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09·夜班员们

作者:艾勒里·奎恩

警官疾步走道门前,越过攒动的人头向外望去。

“麦克肯兹!麦克肯兹在吗?”他喊道。

“在这儿呢!”不知何处隐约传来商店经理的回答声。“马上就来!”

奎因警官匆匆返回屋中伸手在口袋里掏着鼻烟盒。他几乎有些淘气地看了看董事们,似乎暂时恢复了好心情。塞洛斯·弗兰奇仍沉浸在悲痛之中,对周围的一切根本就无动于衷。其他人此时惊魂稍定,渐渐地都有些烦躁不安起来。佐恩不时地偷瞥着他的大金表。马奇本克思如困兽般在屋内来回踱着步。特拉斯克时不时地从口袋里掏出个小酒瓶,转过头去灌上一口威士忌。格雷沉默地伫立在老弗兰奇的椅后。脸色灰白得如同他的头发;拉瓦利静静地站在一边,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奇地关注着警官及其手下人的一举一动。威弗稚气的脸上绷出了一道道皱纹,像是正饱尝着煎熬。他频频地向埃勒里投去求援的目光,似乎是在乞求帮助。不过,凭直觉,他知道自己这是在痴心妄想。

“先生们,我必须请你们再耐心地呆上一小会儿,”警官说道,用手背捋了捋胡须。“我们还有几件事要办——然后,我们再——嗨!”

四个惊恐不安的老家伙走进了橱窗,后面跟着一位中年苏格兰男子。瑞特走在最后。

“是的。警官。顺便说一下,我已经照维利警官的吩咐,清查了雇员。”麦克肯兹示意四人往前去。他们极不情愿地往里挪了一步。

“你们中谁是夜班总管?”警官向道。

一位胖老头拘谨地走上前来。他长着一张肉乎乎的麻脸,看上去很和善。

“我就是,先生——我叫彼得·奥弗莱赫提。”

“昨晚你值班了吗,奥弗莱赫提?”

“是的,先生,是我值班。”

“你上班时是几点?”

“和平时一样,先生,”夜班总管答道。“5点30。我每天到三十九街那边的夜班室接奥山姆的班。这些弟兄们,”——他伸出起了老茧的胖手指,指了指身后的三人——“他们和我一起值夜班。和平时一样,他们昨晚也和我在一起。”

“知道了。”警官想了想,问道。“奥弗莱赫提,你知道这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知道,先生。已经有人告诉我了。这事可真出人意料,先生,”奥弗莱赫提一脸的严肃。他偷偷瞥了眼无精打采的塞洛斯·弗兰奇,又赶紧转过头来看着警官,仿佛干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他的弟兄们亦步亦趋地效仿了他的全套动作。

“你见过弗兰奇太太吗?”警官问道,那双锐利的小眼睛审视着老头。

“见过,先生,”奥弗莱赫提答道。“有时店里打烊后,如果弗兰奇先生还没走,她就来找他。”

“常来吗?”

“不,先生,不是经常来。但她来的次数也不少,所以我记得她,先生。”

“嗯。”奎因警官松了口气。“听着,奥弗莱赫提,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想清楚后再如实回答,就像在证人席上一样。——昨晚,你看到弗兰奇太太了吗?”

屋内顿时静了下来——静得只听见心跳声和血管里血液的涌动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老夜班员的大麻脸上。他舔舔嘴chún,想了想,然后挺直了身子。

“见到了,先生,”他慢吞吞地说道。

“当时是几点?”

“正好是11点45分,先生,”奥弗莱赫提答道。“您知道,店里打烊后,就只留下一个夜间入口。其他的门和入口全都锁上了。这个入口在三十九街那边,是雇员入口。夜间进出大楼只能走这个门,再没有其他通道了。我——”

埃勒里突然走了过来,众人都转过头来去看着他。他不以为然地朝奥弗莱赫提笑笑,说道:“抱歉,老爸,不过,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奥弗莱赫提,你刚才说店里打烊后只留下一个入口,也就是雇员入口,我没听错吧?”

奥弗莱赫提若有所思地磕着牙。“嗯,是的,先生,您没听错,”他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大问题,”埃勒里微笑着说道,“不过,据我所知,三十九街那边应该还有个交货入口吧……”

“噢,那个入口!”老夜班员颇为不屑地哼了声,“那几乎算不上是个入口,先生。它差不多总是关着的。所以,正如我所说的……”

埃勒里抬手示意他停下。“等会儿,奥弗莱赫提。你说‘差不多总是关着’,这话什么意思?”

“哦,”奥弗莱赫提扬着头说道。“那扇门每晚只在11点到11点30之间打开,夜里的其他时候,一直都锁着。所以,它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入口。”

“这只是你个人的观点,”埃勒里辨析道。“我认为,店里既然专门派个夜班员在那儿守通宵,其中必有道理。谁负责看那个入口?”

“是这位布卢姆,”奥弗莱赫提答道。“布卢姆,站出来,老兄,让先生看看你。”

布卢姆是个壮实的中年人,一头的红发已渐渐开始转为灰白。他犹疑地走上前来。“我就是,”他说道。“昨晚货房里一切正常,不知道这是不是您想问的……”

“一切正常?”埃勒里通视着他。“货物入口为什么只在11点到11点30之间开放?”

“是为了运进副食品、肉之类的东西,”布卢姆答道。“店里的餐厅每天需货量很大,另外,员工食堂也有需要,所以,店里就决定在每天夜里送鲜货。”

“哪家货运公司负责送货?”警官插嘴问道。

“巴克林与格林公司。每天夜里来送货的都是固定的司机和卸货员,先生。”

“知道了,”警官说道。“记下,哈格斯托姆。记着盘问一下司机和那个卸货员……还有什么要问吗,埃勒里?”

“有。”埃勒里再次转向红发夜班员,“给我讲讲,每天夜里巴克林和格林公司的货车到后,你们都忙些什么。”

“哦,我每天夜里10点钟上班,”布卢姆说道。“货车每晚11点到。车到之后,司机强尼·萨尔瓦多就按门外的夜用铃……”

“5点30后,货屋的门就一直锁着吗?”

商店经理麦克肯兹插嘴说道:“是的,先生。店里打烊时,那扇门就自动锁上了,直到11点货车来时,才又重新打开。”

“接着说,布卢姆。”

“听到铃声后,我就把锁打开——那是一扇推拉式铁片门——把门拉上去。车就开了进来。那个卸货员马尼洛把货卸下来,并把它们搁好,我和强尼就在门边的小亭子间里核对货单。一切都办妥后,他们就开车离开,我把门拉下来,锁上,整个晚上就一直守在那儿。”

埃勒里思忖了一会儿,问道:“货车卸货期间,门一直开着吗?”

“当然了,”布卢姆答道。“因为前后只有半小时。再说了,如果有人进门,我们三人都会看见的。”

“你能确定吗?”埃勒里刻薄地问道。“你就这么肯定?敢发誓吗,老兄?”

布卢姆稍稍有些犹豫。“噢,我实在不明白,如果有人进门,我们怎么可能看不见。”他说这话时有些底气不足。

“马尼洛在外面卸货,强尼和我就在门边的小亭子间里……”

“那间货屋里共有几盏灯?”埃勒里问道。

布卢姆似乎有些不解。“呃,停车的地方有盏大灯,我的小亭子里有盏小灯。强尼还总开着车的前灯。”

“货屋有多大?”

“呃,大约有75英尺长,50英尺宽。店里的救护车晚上也停在那儿。”

“货车卸货处离你的亭子有多远?”

“噢,有段距离。车停在货屋后面卸货,那儿有条岔道通向厨房。”

“这么一大片黑乎乎的地方就一盏灯,”埃勒里嘀咕道。“小亭子是封闭式的吧?”

“对着屋内的那面有扇玻璃窗。”

埃勒里摆弄着他的夹鼻眼镜,问道:“布卢姆,如果我让你发誓,说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从那扇门溜进货屋,你敢发这个誓吗?”

布卢姆苦笑道:“噢,先生,我可不敢。”

“昨晚你和萨尔瓦多在亭子间里核对货单时,门是开着的,你看到有人进门吗?”

“没有,先生!”

“但有人可能进去了?”

“我——我想是的……”

“再问一个问题,”埃勒里和颜悦色地问道。“货车是每晚必到吗?从没有间断过?都是在同一个时间?”

“是的,先生。据我所知,从未有过变动。”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问一个问题。昨晚11点30时,你及时锁上货屋的门了吗?”

“准点锁上的。”

“你整夜都守在门边吗?”

“是的,先生。我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了一夜。”

“没听到什么动静?你就没听到什么可疑的声响或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没有,先生。”

“如果——有人——企图——从——那扇门——离开——商店大楼,”埃勒里重重地强调着每一个字,“你应该能听到声响或看见他吧?”

“当然能,先生,”布卢姆有气无力地答道,绝望地看了眼麦克肯兹。

“好极了,那么,”埃勒里慢吞吞地说着,漫不经心地朝布卢姆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调查可以继续了,警官。”他退到后面,掏出那本小册子,飞快地在上面记着什么。

警官一直倾听着两人的对话,他脸上的乌云已渐渐散去。这时,他叹了口气,对奥弗莱赫提说道:“你刚才正说到弗兰奇太太在11点45时进了大楼,奥弗莱赫提,接着说。”

夜班总管战战兢兢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犹疑地看了眼埃勒里,这才又接着讲起了他的故事。“噢,我在夜班室值通宵,一坐就是一夜——从没离开过,拉尔斯卡和鲍尔斯两人每隔一小时就出去巡视一圈。我的职责就是守在夜班室,先生——另外,我还负责登记所有加班人员的离开时间,比如那些行政主管之类的。是的,先生,我……”

“别紧张,奥弗莱赫提,”警官听得津津有味。“你就说说弗兰奇太太来之后发生的事吧。你能肯定当时是11点45分吗?”

“当然能,先生。当时我看了眼桌上的闹钟,因为我得在时间登记表上记下所有的来访者……”

“哦,时间登记表?”奎因警官咕哝道。“麦克肯兹,能不能马上把昨晚的时间登记表给我拿来?员工情况报告暂时先搁一搁。”麦克肯兹颔首离去。“好了,奥弗莱赫提,接着说吧。”

“哦,先生。透过大厅那边的夜用门,我看到一辆出租车在店门口停了下来,车里出来的是弗兰奇太太。打发走出租车司机后,她走上前来敲门。看到是她,我就赶紧把门打开了。她和气地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我塞洛斯·弗兰奇先生在不在。我说,不在,太太,弗兰奇先生下午早早就离开了。他确实是早就走了,先生,走时还拎着个公文包。她谢过我之后,站在那儿想了想,然后说,不管怎样,她还是要去弗兰奇先生的私人寓所。接着,她就转身离开办公室,向专用电梯走去,这个电梯是专供去寓所用的。她离开前,我问她,用不用找个伙计来替她开电梯,并替她把寓所的门打开?她说不用了,谢谢。她可真客气,先生。她伸手在包里翻了会儿,好像在找钥匙。是的,她带着钥匙——她还从包里掏出来让我看呢。然后,她……”

“等等,奥弗莱赫提。”警官似乎有些吃惊。“你说她有寓所钥匙?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噢,先生,弗兰奇先生的寓所大门只配了有限的几把钥匙,”奥弗莱赫提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据我所知,塞洛斯·弗兰奇先生和太太各有一把,玛丽安小姐有一把,伯尼斯小姐有一把——我在店里干了17年,对这家人的情况很了解,先生——威弗先生有一把,另外,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一直搁着把备用钥匙。总共是六把钥匙,先生。那把备用钥匙是应急用的。”

“你说弗兰奇太太离开你的办公室前,曾给你看过她的那把钥匙,是吧,奥弗莱赫提?你怎么知道那是寓所钥匙?”警官问道。

“这很简单,先生。您瞧,每把钥匙——它们都是特制的耶鲁钥匙,先生——每把钥匙上都有个小金片,上面刻着钥匙主人姓名的首写字母。弗兰奇太太给我看的那把钥匙上就有标记。再说,我也认得那把钥匙;就是那把,没错。”

“等会儿,奥弗莱赫提。”警官转向威弗。“你带寓所钥匙了吗,威弗?能不能让我看看?”

威弗从马夹口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夜班员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