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之悲剧》

第四景

作者:艾勒里·奎恩

露易莎的卧房

6月5日,星期日,中午12时50分

“你真的认为——”等巡官派人把恍如置身梦境的康拉德.黑特送回他卧房看守,检察官疑惑地开口问。

“我现在要停止认为,”萨姆猝然道:“只开始行动。眼前这双鞋子——罪证确凿,我敢说!”

“啊——巡官,”哲瑞·雷恩先生说,他走上前来从萨姆手中把肮脏的白帆布鞋拿过来,“借看一下。”

他检查鞋子,鞋跟已经磨平,又旧又破,左边那只的鞋底有一个小洞。“这只鞋子和地毯上的左脚印吻合吗?”

“当然,”巡官咧嘴一笑,“墨修告诉我在黑特的衣橱里找到这只鞋子时,我就叫他们核对脚印了。”

“可是你当然,”雷恩说,“不会打算只查到这里为止吧?”

“你是什么意思?萨姆质问。

“呃,巡官,”雷恩回答,一边若有所思地打量右边那只鞋子,“我想你可能需要把这一只送去分析。”

“分析?”

“瞧这里。”雷恩把右脚鞋举高。前面鞋尖的地方溅了几点污渍,看起来像某种液体。

“嗯,”巡官喃喃说:“你认为……”

雷恩露出一个和气的笑容,“就这个例子而言,巡官,我不认为——我也是一样——建议行动。如果我是你,我会马上把这只鞋子送给谢林医生检查污渍,这可能是和注射器里相同的液体,如果是这样……”他耸耸肩,“就证实下毒的人的确穿这双鞋子,这么一来,恐怕对黑特先生很不利。”

雷恩的语气带着一丝嘲弄,萨姆两眼盯着他,但是雷恩的表情很严肃。

“雷恩先生说得对。”布鲁诺说。

巡官踌躇一下,然后把鞋从雷恩手上拿回来,走到门进,打手势招来一名刑警。

“法兰克,交给谢林。”

刑警点头取走鞋子。

恰好这时候,史密斯小姐的肥胖身影出现在门口。

“露易莎现在觉得好多了,巡官,”她刺耳的声音说:“米里安医生说,你们可以见她,她有话要告诉你们。”

在去楼上露易莎·卡比安卧房的路上,布鲁诺检察官喃喃地念着:“她能有什么话告诉我们?”

巡官咕哝着:“我猜大概是些奇奇怪怪的看法,毕竟,她是个蹩脚证人。什么案子!一件有活生生证人的谋杀案,老天,偏偏她是个聋子、哑巴兼瞎子。她能提供的证词,她还不跟昨天晚上也死了没什么两样。”

“我可不这么确定,巡官,”雷恩低声说,一边疾步上楼,“卡比安小姐并不是全然无用,人有五官,你知道。”

“没错,但是……”萨姆的嘴chún无声地蠕动,雷恩瞧出他在暗念什么,暗自好笑,原来他在清点五官有哪些,可是一时还算不清楚。

检察官若有所思地说,“当然,有可能是有用的情报,如果她能进一步证实是康拉德这个家伙……毕竟,案发前后那段时间,她应该是醒着——地上的粉末有她赤脚的脚印,这点足以证明——甚至从她昏倒的地点和凶手脚印面对的方向,极有可能她还摸到——”

“了不起的观点,布鲁诺先生。”雷恩冷静地说。

穿过走道与楼梯口相对的房门,此时是打开着,三位男士走了进去。

虽然地毯上仍残留白色的足印,被单也还乱糟糟地堆在床上,可是尸体移走以后,房间给人的观感很不相同。里面的气氛比较愉快,阳光射进来,微尘在光彩中飘舞。

露易莎·卡比安坐在离她床较远那边的一把摇椅上,脸上如常的空无表情,然而,她以一种奇特的姿势竖着头——仿佛尽力拉长无知觉的耳朵,想聆听什么,她以沉缓的韵律摆动摇椅。米里安医生也在,他双手握在背后,站在窗边望着底下的花园。史密斯小姐以一副整装待命的姿态站在另一扇窗户旁。而正俯身露易莎摇椅、轻拍她面额的,是住在隔壁的海上老手,崔维特船长,他红色毛茸茸的脸上满是关怀。

三位男士一踏入房门,所有人都挺直了身子,除了露易莎,她在崔维特船长皱巴巴的手停止拍抚她面颊的瞬间,也停止晃动摇椅。露易莎直觉地突然把头转向门口,盲目的大眼睛依旧木然,但是平实可人的五官闪过一种意彩,甚至可以说急切的表情,她的手指开始比划。

“哈罗,船长,”巡官说,“抱歉又在这种场合和你见面。嗯!崔维持船长——布鲁诺检察官,雷恩先生。”

“幸会,”船长说,声音粗犷,有如海洋般深沉,“这是我所遇过最恐怖的一件事——我才刚刚听到消息,我过来看看是不是——是不是——露易莎是不是平安无事。”

“当然,她平安无事,”萨姆衷心地说,“她实在是个勇敢的小女子。”他拍拍她的面颊,她像昆虫似地迅即往后缩,手指头慌乱地比划。

谁,谁。

史密斯小姐叹口气,弯腰在露易莎腿上的点字板拼出来:“警察。”

露易莎缓缓点头,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直,她眼睛下方的纹路深刻,手指又动了起来。

我有一些可能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

“她看起来蛮认真的,”萨姆喃喃地说,他把点字板上的字母方块排出下列的词句,“告诉我们你的故事。告诉我们一切,无论是多么微不足道。”

露易莎·卡比安的指尖飞驰过金属圆点,她再度点头,chún角露出一撇令人错愕的阴森表情,她举起手来开始叙述。

露易莎借由史密斯小姐述说的故事如下:她和黑特太太于前一晚十点半时回到卧房,露易莎换好衣服,她母亲把她送上床,她上床的时候是差十五分十一点,她知道确切的时间,因为她曾经用手语问她母亲当时几点。

当时露易莎头靠在枕头上,膝盖翘得高高的,点字板摆在她的膝盖上,黑特太太告诉她,她要去洗澡。露易莎估计,其后大约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她没有和她母亲沟通,然后黑特太太从浴室出来(她假定),开始又用点字板和她聊天,虽然聊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母女俩讨论露易莎的夏季新衣——她心里却感到不安……

此时,哲瑞·雷恩先生有礼貌地打断露易莎的叙述,在点字板上拼出下列问题:“你为什么觉得不安?”

她哀伤困惑地摇头,手指微微颤抖。

我不知道。只是,个感觉。

雷恩轻按她的手臂作为回答。

在母女闲谈夏季服装的同时,黑特太太抹着爽身粉,她浴后的习惯,露易莎知道,因为她闻到爽身粉的味道,她和她母亲共用的那盒爽身粉,随时都摆在两张单人床中间的床头桌上。

就在这个时候,史密斯小姐进来,她知道,因为她感觉到史密斯小姐触摸她的眉毛,而且问她还要不要吃水果,她用手势说不要。

雷恩抓住露易莎的手指叫她暂停。“史密斯小姐,你进卧房的时候,黑特太太是不是还在抹爽身粉?”

史密斯小姐说:“没有,先生,我猜她才刚抹完,因为她正在穿睡衣,而且正如我以前说过,桌上爽身粉的盖子松松地盖着,我看见她身上有粉末的痕迹。”

雷恩问:“你有没有注意,是否有滑石粉撒在两张床中间的地毯上?”

史密斯小姐说:“地毯是干净的。”

露易莎继续说。

史密斯小姐离开后才几分钟——虽然露易莎不知道正确的时间——黑特太太就如常地对她女儿道晚安,然后上床。露易莎确定她母亲是在床上,因为过了一会儿,她不知所以地心血来潮,爬下自己的床又去吻了她母亲一下,老太太高兴地拍她面颊以示安心,然后露易莎返回自己的床,这才入睡。

萨姆巡官插嘴:“昨晚你母亲有没有表示她担忧什么?”

没有。她似乎温柔安详,就像她平常待我一样。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萨姆拼出这个问题。

露易莎哆嗦一下,她的手开始发抖,米里安医生焦虑地看着她,“或许你们最好暂停,巡官,她有点激动。”

崔维特船长拍拍她的头,她迅速伸手上去抓住他的手,并且捏得紧紧的。老人脸红起来,不一会儿就把手抽回去。

然而露易莎心里似乎舒坦了些,她抿着chún以极快的音律又开始比划,显示内心随着压力、但执意继续进行的决心。

她时醒时睡,夜晚和白天对她而言都是一样,她向来就不会睡得很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突然间——当然,至少数小时以后——她赫然惊醒,虽然什么也听不见,但是她所有的感官都警觉起来。她不知道是什么使她醒过来,

但是她确知事有蹊跷,她清楚地感觉房间里有个陌生的东西,非常,非常靠近她的床铺……

“你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点?”布鲁诺检察官要求她。

她的指头比划。

我不知道。我无法解释。

米里安医生环抱自己高大的身体,叹口气,“也许我应该说明一下,露易莎向来就具有一种超灵能力,这是她感官残障的一种自然发展。她的直觉,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觉,向来比常人敏锐,我完全相信,这是她完全丧失视力和听力所造成的一种结果。”

“我想我们可以了解。”哲瑞·雷恩先生轻声回答。

米里安医生点头,“有可能只是一个震动,或身体移动所散发的气味,或只是感觉有脚步迫近,都会触发这个不幸女子的第六感觉。”

又聋又哑又瞎的女人急急地继续……她醒过来,无论床边是谁,她感觉,反正是不应该在那里的人。然后她再度感到一股奇异无形的情绪,令她不安——她有一种冲动想发出声音,想嘶喊……

(她张开美丽嘴巴,发出一个像哽咽的猫鸣,完全不像任何一种正常的人声,使在场所有人都脊背发冷,此情此景委实恐怖——眼看一个安静平实、略微发胖的小妇人,发出一种动物受惊的扭曲哭号。)

她合上嘴,像没发生任何事似地继续描述。

当然,她接着说,她什么也听不见,自十八岁开始,她就活在一个完全无声的世界,但是知道事有不对的直觉仍旧挥之不去。然后,她的嗅觉像受了无形的打击似的,她又闻到爽身粉的味道。这太奇怪,太出乎意料,太莫名其妙了,

她比原来更加紧张。滑石粉!可能是母亲吗?然而——不,她知道不是母亲;她不安的直觉告诉她,是别人——某个危险的人。

在那混乱的一刻,她决定爬下床,尽可能远离险境,心中燃起逃亡的冲动……

雷恩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指,她停下来。他走到床边,露易莎的床边,用一只手试试,弹簧嘎嘎作响,他点点头。

“噪音,”他说:“无疑,偷袭者听到卡比安小姐下床。”

他按按她的手臂,她继续叙述。

她从面向母亲床铺的那一边下床,赤脚走在地毯上,沿着她的床往床尾摸索,到了靠近床尾的地方,她挺直腰身,伸出手臂。

她突然从摇椅上站起来,脸部抽搐,然后步履笃定地绕到自己床边。显然她认为自己叙事的能力不够充分,实地演出会使她的故事更加清楚。她以出奇庄重的态度——像小孩子专心游戏一般——和衣卧倒床上,开始重演那出黑暗中的哑剧。她无声息地坐起来,脸上带着极端专注的神情,头好像在聆听什么似地倾向一边。然后她两腿一提转向地板,弹簧床嘎嘎作响,她滑下床,弯身沿着床缘走,一只手一边摸索着床铺。几乎就在床尾的地方,她直起腰来,转身,此时她背对着自己的床,正面向着她母亲的床,伸出右手。

他们在一片死寂中观看。她又重新经历一次那个恐怖的时刻,从她无声专注的态度里,他们隐约感受到一种紧张和恐惧。雷恩几乎屏住呼吸,他的眼睛眯成一线,眼前的景象闪烁不定,所有目光紧盯在露易莎身上……

她的右手以盲人常有的动作直直伸出去,像钢筋似地坚挺不屈,和地板正好成平行,雷恩锐利的眼光落在她挺直的指尖垂直对着地毯的那一点。

露易莎叹口气,态度松缓了些,沉重地放下手臂,然后她又开始用手述说,史密斯小姐喘不过气来地转释。

露易莎伸出右手一会儿之后,有个东西掠过她的指尖,掠过去的东西——她感觉是一只鼻子,然后是脸……事实上,应该说是面颊,那张脸划过她僵硬的指尖……

“鼻子和面颊!”巡官惊呼,“上帝,真走运!等等——让我和她谈谈——”

雷恩说:“且慢,巡官,没有必要大兴奋。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请卡比安小姐重复刚才示范的动作。”

他用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y之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