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之悲剧》

第08章 解围之神降临

作者:艾勒里·奎恩

在重新思索这桩命案时,有一件事我认为很重要,就是被害人兄弟的神秘缺席。在我看来,休谟实在是太过疏忽,没把佛西特医生的消失当回事儿。我之前已经针对这位狡猾的绅士拟妥一套行动计划。他的迟迟不出现,不但引起我的兴趣,更激怒了我。

或许我是想得太多了,就算佛西特医生最后终于出现,想必检察官也不会过分追究他过去几天的行踪。不过我还是觉得,对任何人都不能太大意。不久后见到了他的庐山真面目,我便完全同意父亲的说法:伊莱修·克莱对他的怀疑或许是不无道理的。

直到星期一晚上,也就是我们讯问过阿伦·得奥两天之后,佛西特医生终于出现了。星期一白天平静的过去了,父亲很丧气地告诉老克莱先生,他打算要放弃这个案子了,所有的线索都通向死胡同,没有任何文件或记录可以证明佛西特医生有罪,调查到最后,还是找不到他的罪证。

星期一吃午餐的时候,我们从伊莱修·克莱口中首次得知佛西特医生回来的消息。

“我的合伙人回来了,”他屏住气宣布,“今天早上出现的。”

“什么!”父亲大声吼着,“那个大猩猩凯尼恩或休谟为什么没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不久之前。这也就是我赶回家吃午饭的原因,佛西特从城里打电话给我。”

“他说什么?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他都去了哪儿?”

克莱一脸疲倦的笑容,摇摇头:“我不知道,他好像很沮丧。他告诉我他从休谟的办公室给我打电话。”

“我想见见这个家伙,”父亲皱眉道,“他现在人呢?”

“你很快就有机会了。他晚上要过来找我商量事情。我没告诉他关于你的经历,不过我提到你正在这儿做客。”

晚饭之后没多久,主角佛西特医生来访,他乘坐的那辆豪华轿车,被父亲挖苦为“民脂民膏”,开车的司机长相很吓人,一望即知是拳师出身,耳朵和鼻子都被打扁了。我毫不怀疑,他不单是司机,还兼任老板的保镖。

佛西特个子很高,肤色苍白,容貌酷似他死去的兄弟。不同的是有一口健康的黄牙齿,笑起来像马,还有一簇修理齐整的黑色短须,身上透着烟草和消毒水的味道——一种有趣却恼人的政客医生气味,倒是无法增加他的魅力。我想他比他的参议员兄弟年长,后来知道这个猜测没错。他有种很明显令人讨厌的气质,我想这一型的人很可能成为小城里的权谋政客。那种不愉快的印象,不禁令我想起反对派政党领袖鲁弗斯·科顿,我真替提耳登郡的善良百姓感到难过,夹在锤子和铁砧之间饱受锤打的日子,绝对不会让人羡慕。

伊莱修·克莱向我们介绍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于是我马上就确定了一件事:就算把全世界的黄金送给我,我也不敢跟这个绅士医生独处。他有一个恶心的习惯,老喜欢用舌尖舔着chún角,根据我过去跟一些讨厌鬼打交道的经验,这是男人有心怀不轨的绝对标记。而且佛西特医生是那种连最精明的女人都难以驾驭的男人,他会毫无顾忌地占尽各种便宜。

我告诉自己:“佩辛斯·萨姆,小心点,改变计划吧。”

他的眼睛盯着我像x光一般扫描完毕后,转身又摆出一副受难家属的震惊表情。他看起来很憔悴,克莱先生向他介绍父亲是“萨姆先生”,没有多说些什么,那一刹那他眼光闪了一下,我感觉他似乎对父亲颇有疑虑,不过有我在场,一定让他放心不少。介绍过后,他大部分时间都朝着他的合伙人说话。

“我和凯尼恩、休谟共度了最可怕的一天,”他说,抚了抚chún下的短须,“克莱,你不明白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有多大。谋杀!天哪,为什么,太野蛮了——”

“那当然,”克莱低语道,“你一直到今天早晨回来后,才知道这件事吗?”

“我什么也不知道,上星期离开前,我应该先告诉你要去哪儿的,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几天我远离文明世界,连报纸都没看,真是无法想象——这个叫得奥的……为什么,他一定是疯了!”

“那么你不认识他了?”父亲漫不经心地问道。

“当然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他。休谟把那封在乔尔书桌里找到的信拿给我看了——喔不——”他迅速咬着嘴,眼神像闪电般四处逡巡,看来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我是说,那封信是在二楼乔尔卧房的保险箱里发现的。我吓坏了,勒索!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我敢说,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错误。”

那么他也认识芬妮·凯瑟了!我心想,那封信……他一心想的,不是得奥用铅笔鬼画符写的勒索信,而是他弟弟写给丑老太婆的那张字条。现在我觉得,他的激动不完全是装出来的了。当然,他说话的口气很虚伪,不过听得出心里的确在为某件事苦恼。他被一个鬼影子缠上了,看起来就像他正坐在达摩克利斯的悬剑下,并且眼睁睁看着那根系剑的头发就快断了。

“你一定非常难过,佛西特医生,”我柔声道,“我可以想象你的感受,谋杀……”我轻轻打了个寒战,他的眼光转移到我身上,再度审视着我,充满了个人兴趣。而且他又舔起嘴chún来了,极像通俗剧里留着小胡子的坏蛋。

“谢谢你,亲爱的。”他语调低沉地说。

父亲仍不死心,“这个得奥,”他皱眉道,“手上一定有你兄弟的什么把柄。”

看来那个鬼影子又回来了,佛西特忘记了我的存在。不难看出,那个鬼影子就是关在拘留所里那个皮包骨的囚犯。芬妮·凯瑟当然也牵涉其中,但佛西特医生为什么那么怕得奥?那个可怜虫到底拥有什么支配他们的力量?

“休谟很积极。”克莱说,细眼睛研究着手上的雪茄。

佛西特手一挥,把检察官的话题岔到一边,“噢,是啊,当然。休谟倒是没惹我烦心,他只是政治理念有点小偏差罢了。这种人真是恶劣,利用别人的悲剧作为自己政治上的资本。好像是报纸上说的吧——他利用我弟弟的谋杀案,以增加他政治上的优势,选票对他来说比谋杀还重要……不过这没什么,没什么,重要的是这件骇人的罪行。”

“休谟似乎认为凶手就是得奥,”父亲贸然开口,听起来好像只是引述外界的流言似的。

医生瞪着父亲,“当然!难道不是他杀的吗?”

父亲耸耸肩,“据说是这样,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好像城里也有些居民认为,得奥那个傻瓜是被设计陷害的。”

“原来如此。”他又咬住chún,锁紧眉头,“我倒是没想过。当然,你知道,我坚持正义必须得到伸张,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单靠个人的直觉妨碍正义。”我觉得他的声音简直像在尖叫,语气做作得活像口齿伶俐的木偶戏大师。他又说:“我会研究一下。告诉休谟……”

我有一大堆问题几乎冲口而出,但父亲的眼神阻止了我,我只好听命,乖乖站在一边。

“那么,”佛西特医生站了起来,“克莱先生,请容我告退。还有你,萨姆小姐,”他眼神依恋地望着我,“我希望能有幸再与你——单独见面……”他低语着,然后捏捏我的手,不断抚着我的手指,“你明白吧。”然后又大声说,“真是可怕的打击,我得回去了,还有很多琐碎的事情……我明天早上会去矿场,克莱,我们到时候再谈吧。”

他的车子开走之后,伊莱修·克莱问父亲,“好啦,巡官,你觉得我的合伙人如何?”

“我看他是个骗子。”

克莱叹口气,“我原希望自己的怀疑只是多虑。真奇怪,他今天晚上跑来干什么,之前他在电话里明明说,要过来找我商量事情的,现在又说明天再谈。”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父亲迅速地说,“因为他听到了一些风声——大概是休谟告诉他的吧——他知道我来这儿的真正目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克莱喃喃道。

“没错,他来这儿就是想先探探我的底,或许只是出于怀疑吧。”

“真糟糕,巡官。”

父亲忧心地说,“恐怕非常不妙,我打心底不喜欢这个家伙,一点都不喜欢。”

当天晚上,我梦到一群可怕的怪物爬上我的床,而且每一个刚好都有修理齐整的短须和马一般的眼神。所幸天亮醒来只是一场梦。

早餐之后,父亲和我立刻出发,前往城里检察官的办公室。

“老实告诉我,”父亲不等休谟打招呼,就朝着休谟吼起来,“你昨天是不是向佛西特那家伙打小报告,把我来这儿的真正目的告诉他?”

休谟两眼一瞪,“我?当然没有,怎么了,他知道你的来头吗?”

“听着,那家伙什么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去找克莱。从他对我的态度,一定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晤,我看大概是凯尼恩泄漏的。”

“他是佛西特的眼线,对不对?”

检察官耸耸肩,“我们这种天天依照法律办事的人,即使是私下聊天,也绝对不会说这种话。不过你可以有自己的结论,巡官。”

“父亲,别这么凶嘛,”我甜甜地说,“休谟先生,昨天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你不反对透露一点内情吧?”

“没什么事,萨姆小姐,佛西特声称,他弟弟被谋杀让他感到震惊,他什么都不知道,诸如此类的,对我们的调查一点帮助都没有。”

“他有没有交代这个周末去了哪儿?”

“没有,我也没追问。”

我瞟了父亲一眼,“巡官,大概是跟哪个女人混在一起吧?”

“嘘,佩蒂!”

“我们开会讨论过,有不少争执,”休谟脸色冷酷地说,“我已经派人盯牢他。他昨天和他那帮该死的骗子政客们偷偷开了个会。我敢说,他们正在计划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佛西特参议员一死,他们得赶快弥补这件事造成的损害。”

父亲挥挥手,“抱歉,休谟,我对你们之间的政治纠纷没兴趣。我想问的是,他知道关于那个木盒子的事吗?”

“他说不知道?”

“他见过得奥了吗?”

休谟沉默了几秒钟。“是的,而且很有意思,喔不,”他赶快修正,“这次见面并没有降低我们起诉得奥的决心,事实上,反而使他的嫌疑更重了。”

“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带佛西特医生到拘留所去看得奥。”

“然后呢?”

“然后,无论我们可敬的医生怎么说,他实际上认识得奥。”他一拳捶在书桌上,“我非常确定,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鬼,该死,看起来一定是串通好了保持沉默。我强烈地感觉到,如果他们对某件事保持沉默,对双方都有利。”

“我不懂,休谟先生,”我喃喃道,“你这些话好抽象。”

他看起来很不高兴,“一般来说,我不太注意这种事的,可是佛西特憎恨得奥——不光是认识他,而且恨他,甚至,佛西特还怕他……至于得奥,我相信这次和医生的短暂会面给了他一点希望。很怪吧?不过他的确变得很振奋。”

“这一点,”父亲粗暴地说,“我倒是没想到。对了,布尔医师的验尸报告有什么新发展吗?”

“没有进一步的发现,跟谋杀那一夜的判断一样。”

“这几天芬妮·凯瑟怎样了?”

“你有兴趣吗?”

“我他妈当然有兴趣,那个女人一定知道什么内情。”

“这个嘛,”休谟向后一靠,“我对芬妮有我的想法,她保持沉默未必能使她置身事外。不过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可以给她一个意外。”

“你要追查参议员的那封信?”

“或许吧。”

“去追吧,小伙子,或许有一天,你会成为美国总统哩。”

他站起身,“走吧,佩蒂。”

“还有个问题,”我慢吞吞地说,休谟双手交握枕在头后面,眼带笑意地看着我。我问“休谟先生,关于行凶的细节,你们都检查过了吗?”

“萨姆小姐,你的意思是什么?”

“比方,”我说,“壁炉前面的那个脚印,是否和参议员的鞋子或拖鞋对比过?”

“噢,是的!那不是参议员的脚印,拖鞋不符合——太宽了,也比他平常穿的鞋子大。”

我松了一口气,“那么得奥呢,你检查过得奥的鞋子吗?”

休谟耸耸肩,“亲爱的萨姆小姐,一切都检查过了,别忘了,那个脚印不清楚。应该就是得奥的鞋子。”

我戴上手套,“爸,趁我跟人家吵起来之前赶快走吧。休谟先生,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解围之神降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z之悲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