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对脸》

第二章 半遮半掩(4)

作者:艾勒里·奎恩

26

在劳瑞特·斯班妮尔开庭受审的前一天,几个人在尤里·弗兰克尔的办公室开会。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雪。

哈里·伯克长得很像温斯顿·丘吉尔。律师请罗伯塔和哈里.伯克入座。他看着伯克,递给他一支雪茄,但被婉拒了。律师一个人若有所思地抽着雪茄,神态自信,但看来似乎有些勉强。他强打着笑脸告诉大家,调查没有结果。

“你还没能证实劳瑞特的说法?”罗伯塔嚷嚷道。

“没有,韦斯特小姐。”

“但是也许有人看见她离开那所房子,穿过公园回家去……真不可思议。”

“除非,”律师眯起眼看着雪茄烟头说,“她没对我们和警察说实话。你知道,要查明子虚乌有的事是不可能的。”

“我可不认为这是问题的答案,弗兰克尔先生,”帕克说道,“我告诉你,那女孩可是无辜的。这是前提条件,否则她就没希望了。”

“那当然,”律师说,“我只是提出这种可能性;当然,地区检察官会提出更多的可能性。我现在依靠的就是劳瑞特在陪审团面前自我表白的能力。她倒是我们唯一的防线了。”

“你想让她自己来作证?”

“我们的行话叫作‘担当证人’,伯克先生,”弗兰克尔耸耸肩说,“我别无选择。让被告人面对地区检察官的种种盘问,当然有风险。我和劳瑞特练习过几次,我扮反方,她看来并不害怕,胸有成竹。不过,我已经提醒过她,最终还要看她的临场发挥。”

弗兰克尔的秘书走进房间,随手把门关上。

“亨特小姐,我告诉过你别打扰我!”

“对不起,弗兰克尔先生,不过我认为有件事很重要。我可不想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与您在对讲机上联系。”

“当着谁的面?”

“有一个人来到办公室坚持要见您。通常我会说您出去了,但他声称是为斯班妮尔一案来的。他衣衫褴褛。事实上……”

“我不关心他是不是穿了内衣,亨特小姐,让他进来!”

秘书引进来的那个家伙着实让弗兰克尔吃了一惊。他不只是,简直是一团糟——残破的大衣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里面的一件虫蛀过的棉绒茄克破烂不堪,满是鸡蛋、肉汤和饮料污渍;一条沾满烂泥的裤子显然是某个大胖子丢弃的,用一条脏绳子围腰系着;脚上的鞋至少大两号;他既没穿袜子,也没穿衬衫;瘦得皮包骨头,但双手和脸是浮肿的,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充满血丝,长着一个酒糟鼻,胡子拉茬的。

他站在众人面前,不停地颤抖,仿佛从来就没有感到暖和过。他搓着双手,发出沙沙的声音。

“你要见我吗?”尤里·弗兰克尔盯着他说,“好吧:你已经见到我了。有什么事?你是谁?”

“我叫斯波蒂,”那人说。他声音沙哑,略带醉意。“我叫斯波蒂,”他重复道,例着嘴、斜着眼说,“律师先生。”

“你想要什么?”

“金钱,”这个流浪汉说,“我想要很多钱。”他站在那里,笑着露出了牙齿;嘴里有一半的牙都已经掉了。“律师先生.您现在可以问问我要卖什么东西了。”

“流浪鬼,你听着,”律师说,“我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要说的都说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扔回波威里街。”

“不,你不会的。如果你知道我买卖的是什么东西的话。”

“好吧,是什么?”

“有关的情况。”

“是有关劳瑞特·斯班妮尔的情况吗?”

“正是,律师先生。”

“你怎么会知道斯班妮尔小姐呢?”

“从报纸上得知的。”

“真这样的话,你可是波威里街历史上第一个知道读报的人了。好吧,你有什么情况?”

“哦,不,”流浪汉说,“我说过我是要报酬的。马上付钱给我,先生。”

“你给我出去。”

“慢着,”哈里·伯克说。他问流浪汉。“你的意思是要提前付钱吗?”

流浪汉睡眼惺松地看了伯克一眼。“说得对,先生。而且不要支票,要立即付现钱。”

“要多少?”伯克问道。。

罗伯塔·韦斯特神情紧张地望着流浪汉。他伸动着他那紫红色的舌头,舔舔嘴chún,又缩了回去,那舌头简直就象一把雨刷。

“一大笔。”

“1000美元?”律师半信半疑的问。“你真的要这么多吗?你以为我们是白痴?赶快走吧。”

“等一会儿,弗兰克尔先生。”苏格兰人说,“斯波蒂,你瞧,你还是放聪明点儿。你来到这里,开口就要1000美元。而我们又不能保证你掌握的情况是否属实。你得承认在这里,你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值得信赖的人。你怎么能期望像弗兰克尔律师那样的体面人,因为你的这番话就从委托人的腰包里掏那么多钱给你呢?”

“你是谁?”流浪汉厉声问道。

“劳瑞特·斯班妮尔的一个朋友,这位女士也是。”

“我知道她——我在报纸上见过她的照片。我能期望什么呢,先生?要不要由你。我的条件就是这些。从报纸的报道来看,”流浪汉咧嘴一笑,用一只带伤疤的大拇指指着弗兰克尔说,“他对这个案子的情况了解并不多。”

伯克暗想,这个醉汉在他一辈子的流浪生涯中,也许还从未拥有这样一笔可供讨价还价的财产。他浑身流露出一股穷人特有的愤世疾俗味儿。看来他是不会让步的。不过,伯克还想继续试试。

他尽量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斯波特,你难道不能给我们透露哪怕一点点情况吗?”

“我怎么知道哪一点对你们有用呢?我可不是律师。”

“那你怎么知道你了解的情况对斯班妮尔的律师值1000美金呢?”

“我只知道这情况与斯班妮尔女士有关,而且非常重要。”

“如果事与愿违呢?”

“那只能怪他命不好了。先付钱当然有风险。”他闭上了他那干瘪的嘴。“我可不做不满意就退钱的承诺。”他的嘴闭得更紧了。

“算了吧,伯克先生,”弗兰克尔不耐烦地说道。“信我的,我看清这家伙了。这件事很可能是凭空编造的。如果我付钱给他,消息传出去以后,波威里街的流浪汉都会跑到我这里来了,我还得雇用保安来维持秩序呢。不过即使情况属实……斯波蒂,我告诉你,你最好还是把情况在这里讲出来。如果我认为它对斯班妮尔一案有价值的话,我会按质论价付给你钱的。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说不说由你。”

从流浪汉水汪汪的眼睛里看得出,他在贪婪和猜疑之间做着思想斗争,猜疑终于占了上风。

“不付钱,我就不说。”

流浪汉斩钉截铁地说。。

“好了,流浪鬼,你已经说完了,出去吧。”

流浪汉看了律师一眼。咧着嘴,狡黠地笑着。“你会改变主意的,律师先生。到时候到波威里街来找我。条件不变。”他拖着脚出去了。

门刚关上,罗伯塔就着急地说:“我们可不能让他这么走了,弗兰克尔先生!假如他说的是实话,他真的知道重要情况怎么办?好吧,如果你觉得你作为劳瑞特的律师,认为不能做这样的交易,那让我来付钱怎么样?”

“你有1000美元吗,韦斯特小姐?”

“我会去借的,我会找银行贷款的。”

“那就请便了。”律师耸耸肩说道,“不过,请相信我,想让劳瑞特·斯班妮尔无罪释放,是不能靠那个自命不凡的流浪鬼的胡思乱想来实现的。”

罗伯塔在大厅里追上了那个流浪汉。他正在等电梯。

“请等一等,斯波特先生。”她气喘吁吁地说。伯克陪着她,两眼紧紧盯着流浪汉。“我准备付给你钱!”

流浪汉伸出了他那双脏兮兮的手。

“我现在手头没有那么多现钱。我得去筹集一下。”

“你最好快点,小姐。审判明天就开始了。”

“我在哪里能找到你?”

“我会去找你的,小姐。钱什么时候能凑齐?”

“明天吧。”

“你要去法庭吗?”

“当然。”

“那我到那里去找你。”他有意朝她眨眨眼,然后走进电梯,门关上了。

哈里·伯克急忙朝楼梯口跑去。

“哈里!你去哪里?”

“跟着他。”

“那明智吗?他会不高兴的。”

“他不会发现我的。”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你是不是认为他真的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呢?”罗伯塔一边跑一边喘着气问。

“弗兰克尔可能是对的。”哈里·伯克喘着气回头说。

“但是,伯蒂,我们不应该放过任何机会,伯蒂是吧?”

27

两人跟着流浪汉在市区的街道上拐来拐去。斯波蒂不时地停下来,漫不经心地向过路人行乞。他们认定斯波蒂并不是真的在为钱财而乞讨,他只不过是在练习这一谋生的本领罢了。走到联合广场后,他加快了步子。到了库拍广场,他转身向东,朝波威里街走去。

他的住处是一家25美分一天的“小旅馆”,大门锈迹斑斑,一副破败的景象。哈里·伯克又往前走了两个门号后站住了,这是一家倒闭了的商店,门口用木板封钉着。灰蒙蒙的天暗了下来,空气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雪的气息。罗伯塔浑身一阵哆佩。

“你这样跟着我,实在没有什么意义。”伯克对她说,“这事可能要继续下去。”

“但你准备怎么办呢,哈里?”

“我告诉过你,我要跟踪他。”哈里面无表情地说,“斯波蒂迟早会出来的。如果他出来的话,我想看看他会去哪儿。没准还有其他人与此事有牵连呢。”

“好吧,哈里·伯克,如果你要呆在这里,我就陪着你,”罗伯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跺脚。

“你在发抖啊。”在门道里他一下把她拉到身边。她注视着他,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伯克脸有些红了,放开了她。

“我并不是真的觉得冷。”她穿着一件蓝色高领羽绒大衣。“你看这些人真可怜,哈里。他们怎么能受得了呢?绝大多数人连一件大衣都没有。”

“他们如果有的话,也会拿着去换酒喝的。”

“你听起来怎么这么冷酷无情呢?”

“这是事实,”伯克固执地说。“我的心肠确实有点儿硬。因为我见过许多悲惨的事,却无能为力。”他话锋一转,问道,“你大概饿了吧,伯蒂?”

“我饿极了。”

“前面往北一两个街区处有家自助餐馆。做个好女孩,去买些三明治和咖啡来,好吗?我是想去的,但我怕斯波蒂会溜掉。”

“好吧……”罗伯塔有些犹疑。她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流浪汉。

“别担心那些醉鬼。如果他们和你打招呼,伯蒂,就告诉他们你是警察。和这些人在一起反而会安全一些的。他们对女人并不感兴趣。”伯克塞给她一张50美元的纸币。

“天啊,我自己能付的。”

“我可能有些老派,”连伯克自己都感到惊讶,他竟然拍了一下她的小圆屁股。她有些吃惊,但似乎并不介意。“去吧,宝贝儿。”

15分钟后,她回来了。

“有问题吗?”

“有一个人拦住了我。听到我说出了那个神奇的字眼后,他转身就跑,还差点崴了脚。”

伯克咧嘴笑了笑,开始喝咖啡。

天黑了下来。小旅馆的生意开始红火起来了。斯波蒂仍未露面。

天开始下雪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雪下得更大了。伯克也冻得直跺脚。

“怎么回事呢?”

“他一定是上床睡觉了。”

“天还没黑就睡吗?”

“我看我们在这里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哈里,”罗伯塔抱怨道,“也许还会得上肺炎。”

“情况确实不妙,”伯克嚷道。

“不妙?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但感觉不对劲儿。他那么早就进屋,一直呆在里面。他总得吃饭吧,而那个黑房子里肯定不会有餐厅。”伯克似乎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罗伯塔。”

“什么事,哈里?”

“我想让你回去。”他抓住她的一条手臂,把她拉到周边。

“为什么呢?我是说,你也回去吗?”

“我准备进里面去看看。你显然不能去。就是你能去我也不会让你去的。我想我还是别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好。”

他不顾罗伯塔的反对,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她推进了车里。她伸出头来望着他,一副可怜相。车开动时,轮胎防滑链拍打着地面,哐啷作响,溅起一路的雪水。这时伯克正迅速走进那家小旅馆。

28

旅馆的服务台在一条漆黑的过道尽头。台面窄小,油漆粗糙。后面坐着一个老头。他穿着一件厚毛衣,满脸粉刺,长着一个酒糟鼻,青紫色的血管依稀可见。生了锈的暖气片咝咝地响着。这里整个像一座坟墓。唯一的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半遮半掩(4)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脸对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