定在什么时候?”

“隔周的周五下午。”

“这是严格恪守的惯例吗?”

“是的——是的。”

“那么,怎么会在今天早上开会呢?今天可是周二。”

“那是个特别会议。在必要的时候,弗兰奇先生有权召集这种会议。”

“但不管开不开特别会议,半月会议都是要定期召开的?”

“是的。”

“那么,上周五应该开过一次会了吧?”

“是的。”

埃勒里转向马奇本克思和特拉斯克。“佐恩先生的证词千真万确吗,先生们?”

两人阴沉着脸,点点头。埃勒里微微一笑,谢过他们后,便在椅子上坐下了。警官笑着向三人表示感谢,并彬彬有礼地告诉他们可以走了。他将三人送到门口,又对门边的警卫低声吩咐了几句。三位董事即刻离开了楼道。

“门外有个有趣的家伙,埃尔。”警官说道。“文森特·卡莫迪,弗兰奇夫人的前夫。该轮到我审他了吧。——赫塞,两分钟后,带卡莫迪先生进来。”

“在楼下时,你查看过三十九街上的夜间货物入口了吗?”埃勒里问道。

“那还用说嘛。”警官若有所思地吸了撮鼻烟。“那地方有问题,埃尔。夜班员和司机都呆在小亭子里,如果有人想溜进门,简直是易如反掌,尤其是在晚上。我非常彻底地查看了那地方。看来凶手昨晚确实像是从那儿进来的。”

“凶手可能是从那儿进来的。”埃勒里懒洋洋地答道。“但不可能是从那儿出去的。那扇门11点30就关了。如果他从那儿出楼,那他肯定是在11点30前出去的,嗯?”

“但弗兰奇夫人11点45才到这儿,埃尔。”警官提出了反对意见。“而且,据普鲁提分析,她是在12点左右遇害的,所以,他怎么可能在11点30分前就从那扇门出去了呢?”

“我只能回答,”埃勒里答道,“不可能,因此他也没那么做。货仓内是否有门通向主楼?他可能是从那扇门溜进主楼的。”

“这件事他轻而易举就能办到。”警官大声说道。“货仓后的阴暗处有扇门。门没上锁——从未锁过——因为那些白痴们认为,如果外面的门锁好了,里面的门就没必要再锁了。总之,这扇门后有条通道,它和夜班室门前的那条过道是平行的,但它伸得更远些,一直通到一层大厅里。(注:见序言前图示)凶手可能从这扇门溜出来,悄悄穿过过道,拐个弯,再走30多英尺就到了电梯和楼梯口边。在一片漆黑之中,这一切简直太容易了。”

“楼下办公室的那把备用钥匙,你查过了吗?”埃勒里问道。“日间值班员有没有提到些什么?”

“一无所获。”警官闷闷不乐地答道。“他叫奥山姆。他发誓说,他值班时,钥匙一直就锁在抽屉里。”

这时,门开了,赫塞陪着一位高得出奇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18·杂迹纷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