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4节

作者:板东龄人

晚上十点,浅川在妻女平稳的鼻息中回到家。

一踏进玄关,他立刻打开寝室房门,确认妻子、女儿都已经入睡了。

接下来他看见客厅桌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高山先生打电话找你”。

今天一整天,浅川从公司打了好几通电话到龙司家里找他,可是他都不在家。

(他可能也到外面调查事情吧!还是已经找到新线索?)

浅川拨了电话号码,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龙司目前一个人住在东中野的公寓里,可能还没有回家。)

浅川迅速洗完澡之后,开了一瓶啤酒,再度拨电话给龙司,仍旧没人接电话。

他又喝了一杯冰镇威士忌,现在除了藉酒让自己入睡之外,根本没有办法可以让他睡得安稳。

身材高瘦的浅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脆弱,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是用这种方式来接受死亡,心底仍觉得这整件事就像一场梦似的。

(会不会在没找出录像带的意义和咒文的情况下,十月十八日晚上十点的死亡期限就到来,然后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还是像以往一般地过日子?

到时候小栗总编会露出一脸轻蔑的表情,痛陈我过于迷信;而龙司则嘿嘿地笑着喃喃说道:“世界的结构真教人搞不懂啊!”至于妻子和女儿则以往常的睡脸迎接我回家。)

浅川喝完第三杯冰镇威士忌后,第三次拨下电话号码。

(如果再没有人接,今天就先放弃了……)

当电话铃声响到第七声时,突然有人接起电话。

“你搞什么?这么晚了……”

浅川还没确认对方的身分,劈头就是一顿骂。

他对朋友总是保持适当距离,绝对不会坏了自己的风度,唯有面对龙司的时候,他可以毫不在意地骂一些粗俗的话。每次和龙司讨论事情,他的遣词用语总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比较随便。

不过,他却不会因此就将龙司当成密友看待。

“喂,请问……”

出乎浅川的意料之外,回话的人不是龙司,反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啊!对不起,我弄错了。”

浅川正想挂上电话时,女人急忙说道:“请问您要找高山老师吗?”

“啊……是的。”

“老师还没回来。”

浅川非常在意这个说话声既年轻又有魅力的女人是谁,从她称呼龙司“高山老师”来看,应该不是他的家人。

(是爱人吗?嗯……不可能会有女人喜欢龙司的。)

“是吗?我是浅川。”

“您是浅川先生……老师如果回来,我会转告他的。”

浅川放下话筒后,女人的声音依然在他的耳畔回荡着,那柔和的声音教人听了好舒服。

自从阳子出生后,浅川夫妻便将寝室里的西式床组搬走。

由于床铺太小,四叠半的房间又没有多余的空间可以放一张婴儿床,两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舍弃双人床,直接在榻榻米上铺棉被睡觉。

浅川钻进两组铺在榻榻米上的空棉被里。由于阿静和阳子的睡癖不好,一旦入睡之后就会偏离原来的位置,因此最后上床就寝的浅川总得努力找一个空间躺下。

(我要是不在了,阿静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将空缺填满呢?)

有些人在失去配偶之后,一辈子都无法填补心里的空缺。他径自想象阿静回娘家请父母照顾女儿,然后自己外出工作时,脸上闪着熠熠光辉的模样。

浅川希望女人能坚强一点,他无法忍受自己离开人世后,老婆和孩子的生活也跟着坠入地狱。

五年前,当浅川从千叶分社调职到总社时,认识了在n报社关系企业的旅行社任职的阿静。阿静在三楼工作,浅川则在七楼,有一次浅川为了外出采访而到旅行社去拿周游券,刚好负责人不在,便由阿静接待他。

阿静那时候才二十五岁,非常喜欢旅行,因此十分羡慕浅川因为采访可以四处游历;而浅川却从她的眼中看到和初恋情人相似的神采。

彼此知道长相和名字之后,他们在电梯中碰面时都会互相打招呼,所以感情快速增长。两年后,他们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结婚了。

结婚前半年,浅川经由岳父的资助,在北品川买了一层2dk的公寓。

一年后,这栋公寓的地价涨了将近三倍,而且每个月的贷款也不到时下租金的一半。虽然夫妻俩经常抱怨房子太狭窄,却也因为有了这间房子,两人才能过得如此悠闲、自在。

浅川心想自己死后应该可以领到两千多万圆的保险金,如果将保险金拿去缴剩下的贷款,这间房子就完全属于老婆和女儿的了。

(可是,我究竟会被冠上什么死因呢?病死?意外死亡?还是他杀……)

这三天夜里睡觉时,浅川总觉得好悲观,他不停地想象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会造成什么影响,有时甚至想动手写遗书……十月十四日星期日浅川一起床就马上打电话给龙司,龙司的声音十分沙哑,一听就知道是被电话吵醒的。

浅川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不由得对着话筒破口大骂:“你昨晚跑到哪里去了?”

“啊……是谁呀!浅川吗?”

“你应该打电话给我的。”

“我昨天喝过头了。最近的女大学生不但酒量好,连‘那个’也不输男人,我投降、投降了!”

突然间,浅川觉得这三天好象在做噩梦一般,胸口霎时涌上一股怒气,觉得自己活得这么紧张简直像个大白痴。

“总之,我马上过去,你等着!”

浅川不等龙司回话,立即放下话筒。

他搭乘jr在东中野下车,朝着上落合走了十分钟。

浅川一边走,一边想龙司一定掌握到某些线索,或者已经解开谜题,他才能若无其事地喝到三更半夜。

浅川满怀着不安和期待的复杂情绪,越接近龙司的公寓,浅川越感到乐观,不由得加快脚步。

龙司好象才刚起床,只见他一脸杂乱的胡须,身上穿着皱巴巴的睡衣,睡眼惺忪地来应门。

浅川一脱下鞋子,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特别的,先进来再说。”

龙司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搔着头。他的目光焦点飘忽不定,一看就知道脑细胞还没有醒过来。

“喝杯咖啡提提神吧!”

浅川不悦地走到厨房,将水壶在炉子上烧开水。接着,两人盘腿坐在六叠大、一面墙上堆满书的房间里。

“将你查到的事情告诉我吧!”

龙司边抖着腿边说。

于是浅川将昨天调查到的事情,按照时间排列一下;首先是那卷带子可能是在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八点时,在别墅小木屋里录制的。

“哦!”

龙司感到十分意外,他原先一直认为是某人将录制好的录像带带进小木屋里。

“这可有趣了。如果是‘电波干扰’的话,应该还有其它人看到那些影像才对。”

“我间过热海和三岛的通讯部,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接到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南箱根有奇怪电波的消息。”

“原来如此。”

龙司双臂交抱,沈思了一会儿。

“有两个可能。第一:看过这些影像的人都死了……等等,影像干扰电视的时候,活命的咒文应该还没有被消掉……算了,总而言之,当地的报社也没有任何报导。”

“这个可能性我也确认过了。你是指除了那四个人之外,有没有其它牺牲者?答案是:‘没有。’如果是电波干扰的话,应该会有更多人看到那些影像才对,可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其它牺牲者出现,也没有任何匪夷所思的传闻。”

“你还记得爱滋病刚出现在文明社会的情形吧!一开始,美国的医生们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在看到那些患者因前所未有的症状死亡时,才产生‘可能出现一种奇怪病症’的预感;而正式提出‘爱滋病’这个名称,则是在病例出现两年后的事了。”

浅川回想南箱根太平洋乐园附近区域的地形,在丹那断层西边的山区,只有热函道路下方散居着一些民家。

当地是否有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正在进行某项计划?或许已经有许多原因不明的猝死案例出现,只是没有被发表而已?

除了“爱滋病”以外,最先在日本发现的“川崎氏症”也是花了十年左右的时间,才确认是一种新的疾病。

从奇怪的电波干扰到偶然被收录为止,前后才经过一个半月的时间,还来不及被认定是一种症候群。

通常事件发生后,要出现造成数百或数千名牺牲者,才能确立一种“疾病”。如果浅川没有发现包括他侄女在内这四人死亡的共同因素,到目前为止,这种“疾病”

大概还静静地藏在地底下吧!

“我们可没有时间去当地一户一户地询问。龙司,另外一种可能性是什么?”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看过那些影像的,除了那四个男女和我们之外,没有其它人了。你想,在偶然情况下录到这段影像的小鬼头,怎么会知道乡下的电波有改变呢?

在东京第四频道播放的节目,一到乡下可能会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频道出现。或许那个小傻瓜在不知道有这种差异的情况下,将频道调整为东京的频道,然后录下那些影像。”

“所以……”

“你想想看嘛!譬如:我们住东京的人会收看第二频道吗?”

(有道理,那个男孩可能将频道调到一个当地人绝对不会去收看的频道,然后按下录像键。由于采用暗录的方式,因此当时并没有确认过画面。

再说,山区的住户零星散布着,观看电视的人数一定不多。)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最重要的问题是电波发送地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龙司简单扼要地下结论。

(电波发送地点?看来这得用有组织且科学性的搜查方式才能解决问题。)

“等一下,这个假设不见得正确。或许那个男孩真的在阴错阳差的情况下录到奇怪电波,但这也只是一种推测罢了。”

“我知道。如果要有百分之百的证据之后才进行调查,恐怕得不到任何结论,眼前我们只能循着这条线索往前走。”

浅川的科学知识相当贫乏,他对电波传讯这类事物感到头疼。

但无论如何,他们必须先查出这些“电波”究竟是什么,才能有下一步行动。

今天不算的话,只剩下四天的时间了。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谁消掉录像带上的咒文?

假设那些影像是在当地录下来的,那么消掉咒文的极有可能就是那四个男女。

浅川询问过电视公司,打听到年轻相声家三游亭真乐在“nightshow”中担任特别来宾的日期是八月二十九日,由此可确定是那四个男女消掉咒文。

浅川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影印纸,那是伊豆大岛三原山的照片。

“怎么样?”

他拿给龙司看,同时征询他的意见。

“是三原山啊!这么说来,我们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

“你怎么知道?”

“昨天下午,我问大学里的民俗学专家关于那个老太婆所说的方言,对方说那好象是伊豆大岛的方言,现在已经不太使用了。那家伙一向优柔寡断,不敢很明确地保证,不过根据这些照片来推断,那个老太婆说的方言应该是大岛方言,而且地点是三原山没错。对了,关于三原山的爆发……你有查到什么线索吗?”

“我推断它爆发的时间应该是在战后……”

(就摄影技术来看,这种想法应该没错吧!)

“是吗?”

“你听着,战后三原山总共爆发了四次,第一次是从一九五○到五一年,第二次是五七年,第三次是七四年,而第四次的记忆还很新……是一九八六年的秋天。五七年爆发时产生了新的火山口,造成一人死亡,五十三人受到轻重伤。”

“就摄影机的普及程度来推断,八六年那一次最可疑,不过并没有十足把握。”

龙司突然想起一件事,只见他从包包里翻出一张纸片。

“对了,那个专家很仔细地帮我翻译出那段方言。”

浅川接过纸片看了看,上面写着:而后身体的情况如何7老是泡在水里面玩,亡魂会找上门的。听着,要小心外来的入,你明年就要生孩子了,你是我的孙女,要乖乖听婆婆的话,当地人是会在意这种事的。

浅川连续看了两次,然后抬起头来。

“这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会知道。这是你接下来要查的事情,不是吗?”

“只剩下四天耶!”

浅川根本不知道该从何查起,而且要查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因此说话的语气不禁带着责怪的意味。

“我比你多一天的时间,所以你应该多加把劲嘛!”

浅川突然觉得龙司有可能暗中耍花样。如果咒文的内容透露出两种可能性,龙司也许只将一种可能性告诉浅川,然后借着浅川的生死来验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