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36·时辰已至

作者:艾勒里·奎恩

奎因父子在沉默中用完了晚餐。德乔那一声不吭地在边上伺候着,晚饭后,又一声不吭地将桌子收拾干净。警官把鼻子凑到鼻烟盒内的棕色烟丝上,深深地吸了撮鼻烟。

埃勒里先是出神地盯着手中的烟,随后又看着烟斗,接着,又将目光移到了烟上。一切动作都是在沉默中完成的。这种饱含着默契的沉默在奎因家已是司空见惯的了。

终于,埃勒里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向了壁炉。警官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他沉着睑,失望地说道,“这一整天算是白白浪费了。”

埃勒里皱起了眉头。“老爸,老爸,你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幸亏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工作压力又大,否则的话,我真要生你的气了。”

“因为我的迟钝?”警官眨着眼问道。

“不,因为你一向活跃的思维竟然失去了活力。”埃勒里扭头对父亲咧嘴一笑。“你是说今天发生的一切在你看来毫无意义?”。

“突袭失败了,斯普林吉溜走了,从这些人的证词中根本看不出任何明确的东西——我不明白有什么可庆贺的。”

警官回答道。

“好了,好了!”埃勒里皱起了眉头。“或许我太乐观了……但整个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了!”

他一跃而起,拉开抽屉,在里面翻了一阵,掏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他迅速地翻看了一遍,警官看着他,目光中满是疲惫与困惑。终于,他将笔记塞回了抽屉里。

“一切都结束了,”他宣布道,“一切都结束了,只差审判和——证据。我已掌握了所有线索——确切地说,是所有揭示杀人凶手到底是谁的无可辩驳的线索。但它们无法构成确凿证据,而这恰恰又是我们那些令人肃然起敬的法庭和诉讼程序所要求的。碰到这种情况,你说该怎么办,老爸?”

警官皱了皱鼻子,像是对自己深恶痛绝似的。“我估计,在我看来如迷宫般复杂无望的一件事,对你而言简直就简单明朗得有如一条通天大道。这太可恨了,儿子!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怪物,让自己的晚年不得安宁……”

说着,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同时将一只微颤的手搭在了埃勒里的膝上。

“好孩子,”他说道,“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是什么话,”埃勒里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连你也变得多愁善感了,老爸……”父子俩暗暗地握住了手。“喂,听着,警官!你得帮我拿个主意!”

“好的,好的……”老奎因向后靠了靠,稍稍有些难堪。

“你手头有个案子,你已经了解了真相,但却没有证据。怎么办……用恐吓的办法,儿子。就像你下注吊一对四一样,开牌时,却发现结果恰恰相反。那么,你还可以再下注。”

埃勒里看上去心事重重。“我一直在犹豫……我的天!”他双眼一亮,突然有了主意。“我可真傻!”他立刻欣喜地喊道。“我藏着一张好牌,但却把它忘得一干二净?恐吓?我们将给那狡猾的朋友来个措手不及的打击!”

他抓起电话话筒,犹豫了一下,递给了警官。老先生看着儿子,虽然面带愁容,但目光中却饱含着慈爱。

“这是一张重要人物的名单。”他一边说,一边在纸上潦草地写着姓名,“老爸,你负责牵头怎么样?我得把这些烦人的笔记背下来。”

“时间定在……”警官顺从地问道。

“明天早上9点30。”埃勒里答道。“你可以给地方检察官打个电话,让他把我们的老朋友斯普林吉抓起来。”

“斯普林吉!”警官失声喊道。

“斯普林吉。”埃勒里答道。屋里随后便静了下来,只有警官打电话的声音时不时地打破这片静谧。

插入语兼挑战书

我本人在阅读凶杀小说的时候,每每看到案情即将水落石出之际,总

喜欢稍停片刻,试着运用自己的逻辑判断,来分析一下凶手到底是谁。我

觉得这么做非常刺激……我相信,许多喜爱侦探小说这道佳肴的美食家们

的兴趣并不仅仅在于阅读,同时也在于推理。正因为如此,我完全本着竞

技精神,向读者您提出一个善意的挑战……读者,请先别看终结部分,猜

猜是谁杀害了弗兰奇夫人?……侦探小说迷们往往喜欢凭着盲目的直觉,

“猜测”凶手是谁。我承认,适当的猜测是不可或缺的,但关键还是要运

用逻辑和常识,只有它们才能为你带来更大的乐趣……因此,我直言不讳

地告诉诸位,《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这部小说中与查找凶手相关的一切

资料都已提供给了读者;如果认真推敲发生过的一切,您一定能准确推断

出即将发生的一切。

a rivederci!

                      埃勒里·奎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