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 镇》

第10章 吉姆与欢场

作者:艾勒里·奎恩

“罗斯玛丽·海特小姐,”葛莱丝·海华在《莱特镇记事报》社会版的新闻中写道:“身着一袭漂亮自然的法国小山羊皮旅行套装,无袖紧身皮上衣搭配帅气银狐皮短外套,头戴一项最时髦的深绿色狐皮装饰的猎帽,绿色小山羊皮坡跟平底鞋和皮包……”

那天早上,埃勒里·奎因先生刚好散步到……莱特车站,所以他亲眼看见罗斯玛丽·海特下了火车,身后她的随行提着一堆行李,在阳光下摆弄一下姿势,活像电影女明星。他看见她走向吉姆亲吻他,然后转向诺拉,很有活力地给她一个拥抱,并贴贴她那漂亮的面颊。奎因先生还看见这两个女人笑着、聊着,吉姆和她的随行提着她的这堆行李走向车子。奎因先生那善观天气的眼睛罩上了乌云。

当晚,在诺拉的小屋,他有了机会测验他那气压计般敏感的印象。后来,他断定罗斯玛丽·海特不是乡下姑娘兴奋地出来旅行:她纯粹是都市人,傲慢而厌烦,却努力掩饰。此外,她的吸引力很逼人。荷米欧妮、帕特丽夏,还有诺拉,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关于这一点,埃勒里可以从她们那种极端有礼貌的待客态度中看出来。约翰·f.倒是显出迷人、快活、雄壮的一面来。荷米欧妮用眼睛无声的语言责备丈夫。埃勒里伤了一个晚上的脑筋,想把罗斯玛丽·海特放进这整个谜团中,却没有成功。

这几天,吉姆在银行工作忙,埃勒里暗忖,他因而乐得把招待姐姐的任务留给诺拉。基于责任,诺拉开车带罗斯玛丽到乡间兜风,让她看看“风景”。帕特丽夏向埃勒里透露,诺拉要保持迷人女主人的假象多少有些困难,因为罗斯玛丽有种对每样事物都傲然视之的态度,而且不断表示:“老天,搞不懂你们怎么可能在这样一个单调无聊的地方感到快乐,海特太太!”

接下来,由镇上仕女们迎接挑战……正式地在室内戴上帽子和白手套,邀请新来的客人喝茶、热火朝天地打麻将、趁着月色在草坪上烤维也纳香肠、在教堂搞联欢会等等的。仕女们其实很冷淡;埃米琳·杜普雷说,罗斯玛丽·海特有股“商业”气质,不管那股商业气质出自哪里;克莱莉丝·马丁认为,她的装扮太——“你懂了吧”;乡村俱乐部的麦肯齐太太说;这女人天生騒贱,瞧那些笨男人怎么看着她流口水呀!全莱特镇的女人都被逼无奈地照护她,这当然是件辛苦的事——想想看,她们私底下都一致同意对她施加各种谴责。

“我盼望她走,”罗斯玛丽到访几天后,帕特丽夏对埃勒里说:“这样说是不是不应该?不过我真的盼望她走。没想到,她竟然还叫人送她的大衣箱来!”

“我原以为她不喜欢这里。”

“这也是我不懂的地方。诺拉说,本来应该只是一次短暂的拜访,可是看罗斯玛丽那样子,好像要留着过冬。诺拉也不便扫兴拒绝她。”

“吉姆怎么说?”

“吉姆没对诺拉说什么,不过——”帕特丽夏放低声音,并四下看看,“显然他对罗斯玛丽说了些什么,因为今天早上我刚好去了他们家,诺拉正在餐具室。吉姆和罗斯玛丽显然以为她在楼上,两人在餐厅用餐时吵了起来。那个女人脾气很暴躁!”

“他们在吵什么?”埃勒里急切想知道。

“我在结尾时才过去,所以没听到什么重要的事,可是诺拉说是……晤,反正是吓人的事。她不肯告诉我她听见

了什么,但是,她看起来真的很惊恐,和她上次看到从《毒物学》书中掉出来的那三封信差不多。”

埃勒里嘀咕道:

“如果我听到那场争吵就好了。为什么我不能亲自做点什么事呢?帕特丽夏,你是个办事不力的侦探助手!”

“是的,先生,”帕特丽夏可怜兮兮地说。

罗斯玛丽·海特的大衣箱十四日抵达。经营本地捷运业务的史蒂夫·波拉利斯亲自把大衣箱送来——如此郑重其事,仿佛衣箱里装了进口的名贵晚礼服。史蒂夫把它扛在宽阔的背上,走向诺拉家门前的便道,当时奎因先生正在莱特家门廊上,看见他把衣箱扛进诺拉的房子。几分钟后,史蒂夫和罗斯玛丽一道走出来。罗斯玛丽穿着一件亮眼的红白蓝三色花睡衣,看上去好像征兵张贴的海报女郎。埃勒里看见罗斯玛丽在史蒂夫·波拉利斯的收据簿上签名,然后进屋。史蒂夫垂着头走下便道时仍忍着牙齿在笑——帕特丽夏说,在下村的所有人当中,史蒂夫是最贪色的一个。

“帕特丽夏,”埃勒里急切地说,“你跟这个卡车司机熟吗?”

“史蒂夫?要跟史蒂夫搞熟,只有一种办法。”

史蒂夫把收据薄丢到驾驶座上,正准备爬上驾驶座。

“帕特丽夏,你去支开他——亲他、勾引他,或跳脱衣舞,随便什么都行,只要把他引到看不见这辆卡车的地方,两分钟就好!”

帕特丽夏立刻叫道:“哦,史蒂——夫!”并快步跑下门廊阶梯。

埃勒里随后慢慢走下去。山丘区这时没有其他人。

帕特丽夏手臂挽着史蒂夫手臂,抛给他一个小女孩般的微笑,向他提起她的钢琴,说她身旁没有谁够强壮,可以替她把钢琴移到她想要放置的地方,现在看见史蒂夫,当然——史蒂夫随帕特丽夏进了莱特家的屋子,表情得意洋洋。埃勒里两个跳跃便到了卡车旁,抓起驾驶座下的收据簿,从皮夹中取出烧焦的纸片,快速翻动收据簿……

帕特丽夏与史蒂夫再出现时,奎因先生正在荷米欧妮的百日菊花圃边。带着诗人的伤感研究一些已死和将死的花朵。史蒂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外走。

“现在我必须把钢琴再移回原来的地方了,”帕特丽夏说。“抱歉,我本来可以想个不用那么费力的方法……史蒂夫,再见!”

卡车排出一阵废气开走了。

“我错了,”埃勒里喃喃道。

“什么错了?”

“关于罗斯玛丽。”

“别那么神秘兮兮的!还有,你为什么要我把史蒂夫支开?这两个人有关系吗,奎因先生?”

“有个天外飞来的灵感,它告诉我说:‘这个叫罗斯玛丽的女人和吉姆·海特不像是同一条布剪出来的,他们一点不像姐弟——”

“埃勒里!”

“晤,是有这可能,但我的灵感错了。她还就是他姐姐。”

“你通过史蒂夫·波拉利斯的卡车去证明?聪明的人!”

“我去看收据簿上那个女人刚才的签名。我有罗斯玛

丽·海特的真实签名——想得起来吧,亲爱的华生?”

“她的签名在我们从吉姆书房找到的烧焦的纸上——吉姆姐姐的来信——就是被吉姆烧剩的那一小片!”

“正是,我亲爱的华生。烧焦纸片上的‘罗斯玛丽·海特’签名,与史蒂夫收据簿上的‘罗斯玛丽·海特’签名,出自同一手笔。”

“所以,”帕特丽夏淡淡地下结论,“我们还是回到原点了。”

“不,”奎因先生似有若无地微笑。“在这之前,我们只是相信这女人是吉姆的姐姐;现在我们知道她是吉姆的姐姐。但是,即使是运用朴素的判断,也能觉察其中差别的,我亲爱的华生。”

罗斯玛丽.梅特在诺拉家待得愈久,愈显得难以理解。吉姆的银行工作越来越忙,有时候甚至没有回来吃晚餐。但罗斯玛丽对弟弟的忽视,好像及不上一半对弟媳的注意。这女人的舌头像叉子,其恶毒不只一次弄得诺拉掉下眼泪,在房里独自哭泣……这件事是奎因先生最器重的间谍向他报告的。对帕特丽夏和荷米欧妮而言,相较于诺拉,罗斯玛丽表现得不是那么明显。但她大谈她的“旅游”经验:巴拿马、里约热内卢、夏威夷、巴厘岛、班夫国家公园;冲浪、滑雪、爬山,还有令人兴奋的男人们——她大部分谈的是令人兴奋的男人,直谈到莱特家的女人开始显出苦恼和不悦的表情,并以颜色。

但罗斯玛丽仍旧赖着没走。为什么?

一天早上,奎因先生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思考着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罗斯玛丽刚好从她弟弟屋子走出来,红chún上夹着一根香烟,样子令人讨厌。她穿着马裤、红色俄国靴,以及拉娜特娜毛衣。她在门廊上站了一下,不耐烦地在靴子上甩着马鞭,好像和莱特镇过不去。然后她大踏步走向莱特家后院后面的树林。

稍后,帕特丽夏开车载埃勒里外出。埃勒里告诉她,他刚看见那女人一身骑马装走过树林。

帕特丽夏慢慢把车子开进16号公路。

“无聊,”她说。“太无聊了。她吩咐铁匠杰克·布什米尔替她找匹带马鞍的马。昨天她头一天外出,卡梅尔·佩蒂格鲁见到她经过灰尘满天的道路,向双子山飞奔而去;卡梅尔说,她当时的样子活像北欧神话中的瓦尔基莉。卡梅尔这个笨蛋,她以为罗斯玛丽只是装腔作势而已。”

“那你的看法呢?”奎因先生问。

“她那花豹似的慵懒是一种姿态——骨子里,她是不甘寂寞的那一类,而且像柚木般坚硬。一个低俗的乡下女子。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

“她很有魅力呀,”埃勒里模棱两可他回答。

“这么看来,她是棵食人花喽?”帕特丽夏反击道。

然后她不发一言地开了将近一英里路,才又说:

“埃勒里,你对整个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吉姆的行为、罗斯玛丽、三封信、罗斯玛丽的来访、还有——她虽然厌恶这地方却逗留不去……”

“没什么看法,”埃勒里道,一会儿又说:“但是……”

“埃勒里——看!”

他们正接近一处外表涂着灰泥、极其俗丽的平房,外墙上还画着几个超大型的跳舞女郎,屋顶边缘用木材刻画成火焰形状飞向天空。没点亮的霓虹招牌写着:“维克·卡拉地寻乐园”。屋子旁边的停车场只停着一辆小车子。

“看什么?”埃勒里不解地问。“除了看出里面没半个顾客以外,没看到什么呀。太阳还高挂着,不到夜色降临,卡拉地的顾客不会露面的。”

“从停车场那辆车判断,”帕特丽夏说着,脸色有点转白,“至少有一个顾客。”

埃勒里皱皱眉。

“看来是那辆车。”

“是的。”

帕特丽夏把车子开到屋前,两人跳下车。

“帕特丽夏,他可能是来这里办公事的,”埃勒里不太确定地说。

帕特丽夏不以为然地瞥他一眼,然后打开前门。屋内以铬红色皮革装演,不见人影,只看到一个酒吧侍者以及一名男子用拖把在拖那块狭小舞池的地板。这两名雇员都好奇地望望两名来客。

“我没看见他,”帕特丽夏小声说。

“他可能在一个单间里……不,没有。”

“后面房间……”

“我们坐下吧。”

两人就近在一张桌子边坐下。侍者走过来,一边打着哈欠。

“喝什么?”

“古巴兰姆柠檬汁,”帕特丽夏说,然后紧张地四下张望。

“苏格兰威士忌。”

“哦。”侍者有气无力地踱回吧台。

“你在这儿等。”

埃勒里说完,起身走到后面,像平常找地方方便的样子。

“从那边走,”手持拖把的男人指着标示男厕的一扇门说。

但埃勒里却推开一扇涂着红色和金色、挂着一副大铜锁却半掩着的门。它无声无息地轻轻荡开。

门开了,面前是一间赌室。轮盘上空无一物,旁边一张椅子中,吉姆·海特手脚伸开,头靠在一边扶手上仰躺着。一个大块头男子半背着门,站在远处墙边一部电话机前,牙齿咬着一小截雪茄烟头。

“傻瓜,没有错,我跟你说了,我要找海特太太。”那名男子,脸庞肌肉松弛,两道浓密的黑眉毛几乎连在一起。“告诉她,我是维克·卡拉地。”

“傻瓜”八成是指爱贝塔。埃勒里背靠红金色大门站立。

“海特太太吗?我是寻乐园夜总会的老板卡拉地,”那个老板以温和的男低音说。“对……不,我没打错电话,海特太太。海特先生他……听我说,他现在在我们夜总会后面房间里,喝醉了……海特太太,不要担心,你老公没事,只是多喝了几杯昏过去而已。现在问题是,我该拿他怎么办?”

“等等,”埃勒里客气地说。

卡拉地的大头扭过来,上下打量埃勒里。

“海特太太,稍等一下……嘿?有什么事?”

“你可以让我和海特太太讲话,”埃勒里说着,走去从那男人毛茸茸的手中接过电话筒。“诺拉,我是埃勒里·史密斯。”

“埃勒里!”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0章 吉姆与欢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凶 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