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之悲剧》

第三景

作者:艾勒里·奎恩

陈尸所

6月11日,星期六,上午11时整

一股力量在逼迫他。像他这样惯于严密自省和犀利解析周遭世界的人,竟也被这股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纠缠得束手无策。他既无法将之完全分析,也无法说明了事。理性在此派不上用场,这像一囊铅笔压在他的颈项。然而他又不能罢手不管。对这件事一定要追到水落石出——其结果会有多痛苦,只有他心知肚明。届时又会如何……他内心颓丧不已,感觉胃部因哀痛与忧惧而*挛起来。

这天是星期六,太阳的炽焰照在河面上,他从林肯轿车下来,穿过人行道,沉重地踏上陈尸所老旧的石阶。所为何来呢?为什么不承认,他的本性太纤细敏感,不该涉足这种太不讲道义良知的行业?在他舞台生涯的高峰,他面临过等量的羞辱和礼赞。他的头衔从“世界一流的演员”到“身处新科技时代还在牙牙奉诵莎士比亚古董的过时老头”,无所不有。这些他全一视同仁地接受,嘲讽或鼓掌,一概以尊严面对,毕竟,他是个明辨是非见识高远的艺术家。无论那些出于新生艺术立场用心险恶的批评家说些什么,他永恒不变的目标,他自认在完成一项有意义的使命的信念,都不会因之动摇。为什么他不就这样,在抵达完满的事业最高峰的时候停下脚步?为什么还来趟这趟混水?追凶缉恶是萨姆和布鲁诺的事啊。什么是恶?其实并没有一种恶是纯粹的,甚至魔鬼撒旦都曾经是一名天使。没有真正的恶,有的只是无知或被扭曲的人,或者恶毒命运的牺牲者。

他瘦削的腿不由自主地爬上陈尸所的阶梯,不顾一切地迎向一个追究和求证的新使命,顽强地拒绝犹在脑海中的一片汹涌的挣扎。

他在二楼上一间实验室,视而不见地望着一排排整齐一致的玻璃和金属器械,面无表情地chún读殷格斯犀利的讲课,观望他双手熟练的动作。

等到下课,殷格斯扯掉橡皮手套,和雷恩热诚地握手,“很高兴见到你,雷恩先生,又发现了什么嗅觉证据的小问题吗?”

哲瑞·雷恩先生腼腆地四望空无一人的实验室。这个到处是蒸馏器、电极装置、装满化学品玻璃瓶罐的科学世界!他这个外人,好事者,笨手笨脚的家伙,他在这里做什么?他怎么有办法净化全世界…他叹口气说,“医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一种叫毒扁豆碱的毒葯资料?”

“毒扁豆碱?没问题!”毒物学专家笑容满面,“这东西我们熟悉得很。它是一种白色无味、有毒的生物盐——致命的毒葯,生物碱科当中的爸爸级毒品。化学结构是c15h21n3o2——源自卡勒巴豆。”

“卡勒巴豆?”雷恩呆滞地复诵。

“毒扁豆碱的来源。卡勒巴豆是一种非洲豆科攀藤植物的种子,含剧毒,”殷格斯医生解说道,“医学上,它被用来治疗某些特定的神经失调、肌肉僵直性*挛、癫痴等等。毒扁豆碱是从这种豆子里抽取出来的,老鼠,还有大约其他所有的动物,吃了都会致命。你要不要看个样品?”

“没有必要,医生,”雷恩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包裹得十分紧密的东西,撕掉包装和衬垫。那是他在烟囱秘洞里找到,有白色液体的带瓶塞试管。“这是毒扁豆碱吗?”

“嗯,”殷格斯沉吟着,把试管举到亮处,“看起来是很像,等一下,雷恩先生,我做几个测试。”

他不发一言地专心工作,雷恩也不予打搅地旁观。“确实是,”最后毒物学专家说,“无疑是毒扁豆碱,雷恩先生,毒力十足,你从哪里弄来的?”

“从黑特公馆,”雷恩语焉不详地回答。他取出他的皮夹,翻翻找找,直到找到一张折叠的小纸片。“这,”他说,“是一份处方的副本,殷格斯医生,能不能请你看一下?”

毒物学专家接过处方,“嗯……秘鲁香油……原来如此!你想知道什么,雷恩先生?”

“这处方合法吗?”

“哦!当然,复合性软膏,用于治疗皮肤疾——”

“谢谢你,”雷恩倦怠地说,他连处方也懒得拿回来,“还有——你能不能替我做一件事,医生?”

“尽管说。”

“以我的名义把这个试管送去警察总局,和黑特案的其他证物归档在一起。”

“没问题。”

“这应该,”雷恩沉重地解释,“存入官方记录。这在这个案子里具有生死攸关的重要性……谢谢你的热心帮忙,医生。”

他握握殷格斯的手,转向房门,毒物学专家以惊异的眼光送他缓缓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y之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