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之悲剧》

第七景

作者:艾勒里·奎恩

黑特公馆

6月9日,星期四,下午3时整

接下来的两小时雷恩独自度过。他觉得需要独处。他对自己感到烦躁,为什么他把这件特殊的案子如此揽在自己身上?他质问自己。毕竟,他的职责,如果他有职责的话,是要对法律交代。难道不是吗?或许正义对他的要求更——

德罗米欧载他到上城的修道士俱乐部,一路上他不断诘问自己。他的良知不放过他,即使平静地在俱乐部他最喜爱的角落独自用餐,机械式地回复朋友、旧识和剧院老同事的问好,也无法让他的心情轻松下来。他拨弄着食物,脸愈拉愈长。今天连英式羊肉也变得不好吃了。

午餐后,犹如飞蛾扑火,哲瑞·雷恩先生要德罗米欧载他到下城的黑特公馆。

房子里很安静,他心底暗自称幸。仆人乔治·阿布寇一脸蛮横,随着他从前厅步入走廊,一路怒目盯着他。

“萨姆巡官在吗?”

“在楼上皮瑞先生的房里。”

“请他来实验室。”

雷恩沉思着爬上楼梯。实验室的门开着,墨修无精打采地坐在靠窗的一只凳子上。

萨姆巡官的塌鼻子出现眼前,他漫声问候。墨修跳下椅子,萨姆挥手叫他到一边去,然后立在那里紧盯正在忙着翻查档案柜的雷恩。一会儿雷恩直起身子,手上拿着一叠记载实验室用品清单的索引卡。

“啊,”他说,“找到了,等一下,巡官。”

他在老卷盖书桌旁一把烧得半黑的旋转椅坐下,开始检查那些索引卡。每一张只飞快看一眼,就几无停顿地翻到下一张,总之,到第三十张时,他轻呼一声停下来。萨姆靠过去,站在他的背后瞧,是什么让他这么高兴。卡片上注明编号30;在数字下面有“细菌培养基”的字眼。但是引起雷恩兴趣的,似乎是“细菌培养基”几个字被工整地划掉以后,底下写着“秘鲁香油”的字样。

“那是什么鬼东西?”萨姆冲口问。

“耐心点,巡官。”

他起身走到房间一个角落,爆炸后剩下的玻璃碎片都被集中扫到那里。他在碎片旁搜寻,似乎在专心检查那些最没有破损的瓶罐。搜寻没有结果,他转而步向焦黑的壁架,抬头看顶层的中段,那里连一只瓶子或罐子也没有留下。他点点头,回到玻璃堆那边,选了几只没破的瓶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排列在顶层中段的中央。

“好极了,”他说,一面拍拍手上的灰尘,“好极了。现在,巡官,可否容我派一件差事给墨修?”

“当然可以。”

“墨修,把玛莎·黑特找来。”

墨修精神一振,满脸笑容,咚咚地跑出实验室。他即刻又回来,玛莎走在前头,墨修把门在身后关上,然后以标准的警官站岗姿势背对门立正。

玛莎犹豫地站在萨姆和雷恩面前,询问似地看着两人的表情。她看起来无比哀怜,眼睛下面一层深色的黑眼圈,鼻子皱成一团,双chún紧闭,脸色苍白发青。

“请坐,黑特太太,”雷恩神态愉悦地说,“想问一点消息……据我了解你公公曾感染某种皮肤病?”

她正想坐下,随即停止动作,十分吃惊。“为什么——”

然后她跌坐在旋转椅上,“是,没错,但是你怎么发现的?我以为没有人——”

“你以为没有人,只有你、约克·黑特和米里安医生知道。很简单的事……你偷偷帮黑特先生上葯膏和包扎手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萨姆喃喃地问。

“对不起,巡官……是吗,黑特太太?”

“是,我帮忙过,有时候他叫我进来帮忙。”

“那个葯膏叫什么名字,黑特太太?”

“我实在不记得名字了。”

“你知不知道黑特先生把它放在那里?”

“噢,知道!在那边其中一个罐子……”她站起来快步到壁架旁。在中段的架子前,她踮起脚尖,探手正好够到雷恩不久前才摆上架子的其中一只罐子。雷恩紧盯着她,他发现她拿的正好是架子中段正中央的那一罐。

她把罐子交给他,但是他摇摇头,“请打开盖子,闻闻里面的味道,黑特太太。”

她疑惑地从命。“噢,不,”她一闻马上喊出声,“这不是那个葯膏。应该看起来像蜜浆,这是其中一点,还有,应该闻起来像——”她话才说一半,立刻噤声,牙齿紧紧地咬住下chún,一片惊惧笼罩她操劳过度的脸庞,她两手一放,罐子摔在地上跌得粉碎。

萨姆专注地瞪着她。“好,说啊,”他粗着嗓子说,“闻起来像什么,黑特太太?”

“怎样,黑特太太?”雷恩柔声问。

她像上了发条的洋娃娃一样地频频摇头,“我不……记得。”

“像香草对吗,黑特太太?”

她开始向门的方向后退,眼神惊煌地盯着雷恩。他叹口气,挺直身子,以慈父般的态度拍拍她的臂膀,挥手要墨修让路,然后自己替她把门打开。她像得了梦游症似地缓缓走出去。

“啧啧!”萨姆大叫,跳起脚来,“皮肤葯——香草!这真是了不起,老天,了不起!”

哲瑞·雷恩先生走到壁炉边,背对着空炉架站着。

“是,”他沉思着说,“我相信我们终于发现卡比安小姐指证的气味来源了,巡官。”

萨姆很兴奋,他来回踱步,与其说在对雷恩讲话,不如说是自言自语:“太棒了!大突破……现在一想,皮瑞这档事……我的老天!香草——葯膏……你有什么看法,雷恩先生?”

“我想你把皮瑞先生关进监牢是不对的,巡官。”雷恩微笑道。

“哦,那回事啊!嗯,我也开始这么想了。是,先生,”萨姆眼露机巧地接着说,“我开始看到曙光了。”

“呃?”雷恩厉声应道,“你说什么?”

“哦,不,你不晓得,”巡官咧嘴一笑,“你有你得意的时机,雷恩先生,我想我也有资格有我的。目前还不能透露。但是就这该死的案子来说,我终于第一次有正格的事可做了。”

雷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你找出来一条理论了?”

“可以这么说,可以这么说,”萨姆得意地笑起来,“刚刚才想到。是你引发的灵感之一,雷恩先生。太好了!见鬼呀,如果真的可能是……”他大声迈向房门。“墨修,”他正色说,“你和皮克森负责这间房间,听懂没有?”他瞥一服窗户,窗户全用板子封起来了。“一秒钟也不准离开,记住了!”

“是,巡官。”

“如果大意,小心我叫你走路。跟我来吗,雷恩先生?”

“不知道你要上哪里去,巡官,我想还是不要的好……在你走之前,顺便问一下——你有软尺吗?”

萨姆在门前止步,愣了一下。“软尺?你要那做什么?”

他从背心里拿出一枝随身型折叠尺,交给雷恩。

雷恩一脸笑容地接过来,再度向壁架走去。他把尺拉开来,丈量顶层底部到第二层顶部的距离。“嗯,”他喃喃自语,“六英寸……好,很好!还有架子的厚度一英寸……”他抚抚下巴,点点头,然后一脸阴沉又满意的表情,把尺折回原状还给萨姆。

萨姆原先愉快的神情似乎在一瞬间消弭殆尽。“我一时想到,”他吼道,“昨天你说你有两条线索。香草味是其一——这是第二条吗?”

“呃?噢,你是说这个丈量啊?恐怕不是。”雷恩心不在焉地摇头,“我还得调查另外一条。”巡官踌躇一下,慾言又止,然后,像觉得已经受够了似地摇着头,离开房间。

墨修一副无所事事地冷眼旁观。

雷恩随在萨姆之后慢条斯理地步出实验室。

他探头隔壁史密斯小姐的卧房,里面空无一人。他走下过道,在东南角一扇房门前停下,敲敲门,无人回应。他下楼梯,什么人也没遇到,便继续向后面花园走去。虽然外面风很凉,史密斯小姐仍坐在大阳伞底下看书,她身边的露易莎·卡比安躺在一张凉椅上,显然睡着了。在她们近旁,杰奇和比利蹲在草地上专心地往下看,他俩难得一次这样安安静静地玩;他们正在观察一个蚂蚁洞,两个人似乎都被这样一群忙碌奔波的昆虫迷住了。

“史密斯小姐,”雷恩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得到芭芭拉·黑特小姐?”

“哦!”史密斯小姐倒吸一口气,丢下书本,“抱歉,你吓我一跳。我想黑特小姐得到巡官允许出门去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原来如此。”他低头看是谁在扯他的裤管,原来是比利,鲜红的小脸蛋仰望着他,口里喊:“给我糖吃,给我糖吃!”

“哈罗,比利。”雷恩沉着脸。

“芭芭拉去监狱,芭芭拉去监狱看皮瑞先生!”十三岁的杰奇喊着,好奇地拉着手杖。

雷恩和气地脱离两个男孩的拉扯——他似乎没有心情玩耍——然后经由后巷绕过房子到威弗利路。他的车子和德罗米欧在人行道旁等着,他以嫌恶的眼神转身回头望一眼,然后心情沉重地钻进车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y之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