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5节

作者:板东龄人

十月十五日星期一浅川这几天早上醒来时,总希望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就好了。

他打电话给附近的租车公司,说他会按照昨天预约的时间去取车,然后亲自走一趟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希望在当地找出电波的发送地点。

一般市面上贩售的无线电手机不容易干扰到电视电波,而且从不曾中断的影像来看,一定是从近距离送出的强力电波。如果能搜集到多一点情报,就可以锁定电波的传送区域,进而找出电波的发送地了。

然而,浅川所拥有的讯息只有别墅小木屋b-4号房的电视接收到电波这件事。除了以该地区为中心展开地毯式搜索之外,实在没有其它方法可想。

浅川将三天的换洗衣物塞进包包里。

(只有三天……没必要带太多。)

昨天晚上,浅川想尽所有办法,终于让因为害怕“一个星期后即将死亡”的阿静勉强入睡。

阿静一定也害怕面对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因此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追根究柢,只是保持沉默。

今天早上观赏晨间连续剧时,阿静不时地支起身体,对外头的任何声响都极度敏感。

“不要再提到这件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总之,一切交给我来想办法吧!”

为了减低阿静的不安,浅川只能这么安慰她,他绝对不能在妻子面前露出懦弱的样子。

正当他要出门的时候,电话倏地响了起来,是龙司打来的。

“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龙司兴奋地说道。

“在电话中不方便讲吗?我现在正要去取车。”

“取车?”

“是你叫我去找出电波的发送地点啊!”

“原来如此。这件事先搁着,你立刻过来一趟,搞不好不用去找天线了,因为先前的讨论已经不成立……我是说或许啦!”

浅川心想如果届时仍必须到南箱根太平洋乐园一趟,他就直接从龙司家出发;因此他还是先去取车,再前往龙司的公寓。

浅川停好车子后,粗暴地敲着龙司的房门。

“进来,门没锁。”

浅川用力推开门,刻意加大脚步声穿过厨房。

“你发现什么了?”

“你在气什么?”

龙司盘着腿,睁大眼睛望着浅川。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赶快告诉我。”

“你冷静一点嘛!”

“我要怎么冷静?快回答我!”

龙司沉默了一阵子,才开口问道:“你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浅川瘫坐在六叠大的房间里,双手紧紧地握住膝盖。

“我老婆……我老婆和女儿都看过那卷带子了。”

“这……这可不得了!”

龙司定定地看着浅川,等待他冷静下来。在这段期间,他打了一个喷嚏。

“那么你想救你的老婆和女儿吗?”

浅川用力地点点头。

“既然如此,你就更应该冷静下来才对。我不先下结论,只是让你看个证据,我想知道你会从那个证据想到什么。如果你太激动的话,那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我懂了。”

浅川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

“先去洗把脸吧!”

待浅川洗完脸后,龙司递给他一张报告,上面简要地写着:1介绍83秒(0)抽象2红色的流出物49秒(0)抽象3三原山55秒(11)现实4三原山爆发32秒(6)现实5‘山’的文字56秒(0)抽象6骰子103秒(0)抽象7老太婆11

1秒(0)抽象8婴儿125秒(33)现实9无数张脸孔117秒(0)抽象10老旧的电视141秒(35)现实11男人的脸186秒(44)现责12结束132秒(0)抽象这些数据是区分电视影像所归纳出来的。

“昨天晚上我突然灵机一动,列出这些东西来,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录像带里的影像一共是由十二段画面组成,我试着将每个画面分别安上号码和标题,标题后面的数字是该画面播放的秒数,而括号中的数字就是画面变成漆黑的次数。”

浅川一脸讶异地看着龙司。

“昨天你回去之后,我查了一下婴儿之外的画面,想确定是否有变成全黑的情形,结果就得到这个数据,碁、双、畋、焰、鄟的画面都出现了。”

“那后面注明‘抽象’或‘现实’又是什么意思?”

“这十二段画面可以大致区分为两大类,一种是抽象的,也可以称为‘想象风景’

;另一种则是可以用眼睛看到、存在于现实的画面。”

龙司停顿了一下,又说:“看到这些资料,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我想……正如你所说的,瞬间的漆黑只出现在现实的画面中。”

“没错,你要先把这一点记在脑海里。”

“龙司,你就别再吊我的胃口了。这些资料代表什么?”

“有时候先下结论反而会让感觉变得迟钝。我已经凭着直觉找到一个结论,但如果我一直坚持这个结论,即使将事情扭曲了,也会用尽所有方法将自己的结论正当化;就像我们一旦认定某人有罪,就会把所有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他。

因此、我们现在可不能走错路,我必须借助你的力量来验证我的结论是否正确。

也就是说,我要知道你是否可以从这些事实得到跟我一样的直觉。”

“我懂了。接下来呢?”

“你听着,在确认漆黑画面只出现在现实景象中的同时,我要你回想第一次看到这些影像时的感觉。昨天我已经说过婴儿的画面了,除此之外,那个有无数张脸的画面让你有什么感觉?”

龙司操纵着遥控器,播出有无数张脸孔的画面。

“你仔细瞧瞧这张脸。”

原本嵌在墙上的几十张脸慢慢缩进去,然后又膨胀浮现出数百、数千张脸。浅川仔细看过每一张脸,发现这些看起来都是人的脸,可是又有些地方不太一样。

“你有什么感觉?”

龙司问道。

“好象我被人指责一样,大家都骂我说谎、骗子。”

“我也有这种感觉。”

浅川集中精神思考,龙司则在等候他的答案。

“怎么样?”

浅川摇摇头说:“不行,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再仔细想想,我们一直都认为这些影像是用摄影机的镜头所拍摄下来的,对不对?”

“难道不是吗?”

“那么瞬间覆盖住画面的黑幕又是什么呢?”

龙司用格放的方式将被涂成一片漆黑的影像播放出来,漆黑的影像大约占三到四格,每一格约有三十分之一秒,那么停留的时间约为o.一秒左右。

“为什么黑幕只出现在现实的画面,而没有出现在抽象的画面中?你仔细看这个画面,事实上,它并非整个画面都是漆黑的。”

浅川把脸凑近屏幕,看见一种像白色雾气的东西若有似无地罩在上面。

“这就是所谓的残像。当你看着这些影像时,是不是会产生一种自己变成当事者的临场感?”

龙司看着浅川,用力眨了眨眼睛。

(黑、黑幕……啊!)

“难道这是人在眨眼睛时所形成的影像?”

浅川喃喃说道。

“没错,如果往这个方向来推想,那么一切就前后相符了。人除了直接用眼睛看之外,心里也会浮现当时的画面;由于脑中浮现影像时不是透过视网膜,所以不会有眨眼的情况发生。

但是,当我们在现场用眼睛观看时,影像是借着映在网膜上的光度强弱而形成的,这时候为了预防眼球干涩,我们经常会不自觉地眨眼睛,而黑幕就是我们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所产生的效果。”

浅川听到这儿,胸口顿时涌上一股恶心感。

他第一次看完这卷带子时,立刻跑进厕所里呕吐,没想到这回竟感受到一股更严重的恶寒,而且忍不住想着:(到底是什么东西侵入我的身体?)

这卷录像带不是用摄影机录下来的,而是经由某人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皮肤等感官录下的。

浅川对于这些影像是由某人窜进自己的感官,进而引发出相同感觉的情况感到十分震撼,他彷佛感觉到“那个东西”也在自己身体里面看着这些影像。

他伸手擦拭额际的汗水,冰冷的汗水仍旧不停地冒出来。

“一般而言,男人每分钟眨眼二十次,女人则是每分钟十五次,所以录下这些影像的可能是个女人。”

浅川已经吓得听不清楚龙司在说什么了。

“嘿嘿!你怎么了?怎么一张脸像死人一样?”

龙司笑呵呵地说:“乐观一点嘛!我们已经更接近答案了。如果这些影像是由某人的感觉器官记录下来的话,那么咒文的内容应该跟那个人的意志有关;也就是说,这个人希望我们为她做事情。”

浅川的思考能力暂时停止运作,他只觉得龙司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着,却听不懂他话中的意义。

“总而言之,我们要找出这个人是谁,查出她生前……唔,我想她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我们必须知道她生前希望做什么事,而那件事正是让我们活下去的‘咒文’

。”

龙司装模作样地对着浅川眨眨眼睛。

浅川驾着车子穿过第三京滨,在横滨横须贺公路上朝南方奔驰。

龙司将驾驶座旁边的位置往后放平,安稳地睡着了。

现在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可是浅川的肚子一点都不觉得饿。

他原本想叫醒龙司,但随即又把伸出去的手缩回来。

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龙司只叫他一直朝着鎌仓前进,却没说出明确的目的地。

在不知道目的地的情况下,浅川的神经绷得死紧,情绪也跟着焦躁起来。

先前龙司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一边告诉浅川详细情形到车上再说。

可是一坐上车,他只丢下一句:“昨天晚上我都没有阖眼,到鎌仓之前不要叫我。

”随即就睡着了。

浅川从朝比奈下了横横公路,在金泽的街道上开了五公里左右,便来到鎌仓车站前面。

“喂,到了。”

浅川摇摇龙司的肩膀,只见龙司像猫一样伸展四肢,用手背搓揉眼睛,不停地摇着头。

“好不容易做了个好梦,真是的……啊!”

“接下来怎么办?”

龙司撑起身体,眼睛望向窗外,确认目前身在何处。

“往前一直走,看到一个鸟居(牌坊)的时候左转,然后马上停车。”

龙司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说:“嘿嘿!我要继续做我的美梦啰!”

说完,他作势要躺下身躯。

“喂!接下来这段路花不了五分钟,如果你还有时间睡觉,总该先把话跟我说清楚吧!”

“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龙司将遮阳板放在膝盖上,再度沈沈睡去。

浅川左转之后停下车,只见前头有一栋写着“三浦哲三纪念馆”的两层楼古老民房。

“开进里面的停车场吧!”

龙司微微睁开眼睛,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嘿嘿!还好我把那个美梦做完了。”

“你做了什么梦?”

浅川一边打方向盘,一边问道。

“当然是在天空飞的梦啰!我最喜欢在天上飞了。”

龙司高兴地哼着歌,不停地用舌头舔着双chún。

“三浦哲三纪念馆”里没有半个人影,只见一楼陈列许多相片和摆满藏书的玻璃书柜,中央的墙上则贴着三浦哲三的简历。

浅川大略看过一遍后,总算知道三浦哲三是何等人物。

“请问……有人在吗?”

龙司朝着里面叫道,但是没有人响应。

三浦哲三从y大学退休之后,两年前七十二岁时过世了。他的专长是理论物理学,尤其对物性理论和统计力学有相当深入的研究。

可是,这栋个人纪念馆并非为了宣扬他在物理学方面的卓越成绩,反倒是纪念他对超自然现象所做的科学性解析。

浅川根据三浦哲三的简历,得知他的理论只不过吸引了一小群人的注意,浅川在以前根本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他所发现的理论又是什么呢?)

浅川从墙上和陈列的柜子里寻找答案,突然看到一行文字──超能力拥有能量,而这种能量……当浅川看到这里时,后面突然响起一阵下楼梯的脚步声,只见一位四十几岁、留着胡子的男人自拉门后出现。

龙司将名片递给那个男人。浅川见状也依样画葫芦,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名片。

“您好,我是在k大学任职的高山。”

龙司在和眼前这个男人讲话时的语气,与他跟浅川交谈时大不相同,看他圆滑的谈吐举止,浅川不禁觉得好笑。

浅川递出自己的名片,男人看着“大学讲师”和“周刊杂志记者”这两个头衔,脸上微微露出不悦的神情。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们问几个问题?”

“你们有什么事吗?”

男人的眼中露出警戒的神色。

“是这样的,在三浦先生生前,我曾经跟他见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