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6节

作者:板东龄人

十月十六日星期二上午十点十五分,浅川和龙司搭上刚离开热海港的高速快艇,预定一个小时之后抵达伊豆大岛。

伊豆大岛和日本本土之间没有任何桥梁连接车子只能停在热海后乐园旁边的停车场,浅川的左手还握着车钥匙。

天空看起来好象是快要下雨,风势相当强劲,大部份乘客都窝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愿到甲板上来。

浅川和龙司匆匆忙忙地买票上船,根本没有时间确认天气的状况。

此时海浪很大,船身摇晃得十分厉害,好象有台风要来了。

浅川一边喝热饮,一边在脑海里重新整理所有的经过。他不知道该褒奖自己能循线追踪到这里,还是应该责骂自己为什么没有尽早找出“山村贞子”的名字,前往伊豆大岛调查。

所有关键都在于有没有注意到瞬间覆盖画面的黑幕──也就是人眨眼睛的动作。

如果那些影像是利用人的感觉器官去记录下来,而且那个人是朝着别墅小木屋的b─4号房正在录像的录像机发出强大超能力的话,那么他所具有的超能力的确不容小觑。

龙司锁定这种异于常人的超能力特征,进而找出“山村贞子”这个名字。

目前还不能确定山村贞子就是真凶,但是他们俩为了证实这个疑问,现在正朝着伊豆大岛前进。

巨大的海浪翻来覆去,船身剧烈地晃动。

浅川被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着。

(我们两人一起到伊豆大岛对吗?如果因此被台风困住,两人都离不开大岛的话,谁来救我的老婆和女儿?)

浅川一边用热饮罐取暖,一边瑟缩着身躯。

“我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人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龙司看着伊豆大岛的地图回答:“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你必须面对这个事实。你听着,我们看到的只是连续变化中的一部份而已……”

他把地图放在膝盖上,正经八百地说:“你总该知道大爆炸吧!人们相信宇宙因两百亿年前发生的猛烈爆炸而诞生,我可以用数学公式来表达宇宙诞生之后一直到现在的模样,那就是微分方程式。

宇宙中大部份的现象都可以用微分方程式来表达,即使是一亿年前、百忆年前,或者是爆炸之后的一秒、o.一秒的宇宙模样都可推算出来。可是,就算我们能够算出爆炸当时那一瞬间的微分方程式,却无法看到那一瞬间的真确景象。

还有一件我们永远都无法得知的事情,那就是我们生存的宇宙最后会变成什么模样?宇宙会打开?或者是合?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不知道开始和结束是什么样子,只知道中间的过程而已,这点就跟人的一生很类似,不是吗?”

龙司说着用手戳了戳浅川的手臂。

“说的也是。我们观看儿时的相片时,也只是对自己三岁或刚出生的模样有一些了解而已。”

“所以出生前和死亡后的事情,是人类永远都没有办法了解的。”

“你说死后?人一死就结束了,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

“你死过吗?”

“没有。”

浅川一脸认真地摇摇头。

“那么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你怎么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你的意思是……灵魂是存在的?”

“我不知道,只觉得当我们在思考生命诞生的问题时,先预设有灵魂存在会比较容易解释。现代的分子生物学家说,混合二十几种胺基酸,放数百个在球体当中,通上电、充分搅拌之后,就会制造出生命之源的蛋白质。

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相信呢?我倒觉得神创造生命的说法比较合理一些。我认为一个生命在诞生的瞬间,会产生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能量,不……应该说是某种意志在作用。”

龙司将脸微微靠向浅川,随即改变话题道:“你刚刚在三浦纪念馆不是看过他的着作了吗?有没有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经龙司这么一提,浅川想起他先前看三浦博士的理论时,对“超能力拥有能量,而这种能量……”这句话有些不解。

“我想到上面写着‘超能力是一种能量……’这句话……”

“然后呢?”

“不知道,我没有时间看完。”

“真可惜……接下来要讲的事情才有趣呢!那位先生可以脸不红气不喘地陈述一般人听了会大吃一惊的事情,这正是有趣的地方。那位先生想说的是,观念是一种具有能量的生命体。”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脑海中的思想会转变成生命体?”

“就是这么回事。”

“这种说法真极端。”

“尽管有些极端,但是纪元前就有类似的思想产生了,有人把它解释成一种生命论的变形……”

龙司说到这里,突然失去谈话的兴致,将视线移回地图上。

浅川无法释然,他期待龙司能给他更明确的答案。

(既然我们面对的是无法以科学方式来说明的事情,那么就算不知道原因和结果,也必须尽力掌握住现实面来应变。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脱离死亡危机,而不是解开超能力的谜题。)

出了海口之后,船身摇晃得更加厉害,浅川开始担心自己会晕船。

原本睡得昏昏沈沈的龙司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外面,只见海面上笼罩着一抹浓浓的灰雾,前头浮现出朦胧的岛影。

“浅川,有件事我老是挂在心上。”

“什么事?”

“那四个投宿在小木屋的小鬼头,为什么没有遵照咒文上的指示进行?”

“这还用说吗?一定是因为他们不相信录像带的内容啊!”

“我原先也是这么认为,因此坚信他们是出于恶作剧的心态才消掉咒文。可是我又突然想到一件事,高中时代,我们田径队到外面投宿时,斋藤三更半夜跑到我们房间来。

你还记得斋藤吧!当时,我们十二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那家伙一跑进房间,下巴就不停地打着颤,并且大呼小叫道:‘我看到幽灵了!’他说他打开厕所门时,看到洗手台旁边的垃圾桶阴影处有一个小女孩的哭脸。你猜,除了我之外,其它十个人有什么反应?”

“一半的人相信,一半的人哈哈大笑吗?”

龙司摇了摇头,接着说:“悬疑电影或电视节目中常常将剧情编成大家都不相信,结果却一个一个被怪物扑杀……可是,现实是不一样的。

他们对斋藤所说的话照单全收,十个人都一样哦!这十个人并不是特别懦弱的人,就算以其它团体做实验,也一定会出现相同的结果,毕竟恐惧感原本就深藏在人的心中。”

“那么你的意思是,‘那四个人不相信录像带内容’的推论不成立啰?”

倾听龙司发表意见的当儿,浅川突然想起女儿看到鬼面具时号哭不止。当时他也感到十分困惑,为什么阳子会知道鬼面具是可怕的东西呢?

“不,那些影像既没有故事性,而且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可怕,因此他们也有可能不相信。只不过……难道他们四人一点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吗?

换作是你,假设只要照咒文的指示去进行就可以逃离死亡命运的话,就算心里不相信,你应该也会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吧!更奇怪的是,至少也会有一个人想试试看,就算当着其它三人的面逞强,回东京之后再偷偷进行也可以啊!”

浅川胸中的不祥预感越发强烈。事实上,他也曾经有过这种想法,如果咒文的内容根本不可能实现,那又该怎么办?

“难道那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所以他们只好不相信此事来自我安慰?”

浅川想象咒文内容是某个被杀害的女人将讯息遗留在世问,希望借助他人之手来帮她报仇雪恨。

“我很清楚你心里在想什么。果真如此,你该怎么办?”

龙司语带深意,望着浅川问道。

浅川不禁自问:“如果咒文的内容是命令你去杀一个人,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你会去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吗?”

浅川用力地甩甩头,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些荒诞不经的事。

这时候,大岛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元町港的栈桥慢慢靠上来。

“龙司,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浅川很吃力地说道。

“什么事?”

“如果我来不及的话,也就是说……”

浅川不想提到“死亡”这个字眼。

“如果第二天你解开咒文谜底的话,我的老婆和女儿……”

龙司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立刻接口道:“交给我吧!我会负责救你老婆和小宝贝的。”

浅川拿出一张名片,在背面写上电话号码。

“在这件事解决之前,我打算让我老婆回足利的娘家去,这是她娘家的电话,趁我现在还记得先交给你……”

龙司看都不看名片一眼,就把它放进口袋里。

此时,船内的广播通知乘客船已经到达伊豆大岛元町港了。

浅川从栈桥上打公用电话回家,试图说服阿静先回娘家去。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东京,或许就在大岛迎接自己的死期也说不定,但他无法忍受妻子和女儿在狭窄的公寓中饱受惊吓的样子。

龙司一边走下扶梯,一边问道:“浅川,老婆和小孩真的那么让人怜爱吗?”

这个问题非常具有龙司风格,浅川笑着回答他:“到时候你也会知道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