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33·证词:卡莫迪

作者:艾勒里·奎恩

下一位来访者是文森特·卡莫迪。这位高得惊人的先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缄默。他无声地坐到椅子上,等着受审。

“啊——卡莫迪先生。”警官似乎有些不自在。古董商显然不屑于回答这种明知故问的废话。“啊——卡莫迪先生,我之所以请你来,是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任何一位与弗兰奇夫人有着直接或间接关系的人,我们都要了解一下他的行踪。你知道,这纯粹是一种形式……”

“嗯,”卡莫迪抚弄着他的乱蓬蓬的胡子。

警官掏出那只棕色旧鼻烟盒,匆匆地吸了撮鼻烟。“先生,希望你能介绍一下,周一晚上——也就是发生谋杀的那个晚上,你都干了些什么?”

“谋杀,”卡莫迪无动于衷地答道。“我对此毫无兴趣警官。我女儿的事怎么样了?”

警官盯着卡莫迪那张毫无表情的瘦脸,越看越生气。

“警方正在查找你女儿的下落。尽管我们尚未找到她,但已经掌握了新情况,可能会有结果的。请回答我的问题。”

“结果!”卡莫迪的语气尖刻得惊人。“我知道警察是怎么解释这个词的。你们被难住了,这你们自己也清楚。我会请私人侦探办这事的。”

“是否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警官几乎有点咬牙切齿了。

“别激动嘛。”卡莫迪说道。“真不明白我周一晚上的行踪和这案子有什么关系。我当然不会绑架自己的女儿,但如果你们一定想知道,我就说说吧。”

“周一下午,我收到了手下人的一份电报。他说在康涅狄格州荒野的一所房子里发现了几乎满满一屋的早期美式家具。这种东西我都是要亲自去考察的。我在中央车站搭上了9点14分的那趟车,在斯坦姆福德换了车,将近午夜时才抵达目的地。那地方离马路远得很。我拿到地址后,立刻就给家具的主人打了电话,但他们家没人,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那儿后,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那里没有旅馆——所以只得返回纽约。一路上交通非常不便,直到早上4点,我才回到公寓。就这些。”

“没有内容嘛,卡莫迪先生。”警官沉吟了一下。“你回到城里后,有人看到你吗?或许公寓里有人看到你了?”

“没有。那时还很早,人们都睡着。而且我一个人住。10点时,我去公寓的餐厅用了早餐。那儿的领班会记得我的。”

“那还用说。”警官气呼呼地答道。“你在旅途中见到过什么人吗?没准他们还记得你?”

“没有。除了火车售票员。”

“唉!”警官捶了一下后背,毫不掩饰地以一种厌恶的眼光注视着卡莫迪。“请把你昨晚的所有活动记录下来,寄到我的办公室。再问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你女儿伯尼斯吸毒?”

卡莫迪怒吼着从椅子上一下子蹿了起来。那种百无聊赖的缄默在转瞬间化成了一种异样的愤怒。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埃勒里半抬起了身子。有那么一会儿,看上去警官似乎马上就要挨着古董商的铁拳了,但老先生依旧凛然不动,冷冷地审视着卡莫迪。卡莫迪擦着拳头,慢慢地坐回到椅子上。

“你是怎么发现的?”他听上去像是被人掐断了脖子,那棱角分明的黝黑下巴也在不停地抖动着。“我以为没人知道——除了温妮弗雷德和我自己。”

“噢,这么说,弗兰奇夫人也知道喽?”警官马上追问道。

“她早就知道这事了?”

“这事终于出来了。”卡莫迪叹道。“老天啊!”他抬头看着老奎因,脸上写满了痛苦。“大约在一年前,我就知道了。温妮弗雷德——”他沉下了脸——“温妮弗雷德以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做母亲的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无可挑剔。”他又尖刻地补充了一句,“哼!她总是替她自己考虑……两周前,我把真相告诉了她,她不相信,我们俩还为此吵了起来。但最后,她接受了这个事实……我是从她的眼中看出来的。我找伯尼斯谈过不知多少次,但她毫不知耻,坚决不说出毒品的来源。我没办法,只得找温妮弗雷德帮忙。我以为自己做不到的她没准能做到。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声音变成了耳语。“我原打算带伯尼斯离开这儿——去别的地方——任何地方都行——只要能治好她——但紧接着,温妮弗雷德就被谋杀了,伯尼斯——也不见了……”声音听不清了,他的下眼睑肿得老高。这个男人正在受罪——到底有多深?出自怎样一种内疚的心理?这只有静坐一隅的埃勒里才知道。

突然,卡莫迪一跃而起,抓起帽子,冲出了奎因家的大门。他什么也没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留下。警官站在窗边,看着他沿街狂奔而去,手上仍攥着那顶帽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